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冷兵器时代的两军交锋一般,坎贝尔出阵放翻了维埃拉,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对手的雪上加霜。︽,

    士气!

    本场比赛的前0分钟,热刺队发挥出色,不缺士气,但在对手神一般的个人能力展示之后,他们难免有些灰心丧气。

    踢成这样都赢不了,还有什么指望?

    而当自家队长出列,让神一样的对手只能躺在担架上离开的时候,一口恶气终于从胸散尽。

    这下你们没招了吧!

    确实,离开了维埃拉的指挥调度,本就缺乏节拍器的场变得更加凌乱不堪,即使尤墨能在防守上取代法国人的作用,但在进攻组织上的水准还无法相提并论。

    好在这货自家人知自家事,没有通过频繁要球来展示自己学有所成。

    大言不惭之后,在他的指挥下,阿森纳迅速做出了应对。

    收缩防守,长传反击

    看起来有些没出息,但熟悉这货的人都知道,大言不惭的背后,从来都不是轻视对手。

    任何一个,可以称之为“对手”的存在,都不会被轻视!

    确认战术之后,剩下的时间是比拼意志的时候。

    阿森纳自不必说,热刺队同样如此。

    他们付出了比以往更多的跑动,才维持住了全场高压,等到比赛进行到5分钟时,他们的体力普遍消耗怠尽,除了咬牙坚持,没有任何退路。

    这是球星站出来拯救比赛的时刻,但在此之前,得有人创造出合适的机会来。

    热刺缺大牌球星,进攻除了努力再努力外,并没有更多更好的办法。

    阿森纳则比较幸运,除了维埃拉,这支球队还有另一名大师级人物。

    丹尼斯*博格坎普!

    荷兰人身上没有欧战带来的不良影响,本场发挥平平只缘于球队缺乏组织型人才。但世事往往如此,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熟悉的比赛方式被扔在一边,与生俱来的战斗欲*望开始往外迸发!

    比赛第9分钟,难得的反击机会。

    只剩一条腿走路的阿森纳队没有迟疑,即使左路空间狭小,也没有阻止莱曼的长臂把皮球扔给边线上的皮雷。

    热刺球员早有准备,不大的空间里足有四名球员各司其职,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范围内摆脱能力是阿森纳目前最欠缺的,但所有人都忽略了另一个家伙的存在。

    阿什利科尔!

    英格兰人身高只有12,体重66公斤,几乎与卢伟一个模板刻出来的身体里,蕴藏着同样惊人的能量!

    瞧着队友已经没有传球空间,他干脆退后两步,安心等待乱战结束。

    这份沉着冷静帮他赢得了机会,热刺球员扑的太猛,结果皮球被捅出后反而没能落在他们脚下。

    守株待兔的家伙不会错过如此良机,不停球,直接一个前趟加速,人与球已经同时起飞!

    由于前方人员密集,他很明智地选择了斜线前进,灵活的身体与冲刺到极限的速度帮他迅速甩开了追兵。博格坎普的适时接应更是让他如虎添翼,连续两脚传递之后,面前已经豁然开朗!

    此时皮球刚过线,反击雏形已成,前路却很漫长。好在阿森纳球员们都是些见过大场面的家伙,1:0的比分又在那摆着,他们有充足的机会观察调整,把反击的威胁放大。

    威胁依然来自左路。

    即使身边有大师级的人物出没,阿什利科尔依然没把自己当配角。从博格坎普脚下接回皮球,他再度起飞,目标直指大禁区左路!

    面对这种不讲理的突突突,热刺球员只能用上犯规手段,在威胁放大之前解决问题。

    任意球!

    这样一场场失控的比赛,前场任意球少的可怜,于是这粒距离左路大禁区角十米左右的定位球变得金贵起来。

    皮雷与博格坎普同时站在球前,看着禁区里的那个家伙。

    所有人,包括看台上的万名热刺球迷,都在看着他。

    泥妹的,任意球帽子戏法的余波还没消呢,此时怎敢大意!

    可是,这次又会是什么夭蛾子?

    没有人想去思考这种蛋疼的问题,但若不去想,难免会被夭蛾子吓到。

    皮雷擅长左脚,博格坎普右脚更出色,两人同时站在球前,连任意球的弧线都无法确认,落点更是无从谈起。禁区里的危险人物倒是没动弹,可以确定不对,罚球队员还没助跑呢,瞎动弹个啥劲?

    思考到这里终止了,所有人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发吧,求求你们了!

