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感对于足球这项经常需要单脚或者腾空的运动而言,重要性毋庸置疑。

    在一种比较极端的说法中,重心的控制能力,也就是身体的平衡感,被认为是这项运动的根本,是球员能力高下的分水岭。

    这种说法理解起来并不困难。

    那些脚下技术出色的家伙,控球在脚时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自如,只要没有剧烈的身体冲撞,总能在需要的时候完成速度与方向变化。

    这种变化越大,越让对手难以适从,一两次或许还能勉强跟上,连续的节奏变化之后,防守的作用就大大减弱了。

    同样,那些脚下技术平平的家伙,无球能力可能相当出色,一旦有球在脚,身体重心就会受影响,动作就会变得勉强,只要盘带稍多一些,破绽一抓一大把。

    尤墨的脚下频率不快,想摆脱防守不可能指望让人眼花缭乱的脚下动作。如果想在全能战士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他必须在控球时掌握好身体重心,为下一个动作打好基础。

    在那场对阵曼联队的比赛中,他在与斯塔姆一对一时找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或许只有在双方都极度疲劳的状态下,才会有的那种感觉。

    已经偏慢的频率被放的更慢,向前的速度也不算快,这让他获得了变化的空间,以及抬头观察的机会。

    简单点说,就是他在那种情况下变得游刃有余,真正像个组织者一样,在看到空当的一瞬间,送出了美妙的传球!

    这种妙手偶得其实并不罕见,平时训练中他也做到过,不过在正式比赛中他还是第一次品尝到那种美妙的滋味。

    那可是一场吸引过亿关注的比赛,最后时刻献上助攻的那种感觉,丝毫不亚于自己破门得分!

    当然,也可能是这货习惯于当终结者的缘故,乍不乍转换角色总会有新鲜期。

    只可惜现在的他还没办法把那种感觉变成身体的一部分,刻意为之的话反而容易破坏原有节奏,画虎不成反类犬。

    相比之下,在他最擅长的空战中,无与伦比的弹跳与身体控制能力让他经常能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动作,达到让人叹为观止的效果。

    这样一对比,他的脚下技术实在让人难言满意,即使与从前相比有了长足进步,也达不到可以相提并论的程度。

    除了上肢力量外,倒立俯卧撑对于身体的平衡感要求很高,是他最近从一段视频中找到启发,拿来训练自己的新花样。目前来说还不算熟练,需要付出更多的上肢力量才能勉强维持平衡。

    不过一上来就能一气做十多个的家伙已经是人间极品了,无法要求更高。

    “说真的,你为何如此热衷于这些看起来挺危险的动作呢,难道不会担心受伤吗?”

    瞧着这货满头大汗地躺在地上,帕特*莱斯一脸好奇。

    尤墨一阵深呼吸之后坐了起来,拿毛巾擦汗,“受伤?如果平时训练时太过爱惜自己,比赛时受伤的可能性才会大大增加。”

    这话让老头儿来了兴趣,忙不迭地问道:“是吗?那你觉得怎样才能有效预防伤病呢?”

    尤墨想了想,摆了个瑜伽中的莲花坐造型,笑道:“能轻松完成这样的动作,再拥有让人羡慕的力量,就不会那么容易受伤了。”

    帕特*莱斯瞧的直吸冷气,听的哑口无言,好一会才摇头叹息道:“能像你一样把柔韧性与力量结合的如此出色的家伙,确实很难受伤。”

    说完又叹气,“其实说真的,你这些东西都是平时积累的结果吧?”

    尤墨点点头,难得一本正经的,“又不需要达到杂耍表演的程度,经过长期系统的训练之后,想要达到并不困难……”

    帕特*莱斯听的心中一动,不等他说完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那能不能把这些内容加入平时的训练中,让所有人都因此受益呢?”

