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温格的故事,尤墨还好,王*丹已经双目泛起了泪花。+◆,

    女人多感性,即使见识过灯红酒绿的奢靡生活,依然会被真挚的情感击,为自己的有色眼镜感到惭愧。

    她很清楚,温格在阿森纳获得巨大成功后,不止一家豪门俱乐部传出过有意挖角的绯闻。她也相信,凭温格的管理能力与崇尚进攻的战术理念,完全有可能在另一家豪门俱乐部获得成功。

    既然如此,为何要放弃优越的条件,用一份长达九年的卖身契,把自己紧紧拴牢在这样一家只能惨淡经营的俱乐部?

    难道只为报答知遇之恩?

    难道双冠王带来的巨大荣誉与收获,还不足以报答吗?

    她想不出答案,但她能理解那一份发自心底的真挚情感。

    从相知,到相识,再到不分彼此的真挚情感。

    她渴望帮他实现梦想,可惜现实太过残酷,她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来帮助他。好在她身边还有另一个家伙,一个奇思妙想不断的现实主义者。

    “干嘛都不说话了,嗯?”

    王*丹出声打破了沉默,目光却游离着,最终落在了自己女儿头上。

    尤馨雅在她怀里磨蹭了一会,又想去放风了,于是扭来扭去。

    “说话呢,别捣乱!”

    尤墨伸出双手,抱回女儿,“说的她又听不懂,在这待着多无聊。你们聊会,我送她去找姥姥姥爷。”

    “啊?”王*丹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仿佛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忽然变得高大伟岸起来,而她太渺小,不知道该与对方交流些什么。

    “随便聊聊就是,我去去就来。”尤墨压根没在意她,朝自己的主教练笑了笑,起身抱着女儿往楼上走。

    温格平静的脸上起了些笑意,等人走远才感慨道:“看来他不仅是个好球员,还是个称职的丈夫。”

    王*丹嗯了一声,凌乱的思路总算回来一些,“是的,不过奇怪的是,那些让人望而生畏的责任,义务,在他心里好像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温格脸上的笑意更甚,“这或许正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压力下保持平常心……从这一点来说,他做的比我好。”

    王*丹笑的有些尴尬,“他其实很懒,遇到困难时经常需要人提醒,才肯开动脑筋,想些办法出来。”

    “在我看来那不是懒。”温格摇了摇头,“那是一种智慧,是一种信任伙伴的智慧。”

    “是吗?”王*丹有些怀疑,瞧着那货正从楼梯上下来,于是开口问道:“你是真懒还是假懒,是不是心里跟明镜似的,脸上装不知道?”

    尤墨哪是老实回答问题的主儿,听了这话一脸不以为然,“我又不是万事通,操心那么多干嘛?”

    “看吧!”王*丹揪住了小辫子,“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说完自己有些顿悟,声音压低了喃喃自语,“装糊涂,难得糊涂”

    尤墨早已习惯她这种无时无刻不忘抢戏的作风,见状转头笑道:“您的时间很宝贵,咱们就不卖关子了,眼下球队如履薄冰,每一场比赛都有可能成为赛季转折点。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后面的密集赛程会让状况越来越糟,直至无法收拾。”

    听了这话,温格收起笑容,绷紧的脸上沟壑深邃,“是的,一支球队想要保持成绩稳定,不可能指望11个人从赛季开始坚持到赛季结束。尤其是接下来这段时间的赛程,每一个对手几乎都能猜出我们的首发阵容来。”

    尤墨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声音里有些感慨,“所以呢,有关于球场暴力这一块,看上去我们取得了胜利,但如果最终还是没能迈过这道坎,一切又将回到原点。”

    “不,比原点还要严重。”温格情绪有些失落,双目无神,“我们只有一次成功机会,否则就会背上失败者的名号,除了同情,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留不住”

    王*丹听的吓一跳,脱口而出道:“有那么严重?”

    尤墨斜了她一眼,难得有耐心解释道:“竞技体育,胜者为王,别人可不管你因为什么没能笑到最后。”

    王*丹一脸不服,嚷嚷道:“下个赛季呢,以后呢,为什么没有机会了?”

