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悬念吗?

    没有了。

    由于加里*内维尔因伤缺阵,替补右后卫大卫*梅成了亨利的对手。结果毫无悬念,阿什利科尔的传球刚到脚下,法国人一个加速变向就摆脱了32岁老将!

    斯塔姆只能放弃位置,过来协防。

    如果亨利还是用习惯的方式来破门得分的话,早有针对的对手很可能会让他功亏一篑。但在破茧成蝶后,赖以成名的绝技已经收归库中,更好的方式让他变得如鱼得水!

    内切,横向移动,一步,两步,三步,拉出传球空当!

    呼啸而来的身影让他亲切无比,于是给出的皮球也变得亲切无比,算准了提前量,让飞驰的身影不用减速,不用调整步点,直接一脚推射后,尽情的庆祝就是!

    悠扬的哨声响起,梦一样的剧场,梦一样的对手,倒在了梦一样的家伙脚下。

    尤墨躺倒在草坪上,想起了那个雨夜,那个梦开始的地方。

    眼前这一切,如梦似幻……

    刚剪过的球场专用草散发出熟悉的草腥味儿,远远飘来的还有阿森纳球迷兴奋到难以自抑的声音,身上很快被队友结实的身体压住,一个,两个,三个......

    这一切让他觉得真实无比,于是在庆祝结束后,找到另一个家伙,问道,“哎呀,后防线不咋样嘛,助理教练怎么当的?”

    卢伟双手一摊,一脸无奈,“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尤墨并不清楚身后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说的是基恩被穿裆,于是也摊开双手道:“多大点事,还以为要抢我鸡蛋呢。”

    卢伟懒的陪他玩烂梗,更懒的和他解释真相,只是挥了挥手,就准备开球去了。

    上半场比赛其实还剩了一分钟,看台上所有人却都无心再看,嗡嗡的议论声里满是惊讶,愤怒,不解……

    “这什么情况,防线是纸糊的吗?”

    “F**K!围攻了半个多小时……就给我们看怎么丢球?”

    “真他么的见了鬼,一个个像中邪了样,一晃就过?”

    “明明差一点就破门了,结果最后居然丢了一个?”

    “这运气……”

    是运气在作祟吗?

    在内行们看来,运气只是诱因。

    “他们还是小瞧阿森纳了。”

    姚厦纠结的眉眼都拧到一块去了,不过思路却很清晰,分析的头头是道。

    “曼联的防守看起来稳固,实际上基恩一旦不在,防线漏洞很容易暴露。”

    “尤其是右路,大卫*梅与埃尔文年龄一个比一个大,正面防守阿什利科尔与亨利这种速度技术俱佳的年轻小将时,没人协防根本不行!”

    分析到这里,外行也能看出来问题在哪了。

    赵丹妮笑的很开心,中立球迷渴望比赛悬念的姿态显露无疑,“基恩冲的太猛,贝克汉姆回防不到位,这两人不在,三打四他们都不是对手。”

    王*丹拳头握紧,好容易才忍住快冲到嘴边的尖叫声,叹口气道:“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巅峰对决吧,任何一方敢露些破绽出来,立即就会收到惩罚!”

    听了这话,姚厦猛点头,瞧着曼联球员一个个闷着头往球员通道走,不无同情地说道:“老爷子大概不会放过敲打他们的机会……”

    王*丹一听来了兴趣,打断道:“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是有人要倒霉了,会是谁呢?基恩?贝克汉姆?埃尔文?大卫*梅?”

    姚厦仔细思量了一番,给出了答案,“可能是贝克汉姆吧。”

    答案稍有些意外,王*丹皱眉问道:“不关他的事吧?从高位回防了那么远,跑不动了很正常……这也要背黑锅?”

    姚厦一脸苦笑,摇头解释道:“他既然已经回防到位了,应该第一时间用战术犯规来解除威胁的,但不知为什么,他没有那么做。如果没有那么出名也就罢了,适当批评一下就算揭过,可是......”

    话没说完,意思已经点到即止。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贝克汉姆已经在去年的世界杯上品尝过一次从民族英雄到民族罪人的滋味了,这一次还能安然度过吗?