    尤墨笑了笑,表情平淡,“这些东西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枯燥无聊的体验,即使有硬性要求,也很难长期坚持下去。”

    说完又补充道:“除非你能说服BOSS,让他在平时的训练中加入更多的身体训练内容。”

    这样的提议显然难倒了帕特*莱斯,老头儿愁眉苦脸了一会,喃喃自语道:“是啊,没有丰富的内容,枯燥乏味的身体训练肯定不受欢迎……阿尔塞纳一向不重视这方面的训练内容,很难说服他做出让步……”

    意料之中的答案让尤墨结束了暂停时间,很快又开始了一组训练。

    帕特*莱斯瞧着瞧着有了想法,一拍大腿道:“对了,可以找列文商量商量,把这些训练内容加入进去!”

    说完之后却没有转身走人,一直等到尤墨这一组训练做完,才一脸期盼地问道:“怎么样,这提议不错吧?”

    “是啊,是个好主意。”这货难得没有表示异议,微一点头道:“受过大伤,才知道健康有多重要,不然说的再多也是白搭。”

    “嗯,我这就去!”帕特*莱斯起身欲走,“你忙吧,回头再聊。”

    “等一下。”尤墨叫住了老头儿,问道:“BOSS反应如何?”

    帕特*莱斯转过头,一脸的不以为然道:“肯定会有些生气,这不奇怪,每一个身处他这种处境的人,都会生气的。”

    尤墨拉长声音“噢”了一声,继续问道:“球员们呢?”

    “嗯?”帕特*莱斯楞了一下,皱皱眉头,“同样觉得气愤吧,哪有这样不知好歹的家伙,为了激怒对手而不择手段!”

    尤墨摇了摇头,“我觉得何塞*穆里尼奥的目的并不单纯为了激怒对手。”

    “嗯?”帕特*莱斯又楞。

    “他是在向我们的球员们提醒,尼古拉*阿内尔卡的为所欲为没有受到来自主教练的惩罚,是一个刚来球队的家伙当出头鸟,干了件出格的事儿。”尤墨缓缓说罢,脸上似笑非笑。

    “那又怎样。”帕特*莱斯一脸不以为然,“他们难道看不出来,尼古拉当年的选择有多错误吗?”

    尤墨笑了起来,一双细长的眼睛眯眯着,很喜庆的样子。

    “他们还会觉得,BOSS太过仁慈,手段反而不如一个19岁的家伙来的更严厉一些。”

    ……

    尤墨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事实上在阿内尔卡转会这件事中,温格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直到这货出手,宁愿背着骂名,顶着处罚,也要激化矛盾之后,转会才变得顺理成章。

    这种仁慈在有些时候让人感激莫名,另一些时候则成了优柔寡断的表现,对于一名领导者而言属于大忌。

    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在衡量主教练这一块,拿来对比的最好目标正是温格的老对手,弗格森!

    这也是穆里尼奥为何要在解释完自己的观点之后,把身陷飞靴门风波中的苏格兰老头儿拎出来遛遛的最主要原因。

    两人的弟子,阿内尔卡与贝克汉姆,拿来对比也再合适不过。

    一个是还没帮球队取得像样的荣誉时就闹着要转会,场内场外都是非不断的家伙,出格行为中很难说没有主教练的纵容在里面。

    另一个已经帮助球队取得过至高无上的荣誉,依然在场上勤勤恳恳的家伙,却因为几句顶嘴而吃了一记飞靴,差点破相!

    这样一对比,更衣室掌控力确实高下明显。穆里尼奥站在自己的角度,给出的结论并无刻意扭曲的意思,只是对于更衣室掌控力的作用有多大,每个人的见解不同而已。

    主教练对更衣室的掌控力有多重要,外行们可能不会太在意,球员们都不是第一天吃这碗饭了,深深明白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球场如战场,主教练好比指挥官,对于不服从命令家伙仁慈对待,是拿所有人的性命在开玩笑!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对那些视荣誉为生命的家伙来说,会因为错失一次机会而悔恨终身!

    如果因为主教练的妇人之仁影响更衣室气氛,间接导致球队与冠军擦肩而过,他们即使嘴上不说,心中依然会动摇,会怀疑,会心生离意。

    这对于一家给不起高薪的俱乐部而言,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主教练的人格魅力,是一支球队能稳定保持竞争力的根基之一,丝毫不亚于战术打法,临场指挥这些重要素质。

    温格一直以来都是以温文尔雅的长者形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纵容年轻人这一块没少被人诟病。现在球队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让整个赛季的努力泡汤。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因为纵容某个家伙而让悲剧重演呢?

