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竞争对手在学习自己,会带来怎样的反应?

    如果是不值一提的孱弱对手,大部分人会一笑置之,但如果是个成就远超自己的呢?

    缺乏信心的家伙会变得底气十足,无论是坚持风格还是对自身实力的认识,都会比从前高出一档。

    自视甚高的家伙会陷入思考,会从竞争对手身上学到有价值的东西,找到继续提高自己的动力。

    信心与学习能力,这两样东西对于球员来说至关重要,是他们能不能维持高水平发挥,从球员到球星,从普通到世界级的重要倚仗。

    对于阿森纳球员来说,得知曼联在向自己学习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尤其是联想到对方因为战术革新带来的震荡之后,密集赛程带来的压力顿时降低了不少。

    联赛与欧冠,对于他们这支板凳厚度严重不足的球队来说,仿佛跷跷板的两端,任何一端投入过大,另一端必然会有所体现。在得知曼联队更衣室矛盾的真正源头之后,来自于联赛的压力无疑会减轻不少,这让他们能有充足的精力来应对欧洲战场的赛事。

    比如眼前这一场。

    穆里尼奥可不是个只会放嘴炮的家伙,主场面对比自己实力高出一头的阿森纳队,他既没有摆铁桶阵求自保,也没有拉出来打对攻。他很清楚,对手的低迷状态不会一直维持下去,任何侥幸心理都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他更清楚,如果想出线,一场胜利是最重要的,平局会让希望变得非常渺茫。

    他排出的4321阵形中,三名后腰中有两个是以拦截抢断著称的家伙,这让整支球队的防守重心很稳,由攻转守时后卫们不用直接面对阿森纳球员们犀利的个人突破。

    这种思路明显借鉴了曼联队引以为傲的防线被屡屡打穿的惨痛教训,既小心谨慎,又没有太过保守,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对手的失误上。

    最终效果还不错,上半时比赛一晃已经过半,双方在场面上战成了平手,比分则岿然不动。

    由于比赛节奏很快,攻防转换时向前欲*望十足,场面煞是好看。虽然比分一直没有改写,可整座光明球场的60000万名球迷依然激动不已,欢呼呐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种大场面让尤墨有些感慨,于是抽空找莱曼闲聊。

    “下一轮欧冠小组赛咱们就要移师温布利大球场了,怎么样,有没兴趣把那里变成欧洲豪门的坟场?”

    “靠,这提议真他么带劲!”

    德国人抹了把口水,双眼放光。

    相比于70000座席的老特拉福德球场,只有35000个位置的海布里球场显得又破又旧,不过相比于90000座席的温布利大球场,曼联人引以为傲的主场就逊色多了。

    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历史意义上看,温布利大球场都是英格兰人心中的圣地,是1966年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站在世界之巅的见证,承载着这个国家的荣耀与希望。

    阿森纳从风格上来说并不是一支传统的英格兰俱乐部,但这不妨碍它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年历史。在欧洲战场上面对其它联赛中的豪门俱乐部时,英格兰人很乐于看到这支球队大杀四方,为英超挣足脸面。

    当然,这种支持建立在胜利的基础上,并不牢固,可能中立转粉或转黑,也可能继续中立。

    不过对于球员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

    没有人不渴望在大场面下风光无限,尤其是这样一支以征服者为目标的球队,如果能在近十万人的欢呼声中击败一个又一个强劲对手,那真是件做梦都要笑醒的事情。

    或许只有完成那样的壮举,他们的风格才会被真正认可,才能以征服者的身份与曼联队平起平坐,才能在英超这片沃土上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这对于每一名职业球员来说都充满了诱*惑,即使明知难度大的超乎想象,他们依然乐于付出身体里的每一分力气,去完成它!

    “呀,居然忘了!”尤墨忽然想起一事来,于是直拍大腿,“咱们得把眼前的对手击败才行,不然我的某个兄弟岂不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莱曼记性不错,冷笑着提醒,“那也得他们主场击败莫斯科火车头才有希望!”

