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7分钟的补时没能挽救沉船,曼联的联赛不败金身毁于直接竞争对手脚下。

    这样一场原本被认为会是一边倒的比赛,最终结果再次让人大跌眼镜。

    3:2!

    阿森纳昴首离开老特拉福德!

    面对这样的结果,伦敦媒体一改之前扭扭捏捏的作态,捧的是不余遗力。

    尤其是那个贡献了一粒进球,一次助攻,一次关键抢断的家伙,在他们口中俨然成了金球奖大热门。

    比赛刚一结束,各种平台一片飘红。

    “.....大场面先生再度发威,榜首战主宰比赛!”

    “......绿茵自由人重现江湖,射门,传球,抢断,样样精通!”

    “......只要最粗的那根大腿还在,阿森纳永远不该被小瞧!”

    “......金靴算什么,MVP有什么了不起,Mo的目标绝不仅仅是英超称霸!”

    弟子表现出色,温格自然开心,即使残酷的圣诞赛程即将开打,也不能阻止法国人得意的笑容。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尤墨依然不见踪影。记者们显然已经习惯此事,没有拿来质疑什么。

    其实真相是这货一年难得来几趟曼彻斯特,忙着叙旧,懒的伺候这些白眼狼。

    “......这是一场艰苦的比赛,他们的表现都很出色。Mo是最让我放心的一名球员,这么说到不是因为他在大场面下的超常发挥,而是他的发挥总能带给其它人力量,让所有人和他一起轻松面对困难。”

    说到这里,温格话音一转,开始旧事重提。

    “你们觉得他担任助理教练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是俱乐部为了留人采取的非常规手段,那我们走着瞧好了!”

    这么说其实有些不够低调,但温格胸口那股恶气憋的太久,实在懒得仔细向那些口蜜腹剑的家伙们解释什么。

    媒体在这种时候都是些孙子,心中即使暗骂不断,脸上依然笑容洋溢。不过也有脑筋灵活,擅于曲线救国的家伙,很是煞风景地提到了尤墨的身价问题。

    没想到温格嘴硬的很!

    “他的身价肯定会创造世界纪录,这毋庸置疑,但我相信,阿森纳在他心中的地位绝非你们想象的那样!”

    这话让新闻发布会现场起了不小的骚动。

    是真是假暂且不论,这种强硬的语气算是怎么回事?

    阿森纳没钱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盖球场带来的损失绝不仅仅是薪水大幅缩水,人员配置上的问题会把正常的难度无限放大,就像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一样。

    如果永贝里,维埃拉,维尔托德都在,阿森纳至于踢的这么被动吗?

    或许伤病是导致阵容不齐的直接原因,但真正的元凶显然还是板凳厚度问题。这对于一家帐面资金紧张的俱乐部来说,几乎是无解的死局,有什么底气放出这样的大话?

    “我和他平时的交谈不多,他喜欢开玩笑,我的话比较少一些.......”

    亨利说着说着有些挠头,求助的眼神看往主教练。

    温格装没看见,扑克脸上笑容若有无。

    只好继续。

    “怎么说呢,他其实是个非常乐观的人,有他在,任何困难都像是变小了一号,也不会在心里一直掂记。”

    “我能感觉的到,在他心目中,金钱能排的位置绝对不会靠前。”

    亨利不太流利的回答把整个新闻发布会变得气氛古怪,记者们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们身为无冕之王,早已习惯被人当大爷伺候,那些敢于公然对抗他们,与他们处处作对的家伙,几乎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这种底气让他们并不担心偶尔被打脸所带来的尴尬,即使阿森纳持续表现出色,他们依然可以鸡蛋里挑骨头,没事找事来制造话题。

    但这么做值得吗?

    就像现在这样,明明是一场吸引上亿目光的焦点大战,获得全场MVP的家伙居然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

    这真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局面?

    持续地制造负面新闻,就是为了把他赶出英超?

    那他们得到了什么?

    “我很好奇您和Mo的关系,能稍微介绍一下平时您的工作安排吗?”