    即使那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心智,20岁还不到就成了助理教练,可他依然存在自信心膨胀,滥用权利的可能。身为主教练,能在必要的时候加以约束吗?

    他与主教练之间,还是正常的师徒关系吗?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擅于分析推理,得出那么多悬而未决的结论出来。比如像维尔托德这种好奇心大于思维能力的家伙,显然被气坏了。

    比赛开始前,更衣室里,主教练不在,第一助理教练不在,最特殊的家伙也不在。

    “侥幸平了我们一场就那么嚣张,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

    法国人说罢就开始密切关注队友们的反应,结果有些平淡,不少人只是懒洋洋地应和了一声,丝毫没有热血沸腾的样儿。

    唯一捧场的家伙姗姗来迟。

    “西尔万,你的笑话太没劲了,换个大家没听过的。”

    尤墨的出现让更衣室氛围起了微妙的变化。

    由于最近经常被主教练或者第一助理教练叫去商量事情,他在更衣室里待着的时间往往很短,有时候东西还没收拾完人就不在了,压根不像个正经球员一样。

    所有人都知道他身份特殊,话语权可能不在第一助理教练之下,因此对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状况并不奇怪。

    与从前相比,现在的他更富于神秘色彩,除了训练与比赛,其他时间与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表面上看,训练与比赛占据了职业球员的绝大部分时间,可内行们都清楚,更衣室才是交流放松的最佳场合,也是一支球队氛围是否良好的重要衡量标准。

    他的这种状况让他们有些怅然若失,有些怀念他在时胡乱开玩笑的日子。

    “我不会讲笑话!”维尔托德一脸苦相,旋又眉开眼笑道:“不如你来!”

    这话一出,所有人来了精神,转过头,目光里饱含期待。

    尤墨果然没让他们失望,压低声音作神秘状,“讲笑话等以后的,先跟你们说个内幕消息!”

    话音一落,桌椅板凳被挪动的声音顿时响起,所有人迅速围拢过来,唯恐迟了听不到大新闻。

    这可是全英超最有神秘色彩的家伙,他口中的内幕消息还得了?!

    “自家球队就不说了,BOSS告诫我口风要严,不能他前脚和我说完,后脚就告诉你们。”尤墨说完开场白,话音一转道:“大卫*贝克汉姆的事情大伙可能都了解过吧?”

    这样的问题哪儿会有别的答案,一片点头之后,这货一脸认真道:“要不是我有兄弟在里面卧底,还真拿不到第一手资料!”

    笑声顿时响起,不少人听的直摇头。

    知道内幕消息不奇怪,卧底?呵呵……

    “就知道你们不信,不过说真的,其实我也不太敢相信。”

    尤墨摇头说罢,立即又让所有人的耳朵竖了起来。

    什么个意思,难道真有其事?

    “呀,丹尼斯又不在,真太好了,可以放心大胆地告诉你们了!”

    笑声又起,这一次真诚多了。

    就是嘛,没有内幕消息听听笑话也不错!

    “实话告诉你们,我兄弟是丹尼斯的忠实球迷,当初要不是因为该死的劳工证,现在已经坐在我们中间了!”

    这话听着虽玄,其实也有过不少传言,很多真相帝直指曼联与卢伟的八字不合,阿森纳才是真爱。至于丹尼斯的球迷……看过九八世界杯之后,除了齐达内和博格坎普外,大罗都不值一提!

    “就因为喜欢丹尼斯的球风,他始终不肯融入曼联队的战术体系之中,直到这个赛季,球队为他量身打造战术,他的作用才开始体现出来!”

    这话让听众频频点头,怀疑之色大减。

    “好了,说到这儿你们大概能搞懂了吧,为什么说他是卧底?”

    话音一落,果然有聪明的家伙站出来抢答。

    阿什利科尔。

    “他让曼联学习我们,走我们曾经走过的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