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小组赛最后一轮开打前,阿森纳官网宣布了一则消息。

    球队以300万英镑的价格,与捷克斯巴斯达俱乐部完成了一桩转会交易。

    乍看到这则消息时,所有阿森纳球迷激动不已。

    先不管名字响不响,以温格的眼光和精打细算的作风,能在冬窗转会一开启就砸300万英镑出去,这魄力刚刚的!

    等看清楚名字,再看清楚年龄,所有人的喜悦打了个折扣。

    托马斯*罗西基?

    何许人也?

    19岁零110天?

    靠,不是说好不买小妖买即战力的吗?

    300万英镑买个小妖,温格疯了吗?

    一连串的疑问充斥在所有关注者心中,各种平台迅速充斥了大量评论,所有人都迫切需要干货。

    干货少的可怜。

    8岁进入捷克“豪门”布拉格斯巴达俱乐部,17岁参加了第一场职业联赛,随队拿过两次联赛冠军,出场27次,收获进球5个。

    没了,除了欧洲三流联赛中的两个冠军五个进球,没有其它能拿出手的了。

    天呐,这就能卖300万英镑?

    温格是不是当了冤大头?

    随着个人资料逐渐详实,疑问开始升级,官网留言区充斥了各种悲观论调。

    “......内幕交易,肯定有内幕交易!不然凭什么值那么多钱?”

    “......175cm,64kg,19岁,天呐,会不会一来就被英超铁卫们铲飞?”

    “......球队需要买中后卫和右前卫,买个前腰干嘛用?”

    买个前腰干嘛用?

    有识之士很快指出了用途。

    博格坎普的接班人!

    可是,现在是培养接班人重要,还是补充球队的即战力重要?

    曼联依然压倒一头,切尔西与利物浦在身后穷追不舍,板凳席上老的老,小的小,几乎无人可换......这种时候还执着于培养年轻人?

    花300万英镑买个从未证明过自己的小家伙,会不会输的血本无归?

    “球队的冬窗转会已经结束了。”

    温格在新闻发布会上的第一句话,就引爆了全场。

    甚至就连坐在罗西基身边,过来凑热闹的尤墨,都有些惊讶地转过脑袋,看了眼主教练。

    这么说意味着什么?

    妥妥的群嘲拉仇恨!

    “其实我并不想说出这句话,但为了不给你们增添麻烦,我觉得提前说一声更好一些。”

    温格那张扑克脸上没什么表情,面对记者们几乎快要集体狂暴的状态,法国人依然表情平静,语气轻松。

    “托马斯*罗西基是我们考察了很久的一名优秀球员,他的到来可以进一步盘活我们的中场。虽然年龄与身体条件看起来让人觉得不那么乐观,但我相信这会是桩美妙的转会。”

    “这么早就结束冬季转会让人有些遗憾,不过没关系,我们的伤员已经陆续康复,很快就能回到赛场上了。”

    几句客套话说完,温格就把话语权移交给了罗西基。此时还没有到记者提问环节,所有人憋的是脸红脖子粗。

    “很高兴能来到阿森纳这样一家伟大的俱乐部。”

    捷克人稍稍有些拘谨,说完瞅了眼身旁的翻译。结果一转头的功夫,瞧见不远处朝他微笑的家伙了。

    眯眯着眼睛的笑,透着股轻松愉快,这让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把准备好的发言稿丢在了一边,继续说道:“这里对我来说充满了陌生感,不过还好,有一个六年前没有击败的对手在等着我。”

    翻译的话音一落,原本兴趣缺缺的记者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六年前没能击败的对手?

    是谁?

    和他同为80年出生的家伙吗?

    Mo?

    “确切说,是六年前我们错过了同场竞技的机会,现在总算等来了。”

    这话一出口,本来已经找到线索的家伙顿时迷茫了。

    错过了同场竞技?

    当年那场比赛中,两个家伙都出场了呀?

    难道另有其人?

