贪玩的结果自然是睡不醒。¢£,

    第二天的签售会上尤墨直打哈欠,让工作人员好一阵感慨。

    太敬业了!

    商业活动对于明星来说并不轻松,除了体力要求外,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也要时时注意。好在这货有充足的临床经验,也没有什么不雅的嗜好,不至于在人前失了礼仪。

    与从前相比,现在的他咖味十足,影响力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个简单的签售会,现场就来了足有五千人!

    其实现场签的只是一小部分,其他的都是提前备好的,不过尽管如此,一上午依然忙的没有喝口水的时间。

    从这一点来看,他的时间也可以用让人咋舌的金钱来衡量了。

    一上午还算顺利,快结束的时候却起了小小的乱子。

    卢伟来了!

    不请自来的家伙明显蛋疼的慌,居然戴了个墨镜在游戏展台上与人对战了好几局,被认出真身后也没有落荒而逃,大大方方地摘了墨镜好一通签名。

    好在活动已经接近尾声,人已经走的八八,才没有酿成骚乱。

    对这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抢镜的家伙,尤墨一向没有好感,拿起手边的麦克风就开始叫唤,“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蛋疼乎?”

    卢伟理都不理,安心与粉丝的互动。

    与那货相比,他在游戏迷心的地位堪称神级,而且奇怪的是,他在接受足球记者采访者惜字如金,在谈论游戏时却滔滔不绝。

    在尤墨看来,这属于典型的天赋点数太多,一通乱加造成的后果。

    “你来搞毛?”

    被冷落的家伙主动出击,走过来彰显自己主人身份。

    “你的小弟太菜了,奥运会预选赛都出不了线,我特意来嘲笑你。”卢伟头也不抬地说罢,挥手与粉丝们告别。

    尤墨咧嘴就笑,“小弟菜不要紧,小妹给力就行。”

    听了这话,卢伟出奇地没有表示异议,点点头道:“也罢,了了桩心事。”

    尤墨扭头望了望四周,有些遗憾,“姚小胖咋没来?”

    “他老婆过来了,拜托我来的时候,顺便看你有时间没。”

    “啥玩意,他不会打个电话给我?”

    “别人是体谅你,跟我说,‘如果老大没提起我,就不要问了,改天登门拜访。’”

    尤墨有些摇头,想笑又笑不出来,掐指一算更觉得遗憾,“还真被他说了,下周去你们那儿打比赛再聚吧。”

    “哦,那我回了,拜拜!”

    “啥玩意,好歹吃顿饭再走!”

    “有好吃的没?”

    尤墨一听这话,顿时了然。

    这是个馋虫犯了的吃货啊!

    一小时后,家。

    许久没上门的客人引来一片围观,老爷子们棋也不下了过来问东问西,女人们从厨房跑出来上下打量,小姑娘们纷纷扭过来求抱抱。

    两位小姑娘一个一岁零十个月,正是满地乱跑的时候;另一个刚过周岁,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由于家平日里没什么客人,这一见有外人立即人来疯。

    一大家人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完全没有贵族范儿。唯一有咖味的家伙一回来就跑去力量房,完全没有待客之道。

    好在卢伟家缺的就是这股热闹劲儿,沾沾人气也算不虚此行。

    热闹了一会,众人各归其位,客厅里只剩下家务白痴与两位小公主作陪。

    “郑睫咋还没动静?”王*丹劈头就问。

    “已经很努力了呀!”卢伟一脸认真地回答完毕,转头教育怀的小公主,“作为招商银行,从小就要养成良好的审美,你瞧瞧你这辫子扎的,位置不对称也就罢了,一根粗一根细算是什么情况?”

    当事人还在傻乐,王*丹顿时脸皮发烫,底气不足地嚷嚷道:“要你管,不服气你也多娶几个,见识见识!”

    听了这话,卢伟对那货的择偶要求很是怀疑了一番,点头道:“听说240万也没买来个媳妇,白跑了一趟?”

