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然大波来的有些晚,但好菜不怕晚,就怕菜不好。

    消息来源于太阳报,据说可信度很高。

    “......主场败给阿森纳,拱手让出榜首位置后,弗格森龙颜大怒,比赛一结束就开始在更衣室里怒斥球员。其中最受关照的无疑是大卫*贝克汉姆,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已经在英格兰家喻户晓的巨星没有甘心忍受斥责,先是大声反驳,激怒主教练后依然没有闭口,拒不承认自己要为比赛失利负责!”

    如果以为这就是劲爆猛料,想象力也未免太贫乏了一些。

    好戏还在后面。

    “弗格森见状怒火中烧,一脚踢飞了面前的一双球靴!”

    “球靴不偏不倚,恰好击中了大卫*贝克汉姆的眉骨!”

    “鲜血顿时流出,惊呆了所有人!”

    “场面迅速变得混乱不堪,失去理智的大卫*贝克汉姆发疯一般,扬着拳头冲向自己的恩师,阿历克斯*弗格森!”

    “好在他的队友们及时拉住了他,才没有导致事件继续恶化!”

    “不过据说受伤的部位有破相的危险。”

    这样的消息一经传出,不光是英伦三岛,整个欧洲足坛都震惊了!

    这什么情况?

    师徒反目也就罢了,屡见不鲜,可飞靴中脸这种事情是怎么办到的?

    难道连上帝都觉得大卫*贝克汉姆长的太帅,心生嫉妒?

    从世界杯罪人的阴影中走出,刚成为人人羡慕的三冠王,就已经在曼联待不下去了吗?

    猜测很多,谣言满天飞,不过也有持怀疑论的家伙站出来努力维护自己心爱的球星。

    “这怎么可能,职业态度堪称楷模的大卫*贝克汉姆,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想想就觉得可笑,球靴又不是皮球,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起码在十米以上,才有可能一脚闷在脸上!弗格森的大号吹风机会离那么远工作吗?”

    “只是一场因为意外而输掉的比赛而已,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些疑问也不无道理,但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三天,也就是消息暴出后的当天下午,曼联队宣布进入封闭训练状态后,所有人才意识到,传闻很可能是真的!

    既然很可能是真的,受此影响,整个英超或许都会地震!

    那可是贝克汉姆,全英偶像,女粉丝千千万,身价至少三千万英镑。一旦转会,必然会引起连锁反应,就此改变弗格森的帝国版图!

    现在联赛马上就要开始圣诞赛程,欧冠也即将进入小组赛最后两轮比赛,这种关键时刻矛盾集中爆发,带来的影响哪能小瞧?

    当然,对于竞争对手来说,这可是天赐良机!

    尤其是刚刚坐上榜首位置的阿森纳,依然缺兵少将的情况下,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如果掉链子,那国内联赛的压力无疑要小很多。即使危机在弗格森的铁腕下迅速得到控制,曼联的战斗力也必然会因此下滑,绝不会像上半赛程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如此一来,岂不坐收渔翁之利?

    当天训练结束后,主教练办公室里。

    尤墨被帕特*莱斯找过来的时候,温格正在研究一份报表。

    瞧见两人进来,法国人难掩忧色,“坐下吧,有件事情需要找你确认一下。”

    尤墨难得没有偷懒,开口就答:“传闻是真的,我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温格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扑克脸直抽抽,“我其实并不关心已经是过去时的对手,更没有找你打探内幕消息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继续强调自己的观点,“我可不喜欢在背后议论别人的家事!”

    尤墨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没说话。

    温格脸色恢复如常,长吸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相信你也很清楚,我们这场比赛赢的有多惊险!”

    “就像一件原本没有抱多大希望,最终却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时,人们往往会产生的心理变化。”

    “他们会兴奋异常,觉得自己被好运气笼罩,即将获得命运女神的垂青,离成功不远了!”

    “可实际上呢?”

    “我们即将以残缺的阵容迎来整个赛季里最残酷的圣诞赛程。每年这个时候,爆冷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而我们的位置,仍然是所有人最感兴趣的目标!”

