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于1:1,阿森纳丢掉两分的同时,保住了不败金身。

    这样一场比赛本身有些乏善可陈,但在得知曼联队同样闷平一场后,错失半程冠军带来的遗憾充斥了大小媒体。

    半程冠军耶,据说有65%的可能笑到最后呢,因为水晶宫这样的对手痛失,实在让人有些怒其不争!

    “......联赛遭遇三连平,兵工厂错失半程冠军!”

    “......遇强不弱,遇弱不强,阿森纳主场险遭保级队爆冷!”

    “......状态问题持续困扰温格,替补席上无人可用!”

    “......冬窗转会已经开启,身后追兵已经临近,还在犹豫什么?”

    上述评论并无多少主观色彩,即使是自家球迷,也能从这一阶段球队的表现中看出问题来。

    状态,状态,状态!

    这种问题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尤其是漫长的联赛中,集体出现低潮,持续的表现不佳,都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正常归正常,破坏力不容小视!

    三连平的对手都不是强队,排名没有一支在欧战区内。在曼联遭遇更衣室风波,接连丢分的时候,阿森纳不但没能乘机坐稳榜首位置,反而像是被传染了一样,拱手送上半程冠军的同时,还让身后的切尔西和利物浦看到了追赶希望!

    这两支球队显然没有把重心放在欧洲战场上,虽然一直也没能拉近多少差距,但不懈的追赶总会有收获。

    目前阶段曼联队13胜5平2负积44分拿下半程冠军,阿森纳12胜7平落后1分。切尔西12胜4平3负紧随其后,已经把差距缩小到了3分,利物浦这一段时间战绩也不错,11胜5平3负积38分,同样保留了争冠希望!

    二人转居然变成了群雄并起,这种局面让所有人都没想到,除了感慨世事无常之外,有识之士也很快找到问题所在。

    曼联想要三线卫冕,最大的困难不是实力,而是心态!

    阿森纳想要一雪前耻,最大的问题不是防守,而是阵容厚度!

    “......让人遗憾而又不虚此行的99至00赛季,在一片喧闹声中结束了上半程的比赛。”

    马丁*泰勒在他的新专栏里写到:“曼联正在进行一项前无古人的壮举,因此不用为他们感到担心,任何一支球队都不可能做的更好一些了。”

    “阿森纳看起来总是让人觉得心惊胆战,似乎任何一个对手都能威胁到他们的球门,都能带走三分或者一分。不过最终结果出炉之后,三分变成了一分,一分变成了零分。”

    “是的,比起动荡中的曼彻斯特联队,北伦敦的这支华丽之师已经悄悄完成了褪变!”

    “稳定性!”

    “这种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素质,正是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所必需拥有的。虽然目前阶段的三连平让人觉得惋惜,但屡屡能在落后时反弹,逆境中爆发的能力,是这支球队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依然能三线并进,同时保持竞争力的最大秘密!”

    “艰苦的圣诞赛程已经告一段落,欧冠也基本锁定了小组第一的位置。只要在冬窗转会期间购入两到三名当打球员来进行适当补充,这支球队将会在下半赛程中持续带给我们惊喜!”

    “等着瞧吧!”

    马丁*泰勒的这篇评论主观色彩浓厚,不过给出的建议却获得了一致认可。

    可以不买球星,但别买小妖来凑数了,球队需要即战力!

    由于温格在转会市场上没有花大钱买“BIGNAME”的习惯,因此这种建议也不无提醒的意思。眼下密集赛程暂时告一段落,正是买人来磨合阵容的时候,如果拖到转会窗口关闭才仓促签下一两名球员,那二月份的几场关键战役将充满不确定因素!

    虽然赛季很漫长,但几乎每个赛季的冠军争夺战都会出现明显的转折点。眼下的阿森纳显然也和曼联一样,站在了十字路口,向左还是向右,前进还是倒退,都充满了变数。

    点评完整支球队的表现后,个人表现也没有被忽略,尤墨的名字毫无意外地上了头条。

    其实这货全场表现实在一般,奈何唯一的进球就是他既当爹又当妈给弄进去的,若不拿来表扬一番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何况还有不败金身!

