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瑞这趟过来可不只是叙旧。

    从边缘人物到一队核心,他用了整整两年时间,虽然只是一家没落豪门,但他仍然觉得不虚此行。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现在的他并不奢望更高更快的发展,他只想把水平稳定下来,能在合适的时机,扮演合适的角色。

    一如六年前那样。

    他原本以为,昔日的伙伴陆续走出国门后,国足水平应该突飞猛进,不会再次倒在预选赛的门槛之下才对。奈何现实像一盆冷水一样当头落下,让他瞬间惊醒,一头冷汗。

    出国踢球,带来的可不只是风光无限!

    首先要面对的,是接受不同的足球文化熏陶之后,昔日的伙伴们走向了各自不同的道路。虽然了解还在,熟悉依旧,但仓促的准备时间,繁重的训练与比赛任务,以及来回的长途跋涉,都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战斗力。至于战术打法,用人策略,临场指挥这些,更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东西。

    其次是矛盾,各种各样的矛盾。

    有人风光就有人眼红,那些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的家伙,心里对他们这些留洋生是持抵触情绪的。如果比赛踢的顺风顺水也就罢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一旦碰到困难,遇见硬骨头,那些家伙没有一个愿意当出头鸟,都恨不得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他们身上。

    你行你来!

    他们的实力并没有到轻易碾压国内高手的程度,一样也会有状态问题,会遭遇风格打法上的冲突。在这种需要有人站出来挽救沉船的时候,他们的能力还达不到要求,心性也不够成熟,无法起到精神领袖该有的作用。

    这让他们明白,路还很漫长,走出国门只是第一步,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资本!

    或许只有经历过这种惨痛的教训,他们才能看清楚这一点,而不是继续把希望寄托在那两个家伙身上。

    “真是没想到,咱们们中间最后一个出来的姚厦,居然成了起点最高的。”

    坐在酒吧包厢里,张笑瑞聊着聊着,不无感慨。

    他在豪门里混过,知道里面的水有多深。对于新人,尤其是从未出国打拼过的纯新人来说,一来就在豪门里并不见得是件好事情。

    更何况是曼联这种志在三线卫冕的顶级豪门俱乐部,所有人的眼界与要求都远远高于常人,对于新人的耐心非常有限。

    眼下虽然因为贝克汉姆与弗格森矛盾激化,姚厦获得了展示自己的舞台,但衡量标准如此夸张的情况下,在国内都算不上实力最顶尖的家伙,能拿出及格以上的表现吗?

    他对姚厦并无偏见,只是身为过来人,他对此很难保持乐观态度。

    “是啊,大部分人都不适合高起点。”

    尤墨笑了笑,目光变得幽远,仿佛六年前的一幕幕又重新活过来一般,在不远处招手。

    “嗯......”张笑瑞秒懂,笑着说道,“我对姚厦了解不多,或许是杞人忧天了吧。”

    尤墨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大羽其实也适合这种高起点,不过在为人处事这一块差了些火候,还得再磨磨才行。”

    “为人处事?”张笑瑞一脸的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看来不但球要踢的好,还得会做人才行......”

    这方面王*丹最有发言权了,她老人家放下正准备开唱的歌,凑过来说道:“一支球队就是个小江湖,里面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队员们看起来都是一起挥洒汗水的好兄弟,实际上个体差异所带来的矛盾难以避免。身为主教练,懂管理的主教练,不会单纯地以对错来处理矛盾。他们需要平衡利益,为长远考虑,不会因为个体诉求忽略整体效应。”

    这一大段术语砸的小胖子有些头晕,刚要开口,打不抱平的家伙先表示抗议了。

    “矛盾是推动事物向前发展的重要动力,一旦没有矛盾,前进的脚步也停的差不多了。”

    张笑瑞听的惊讶之极,一脸敬仰地问道:“老大你这话说的既浅显又深奥,简直让人琢磨起来没完没了!”

    王*丹则面带不屑,继续重申她的观点,“两码事,我的意思是说,身为被管理者,要明白管理者的想法,才能真正有效地沟通。不然光觉得委屈,却不明白这同样是种考验的话,就没有办法成为核心,哦不,说成心腹更合适一些!”