    王*丹早已习惯这货的跳跃思维,只要那货不在,她自觉交流起来没压力,“脸皮厚的很,被拒绝了还在人家白吃白住了快一个星期!”

    卢伟嗯了一声,继续闪现,“听说前段时间在欧洲转了一圈,督促那几个尽快解决个人问题?”

    王*丹得意地眨眨眼睛,反问道:“小事一桩,跟你没法比,听说用比赛来让他们找差距?”

    卢伟脸现讶色,“公报私仇而已,找什么差距!”

    王*丹一脸不信,“其实你表面上看起来对他们冷冷淡淡,心里还是在意的,对不对?”

    卢伟果然一脸冷淡,摇头道:“猪队友有多坑,从你家老牛身上就能得到完美体现。”

    王*丹眼睛转了转,继续旁敲侧击,“阿森纳伤的快没人了,冬窗又没钱,买不了大牌,给支支招?”

    卢伟想了想,皱眉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才对,那货现在有转会建议权没有?”

    “应该有吧”王*丹有点抓瞎,好在她的优点是不懂就问,于是起身就往楼上跑,“我去问问!”

    结果还没等她跑拢,厨房里就吆喝起来。

    “开饭喽!”

    于是先吃饭再说。

    由于昨晚没睡好,上午又累的够呛,尤墨本打算吃完饭就睡它一觉的,结果一不小心胃口大开多吃了点儿,只能先出去遛遛。

    王*丹原本还没吃完,一见这货那货都出去遛弯了,顿时饭碗一推也跟了出去。

    人都很忙,一上来就直入主题那是必须的。

    “能当家不?”卢伟的问题一向简洁有力。

    “看是啥事。”尤墨的回答喜欢套着问题。

    “买人卖人!”王*丹的抢答基本不过脑子。

    “卖人?”两个货一起转头,仰视。

    王*丹顿时捂脸羞愧,“说漏嘴了,卖人可不是个好差事,容易得罪人除非别人一心想走。”

    “哦”两个货觉得身旁有个无脑型选手也挺好的。

    “也是,心不在了留也留不住,不如寻个好婆家。”卢伟点头。

    “是啊,有买有卖才叫生意,来了都不想走球队也容不下。”尤墨点头。

    王*丹顿时有了众星捧月的感觉,喜不自禁道:“是吧,有权利就得用,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两人继续点头,不过表情各异,尤墨显然在搜刮脑袋里的记忆,看除了“bignae”之外,自己还记不记得其它实用型选手。卢伟就不用这么费力了,嘴角的笑容已经说明一切。

    “丹尼斯马上0了,又恐飞,得找个接班人。维尔托德也不可能一直四处补缺,身体会扛不住。卫就不用说了,没两个备用的不敢自称豪门”尤墨如数家珍完毕,开始挠头。

    “罗西基找来当替补好了,吉尔伯托*席尔瓦也可以早点入手,对了,温格怎么还不下手,坎贝尔明年合同就到期了。”卢伟同样如数家珍,不过说完就开始叹气,“弗格森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掐死我。”

    ”啥啥啥,怎么一个我也没听说过?“王*丹听云里雾里,一双大眼睛很是无辜地眨啊眨。

    尤墨哪有时间理她,挠完头之后感慨,“多大点事儿,切尔西的忙我都敢帮,阿森纳对你来说还叫个事?”

    说完又补充上一个问题,“前两天跟我交底了,说打算用万英镑的周薪搞定坎贝尔,询问我的看法。”

    “你怎么说的?”两位听众一起问。

    尤墨一脸得意。

    “反正已经群嘲了,反派就当到底吧!”

    卢伟难得叹了口气。

    “多好一老头儿,楞是被你忽悠成坏人了。”

    反派确实不好当。

    周末的白鹿巷球场,阿森纳球员不但要面临体能考验,心理上的考验也不遑多让。

    身为同城死敌的球迷,全场0000多名英格兰人嘲讽不断,谩骂不休,在两队球员握手致意时,居然全场高呼“杀死他们!”