    温格的叹息声传来。

    “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在这样的失败之后还能重来的。”

    沉默。

    一种让人无比压抑的沉默,让王*丹紧紧地抿住嘴,移开了目光。

    说什么呢?

    她已经见识过名利带来的巨大诱*惑了,设身处地,她完全能理解那些倒在金元攻势下的球员们。

    眼下这支阿森纳队,拥有一批任何一家豪门都艳羡无比的球员,他们不但个人能力出色,精神属性也很强大。他们的任何一位,放到转会市场上都是香饽饽,都会引来一群狼。

    维尔托德,亨利,永贝里,维埃拉,阿什利科尔,皮雷,博格坎普,莱曼

    面对赤*裸裸的诱惑,他们拿什么来拒绝?

    他们为什么要忍受不能匹配身价的薪水,旁人的冷嘲热讽,球场上随时可能出现的恶意针对?

    只凭着一腔热血吗?

    可热血总归会冷下来,发热的头脑也会被现实浇的恢复理智,如果本赛季以悲剧收场,他们还会鼓起勇气,重来一次吗?

    他们的所有人,都有重来一次的勇气吗?

    “所以说,到了该买人的时候了。”

    尤墨出声打破了沉默,脸上似笑非笑。

    温格显然没有从可怕的后果走出来,听完之后楞了一下才点点头道:“是的,无论是为了将来还是现在,都到了补充新鲜血液的时候。”

    尤墨也点头,不过目光却转向了另一边,“说说看,球队需要买个什么样的球员?”

    王*丹也在发呆,楞了好一会才指着自己道:“我?为什么问我?”

    尤墨叹了口气,“你?为什么问你?”

    “好好说话!”王*丹顿时回归本色,杏眼圆睁,转了一圈之后,忽然面若桃花,声音婉转,“要我说,卫是肯定要买的,不然两个老的一退,就只剩两个二十不到,而且还有一个需要经常客串其它位置的了!”

    温格一开始也没弄明白尤墨的用意,听了这话才反应过来,笑道:“看吧,他要是不偷懒的话,你就会偷懒了。”

    说完又补充道:“没错,卫是需要重点关注的位置,目前已经有了人选,不过要等到夏季转会。”

    王*丹眨了眨眼睛,继续侃侃而谈,“如果下半赛季不能补充卫的话,那后腰与前锋就显得人手不足了。依我看,这两个位置需要补充新鲜血液。”

    这话让温格面现无奈之色,声音沮丧,“是啊,尤其是后腰位置,居然个家伙一个接一个倒下,实在让人头痛。相比之下,西尔万可以成为前锋线上的选择之一,只要保持健康,他与亨利两人可以提供良好的战术选择。”

    说完也没忘正主儿,“你觉得呢?”

    尤墨作沉吟状,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觉得应该在前场添一个小个子球员,最好是那种脚下灵活,能带动整支球队提速的那种类型。”

    这话让两位听众齐齐楞住,不过很快,经验老到的温格先反应过来,有些激动,“是的,没错,上一场比赛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是啊,前场踢的乱八糟,就是因为皮球运转太慢,对手很容易应对。”王*丹懒洋洋地回答完毕,又恨恨地瞪了那货一眼。

    温格已经有了预感,于是一起瞧了过来,“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尤墨笑了笑,目光变得宁静幽远,仿佛即将说出的名字代表着一段重要无比的人生经历一般,让人一想起就觉得恍如隔世。

    “6年前的时候,我们在岛国参加世少赛。我记得那是小组赛的最后一场吧,对手是捷克队。”

    “捷克队?”温格凭着记忆搜索了一圈,一无所获。

    “呀,是不是那个个子不高,头发有些长,在一群大高个特别显眼的那个?”王*丹作为重要的历史见证人,印象比谁都深刻,“那场比赛的上半场他踢的不怎么样,下半场表现太出色了,差点把你们踢回老家!”

