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边的交锋蔓延到了场上,本菲卡队越战越勇。强烈的逆转欲*望让他们变得不知疲倦,到了体能的临界点依然维持了高强度奔跑,以及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这让他们场上优势明显,机会多的让人应接不暇。

    阿森纳球员们虽然没有收到来自主教练的指示,但这支球队一向不需要太多的提醒,被动挨打时很自觉地护住了要害,屡屡让对手无功而返。

    70分钟一到,穆里尼奥又换下一名防守型后腰,上了一名前锋,阵形成了343!

    换人的同时战术打法也有改变。

    边路传中,高空轰炸!

    对于破密集防守办法不多的球队来说,大开大合式的进攻是性价比最高的办法。

    “大力出奇迹”即是此意。

    尤墨与莱曼顿时成了场上最忙碌的两个家伙。

    两人寄托了所有阿森纳人的希望,在风声鹤唳的门前,像两座山一样横在对手面前。

    飞舞的皮球是他们忠实的伙伴,在禁区的每一个角落,与他们一起,在空中狂歌劲舞!

    虽然是两座大山,但他们的角色不同,承担的任务不同,受到的待遇也不同。

    人员密集的禁区里,守门员的领地是小禁区。他们受到规则保护,一旦被对手冲撞,比赛就会立即终止。

    与莱曼受到的保护不同,尤墨的处境要艰难的多。

    他并不是以身高见长的家伙,凭着一流的嗅觉,超一流的弹跳能力,他成了大禁区里翱翔的空中飞人!

    由于出镜率很高,他不可能每次都提前判断,轻松起跳。于是他那堪称逆天的身体控制能力屡屡发威,一次又一次地在危险来临前化险为夷!

    随着比赛时间渐渐流逝,本菲卡球员开始有些急躁起来。

    1:1对阿森纳来说是个完全能接受的结果,如果能从光明球场带走一分,小组第二算是保住了,最后一轮只是为小组第一而努力。

    本菲卡如果五轮踢完仅积六分,那最后一轮即使获胜依然要看别人脸色,这等于是把1200万瑞士法郎先交到别人手里,再寄希望于别人手一滑没拿住!

    这种状况对他们而言是无法忍受的,尤其是在发挥如此出色一场比赛最后,却因为对方阵中的某个家伙而无法取得胜利的事实,让他们横下心来,恶从胆边生!

    先干掉他再说!

    比赛第79分钟,机会来临。

    这一次严格来说并不是能直接制造威胁的那种传中,落点太靠外,几乎在大禁区线上。于是觉得无需再忍的本菲卡球员压根没有奔着球去,不但提前起跳,还高高抬起了双肘!

    如果换成其他时间遭遇这种状况,尤墨绝对会让这么干的家伙吃不了兜着走,可惜这样一场比赛中他不但体力消耗非常大,剩余不多的注意力也很难让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于是“哐”的一声闷响后,前一秒钟还在空中翱翔的飞人,下一秒就仰面朝天,坠落地上!

    鲜血从皮肉绽开的眼角迅速流出,染红了一片!

    虽然尖锐的哨声吹停了比赛,但所有阿森纳人心中顿时一凉,各种可怕的后果一拥而上,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队友们迅速围拢过来。

    没有急着讨要说法,他们更关心他现在怎样了。

    结果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半边脸吓了他们一大跳,个别人腿都有些软了,声音更是发颤。

    “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怎么能这样?”

    队医列文的到来把混乱的场面变得清晰了一些,尤墨先是挥手拒绝了队友们的一路陪同,再用大拇指比了下自己。虽然没说话,但那张可怖的脸上并没有痛苦之色,平静的仿佛早有预料。

    比赛因此中断了足有三分钟,不过没有红牌,本菲卡队算是以小博大,赚了一把。

    瞧着尤墨的身影消失在球员通道里,场边暂时停止交锋的两个家伙又开始针尖对麦芒。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战斗精神?”温格那张扑克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穆里尼奥的反应很平淡,只是耸了耸肩膀:“意外而已,你在激动什么?别告诉我英超很少发生这种事情。”

    温格恨不得揪住葡萄牙人的衣领,用拳头来分个高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得到了你的暗示,才用这种方式……”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穆里尼奥一脸不耐烦地转过头去,口中说道:“暗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直接告诉他们的。”

    “你你你……”

    温格被噎的够呛,脸憋成了猪肝色也没能说出一句能让听者动容的话来。

    过了大概三分钟不到,两人的身后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

    “在聊什么呢?”