    “如果对困难估计不足,以为运气会始终站在自己这边,那眼前发生的这件事会把我们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信念摧毁,即使联赛能暂时压制住曼联队,欧洲战场将会成为我们的滑铁卢!”

    声音终了,余音未消。

    说实话,即使上赛季把几乎到手的联赛冠军拱手让给弗格森,温格依然没有复仇的意思。他的目标仍然是欧冠,是俱乐部历史上从未染指过的,让阿森纳始终无法名正言顺地获得“豪门”称号的,欧洲联赛冠军!

    只有站在欧洲之巅,他费尽心血打造的这支球队,苦心经营的这家俱乐部,才能挂上王者的桂冠,笑傲群雄!

    而不是偏安一隅,做个英超的内战英雄。

    从本赛季的欧战成绩来看,他们的夺冠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把重心放在联赛上,以为把三冠王踩在脚下就算功德圆满,那他们在欧洲战场上的表现无疑会让人失望!

    温格意识到这种可能了,但在如何说服弟子上面犯了愁。

    他们可都盼着打那些骄傲自大的英格兰人脸呢,一时半会真没办法转移注意力!

    “是啊,比起欧冠上的突破,联赛冠军能带来的影响力提升太有限了。”

    尤墨一脸欣慰,哦不,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主教练,继续说道:“欧冠的偶然性很大,看起来有些遥不可及。可实际上强者总能得到运气垂青,弱者即使看见了命运女神的微笑,也无法把自己变成真正的成功者!”

    听了这话,温格才是满脸欣慰,“没错,强者也有运气不佳的时候,但他们拥有更多的机会,有更合适的心态,也更接近成功。”

    尤墨还没继续发表观点,一旁当了好一会听众的帕特*莱斯忍不住问道:“您是担心他们心态上出问题,注意力过分集中在英超联赛上,忽略了更有价值的目标?”

    温格那张扑克脸上满是苦涩,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纠结,“从咱们自立旗帜,不与英格兰人为伍后,矛盾就开始愈演愈烈了。眼下媒体虽然态度出现松动,其他球队却并不会放弃让我们低头的想法。这让他们在遇见我们时充满干劲,战斗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顿了一顿,法国人叹道:“仇恨最容易让人失去理智,也最容易让人只顾着眼前痛快,忽略可能的后果。我们的球员们遭遇了那么多的冷嘲热讽与粗野对待,复仇心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去阻止他们的想法。”

    这话让帕特*莱斯面露怀疑之色,皱眉问道:“我觉得他们无论那一场比赛的表现都很职业啊,何况欧洲战场上的胜利,同样等于在打那些瞧不起我们的家伙的脸。”

    听到这样的疑问,温格笑了笑,手指旁边安心当听众的家伙,“不如问问他吧?”

    帕特*莱斯猛点头,一脸期盼地瞧了过来。

    尤墨偷懒未遂很是遗憾,苦着个脸道:“赌注越大,投入越大。如果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大部分人能有80%的投入,就算是非常职业的态度了。”

    帕特*莱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是说,这个赛季一直以来,我们都在超水平发挥?”

    尤墨看了眼温格,温格看了眼尤墨,然后一起点头。

    帕特*莱斯心跳顿时加快,大喘气道:“天呐,我就说这么夸张的战绩是从何而来的!”

    温格见状起身,走过来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没关系的,帕特,超常发挥成为常态之后,就成为实力的一部分了。”

    尤墨却毫无同情心,撇撇嘴道:“哪有,得在没有足够刺激的情况下,也能有同样水平的发挥,才能成为真正实力的体现。”

    听了这话,温格顿时一愣。

    他虽然精通运动心理学,但在激发球员潜能上并无天赋。如果没有尤墨的存在,至今为止他依然会备受球员爱戴,依然无法让他们一提起自己的名字就咬牙切齿。

    不过即使掌握了方法,他也明白,精神上的刺激同样会产生疲劳,会有不应期。

    如此一来,怎样才能把精神刺激转化为实力的一部分,让弟子们在心平气和的状态下也能达到目前水准?

