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胆大妄为的行为背后,是细致入微的观察,以及对队友的深刻了解。

    他很清楚,场上距离他最近的四个人中,有两个是抱大腿的家伙,拿他们来诱*惑对手,等于是送羊入虎口。

    另外两个家伙虽然和他一样胆大妄为,但阿什利科尔聪明有余,胆略不够,适当拿来勾引对手就行。尤墨是他最大的倚仗,也是手中最大的砝码,拿来引诱对手上钩再合适不过。

    他很清楚自己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但他更清楚,那个家伙看起来胆子比谁都大,实际上却是个冷血杀手,绝不会用逞能的行为让他的计划付诸东流!

    最终那货不辱使命,圆满完成了鱼饵任务,把原本普普通通的阵地进攻,变成教科书般的快速反击战!

    胆大心细,有勇有谋,这样的八个字用来形容莱曼的这次行动再合适不过。

    当然,这种受了启发之后的即兴创作有很大的突然性以及不确定性,再来一次的话或许会弄巧成拙也说不定。

    不过在温格看来,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找到了一条改变球队依赖性过强,容易被针对性防守束缚住手脚的办法!

    包括门将在内,把每一次进攻都变成所有人积极参与的集体舞蹈!

    只有这样,对手的防守才会顾此失彼,即使看住了危险人物,仍然可能会被角落里冒出来的家伙一击致命!

    “真让人想不到,廷斯居然会用这种方式帮助球队提速!”

    温格笑着说罢,不无得意地瞧了眼场上。

    其实余光有在观察让他上一回合颜面扫地的家伙。

    何塞*穆里尼奥。

    不过葡萄牙人的脸上看不出来失望,只有平静的目光专注于场上。

    “哇,您可不能这么当面表扬他……那种行为简直让人直冒冷汗!”

    帕特*莱斯好言相劝完,又觉得力度不够,于是补充道:“他可是门将,守好大门才是最重要的,组织进攻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队友来做更合适一些!”

    温格耐心听罢,扑克脸上似笑非笑,“不,帕特,让我感到高兴的是他这种行为的背后,隐藏着的真实态度!”

    “真实态度?”

    “那种不甘平庸,宁愿冒险,甚至犯错也在所不惜的态度,是每一个能站在世界之巅的家伙,区别与其他人的最重要品质!”

    这话让帕特*莱斯不敢苟同,略一思索后问道:“对于一名门将来说,让队友感到放心难道不是第一位的吗?”

    温格笑了起来,转头,左手搭在老伙计的肩膀上,右手指着场上,“现代足球在高速向前发展,每一场比赛,每一名球员,都在放大镜下无所遁形。如果一支球队的中前场擅长地面进攻,后场却在不断地起高球,会有怎样的后果?”

    帕特*莱斯听的一头雾水,咧嘴问道:“这种问题答案还用说?我们在训练的时候有要求后卫们尽量走地面呀?”

    温格脸色严肃起来。

    “不,只是强调还不够,要让他们形成本能反应,不能一受压迫就想着快点把皮球处理掉!”

    ......

    上半场比赛的最后十分钟在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的对攻中结束,双方都没能创造出好机会。

    1:0的比分给了下半场无限可能,易边再战后,阿森纳将士们赫然发现,对手居然撤下一名后卫,上了一名前锋!

    一上来就搏命了?

    这种可能让他们不敢怠慢,原本前压的阵形适当回收,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暴风骤雨。

    果然!

    本菲卡球员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上来就用满场飞奔来维持全场高压,仅仅五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三次射门!