    同城德比遭遇这种对待并不罕见,阿森纳球员们神情还算轻松,唯独场边站着的温格脸色有些难看。

    伤不起啊伤不起!

    这种狂热气氛下,球员很容易头脑发热,即使明知道后果很严重也很难控制住情绪。

    现在这支阿森纳队看起来出场阵容星味十足,四条线都有顶级球员撑腰,实际上每一名主力都没有合格的轮换在背后支撑。一旦出现伤病,甚至只是单纯的状态下滑,都会对球队的战斗力造成直接影响!

    而他们的对手不管这些,尤其像热刺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队伍,在客场可能会收敛一些,目标不高,在自己的主场那是爆冷欲*望强烈,就想着怎么打破不败金身!

    联赛14轮不败,欧冠4轮不败,足总杯1场,联赛杯2场,合计21场不败!

    这样的战绩放眼整个欧洲都找不到第二支!

    相比之下,曼联队在联赛虽然以极高的胜率保持不败,但在欧冠上马失前蹄,客场输给了葡超劲旅波尔图队。即使出线无忧,不败金身却未能保持下来。

    不过阿森纳的21场不败含金量只是一般,其不但没有一支堪称豪门级别的对手,6场平局与25粒丢球也足以说明问题。这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英超下游球队的心气,觉得只要拼的够凶够狠,再加上些运气,完全足以打破不败金身!

    这种状况下指望规则的约束是不靠谱的,即使英足总发话要严惩球场暴力,他们也只是把目的隐藏的更深一些,尽量不被摄像机抓住把柄而已。至于裁判尺度问题,目前来看变化不大,除了个别哨声偏严的主裁判,其它一切照旧。

    英超裁判问题其实也是老生常谈了,尺度过于宽松不说,禁区内的手球很少判罚,昏哨误判屡见不鲜。

    表面上看,这些问题对所有球队来说都一样,实际上强队踢弱队机会要多的多,被侵犯的次数也明显多出一截来。这种状况下,过于宽松的尺度会导致弱队明显获利,强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谨防对手在裁判的帮助下偷袭成功。

    由于英超比赛普遍节奏很快,对裁判的水平要求很高,因此也不乏喜欢跳水捂脸翻滚的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演技全开,成为鉴别火眼金睛与睁眼瞎的绝佳机会。

    眼前这场比赛引发的关注度很高,英总足不敢怠慢,派出的执法裁判是国际级的格拉汉姆*波尔。

    这名8岁的主裁判目前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不良纪录,是英足总着力培养的一名后起之秀。比赛开始前,他把双方队长叫过来,逐一训话。

    先是维埃拉。

    “不要老是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这里是足球场,不是国际法庭。”

    再是坎贝尔。

    “不要觉得主场就能为所欲为,我希望看到你们是在踢球,不是踢人。”

    这番训话显然是早有准备的结果,其也可能有英总足的态度在里面。在一场火爆的德比大战前放出,既有警告的意思,也有彰显自身地位的意思。

    与球员和教练一样,裁判也分资历,也看够不够格,能不能压住阵。他们是人不是机器,在没有明显的利益倾向时,他们同样希望自己干的出色,赢得广泛认可,成为国际名哨。

    眼前这场比赛对格拉汉姆*波尔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他不希望自己成为主角,也不希望自己被人无视。比赛开始前上演这一出,并没有出风头的意思,只是为以后可能出现的情况打底,算是丑话说在前面的代表作。

    最终效果还不错,维埃拉与坎贝尔都没有表示异议,点头认可。

    这两位的性格并不温和,黑又硬的长相里透着一股杀气,在这样一场比赛前,目光交流是必须的。

    两人身为队长,代表的是整支球队,在血腥战场般的德比赛场上,宁可倒下,也不能后退!

    眉头紧皱,眼睛眯起,抿住的嘴角弧线下行,下巴抬起,直直地盯着对方,仿佛寻找到久违的猎物一般,饥渴饱含杀意。

    可惜时间太短,即使有心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也没办法在目光交汇的短短两秒内释放出足够的杀气。

    那就比赛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