    “......堪称无解的空中优势为球队吹响了反击号角,进攻端的优异发挥弥补了球队缺失的一环!”

    “......半程不败的最大功臣,坐阵后场依然能向金靴发起强力挑战的怪物!伊布拉希莫维奇,范尼斯特鲁伊,麦克尔欧文,你们准备好了吗?”

    “......与同胞的惊艳发挥相比,MO的表现一如既往。不过既然位置前提就能进球,温格为何不买入一名中卫来解放他呢?”

    为什么不买中卫?

    这显然是温格需要背锅的事情。

    托尼*亚当斯因伤退役,迪克逊也在伤病与退役之间徘徊,马丁*基翁不稳,科洛*图雷太嫩。即使尤墨客串中卫有往全能战士方向培养的考虑,但球队防守屡屡出状况也是不争的事实。

    如此一来,夏季转会时的中卫位置短板并没有得到补强,温格难辞其咎。

    好在球队战绩还不错,没有因此丢分太多,眼下冬窗转会已经开启,正是亡羊补牢的时候。

    与英国媒体对孙寄海的表现一带而过相比,国内媒体齐齐高*潮了!

    阿森纳是什么球队,阿什利科尔是什么身价,能在这样的对手面前肆无忌惮地撒野,意味着什么?

    妥妥的明星级表现!

    再加上23岁的年龄,低调沉稳的性格,简直就一未来巨星!

    ......

    “这些人可真敢吹!”

    晚上,家中健身房里,王*丹很有闲心地跑过来凑热闹。

    瞧见那货正练的满头大汗没空理她,于是自顾自地说道:“他们好像完全忘了水晶宫踢曼联时,孙寄海手忙脚乱的样子!”

    尤墨正双脚勾住单杠做倒立仰卧起坐中,身体随着腹肌收缩在空中摇摆不定,正是需要注意力来维持平衡感的时候,于是依然默不吭声。

    “你这练的啥?”王*丹径直走了过来,伸手戳戳这货,“怎么像街头卖艺?”

    尤墨无奈停下,双手握住单杠解放了双脚,落地之后深呼吸中,“无良观众就是你这种类型的,不给钱还捣乱!”

    王*丹一脸得意地笑了起来,瞧着这货呼吸匀称了,继续旧事重提,“你说这些国内媒体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也就一场比赛踢的还不错就捧上了天,是真没见过世面还是成心找打脸?”

    尤墨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是有点没见过世面,不过你也理解一下他们的心情。毕竟捧了这么久了,逮着机会自然要把准备好的子弹全部扫光。”

    中规中矩的回答让王大记者颇有些不满,于是杏眼一瞪,“为什么人卢伟虐他们轻松之极,你拼了老命才扳平比分?”

    尤墨被质问的哑口无言,一拍脑袋,又上树去了。

    这次是普通的引体向上,比较适合边练边聊天。

    王*丹果然穷追不舍,“你们踢什么对手都费劲,真有希望拿联赛冠军?”

    尤墨这下比较轻松,张口就答:“不知道啊,冠军这种事情要看缘分......”

    没说完就被无情打断了,王*丹气哼哼地说道:“又不是相亲,看什么缘分!你就直说,有几成把握!”

    “几成把握?”尤墨作思考状,好一会才挤出两个字眼来,“五成。”

    王*丹哪是好糊弄的家伙,一语就道破真相了,“意思是这赛季的冠军不是你们就是曼联,大家五五开?”

    尤墨简直觉得自家女人智商太高,简直驾驭不住!

    “是啊,马丁*泰勒眼光很毒,看出来问题关键了。”

    王*丹笑的花枝乱颤,媚眼飘过,声音婉转,“意思是说,你们两家谁先找到正常节奏,谁就能领先一头?”

    “说着简单,其实都不容易。”

    “那是,真要那么简单,联赛冠军就不值钱了!”

    王*丹感慨完毕,该问的不会错过,“切尔西与利物浦呢,你为何不看好他们?”