    尤墨记性很一般,楞是没想起来阿贾克斯这一轮的比赛是不是同时进行的,于是挠挠头道:“管它呢,要是他们输了也怪不到我!”

    莱曼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安慰道:“要是他知道你在比赛时还想着他,肯定会感动的泪流满面!”

    尤墨竖了个大拇指过来,结束了短暂的闲扯时间。

    比赛依然在激烈进行中,双方在中场的缠斗过多,向前推进不够顺利。

    阿森纳阵中的支点是个伪高点,因此后场向前出球时很少起高球。这场比赛中维埃拉虽然及时复出担纲攻防枢纽的重任,但博格坎普的缺席让维尔托德受到的照看上升了一个层级。这种状况下中场的运转并不流畅,前场很少能舒服的拿住球。

    本菲卡这种缺乏大牌球星的球队,战术纪律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穆里尼奥立足于此,充分利用球员的奔跑能力来形成局部优势,很少给阿森纳球员足够的空间拿球做动作。

    葡萄牙人细致的战前准备发挥了巨大作用,亨利与队友的联系被切断,中场空有技术优势发挥不出来,前场空有核弹却无法引爆!

    如此一来,双方个人能力上的差距被抹平了,虽然本菲卡球员也没有创造出美妙的机会,但他们在主场球迷制造出的狂热气氛中越战越勇,渐渐占据了场上主动。

    尤墨与莱曼同时忙碌起来。

    这两个货都是心理素质极佳的那种类型,即使瞅着球队陷入被动也很难在他们脸上找到焦虑之色。至于埋怨队友,抱怨裁判,天气,观众,这种事情更是闻未所闻。

    不过这次有些例外。

    忙活了一阵之后,莱曼有些不爽。

    还欧洲豪门的坟场呢,一个本菲卡就够呛!

    “喂,你兄弟还眼巴巴地等着你呢,为何不踢的卖力一些?”

    这话一出口,阿森纳球员们忍不住集体斜了他一眼。

    别人在踢中卫好不好,进球不是职责,让对手不进球才是!

    “踢得卖力一些?”尤墨的大嗓门吼了起来,“你得帮我才行!”

    “帮你?”莱曼的嗓门也不遑多让,“怎么帮你?”

    “我哪知道!”尤墨的回答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不过这货毫不自觉,依然在那振振有词,“我又没踢过门将!”

    这样的问答除了活跃一下气氛外并无多大意义,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两人是在苦中作乐而已。

    莱曼呢?

    没有!

    德国人一直记得尤墨和他说过的一句话,现在好像弄明白其中含义了。

    “谁说门将只能守门,不能进球?”

    最开始听到这句话时,他觉得对方是在安慰他,是不能像前锋一样进球大出风头之后,安心守好大门的一种安慰。

    他不觉得自己需要安慰,他于是把这句话扔到脑后不理。结果今天又听到类似的建议之后,他心中的热情忽然就被点燃了,像一把火一样,烧着了那颗滚烫的心!

    是的,对于一名没机会主罚任意球的门将来说,直接破门得分的可能性近乎于零,献上助攻的可能性同样微乎其微。

    但每一场比赛中,每一粒进球中,除了助攻与得分外,总还会有其他人扮演其他角色吧?

    他为何不能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

    为何不能像那个家伙一样,用出人意料的想法打破平衡,成为对手的梦魇?

    对,就是要让对手想不到!

    ......

    老实说,莱曼原本就不是个安分守已的家伙,在沙尔克04时期早就因为场内场外的出格言行让人大跌眼镜了。

    不过随着年龄增长,见识增加,他比以前收敛了许多,来到阿森纳的第一个赛季表现的中规中矩,没有让温格的白头发多出几根来。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上赛季球队在赛季末遭遇崩盘,丢掉了触手可及的英超冠军。这让懊恼不已,连度假的心情都没有了,整个夏天都在努力努力再努力。

    一晃又是半个赛季,球队在密集赛程到来前,再次进入了缺兵少将的状态中。他身为门将,很多时候有力使不出来,眼睁睁看着球队久攻不下,收获一场又一场可恶的平局。

    这让他觉得抓狂。

    难道往事又将重演?