    张笑瑞再惊,嘴都合不拢了,“嫂子厉害,把人心琢磨的透透的!”

    说完又感慨,“难怪老大和卢伟年轻轻就能当助理教练,这份心胸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尤墨被夸的老脸微红,难得一本正经地纠正道:“虽说都是助理教练,卢总和我在球队承担的角色并不相同。就像从前咱们在一起踢时一样,他负责技战术方面的东西,我是润滑剂,负责调和内外关系。”

    张笑瑞反应很快,微一点头道:“我明白,球队需要两条腿走路才能稳当。技战术是一方面,氛围是另一方面,缺一不可。”

    王*丹却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叹道:“是说曼联队闹了这么大乱子出来,卢伟还像没事人一样,原来是自知人知自家事,瞎掺和更容易坏事!”

    说完,又有些疑惑,扭头问道:“你这对外关系调节的可不怎么样,不觉得惭愧吗?”

    尤墨又笑了起来,伸手拍拍张笑瑞的后背,“你嫂子虽然头发短了点,见识却一点也不短。这会只是思路上遇到小麻烦而已,时间紧张,你和她说说看?”

    没等小胖子开口,王*丹已经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也不避讳什么,坐在那货腿上就开始上下齐手挠痒痒。

    张笑瑞看的有些傻眼,只觉画风转变太快,一时半会有点难以接受。于是讪笑着端起桌上的酒,自斟自饮起来。

    那两个货闹了一会也觉得观众太少且不够热情,于是停了下来,继续说正事。

    “笑瑞你先别说!”王*丹挥了挥手,声音依然恨恨的,“他不想说就算了,我自己也能想明白!”

    张笑瑞得了圣诣,刚好有时间请教一下悬在心中已久的问题,“那老大你是怎么和主教练相处的呢?为何温格宁愿得罪所有英格兰人,也要把你已经成了助理教练的事情公布于众?难道对外保密不行吗?”

    尤墨收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这一种同进共退的姿态展示,阿森纳无法在财力上与其它豪门抗衡,能打的只有感情牌。”

    “哦......”张笑瑞拉长声音应了一声,若有所思道:“是的,曼联有卢伟在那儿,切尔西有阿布的支票本,这两家即使不缺人手,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打击对手!”

    “是啊。”尤墨脸上不无遗憾,“诱*惑太大,不是常规手段能应对了的。如果不想把我卖了,就不能瞻前顾后,担心影响不好,俱乐部形象受损。”

    “对了,老大你的队友呢,能接受这种非常规状况吗?”张笑瑞继续问道:“我相信他们对你的能力不会有疑问,但面子上不太能说的过去吧?”

    尤墨难得有耐心,认真解释道:“面子人人都要,可太当回事就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竞技世界始终实力说了算,面子不能当饭吃。温格明白这一点,所以不惜背上骂名也要展现出诚意来。”

    “懂了!”张笑瑞重重地点了点头,旋又感慨,“和老大说话就是痛快,三言两语就能把复杂的事情理清楚!”

    不等尤墨发话,擅长抢镜的家伙终于结束了长考,一脸惊叹地白话起来。

    “难怪你对媒体一直不冷不热,原来是这样!”

    “正常情况下,一支实力强大,联赛中对手不多的球队,一个赛季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会在媒体的追捧中度过。”

    “尤其是在传媒业高度发达的英国,一场球踢好就能被捧上天,何况几场,几十场表现出色?”

    “年轻球员在这种状况很容易飘飘然,沉溺于享乐与追捧之中,渐渐迷失了方向!”

    “这样的例子太多,举都举不过来。”

    “如果与媒体刻意搞好关系,看起来是少了很多杂音,一片歌舞升平了。实际上任何一个团体想要健康发展,来自外部的压力都非常重要,没人挑刺了,也就很容易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如果对手不强,赢的轻松,那这种想法很容易膨胀起来,成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所以你对媒体一直不冷不热,也不肯主动开口为自己辩解。目的就是维持这种杂音不断的状况,让所有人同仇敌忾,觉得媒体可恶之极,对不对?”