    两人同时一愣,然后齐齐转过头,瞧了过去。

    尤墨的眼角上贴了一块硕大的半透明医用胶布,仔细望去可以清晰地瞧见里面缝针的痕迹。

    “你怎么样?”温格眉头紧皱,声音里的火药味清晰可闻。

    “还好吧,皮肉伤。”

    “聊些无聊的话题,怎么,你也有兴趣吗?”穆里尼奥上下打量了一道,表情生动。

    “没有。”尤墨缓步走到两人中间,挥手向裁判示意,“我得去找人算账。”

    “嗯?”

    两人又楞,不过很快,穆里尼奥大笑起来,声音肆无忌惮。

    “干的好,有仇就报!最好能抓紧时间,不然比赛一结束可就没机会了!”

    温格脸色铁青,嘴皮子动了动,没说话。

    尤墨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儿,仿佛在和老友聊天一般。

    “是男人的话,即使是场下的挑战也会认真对待。不是男人的话,我就当做是被女人咬了一口。”

    ……

    是男人吗?

    尤墨其实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遭人暗算这种事情,搁别人那儿可能会怒不可遏,一心复仇,在他看来只是皮肉伤而已,没必要小题大做。如果有机会,或者对方变本加厉的话,他可能会更认真一些,譬如李*鲍耶那种,即使场上没办法直接教训对手,下来他也不会轻易饶过对方。

    现在他要找回的场子是整场比赛,他不能让莱曼的努力打了水漂,也不能让张笑瑞的希望化为泡影,更不能让穆里尼奥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

    他看到两人在场边的交锋了,结果不用说也猜的到。

    温格是秀才,满腹经纶;穆里尼奥是兵痞,满腹厚黑。两个家伙在足球这种如同战争般的领域里,高下立判,用不了几个回合,前者的心里就会留下阴影。

    他本无意插手两人之间的争斗,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麻烦总喜欢自己找上门来。

    比如现在这种状况下,他即使已经倾尽全力,已经浴血奋战,却依然不够,依然要拿出改变局面的办法,去挽救岌岌可危的希望,阻止主教练心中即将产生心魔。

    这种要求实在有些严苛,不过他早已习惯如此,真要哪一场比赛中躺着也能赢下对手,他或许还会觉得没意思。

    “哇,你居然没被换下去吗?”

    刚跑上场,莱曼的大嗓门就夹杂在队友的掌声中朝他吼了过来。

    德国人其实有看见换的人是谁,故意这么问一句也是种担心的体现。

    之前那一幕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看起来着实有些血腥。谁也不敢保证,现在上来的家伙还是不是之前下去的那个家伙。

    “是啊,我来找人算账,你们还记得是谁干的吧?”

    尤墨的大嗓门中气十足,即使是边跑边喊,也足以穿透大半座球场,一字不落地落入本菲卡球员的耳朵里。

    沉默,诡异的沉默,迅速降临到光明球场上,笼罩在每一名球员的心中。

    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足球比赛中的恶意犯规再正常不过;所有人心中也都明白,故意伤人这种事情虽然会被规则惩罚,但来自于当事人的报复同样合情合理。

    总不能告诉别人,只允许我打你,不允许你还手吧?

    身为男人,经常在战场上厮杀的男人,面对复仇者发出的挑战,他们只能挺身而出,坦然接招。

    可是,对方是什么人?

    正面相碰时,能把别人的小腿撞成“Z”字形,自己一点事都没有的家伙,谁敢跟他正面对抗?