    迷茫中,他从那句话中找到了灵感。

    是的,他们是一支崇尚地面进攻,以快速推进为特点,用让人眼花缭乱的传切配合撕开对手防线的球队。身为门将,在这样一支球队中不能用以前的老思路进行比赛,他需要做出改变!

    从门将开始,坚决走地面!

    比赛第29分钟,本菲卡队进攻未果,开始回撤组织防守。莱曼抱着皮球向前走了两步,待面前人群散开,拍了两下手中皮球,再抱稳,作势准备开大脚。

    没有人觉得有何异样,甚至就连向边路拉开的阿什利科尔都没想到皮球会扔到自己脚下。

    原因无它。

    对手的气势正足,攻势正盛,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面对这样的对手,后场球的处理一定要小心谨慎。一旦太过托大导致后场被断,那对手不需要多高的个人能力,也不需要复杂的传切配合,只要临门一脚说的过去,破门得分的概率相当高!

    这种状况下,没有绝对的把握,一个大脚甩到前场是最稳妥的做法,即使因为缺乏制空能力导致局面被动,也不至于拱手送上大礼。

    阿什利科尔也是这么想的,拉边只是下意识的举动,根本没有充足的准备去面对突如其来的传球。

    没有充足的准备意味着观察不够,很容易忙中出错。不过好在英格兰人球商很高,见状不管身边状况如何,立即转身迎向来球,直接往回趟了一步,交还给门将。

    这种稳妥的做法让阿森纳的关注者松了口气。

    险,真他么的险!

    莱曼在搞什么?

    大脑短路了吗?

    对手离的那么近,几乎伸脚就能碰到皮球。身为门将,哪能在这种状况下传给后卫?

    仿佛执意要将质疑声变成谩骂一般,莱曼接过来球,向右横趟一步,直塞!

    这次倒霉的是尤墨,位置在大禁区外五米远处,被断就是单刀。

    不过这货胆子要大的多,如此危险的位置居然贴住对方接稳了皮球,既没有回传,也没有贸然转身。

    本菲卡球员惊喜莫名,不远处的一个家伙立即加速冲了上来,准备来一次二龙戏珠!

    谁料还没近身,号称胆子大过天的家伙也没能免俗,直接一脚轻推,皮球交还了出去!

    就在所有人搞不清楚这么踢到底是放水还是脑抽的时候,已经来到大禁区线上,再次接回皮球的莱曼,终于亮出了杀招!

    20米直塞,目标,维埃拉!

    进攻的号角,从未如此嘹亮!

    由于之前的两次传球看起来诱人之极,本菲卡球员难以避免地上了当,整体前压出去,想通过前场断球来完成致命一击。两次未果之后,一直被重点照顾的维埃拉身边出现了巨大的空当。

    阿森纳队长毫不迟疑,大长腿甩开了往前狂奔!

    五米,十米,变向,扛住对手,与同样解放了的维尔托德来一次二过一,摆脱防守,继续向前!

    十五米,二十米,禁区近在眼前!

    这次进攻是标准的阵地进攻,按理说不应该有快速反击的效果。不过战术这种东西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在阵地进攻中,如果能把皮球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快速向前推进,同样可以达到见血封喉般的犀利效果!

    由莱曼策划,队友们付诸实施的这次进攻,像教科书一样,完美演绎了阵地进攻如何打出快速反击效果。

    接下来的故事没有太大悬念。

    憋闷了半小时的阿森纳球员们像一群终于冲破牢笼的狼一样,向对手猛冲过去!

    维埃拉带球至大禁区前五米处,一脚横传,皮球交给了边路高速插上的皮雷!

    充足的空间让法国人的脚下技术优势彰显无遗,两次变向之后,突破!

    底线处横传,亨利抢先一步,捅射破门!

    “靠!”

    穆里尼奥扬起手中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重重地砸向地面。

    水花四溅。

    希望的泡沫迅速被饥渴的土壤淹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很快,葡萄牙人就收拾好情绪,朝弟子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努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