    哨场响起,两人助跑,皮球被先到的博格坎普右脚轻推,交给了直线加速的皮雷!

    人墙顿时一哄而散,所有人心里松了口气。

    一次进攻而已,不用提心吊胆了!

    真不用吗?

    事实证明,高度紧张之后,神经一旦放松下来,犯错也就不远了。

    皮雷沿边路高速向前,摆脱一名防守队员后,一记精准的直塞给到路!

    亨利原本就埋伏在自己最熟悉的位置上,此时背身接应,皮球护的轻松之至。瞧着博格坎普的身影在不远处出现,右脚轻推,球权交出。

    荷兰人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儿,脚下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舒展自如。

    左脚轻扣,向右迈出一步,右脚弓端起,不等皮球停止滚动,一记精确到厘米的直塞送出,目标直指右路,远角!

    那里有谁?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除了他,没人能在返跑后立即转身,闪电般地甩开防守,一记滑铲送皮球入网!

    2:0!

    大局已定!

    确实大局已定。

    即使第89分钟坎贝尔利用角球机会扳回一球,即使最后时刻热刺队发动疯狂反扑,阿森纳球员们也不会让悲剧成为事实。

    2:1,他们又一次付出了代价,又一次拿走了胜利。

    没人能用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甚至包括一向不对付的曼彻斯特媒体,在窃喜之余也不得不承认,这支阿森纳队如果人员齐整,将会是目前的英超联赛,曼联队的唯一对手!

    “全场被动依然能笑到最后,球星的个人能力功不可没!”

    “反击+定位球,阿森纳用弱队取胜的常见方式,艰难带走分。很难让人相信这曾是支崇尚华丽进攻的球队,但这股韧劲值得称道!”

    “榜首大战前伤兵满营。曼联即将坐阵主场,面对一支从赛季开始到现在,实力最弱的一支阿森纳队!”

    与此同时,发挥出色的热刺队也受到了一致褒奖,尤其是队长索尔*砍贝尔,不少人都觉得这支球队格局太小,容不下世界级球星。

    “……乔治*格拉汉姆干的不错,热刺队在他手下成了一根倒刺,差点扎穿老东家!”

    “结果在情理之,过程却让人惊讶感叹,北伦敦上演了一场高质量德比!”

    “热刺队长即将进入转会市场,欧洲豪门纷纷有意!”

    由于阿森纳正缺一名世界级卫,因此在传出索尔*坎贝尔没有与球队续约后,也曾有奔放的汉子提出建议,希望温格用重金收买人心,把同城死敌的队长撸来。

    不过说老实话,敢提这种建议的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包括阿森纳球迷在内,几乎没有人看好这桩转会。

    原因无它,影响太过恶劣,两家俱乐部即使真有此意,也不得不考虑负面影响。

    想想看,已经成长为世界级球星的自家队长,不但没有与球队续约,反而直接加盟了同城死敌,还能有比这更让人痛恨的事情吗?

    部分激进的阿森纳球迷也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认为球队即使无人可用,也不能倚仗热刺球员来挑大梁。

    索尔*坎贝尔其实也不愁下家,曼联,切尔西,利物浦,这些有志于英超冠军的球队都与他传出过绯闻。

    当然,绯闻这种东西有时只是抬价的手段而已,当不得真。

    “怎么,不欢迎我吗?”

    胜利带来的喜悦实在不多,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上午,温格不请自来,坐在了尤墨家客厅里,一脸愁容。

    能不愁吗?

    五天后就是对曼联的榜首大战,八天后就将开始圣诞赛程,欧冠还没有确保出线,首发阵容就已经快凑不出11人了

    与上赛季相比,这个赛季的伤病潮来的更早更猛。眼下新球场已经开始动工,俱乐部能用于冬窗转会的资金只有可怜的00万英镑,面对伤兵满营的球队,老练如温格都有些无从下手了。

    “欢迎啊,不过您老是独来独往,都不会觉得一个人没意思吗?”

    尤墨把女儿放下,顺便叮嘱,“去把妈妈叫来,说有个奇怪的老爷爷来找她。”

    尤馨雅站在两人面前,听的似懂非懂,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大眼睛左瞅右瞅之后,觉得妈妈不在是有些不够热闹,于是腿脚麻利地往房间走,边走边喊,“妈妈,妈妈”

    瞧着小姑娘那份稚气满满的样儿,温格的扑克脸上总算有了些笑意,可惜一晃而过,没有留下痕迹,声音依然充满焦虑,“哪有心情陪她们,球队的状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接下来的赛程更让人头痛了!”