    而且很明显,他是故意而为,是为了给队友报仇而采取的行动,这种不要命的疯子.......谁能惹的起?

    一场比赛而已,真要搭上整个职业生涯?

    “咦,没人告诉我吗?”

    比赛已经开始,尤墨却没听到任何答案。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仿佛都被胶布粘住了嘴巴一样,开口不能。

    本菲卡球员自不必说,阿森纳球员们同样也在担心。对于他们来说,一场平局完全可以接受,既然还能继续比赛,实在没必要冒着巨大风险去报复对手。于是他们选择沉默,即使被再度问起,也仅有某个同样胆大包天的家伙嚷嚷了一句。

    “算啦,别人可能也不是故意的。”

    说这话的是莱曼,目的是息事宁人。不过德国人很明显没搞清楚那货的真实目的,说完就被他无情嘲讽了。

    “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吗?连句道歉都没听到,感觉很吃亏啊,有没有?”

    这话一出口,阿森纳球员们绷不住了,咳嗽的咳嗽,捂胸的捂胸,个别笑点低的弯下了腰,忍的辛苦之极。

    本菲卡球员们脸上有些挂不住,目光纷纷集中在当事人身上,各种情绪都有。

    这原本是一场激烈到让人血脉贲张的比赛,但在出现这样一个插曲之后,他们的注意力发生了偏转,开始计较起面子问题来。

    谁也不想自家球队中有个敢做不敢当的家伙,他们甚至觉得对方说的没错,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总不至于连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吧?

    如果是故意的,那就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接受挑战;如果不是故意的,那就坦然承认错误,道个歉而已,有那么困难吗?

    “我,是我......不,不是故意的。”

    又一次比赛暂停期间,久违的声音终于响起,本菲卡阵中的某个家伙出现在距离尤墨十米远的地方,举起了右手。

    声音有些卡壳,不过所有人也都能理解。

    道歉这种东西,一旦不是第一时间自发行为,总会有些心理上的不适。

    “哦,那没事了,我接受你的道歉。”

    尤墨的大嗓门看似把整件事情划上了圆满的句号,可事实真相果真如此吗?

    士气呢?

    支撑本菲卡队超常发挥,眼看就要逆转取胜,昂首进入最后一轮生死战的士气呢?

    还有多少留下?

    没人能给出答案,比赛的最后十分钟说明了一切。

    第82分钟,本菲卡球员绵软无力的远射被莱曼稳稳定没收。德国人不等对手回位,抛起皮球,侧身就是一脚凌空!

    亨利的启动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快,如果不是出击的门将头球破坏出底线,差点就是一次单刀!

    还没完。

    阿什利科尔手抛球扔给背身接应的维尔托德,接回皮球后一次漂亮的节奏变化摆脱离了防守,开始沿边线高速向前!

    横传,交给亨利,继续下底!

    底线处接队友妙传后,英格兰天才用一记让所有人都难受之极的传中,造就了一粒乌龙!

    2:1!

    还没完!

    第87分钟,本菲卡队大举压上进攻未果,维埃拉断球成功,衔枚疾进!

    攻势依然偏重左路,但越踢越有感觉的枪手们节奏美妙之极,小范围内连续配合后,维尔托德在中路获得了舒服之极的远射机会!

    来一脚吗?

    没有!

    这种时候不需要大力出奇迹,只需要把良好的感觉延续下去,直至完成这件艺术品!

    横向带球,吸引防守后,直塞,再高速插上!

    接球的是亨利,不过皮球只在他脚下停留了一秒不到,就回给了主人!

    维尔托德!

    12码处,一脚低射破门!

    大势已去!

    本菲卡队完美演绎了“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样一句经典格言,在比赛的最后十分钟输的血本无归。

    3:1!

    阿森纳在缺了条腿的情况下,依然从光明球场带走了三分,提前锁定了一个欧冠十六强名额!

    比赛的转折点再清晰不过,不过身为局外人可能会一头雾水。

    怎么踢的好好的突然不会踢了?

    张笑瑞算是局外人,所以他决定问一问。(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