    嗡嗡的议论声中,一位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家伙站了起来。

    温格立马来了兴趣,嘴角笑容浮起。

    “如同蒂埃里所言,他是个喜欢开玩笑的家伙。最开始我不了解这一点,很是为他的出格行为头痛过一段时间。”

    “后来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在德国,在奥托*雷哈格尔的悉心培养下,敢于表达真实情感,敢于承担责任的体现。”

    “大概成为场上自由人所需要的,正是这种放松的心态,负责的态度,以及全面的能力吧。”

    “这么一想,我索性不再按照对待其它年轻人的方式来面对他,给了他更大的自由度。而他开始用不断的惊喜来回报我,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这番话其实有些答非所问,不过记者们并不在意,听的是津津有味。

    温格脸上笑意更甚,打开的话匣子收不住。

    “你们可能会怀疑,我这么做会不会有助长他不遵守规则的可能。实际上我确实担心过这样的问题,就在不久前还因此与他长谈了一番。”

    “结果他说服了我。”

    “在他看来,不违反规则才能受到规则保护,一旦违反规则,肯定要付出代价。那些想通过违反规则获利,又不想付出代价的,受到的惩罚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他告诉我,他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这段言论一出炉,所有记者们眼睛睁大,嘴巴张开,久久合不拢。

    他们都是些人精,久历江湖,听音识人的功夫早就练的炉火纯青。原本在他们看来,尤墨就是个恃才狂放的家伙,总会有跌的头破血流的时候。

    但这话一说,其人高下立判!

    能力需要有相应的心智匹配,才能站的牢,走的稳。年轻人最容易犯的错误莫过于此,所谓的“天才”也往往夭折于此。

    如此看来,他们岂止是小瞧了他?

    会被一直打脸也说不定!

    意识到这种可能后,新闻发布会现场气氛变得热烈起来。虽然人不在,时间不多,一张张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真诚,一个个问题发自心底,一次次点头让气氛愈发融洽。

    与这副场景相比,弗格森和他的弟子们注定要度过一个苦涩的夜晚了。

    其实把整个过程拿来仔细研究后,曼联队在各项数据上都领先了不小一截,输掉比赛实在有些冤枉。但竞技体育即是如此,只看过程不看结果那是自我安慰,绝不是强者心态。

    输球,意味着有人要背锅,在这一样一场火花四溅的六分战中,赛前被给予厚望的贝克汉姆首当其冲,成了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

    如同弗格森的怒火需要寻找出口一样,媒体在此时一拥而上也不无泄私愤的用意。

    毕竟最终结果打了他们的脸,想要找回失去的颜面,自然需要有合适的攻击对象。

    所谓的转移仇恨。

    “......红魔时间居然成了对手的表演时刻,大卫*贝克汉姆需要为两粒丢球负上不小责任!”

    “......榜首易主,金靴岌岌可危,老特拉福德的天皇巨星们作何解释?”

    “......残阵阿森纳轻松击败全主力曼联,同为世界顶级身价,Mo的表现碾压大卫*贝克汉姆!”

    这些赛后评论有见风使舵的嫌疑,其实当不得真,但一贯消息灵通的英格兰小报新闻敏*感性显然更强,很快就从线人那儿得到线索,开始进一步深入挖掘。

    “......弗格森赛后暴怒,直指大卫*贝克汉姆表现不够职业。据悉两人之间由于维多利亚的存在已经关系不复从前,此番主场输给老对手温格,拱手送上榜首位置后,两人关系彻底破碎!”

    这则消息看起来颇有几分可信度,尤其是联系起弗格森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铁青的脸色,不善的言论后,坊间开始喧嚣尘上。

    真相到底如何?

    比赛结束后的当晚,曼彻斯特一间档次不错的夜店包厢里。

    王*丹挽着尤墨胳膊出现在门口时,包厢里的一男一女忙不迭地起身迎接。

    包厢里其实还有另一个家伙,不过他坐着没动,只是懒懒地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

    大家过于熟了一些,即使多一个陌生人也改变不了气氛,于是简单的问候之后,尤墨开始单刀直入。

    “你大爷的卢总,是不是在背后告黑状,破坏别人师徒情分?”