    这种小组赛没能出线的队伍果然没有引起温格的注意,想了想,依然摇头,“可能他的优异表现时间太短了点,被人当作超常发挥了吧。”

    尤墨懒的卖关子,又懒的解释,于是起身,伸了个长懒腰。

    “他叫托马斯*罗西基,在我看来,他会是丹尼斯*博格坎普的最佳接班人。”

    想要搞到一名仍在捷克联赛效力的19岁年轻人的比赛录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在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了重要的信息收集工具,仅用了天时间,温格的办公桌上就多了好几份详细资料。

    比赛录像让他很满意,不过价格嘛,有些让他动摇。

    50万英镑!!!

    说老实话,如果不是尤墨推荐的家伙,他肯定觉得自己被当成冤大头了。

    没有任何豪门经历,只在捷克这种不入流的联赛效力过两年,进球一共只有5个的家伙,凭什么值这个价钱?

    身高15,体重6公斤,年龄只有19岁零5天的家伙,能适应身体冲撞激烈的英超联赛吗?

    眼下正是用人之即,买来若不能即插即用,那整个冬窗转会等于没有任何作为!

    风险会不会太大了些?

    “老实说,如果您觉得错过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有些可惜的话,不必因此产生弥补一番的心理,我了解o那个家伙不会因此耿耿于怀的!”

    帕特*莱斯说完这句话就急匆匆地走人了,留下温格一人对着电脑发呆。

    他明白老伙计想要表达什么。

    球队急需用人之季,当打之年的球员最合适不过。即使不在长远计划,买来应急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这个冬季转会窗口球队一共只有00万英镑的预算,如果都砸在罗西基一人身上,其它准备已久的目标都将延后,甚至连一名潜力股都没钱买进!

    而且从长远来看,当打之年的一流球员也就500万英镑左右,这要50万买回来个达不到世界级水准的家伙,必然会加重俱乐部经济负担!

    亏不起啊!

    “喂请帮我留言给大卫*邓恩主席,说有桩转会需要他亲自出马。”

    犹豫不决,温格还是拨了通了电话,结果却无人接听。

    挂了电话之后,他再也坐不住了,于是起身,出了办公室。他的脚步时快时慢,面部表情阴晴不定,眼睛里神采忽明忽暗,像个幽灵一样,旁若无人地往前飘。

    有时会被脚下的障碍绊一下,有时差点撞到墙角,有时干脆抬头看天,仿佛在祈祷什么

    没人敢拦住他问些什么,即使打招呼,也只是很容易被忽略的点头微笑。所有人都清楚他现在承受着多大压力,唯独有个家伙像是没看见他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一般,迎头就问:“您这副模样可不能开车,怎么样,坐我的车回去?”

    温格从看见这货的时候就已经恢复正常了,听了这话有些不以为然,“我这副模样怎么了?”

    尤墨笑了起来,眯眯着眼睛,像在打量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家伙一样,需要仔细观察,才能找到哪儿出了问题。

    “您的状态就像一个押上全部身家的赌*徒一样,眼睛都红了,哪儿还能看清楚路。”

    温格听的一楞,苦笑起来,“可不是,以前上千万英镑的转会也没有让我如此焦虑过。”

    尤墨毫无同情心,撇撇嘴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豪赌要人命,您这副状态会让别人笑话的!”

    温格的直觉果然不是盖的,眼睛一瞪道:“你说弗格森?”

    尤墨吓的一哆嗦,声音颤抖道:“我可没说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温格果断咳嗽起来,好一会才捂胸叹道:“如果不气我的话,你大概会少很多乐趣,对吧?”

    尤墨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旋又绷紧面皮,一本正经地说道:“哪有,我只是替您的家人担心您的身体状况。”

    温格叹了口气,满脸苦笑,“昨天本来想跟安妮好好谈谈的,结果一个电话又让良好的气氛泡汤了。”

    尤墨双手一摊,满脸遗憾。

    “约会时要关手机呀,您简直太不懂浪漫了!”

    温格又捂胸咳嗽起来。

    好一会,才听那货慢幽幽地说道,“有输赢,赌才有乐趣,您都赢了这么多把,输一次又何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