    “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罗西基说完,转头朝尤墨笑了笑。

    还有些青涩的脸上笑容很浅,不过看着比他层次高出很多的家伙时,那股兴奋劲儿显露无遗。

    ”是的,我也很期待。”

    尤墨笑着点点头,接过话筒。

    记者们当然不会忽略这种到哪儿都能抢镜的家伙,此时迫切希望这货能给点干货出来。

    尤墨没有让他们失望。

    “不过有点可惜,我们刚刚踢完第一回合的较量,联赛的下一次交手得三个月后了,杯赛的话要看运气。”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恍然。

    居然是We!

    “把他拿来当对手确实不错,祝你好运,托马斯小火车。“

    托马斯小火车?

    什么东东?

    外号吗?

    信息量大的让人应接不暇,记者们好容易熬到提问环节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举手。

    被提问的对象集中在温格与尤墨身上,至于真正的主角罗西基.......没人觉得一个毫无高水平联赛经历的家伙身上,会有什么秘密而言。

    何况语言不通,问个问题还得等上几分钟才能得到答案。

    “他的身价为什么这么高?这当然要问我的助手了。”

    温格一上来就把问题扔给了那货,做法虽有甩锅嫌疑,不过以他对那货的了解来看,这么做的效果显然比他独自揽锅要好一些。

    果然。

    “六年前的那场比赛中,托马斯一个人就串联起了整支捷克队。”

    尤墨缓缓开口,目光幽远,仿佛六年前那场比赛又活过来一般,一幕幕在眼前滑过。

    “要不是上半场下雨,要不是下半场我们运气不错,或许我们小组赛踢完就打道回府了。”

    “从那以后,我就记住了这样一个名字。”

    “托马斯*罗西基。”

    声音颇有些煽情,记者们还是比较买帐的,个别资料丰富的家伙迅速找到了切入点,举手问道:“意思是说,在这桩转会中,你的意见起到了很大作用?”

    这锅太大,温格哪能让那货自己揽下,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尤墨已经欣然答道:“是的,不然也不会有这么高的价格。”

    话一出口惊四座!

    所有人都知道这货在阿森纳不是个简单角色,但一桩金额高达300万英镑的转会,甚至很可能是整个冬季转会预算的全部资金,都由一个实际年龄还不满20岁的家伙说了算?

    那主教练呢,是不是已经被架空,任由这货为所欲为了?

    “事实真相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

    温格狠狠地瞪了那货一眼,脸色有些不善,“Mo虽然年龄不大,但是看人眼光非常独特,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他都能迅速地透过表面看到深层次的东西。”

    “这桩转会的确是在他的推动之下完成的,但俱乐部主席邓恩先生和我都经过了细致的考虑。”

    这番话颇有些亡羊补牢的意思,对于一心想爆猛料的记者来说无关痛痒,于是他们的问题仍然集中在那货身上。

    “转会谁说了算?当然是主教练和俱乐部主席。”尤墨见好就收,声音不卑不亢,“我只是个助手而已,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温格先生在之前所有转会中的操作堪称教科书,是所有主教练的学习榜样。这一次是我推荐了托马斯不假,但因此把转会决定权也交给我的话,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话一出口,笑声顿起,亢奋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只要不是完全没下线的家伙,其实也都明白,阿森纳这样一家距离豪门仅差一步的俱乐部,不可能把转会权这种决定生死存亡的东西交给一个还不到20岁的家伙。

    当然,具体到一桩转会时,起到决定作用的可能刚好是这货的建议而已,实在没什么好奇怪的。

    即使是普通球员也有可能会碰上这种事情,拿来大肆炒作未免有些过头。

    不过小小炒作一把还是能搏来不少关注!

    ......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的当晚,所有相关媒体齐齐出声,或感慨,或惊叹,或好奇,对这样一桩转会中透露出的信息深入分析,得出了大差不离的结论。

    如果以为助理教练只是个虚名的话,未免有些小瞧那个家伙的能量了!

    这么一来,场上位置也很可能是他自己说了算!

    身为主教练,能容忍自己的权力缩水,球队中有这么个特殊的存在吗?

    两人会不会因此产生嫌隙,在球队处于关键阶段时爆发出来.......就像贝克汉姆与弗格森?

    这些猜测环绕在这桩转会之上,把原本的问题都掩盖住了。

    “托马斯*罗西基,托马斯小火车,嘿嘿嘿.......”