    尤墨正处于接近极限状态,于是长话短说,“切尔西太急,利物浦不稳,两家的问题一个出在老板身上,一个出在主教练身上。”

    话虽短,信息却很足,王*丹仔细思索了一会,才缓缓给出自己的看法,“意思是说,切尔西的老板太着急,花了钱就想立即拿冠军,容不得球队持续表现不佳?”

    尤墨这会没空作答,只能用力哼哼两声算是回应。

    王*丹又想了想,继续说道:“利物浦是支青年军,表现确实不够稳定,他们的教练好像叫热拉尔*霍利尔吧,据说是个杯赛高手?”

    漫长的一组引体向上做完,尤墨总算耗尽了力气,跳将下来搓搓手道:“是啊,联赛是耐力跑,光靠激*情维持不了全程。”

    听了这话,王*-丹色*心顿起,一把握住同样累趴下的好兄弟,“意思是说,要想效果好,既得有激*情,又得有耐力?”

    尤墨简直佩服这种瞬间转变画风的能力,于是不甘示弱地在对方胸前捏了一把,“想超越弗格森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王*丹又飘了个媚眼过来,身体一软,靠了过去,“你呢,将来有希望超越他吗?”

    这种提议让尤墨同样软绵绵的身体瞬间充电成功,就势搂住,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我的目标并不是弗格森,有两个更合适的目标在等着我。”

    “是谁是谁!”王*丹顿时忘了正事,一脸急不可耐。

    “老朋友了,你都认识。”尤墨又犯懒劲了,手上忙碌个不停,嘴里却不肯给出答案。

    “说是不说!”王*丹使出了杀手锏,用力握紧的同时还要上下摇晃,“你不说也行,我让它说!”

    尤墨顿时欲哭无泪,松手投降,“贝肯鲍尔,和他的老伙计盖德*穆勒。”

    “哇!”王*丹果断松手,小跳一步拉开点距离,像打量陌生人一样,上下左右看了一圈,才惊叹道:“原来你的目标那么远大,真小瞧你了!”

    尤墨有个P的远大理想,要不是刚才对方提议,他还想不起来那两个远在德国的老家伙。

    不过既然装B就要装到底,半途露馅未免有些太LOW,于是一脸坦然地说道:“两人合作拿遍了冠军和金靴,只可惜早生了30年。”

    “早生了30年?”王*丹一脸怀疑地问道:“意思是说,如果和你们同一个时代,你会更有超越的动力?”

    尤墨这下真心有些佩服枕边人了,难得一本正经地说道:“是啊,时代不同了,那些纪录的含金量也在随之变化,很难准确衡量。”

    王*丹破天荒地安慰起这货来,“哎呀,世事总难两全嘛,那些纪录破不破有什么要紧的,把他们拿过的荣誉统统都拿一遍,也就罢了!”

    这份云淡风轻的口气让尤墨深感钦佩,于是用力点点头道:“除了世界杯冠军,其它的荣誉真不是太大问题。”

    王*丹正是兴致高昴,人浑胆大的时候,一听这话顿时不以为然道:“世界杯冠军有什么难的,等你那些队友们成长起来,个个都能达到一流球员的水准时,说不定就哪回中奖了!”

    尤墨掐指一算,也觉得自己目光短浅了。

    02年世界杯虽然在家门附近举行,但真正受益的是主办方日韩两国,中国这种足球欠发达国家即使进步明显,也很难获得抽签上的优势。如此一来,小组赛突围已经算是历史性突破了,非要拿冠军这种非份之想来要求所有人,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至于奇迹这种东西,只是拿来激励自己的好东西,真从一开始就奔着创造奇迹的话,说不定小组赛就已经碰的头破血流了!

    他的小伙伴们平均年龄才22岁,即使到了六年后的德国世界杯,依然还在当打之年。

    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不用他说,所有的家伙也会鼓足干劲。

    大部分人都是最后一届世界杯了,能不拼命吗?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急于一时一地,拿创造奇迹来要求每个人呢?

    “是啊,时间有的是,只顾着走捷径未免有些不够踏实。”

    王*丹笑了起来,嘴角弯成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所以呢,现在去应该去放松一下,仔细感受足球之外的快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