    这种气势引爆了整个光明球场,所有球迷都站了起来,声嘶力竭地为球队加油呐喊,声势一浪高过一浪。

    穆里尼奥也非常配合地站在场边,不断地用丰富的肢体语言示意弟子们前压,继续猛攻。

    温格见状有些坐不住了,快步走到场边,高声提醒了几句。

    没有对比,或许还看不出多大区别,这两人仅仅间隔了两米不到,一个摄像机镜头就能尽收眼底。

    只见两人中的前者像个乐队指挥一样,随着球队的攻势而投入其中,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一样激*情澎湃,感染力十足。两人中的后者像个大学讲师一样高高在上,双手交叉胸前,神情冷峻。

    这种鲜明的对比显然会给交战双方以不同暗示,尤其是那些心理素质不怎么样的家伙,来自场边的信号往往会让情绪波动加剧,或者更加兴奋,或者更加紧张。

    场上这支阿森纳阵中,除了几名实力明显在对手之上的家伙外,科洛*图雷,劳伦,凯文阿什利,帕洛尔,这四人在与对手的正面较量中原本就占据不了上风,现在此消彼长之下,他们镇守的右路成了对手的突破口,形势岌岌可危!

    尤墨也在右路,不过防守这种东西需要协同作战,需要降低对手的选择,才能阻止危险产生。面对对手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他也只能凭着本能反应四处救险,没办法从大局上布置防线,指挥队友。

    这其实不是一名合格的后防领袖该有的表现,不过说实话,这货属于那种一遇见危险,一有正面对抗的机会就忍不住往上冲的类型。放在中前场可能会逆转颓势,化腐朽为神奇,放在后场则有些发力过猛,容易被对手迅速有效的转移戏弄的团团转,即使爆发力惊人也很难弥补单枪匹马的劣势。

    就像踢曼联时被连续进球一样,即使有他坐镇后防,也很难起到逆转乾坤的作用。

    这属于实力差距在其中作祟,目前的他进攻能力仍然远大于防守能力,搞破坏一流,搞建设在二流与三流之间,上不得台面。

    这一次同样如此。

    比赛第57分钟,本菲卡队不懈的努力终于修成正果。

    1:1!

    丢球看起来并不让人意外,其中虽然有对手的出色表现在里面,但阿森纳球员们缺乏指挥调度的防守确实存在很大问题。对手连续几次快速转移之后,他们的区域防守还在,人却始终漏了一下,最终苦果吞的无话可说。

    1:1的比分让整座光明球场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气氛更加热烈。穆里尼奥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忽然转过头,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温格看清楚了他的举动,脸色愈发难看,头也不回地转过身,坐回了教练席。

    场上。

    “靠啊,这帮家伙怎么这么兴奋?”

    莱曼从球网中捡出皮球,一脚踢飞了它。

    德国人本场发挥可圈可点,除了那次成功策划的进球让人眼前一亮外,身为门将的本职工作同样表现出色。

    只可惜对手攻势太猛,球队的防守太不给力,丢球来的太早,很难让人对接下来的比赛继续报有信心。

    “没关系的,他们这么踢坚持不到九十分钟!”

    阿什利科尔高声安慰过来,说完又补充道:“大家别被他们的气势唬住,该怎么踢就怎么踢!”

    英格兰人的建议效果不错,以维埃拉为首,几名老家伙一起,高声吼了几嗓子,算是壮胆。

    尤墨呢?

    这货的注意力压根没在场上,他就像一名看惯了电视直播的球迷一样,欣赏完进球后就把目光转向了教练席,看看那儿会不会有好戏上演。

    结果没有让他失望,穆里尼奥与温格显然早已结了梁子,即使没有赛前新闻发布会那一出,葡萄牙人也不会放弃难得的机会。

    气,我气,我气死你不偿命......

    “靠,你在干嘛?”莱曼瞧了一会,忍不住出声询问。

    “哦......”尤墨有些意犹未尽地转过脑袋,看了眼德国人,“在看BOSS与对手在场边的交锋。”

    “嗯?”莱曼楞了一下,撇撇嘴道:“那有什么好看的,现在是比赛期间,应该专注于比赛才对!”

    说完又补充道:“媒体才喜欢关注那些花边新闻!”

    尤墨摇了摇大脑袋,一脸的不以为然,“谁说的,主教练是三军之首,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士气,你别跟我说比赛的时候所有人都一直不往教练席看!”

    莱曼又楞,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有什么发现?难道......”