    面对这样的解释,尤墨果断竖起了大拇指。

    “人们都喜欢看以弱胜强,穷光蛋赢了有钱人,我们的球员也不例外。但在现实中这种事情毕竟少见,满足不了普遍心理。所以呢,有必要造成一种假相,让所有人觉得我们并不强大,很容易就能找到弱点,击败我们。”

    “嗯?”

    两位听众齐齐楞住。

    尤墨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就像带兵打仗一样,示敌以弱只是种手段,并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很弱,需要仰望对手。”

    王*丹先回过神来,拉长声音“哦”了一声,不无感慨道:“是说你们虽然战绩出色,但总给人感觉战战兢兢的,很少能赢的痛快淋漓!”

    张笑瑞的反应也很快,不过思绪却飘的有些远,“难怪大赛中笑到最后的球队,小组赛阶段往往表现不怎么样!”

    这话让尤墨深以为然,歪着脑袋想了想,感慨道:“是啊,大胜败RP,这规律屡试不爽!”

    王*丹听的有些不乐意了,皱眉问道:“难道明明可以大胜的比赛,偏偏要收着踢?就不怕弄巧成拙,让对手有了喘息之机,或者坏了球队气势?”

    张笑瑞也有些疑惑,不过没说话,只是看着身边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伙。

    即使近在眼前,也没办法看透的家伙。

    “是啊,因为收着踢把对手摇醒了反咬自己一口的,同样不在少数。”尤墨笑了笑,伸了个长懒腰,想起身却被人一把摁了下来,于是只好苦着个脸说道:“胜负的魅力就在于不可预知性,人为制造困难当然可能会玩死自己。”

    顿了顿,这货双手一摊,“问题的关键在于,收着踢如果导致不良后果,能否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去面对!”

    “简单点说,就是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话,得先有颗不怕死的心。”

    ......

    张笑瑞带着问题而来,还没有得到答案就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

    他是个善于思考的家伙,最能举一反三,性子上虽然不够强势,没办法成为一支球队的主心骨,但这些年跟在那两个家伙身后的小伙伴中,他与姚厦的成长是最大的。

    可以说成远超预期,达到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程度!

    这与他们低调的姿态,勤奋好学的性子有关,不过两人性格中的缺点也很明显,属于那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走错路,再也回不了头的那种类型。

    张笑瑞缺了些自主意识,容易满足,喜欢随波逐流。如果没有人在前方照亮,他很容易徘徊不前甚至倒退。

    姚厦是小伙伴中最适合当老大的家伙,可惜扮红脸是一把好手,扮黑脸不行。心地太善,手段不够硬,难免会在复杂的环境中渐渐失去主动,直至积重难返。

    好在那两个家伙提前看出来这些缺点可能带来的后果了,在帮他们出谋划策时多有引导,尽量避开那些雷区。或者即使踩,也只踩那些能带来成长,反省自身问题的地雷。

    “怎么样,三天后的比赛有信心吗?”

    坐在海布里的看台上,王*丹颇有闲心地问道:“那可是你们的生死战,是决定能不能过个肥年的生死大战哦!”

    张笑瑞笑了起来,圆圆的脸与圆圆的眼睛凑到一起颇有喜感。

    “老大不是说了嘛,越是难以接受的后果,越是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不然的话,不但发挥不了十成功力,甚至连正常发挥也会被侥幸心理影响,成了奢望!”

    王*丹撇了撇嘴,手指场上,“我承认,他那套歪理是能自圆其说,但一支球队由十一个人组成,哪能想的都一样?一旦自己作死导致到了嘴边的肉溜走,别人能没有怨言?能不心怀怨恨?”

    这话让张笑瑞沉默了好一会,直到比赛哨声响起,才一脸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老大他们的目标很大,不能用常规手段来慢慢提升大家的实力吧?”

    王*丹顿时有些发呆,想了想,又有些摇头。

    “他们急什么呢,你们都还年轻,他们比你们更年轻,为什么不能一步步慢慢来呢?”

    张笑瑞摇了摇头,看着场上。

    那儿或许有答案吧,他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