    晚上临睡前,王*丹握着鼠标不肯撒手,边看边傻笑,正事都忘了。

    她老人家最拒绝不了权力的诱*惑,对这货在新闻发布会上公然承认自己的影响力倍感兴奋。

    至于不良影响这种东西......交给爱操心的人们去操心吧,她可不想自家人既出工又出力,最后却成了幕后英雄。

    “丹姐,别傻笑了,口水都要滴下来了!”江晓兰瞧着女儿已经睡踏实了,走过来摇晃,“墨墨一会就该洗完澡了,你还坐着不动!”

    “哎呀,急什么急什么,今天时间还早,明天又是周末.......咦,不如明天陪我去逛街?”王*丹伸手揽住身边细腻柔软的腰肢,还就势捏了一把。

    江晓兰对这种程度的骚扰早已习惯,身体稍稍扭了两下,声音恨恨的,“逛街可以,不许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的!”

    这话一出口,王*丹还没来及回答,推门进来的家伙嚷嚷起来了,“什么情况?百年好合了吗?”

    “百年好合?”两女一起转头,一起问。

    对这种说漏嘴的状况尤墨早已习以为常,头都不抬地往前走,“百合嘛,两朵凑一起更好看。”

    王*丹先反应过来,笑得合不拢嘴,“哟哟,是不是觉得我抢了你的女人,心里不舒服?”

    尤墨解开浴巾钻被窝,佯怒道:“我的女人你也敢抢,还不快松开!”

    江晓兰果断挣脱了束缚,过来一探究竟,“丹姐就是爱闹着玩,也没有在人前太过份啦!”

    王*丹笑的花枝乱颤,虚空遥指道:“你以为他真担心这个?他巴不得我们相亲相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呢!”

    尤墨对这种一眼就看穿别人想法的家伙一向没好感,于是作头痛状地说道:“后宫的风气就是被你样的家伙给带坏的!”

    江晓兰听声辩人,笑着说道:“在德国的时候就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现在成习惯了!”

    王*丹一听这话立即想起前尘往事来,仰头看了看天花板,感慨道:“时间过的还真挺快,三年而已,就已经让人觉得非常遥远了。”

    江晓兰正坐在床沿上脱衣服,闻言一楞。

    再说话时已经有些哽咽。

    “是啊,这三年时间比起那三年时间,真是快的让人应接不暇。”

    声音里的惆怅迅速填满了偌大的房间,三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王*丹起身走了过来,瞧了一眼发呆中的两个家伙,顺手拽了张纸巾递了过去。

    江晓兰原本只是默默流泪,接了纸巾在手反而忍不住了,“你说,我爸他,要是能活到今天,该有多好......”

    王*丹没说话,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瞧着旁边仰头看天花板的家伙。

    过了好一会,声音才幽幽响起。

    “江伯伯最喜欢看娃们家踢球了,下次回去,我找汪市长商量商量,以他的名字建一所足球学校。”

    “嗯。”

    “有什么好商量的,直接给钱不就完事了!”

    尤墨对这种破坏气氛的家伙实在缺乏好感,于是搂过来脱了裤子打PP,“只给钱是种不负责任的作法,既然要建足球学校,那就要找信的过的人来经营管理。”

    “嘿嘿嘿......”王*丹笑了起来,顺势把坐在床沿发呆的家伙放倒,拽进了被窝,“哎呀,开始还催我,现在又不着急了?”

    江晓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挥舞着小拳头抗议,“正想我爸呢,哪有心情!”

    “想归想,做归做,不耽误!”王*丹开始上下齐手,“没心情好办,让他给你解释解释,托马斯小火车是个什么意思。”

    这话果然勾起了听众的注意力,江晓兰一脸好奇地瞧了过来。

    尤墨本来就是随口一言,不过下来一琢磨,还真有点妙手偶得的味道。

    “小火车嘛,年轻,身体灵活,钻来钻去的,拦都拦不住!”

    “他真有那么厉害?”两女一起问道。

    尤墨难得一本正经的。

    “像卢总一样犀利......不,可能还要多出几分野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