    尤墨才不会在背后议论主教练,此时一脸神秘状,凑近了说道:“你还记得赛前新闻发布会那一出吧?”

    莱曼点点头,有些遗憾地指着中圈,“要开球了,下来再聊吧。”

    尤墨才不着急这种事情,于是扬声说道:“别小看他们的主教练,何塞*穆里尼奥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球员们兴奋起来,就像现在这样!”

    这话让所有人楞了一下,包括即将开球的亨利与维尔托德在内,所有人先是齐齐看了这货一眼,再纷纷转过头,看了眼对手的教练席。

    穆里尼奥仍然站在场边,直直地站着,目光有若实质,让每一个对视中的家伙心中一动。

    这种气场?!

    时间不容许他们多想,随着哨声吹过,比赛重新开始,如狼似虎般的对手再度猛扑过来,仿佛拥有不竭的体力一般,奔跑,奔跑,不停地奔跑!

    同样,看台上的六万名观众也像葡萄牙人的忠实信徒一般,用最简单也最纯粹的方式,持续狂热地抒发着心中的饥渴。

    一时间整座光明球场仿佛成了地狱主场,阿森纳球员们成了到此一游的客人,心脏都抽紧了!

    脚下动作更不用说,除了选择太保守,动作放不开,就是失误连连,屡屡送给对手进攻机会。

    温格这下坐不住了,法国人先是瞧了眼跑道上热身的弟子们,然后一脸遗憾地转过头,准备把维埃拉叫过来吩咐一番。

    结果却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一般,皮球在场上飞来飞去,就是不见死球!

    “不用那么着急吧,1:1而已,你们的出线希望比我们可大多了。”

    穆里尼奥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用的是德语。

    温格脸色不善地转过头,瞪了对方一眼,没说话。

    “真抱歉让您困扰了!”穆里尼奥摊了摊双手:“我是说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内容,希望您不要介意,我只是实话实说。”

    温格这下忍不住了,身体一转,与葡萄牙人面对面地站着,厉声说道:“在更衣室这一块,不需要有人指点我!”

    “听不进任何意见吗?”穆里尼奥一脸遗憾,耸了耸肩膀,“那太可惜了,您手下的球员都是些不错的家伙......”

    “不关你的事!”温格出声打断了对方,一脸愠色地转过头,继续看着场上。

    皮球刚才进入死球状态了,可惜葡萄牙人过来打岔,破坏了他的计划。

    这让他的愤怒又上升了一级,转过头,吼道:“别以为你能为所欲为,球员是人,不是病人,不需要你用心理医生的手段折腾他们!”

    “哦,是吗?”穆里尼奥一脸惊讶,声音却压低了问道:“看来您对球员心理非常了解,那为何您的球队老是被人说成意志力薄弱,球风偏软呢?”

    “......”温格一时有些语塞,顿了顿,才皱紧眉头说道:“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现在你别以为,他们这么容易就被你的花言巧语击溃!”

    声音稍稍有点卡壳,这让葡萄牙人大笑起来,好一会才收声,指着场上,“您该不会认为,他们在比赛的时候从来不会往教练席上瞧一眼吧?”

    这样的问题温格不屑作答,只是紧紧抿住了嘴。

    穆里尼奥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很遗憾,一支球队的主教练决定了球队的风格,以及球员们的意志力。即使球队再强大,教练席上如果坐着一个软弱的家伙,一样会被严重的内耗给毁了。”

    温格继续保持沉默,紧闭的嘴角与皱起的眉头一起,想要离开脚下这块地方,但偏偏双脚像扎了根一样,动弹不得。

    葡萄牙人的声音继续在他耳边响起,催魂索命一般,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双眼变得模糊,心中乱成一团。

    “没错,我在你心中就是个演说家,擅长用各种谎言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能弗格森先生在你心目中也一样吧,我想。”

    “不过想必你也清楚.......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状态下,对于比赛的投入是不一样的。”

    “让他们凭着个人喜好,自由发挥吗?”

    “可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