    卢伟难得没有反驳,居然叹了口气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比较适合当那只苍蝇。”

    姚厦在一旁听的直缩脑袋,王*丹却不肯放过他,眼睛一转问道:“这人世间的事情吧,就是这样,好事里有坏事,坏事里有好事。如果贝克汉姆与弗格森彻底闹翻,你有没心理准备?”

    对这种抢戏的家伙,尤墨一向是敬而远之的,不过这次有些例外,“要啥心理准备,操家伙上呗!”

    王*丹眼睛一瞪,“还没准备好就仓促上场,还不如不上!”

    这话说的颇有水平,连一旁少气懒言的卢伟都点头表示认可,“是有这么一说,你家小王早已不是当年水平。”

    王*丹听的喜形于色,得意地眨眨眼睛道:“是吧,台下功夫不够,上台压不住阵脚,与其到时候出乖露丑,不如早做打算!”

    尤墨听的一阵蛋疼,咧嘴道:“你觉得弗格森会在冬窗卖了贝克汉姆吗?”

    “嗯?”

    尤墨懒的解释,手一摊,再一转,拍在姚厦肩膀上,“你觉得呢?”

    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姚厦顿时笑的很灿烂,“肯定不会啊,哪有刚闹出矛盾就把人卖了的?”

    王*丹一张脸没处搁,刚要开口为自己辩解,却被卢伟抢在前头说道:“卖与不卖对你们来说都是好事,有什么打算,请客还是?”

    尤墨难得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道:“赢了你们也不见得是好事,这赛季一上来就欠费太多,后半盘不好下。”

    对这种说话拐弯抹角的家伙,一屋子人都没好感。王*丹首当其冲,恨恨说道:“大师,不,国师,敢问有何良策?”

    尤墨顿时笑得眯起了眼睛,手指卢伟,“师太莫急,国师在此!”

    话音一落,咳嗽声此起彼伏,好一会才听见赵丹妮在那幽幽开口说道:“听你们说话都不敢把耳朵放下来,简直费脑筋!”

    尤墨果断竖了个大拇指回敬,点点头道:“小胖为了追你这只玉兔,费了不少根胡萝卜吧?”

    咳嗽声再度大作,卢伟却一脸怀疑地瞧了过来。

    这货顿时有些心虚,拿酒过来敬了一个,“上回指点迷津之后还没孝敬您老人家,怎么着,上好的妹子给您来一打?”

    这回轮到王*丹不干了,张牙舞爪就扑了上来,“我让你来一打,我让你挨一打!”

    笑闹了一番,气氛变得热络起来,五人中两女都是多才多艺的家伙,这种场合不献丑说不过去。于是该唱歌的唱歌,该喝酒的喝酒,该吹牛的吹牛,一个个都忙的很。

    姚厦其实真没怎么在这种场合下与两个家伙相处过,开始还有些手足无措,慢慢才放松下来,找到熟悉的感觉。

    他其实也没忘正事,虽然很想继续听老大特产笑话,但眼前机会实在不能错过。想了想,开口说道:“说老实话,即使拿了三冠王,我瞧他们还是有些怕弗格森......老大你觉得我该怎么和他打交道?”

    尤墨收了笑容,一脸认真道:“怕他是因为不了解他,这是他的管理方式。既然能获得成功,就有必要仔细思考,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姚厦果然仔细思考了一会,又找上门来问道:“我大概能理解他为何要针对贝克汉姆,只是这么一来,球队肯定会陷入动荡......这么做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些?是因为坚持原则吗?”

    尤墨笑了笑,嘴朝卢伟努了努,“曼联这样的球队,战斗力建立在统一的思想上。弗格森其实看的很清楚,你师傅在球队的作用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大,一旦遇见困难,所有人还会想走老路。所以不要因为球队战绩好就觉得万事大吉,有时候只是因为考验不够大,对手不够强。”

    听了这话,姚厦疑心顿起,眼睛瞪圆道:“老大你是不是比赛前就看到这一点了,所以才踢的那么大胆?”

    不等尤墨回答,卢伟的声音幽幽响起。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们老大,是不怕死的那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