    弗格森的大号鼓风机早已名满江湖,眼前这场比赛踢成这样,肯定要有人被揪住来享受这种待遇。师徒俩本就因为维多利亚的存在闹的不愉快,会不会因此导致关系破裂?

    仅仅半场比赛而已,曼联队的优势人尽可见,有必要把人骂的狗血淋头吗?

    答案很残酷。

    或许任何一名堪称“巨星”的家伙身上,都要背负这样的重压。

    没有人管你是不是累到跑不动了,更不可能用非竞技因素来解释自己的发挥不力,如果不能用场上表现来还击的话,只有在沉默中孑然而立,用忍耐来积蓄力量,等待爆发来临的那一刻。

    这种隐忍饱含痛苦,误解,非议,即使拥有强大的神经,依然需要极强的耐心来面对这一切。

    已经名满天下的英格兰超级巨星,已经俱乐部荣誉拿满的贝克汉姆,已经在场内场外掀起全民追星热潮的家伙,能甘心忍受即将到来的鼓风机伺候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

    中场休息的十五分钟很快过去,两队球员陆续出现在球员通道的出口处,表情看不出有何异样。

    下半场比赛在嗡嗡的议论声中鸣哨开打。

    老特拉福看台上的球迷们虽然保持了乐观的情绪,但球队得势不得分的状况让他们心焦不已。要知道这可是一场事关联赛冠军的六分战,如果主场都不能拿下最主要的争冠对手,那整个赛季会不会因此彻底翻转,成为97至98赛季的往事重演?

    缺兵少将的阿森纳踢的如此顽强,那股韧劲儿正是曼联队一直引以为豪的品质。面对这样的对手,三冠王的卫冕征途会不会就此遭遇重挫,从而影响整个赛程的收成?

    足球场上的强与弱往往不能与胜负直接挂勾,中场休息的十五分钟里,弗格森会有点晴之笔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但从对手身上,尤墨察觉到了异样。

    这些家伙,表情也太严肃了一点,动作居然有些僵硬!

    一粒有些意外的丢球而已,不至于吧?

    这货依然并不知情,他的队友虽然看出来对手阵中某个家伙可能要倒霉了,但在中场休息时谈论这些无疑是件不妥的事情。于是十五分钟一晃而过,唱主角的依然是温格。

    法国人对弟子们的表现颇为满意,不过态度并不乐观。

    状况明摆着。

    阿森纳几乎没人可换,战术上也毫无秘密可言,曼联队进攻中不需要任何调整,防守时稍稍注意保护下本方右路,别让悲剧重演就是。

    1:0是最不保险比分,比赛还有漫长的45分钟,客场被血洗的可能依然存在。

    “咋回事,被人煮了?”

    比赛开始后没多久,一次短暂的空隙中,尤墨开始语言骚扰。

    “要不你问范尼吧,说不定会有惊喜。”卢伟瞧不出那货到底是真不知情还是故意嘲讽,于是指出了一条明路。

    “你表现可不咋样,给点力,别丢我的人!”

    挨千刀的家伙依然不依不挠,丢了一句嘲讽之后,转头骚扰另一个,“喂,鲁德,中场休息时发生了什么?”

    范尼有心理他才怪,可上半场嘴炮放的那么响,此时不还击一下实在说不过去,于是瓮声瓮气地回道:“要你管!发生什么是你该关心的事吗?”

    尤墨听弦知音,顿时乐不可支,奈何比赛重归激烈,只好暂时作罢。

    过了一会。

    “喂,鲁德,中场休息时发生了什么?”

    听到复读机般的问题,范尼简直要抓狂了,要不是瞧了眼队友们的表情,真要脱口而出真相所在,“我警告你哈,别惹我!”

    尤墨满脸遗憾,摇摇头道:“我正追你呢,不惹你惹谁?”

    听了这话,范尼干咳了两声,有气无力地吼道:“当我怕你啊,才十一粒进球,有什么了不起的?”

    尤墨更遗憾了,边跑边念叨,“光比联赛进球多没劲,要比就比整个赛季进球。”

    声音不大,穿透力却不差,至少半支曼联队与大半支阿森纳队都听见了。

    火药味顿时燃了起来!