    他想不出答案,好在他不懂就问。

    “说说看,你觉得怎样才能继续维持他们这种状态?”

    尤墨苦着个脸,咧嘴道:“尽可能地保持轻松的心态嘛,您最近不是一直在强调?”

    “呃……”温格果断卡住,用力咳嗽了两声才顺了下来。

    一脸严肃。

    “是的,没错,想要维持高水平发挥,单纯依靠精神上的刺激是行不通的。譬如金钱能带来的刺激会逐渐递减一样,神经的高度兴奋无法长期维持下去。如果没有足够的放松,能达到的兴奋程度会越来越低,直至精神刺激完全失效,甚至产生逆反心理!”

    帕特*莱斯听的一脸膜拜,感慨道:“您真是有远见,早在状况出现前就开始采取措施了!”

    温格老脸微红,不过还没来及继续高谈阔论,老伙计的问题来了。

    声音迫切。

    “那曼联队现在出现的问题,是不是因为弗格森一味向球员们施压,没有营造轻松的氛围导致的呢?”

    温格脸上尴尬之色尽去,下巴微抬,“没错,他所犯的错误与我恰好相反!”

    “我在球队夺得双冠王之后放松了对球员们的要求,最终导致他们的注意力转移,球队内部矛盾升级。”

    “他比我经验更丰富,对这种可能早有预料,于是继续采取高压,让球员们不敢有任何停顿!”

    “但很明显,三冠王带来的影响太大,球员们很难在短时间内适应这种巨大的变化,最终导致心态失衡!”

    话音一落,尤墨忍不住鼓起了掌。帕特*莱斯正愁没有合适的表达方式,见状有样学样,巴掌拍的又快又响。

    温格显然没忘挖井人,微一点头道:“好了,这些看法都是即兴发挥,灵感来自于这家伙身上。”

    说罢,手指尤墨,“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在欧冠赛场上,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让球员们获得与英超对手交锋时同样的兴奋呢?”

    帕特*莱斯饱含期望的眼神又瞧了过来,尤墨只好开动脑筋,嗯啊喔了一会,正色说道:“拉仇恨吧。”

    “嗯?”

    面对两双不善的眼神,这货只好详细解释,“还记得何塞*穆里尼奥吗?”

    “当然!”“废话”

    “这位葡萄牙人是个拉仇恨高手,无论是对手还是媒体,甚至包括对手的支持者,都会成为他的目标,有意无意之中激怒他们,取得仇恨。”

    尤墨侃侃而谈完毕,两个老头儿依然不依不饶。

    “说详细点儿!”“让人痛恨?”

    尤墨伸了个长懒腰,捂嘴道:“他用的手段比弗格森还要激进一些,以至于人们都叫他‘狂人’。至于让人痛恨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我们这个赛季已经有了充足的体验。”

    这话让两位听众有些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帕特*莱斯先感慨道:“是啊,没想到让人痛恨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我从未见过他们像今天这般团结!”

    温格则一脸怀疑,皱眉问道:“他有这么做的资格吗?我是说,会不会让人觉得他就是个跳梁小丑,不但没能激怒对手,反而惹人发笑?”

    尤墨笑了笑,“他很清楚自身状况,所以目前阶段还看不出来他狂在哪里。不过要说到对人心的了解,他可能不在弗格森之下!”

    这话让温格又有些发呆,帕特*莱斯忍不住问道:“你为何对他这么了解呢?”

    尤墨想了想,45度角仰望对面墙壁道:“当时他来策反马克*奥维马斯,恰好被我碰见,于是请来家里做客……”

    话没说完被温格打断了,法国人一脸痛恨,“我终于明白了!”

    帕特*莱斯一脸好奇地转过脑袋,“明白什么?”

    温格长叹了口气,朝尤墨努了努嘴。

    “其实他们比起他来,只是年龄不同而已!”(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