    尤墨颇有些遗憾,摇摇头道:“看来赢球也不会让您开心一整天?”

    这话让温格有些皱眉,想了想,叹口气道:“以前可能会把困难放在一边,先高兴地庆祝一番再说,现在真没那份心情了。”

    尤墨咧了咧嘴,更遗憾了,“那您现在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吗?”

    温格顿时楞住,好一会没说话,直到王*丹抱着女儿出来,好奇地打量过来时,才苦笑道:“好像真没有能让我开怀大笑的事情了。”

    说完又若有所思道:“不过在回伦敦之前,咱们在莫斯科喝的那顿酒感觉还不错,好些时候没有那种轻松愉快的感受了。”

    这话王*丹爱听,一脸得意地打完招呼之后,开始彰显女主人派头,“您瞧瞧我们家这位,一天到晚傻乐,也不知道有什么事值得高兴个没完!”

    温格稍一点头表示认可,没说话,探询的目光转向尤墨。

    “家人,朋友,事业,都在自己努力之下变得更好,为什么心情会不好呢?”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听众满意,温格率先发难,“是的,你已经做到了999%的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的确没有心情不好的理由。”

    王*丹紧随其后,声音恨恨的,“是哦,老婆都比别人多娶了几个,哪能不高兴!”

    尤墨有点后悔把她叫出来,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能将错就错了。

    “好吧,在您和她的心目,我有高兴的理由。”

    两位听众齐齐点头,目光却有些不善。

    这货装没看见,自顾自地说道:“那一个个来好了。”

    “先说说你,王大记者。”

    听到久违的称呼,王*丹顿时有些脸红,好在皮肤好,泛点红晕更好看一些。温格也在看她,瞧的是目不转睛,脸上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当年你也在国内足球圈混过,知道水有多深吧?”

    听了这话,王*丹脸上红晕尽退,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其实水深只是相对而言,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处于食物链底层,任人宰割。”

    这话说的有些危言耸听,王*丹却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好了,你要说的我都明白。”

    “嗯。”尤墨并不强求,说罢转头,目光转向自己的主教练,“您以前在摩纳哥队一待就是年,想过会有今天这么一天吗?”

    温格长呼了口气,目光变得幽远,“没有,没有人能想到,十年后会发生什么。”

    尤墨笑了起来,声音变得轻松明快,“是的,正因为您受到了场外因素的破坏性影响,所以才选择漂洋过海,到遥远而陌生的土地上继续主教练生涯。”

    仿佛被声音里的情绪感染了一般,温格的嘴角有了笑意,“没错,当大卫*邓恩主席找到我,询问我有没有意愿出任阿森纳主教练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他在开玩笑!”

    尤墨没说话,静静地看着老头儿。

    温格被勾起的回忆继续向前流淌,“其实说实话,即使阿森纳主教练这么个职位看起来诱人无比,我依然下定不了决心。因为那时的我重新找回了从事这份职业的快乐,以及尊敬。这让我变得谨慎,生怕又一次进入那种处处充满敌意的环境。”

    “后来因为不服输的心气还在,我最终选择接受挑战。”

    “最初的两年是与一帮酒鬼和烟鬼做斗争,努力帮他们戒掉恶习,提高他们的待遇,改变他们的职业态度。十年的教练生涯让我学会了管理,因此这一切我做的很有动力,最终效果也不错。”

    “9到98赛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会儿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掀翻曼联队,让弗格森和他的王朝一起见鬼去!”

    “后来我们成功了,兴奋了整整一个夏天。”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自己以前的想法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在我看来,一个目标既然已经达成,下一个目标得更大更高才对。事实上我不但那么想,也是那么做的,新球场计划得以迅速启动,正是因为我向他们保证,俱乐部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可以在建球场的同时,维持成绩的稳定性。”

    “为此我与他们签了一份九年合同,违约金大的吓人。”

    听到这里,两位听众面面相觑。

    这不是卖身契吗?

    成绩不好也不能引咎辞职,甚至都不能用俱乐部没钱来为自己开脱,还得顶着骂名,想尽办法把球队带回正轨

    主动给自己签卖身契,有这么找虐的吗?

    “现在想想,眼前这副局面是自信超出了能力,高估自己的结果。”

    “所以我陷入焦虑,即使球队获得胜利,也无法掩盖心的那份不安。”

    温格笑着说罢,目光变得坦然。

    尤墨也笑,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