    比赛踢到现在约莫进行了55分钟,场面虽然激烈,火药味却并不浓厚。造成这种状况的最主要原因,是实力强弱分明,曼联队不需要踢的粗野就能达到目的,何乐而不为?

    有这种心态打底,上半场尤墨放群嘲时拉来的仇恨并不多,绝大部分曼联球员都觉得这货在虚张声势,很快就要被残酷的现实打脸。

    结果打脸终于等来了,被打脸的却成了他们!

    这如何忍得!

    忍不得也没办法,中场休息阻止了他们表达愤怒的想法付诸实施。

    就在他们坐立不安,恨不得15分钟马上走完时,大号鼓风机降临了。

    过程不用多说,挨批评的显然不只贝克汉姆一人,多数家伙甚至包括卢伟都没能幸免。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老爷子的怒火居然那么大,仿佛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欧冠决赛,而他们在上半场就将胜利拱手相让一般!

    这让他们郁闷之极。

    都是顶尖球员,稍作分析就能得出结论。

    轻敌,最让人痛恨,而又不得不承认的字眼,堵住了他们的嘴!

    他们看似拥有超出对手一截的实力,但实际上这支曼联队的安身立命之本另有所在,并不是超强的实力。

    坚韧的意志,顽强的斗志,不到最后一秒绝不放弃的信念,帮他们赢得了一切。如果没有这些精神力量,看似偶然的丢球会成为必然,直至输掉整场比赛,整个赛季,甚至整个运动生涯!

    虽然心有不甘,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最终还是认可了老头子的危言耸听。于是下半场比赛一开始,他们就踢得格外卖力。

    这种卖力表现建立在将功补过的心理之上,并没有把过错归咎于对手的意思,因此他们无意挑起战争,依然按照上半时的方式在进行比赛。

    直至此刻,这个家伙再度口出狂言时,那股邪火“腾”的一下冒了出来,直往脑门上蹿!

    偷袭成功而已,居然想踩着我们拿金靴,拿赛季最佳射手,拿联赛MVP?

    不教训你一下是不行了!

    比赛第58分钟,尤墨放完嘲讽后第3分钟,机会来临。

    由于这货踢的是后腰,防守中以覆盖面积与硬朗球风著称,曼联球员有一抓一大把的机会面对他。这一次是后场起了个高球,吉格斯抢先一步起跳,同时抬起了胳膊肘!

    足球比赛中抬肘动作是件既隐蔽又实用的保护动作,只要最终没砸在对方脸上,裁判很少直接吹犯规。如果对手专心看球没注意其它危险,那横起的胳膊肘无论捣在什么地方,都会疼的直吸冷气。

    尤墨这一次的位置不太有利,吉格斯在他身前卡住了位置,即使起跳,也要冒着被肘击的危险,越过对方头顶,才能把皮球顶走。

    简单点说,就是要么挨一下阴的,要么犯规送上任意球一枚。

    这货会干这么出力不讨好的事儿吗?

    明显不可能!

    不过什么都不干更不是他的作风,即然想针对他,那就拿出针对他的能力来!

    回撤一步,横移,绕过障碍,大跨步向前!

    吉格斯的如意算盘落了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皮球飞到面前时,一记额头轻点,回给了队友。

    罗伊*基恩!

    爱尔兰人的愤怒人尽可见,此时遇见正主儿正是分外眼红的时候!

    前趟一步,直冲过来!

    身高180,体重85公斤的罗伊*基恩是英超赛场上出了名的恶汉,相比于取得比赛胜利,爱尔兰人更介意自己是否能击败对手。上半场那次堪称耻辱的经历不但丢球而且丢人,此时教训对手的机会终于来临,岂能错过?

    皮球趟的有些大,成了个二分之一球,可能是故意,也可能是太过激动,更有可能是天意所为,注定要让两个结了梁子的家伙在此时分个高低!

    奔跑中的身体没有任何减速,身体突然一沉,右脚在前,左脚在后,一记滑铲紧追皮球而来!

    摆在尤墨面前的是两条路。

    想要保护自己那很简单,他有充足的时间起跳,避开危险。想要断球,就得正面硬扛破坏力十足的滑铲!

    如何破解?(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