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失利后紧跟一场闷平,带来了诸多质疑声。好在阿森纳将士们这一路上经历最多的就是批评与非议,早已习惯了有色眼镜下的各种言论。

    在欧洲其它联赛进入悠闲的假期时,英超联赛依然在寒冷多雨的天气中继续着一场又一场比赛。其中利弊先放在一边,对于球员,尤其是英超一年级新生的影响毋庸置疑。

    皮雷,亨利,这两名温格帐下的先锋大将,受此影响最为明显。

    两人都出道于竞争不算激烈的法甲联赛,一年下来只需踢个30场比赛就算完成任务。现在仅仅过了半个赛季,阿森纳就已经踢了足足32场比赛,即使没有保持全勤,两人的体能消耗也远超从前。

    皮雷其实还好,因伤缺阵过一段时间后只是有些不太适应如此激烈的比赛节奏,场上表现有些起伏而已。

    亨利的状况则让人有些担心。

    从赛季第六轮开始,坐稳主力的他就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联赛或者欧冠,在特点被人反复研究,针对性布置早已完善的情况下,他的身体状态并不足以支撑他在单打独斗中还像以前那么犀利。

    现在球队右路攻势迟迟没有起色,左路也受潮明显,他肩上的担子要比以往沉的多,受到的照顾也比从前多出许多倍来。

    内忧外困之下,他与球队一同陷入了低迷状态中,发挥时好时坏,情绪起伏颇大。

    他毕竟只有22岁,心性还没有达到老家伙那种宠辱不惊的层次,在大起大落之后,难免会有些迷茫。

    由于性格本身有些内向,他在更衣室里没什么朋友,像个独行侠一样,沉默而孤独。

    “最近太无聊了,有没有好玩的事情?”

    这天训练结束后,维尔托德在更衣室里嚷嚷起来。

    与一来就被寄予厚望的亨利不同,这位老兄算是本赛季阿森纳阵中让人惊喜的发现。两人在更衣室的人缘也大相径庭,看上去不像同胞,更像镜子的正反面。

    “是啊,够无聊的,又没有假期,想出去放松一下都得定好闹钟。”阿什利科尔没精打采地回了一嗓子,算是捧场。

    沉闷的气氛稍稍活跃了一些,不少人抱怨起冗长的赛程来。

    亨利正在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下来,楞楞地看着地板。

    “你呢,很不习惯吧?”维埃拉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顺势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还好吧。”亨利抬起头,勉强笑了笑。

    “我刚来时也很不适应。”维埃拉凑近过来,压低声音道:“尤其是身边有一群训练结束后就商量着去哪儿喝个大醉的队友时,简直觉得没办法交流!”

    听了这话,亨利脸上的笑容自然了一些,“英格兰人好酒,喝醉大概是最好的放松方式吧,我想。”

    维埃拉点点头,脸上笑容可掬,“你呢,平时喜欢去哪玩?”

    “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亨利想了想,又道:“拉基西奇比较喜欢旅游,可惜今年没能陪她。”

    维埃拉摊了摊手,表情无奈,“没办法,既然选择来英超,就得忍受该死的赛程和天气!”

    亨利脸上的犹豫之色一晃而过,声音平静,“英超的氛围还不错,就是曝光率太高,有些让人头痛。”

    维埃拉嘿嘿一笑,手指更衣室入口,“那你得和Mo交流一下,听听他的意见!”

    “他?”亨利稍稍楞了一下,顺着瞧过去却没见人,于是点点头道:“有机会的吧。”

    维埃拉“嗯”了一声,起身离去。

    亨利瞧着渐渐散去的队友,发了会呆,开始收拾东西。

    刚准备往外走,迎面过来的家伙打起了招呼。

    “BOSS找你有事,正在办公室里等你。”

    亨利应了一声,不过还没走到门口,身后的声音继续响起。

    “刚好我也有事情要找BOSS,稍等一下,咱们一起。”

    十分钟后。

    温格的办公室门被敲响,得到回应后两人鱼贯而入。

    瞧着不请自来的家伙,法国人笑着问道:“咦,今天这么早?”

    “天气太冷,我怕丹尼斯受伤,就提前结束了。”尤墨咧咧嘴,轻车熟路地找地方坐下。

    亨利稍稍有些局促,朝主教练点头微笑了一下,才挪动步子往里走。

    “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情要当面告诉你一下。”温格眉头皱了皱,又转头看了看旁边东张西望的家伙,才缓缓开口道:“皇家马德里主动激活了你合同里的买断条款,因此我们有必要告知你一下......”

    话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沉默迅速袭来,笼罩在这一片不大的空间里,越积越多,直至心跳加速,呼吸变得困难。

    说什么呢?

    因为经纪人不具备资格,亨利错失了一次步入顶级豪门的机会,现在凭借自己的努力,他在更高的层次上获得了认可,无论去留,都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是对于阿森纳,对于温格来说,能算个好消息吗?

    建球场是需要大量的资金不假,但如果把所有能卖出好价钱的球员都卖了,俱乐部还有存在价值吗?

    买断条款已经被激活的情况下,球员的个人意志将成为去留的决定因素。现在拿什么来劝他留下?

    冗长到让人厌倦的赛程,恶劣到让人心情不佳的天气,如同附骨之蛆般的大小媒体,开不出高薪的俱乐部,阵容单薄的球队.......

    “哦,是已经联系好下家,准备出售阿内尔卡套现了吗?”

    尤墨突如其来的问题打破了沉默,两位听众齐齐转过头来,有些惊讶。

    温格本该见惯不惊的,奈何此时心情不佳,于是皱眉问道:“才一年不到就打算放弃?”

    尤墨没有转头观察身边家伙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尼古拉有个好哥哥,最擅长见风使舵,这桩转会说不定就是他的主意。”

    一听这话,温格眼睛瞪圆,声音严厉起来,“你说克劳德?是克劳德的主意?”

    不等尤墨回答,法国人自己就给出了推断,“是的,我早就该想到,该死的家伙,到哪儿都在不断地给我们制造困难!”

    听到这样的答案,亨利张了张嘴,没说话,两手放在一起用力揉搓,仿佛这样做能让自己纠结的心情平静下来。

    其实在温格告诉他这件事之前,皇马就对他展开各种攻势了。家人,朋友,轮番上阵;高薪,承诺,样样不缺。

    任何人在面对这样的诱*惑时,都免不了会动摇一把,尤其是容易热血上涌的年轻人,很容易胸口一拍就拿定了主意。

    能坚持到现在依然没有下定决心,是因为在这短短的五个月里,他经历了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有些难以割舍对面的老头儿,以及身边的家伙。

    但在听到这桩转会的幕后推手是谁后,他才明白过来。

    他只是个棋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阿内尔卡的下家应该是切尔西。”

    尤墨的声音再度打破沉默,两位听众齐齐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点风声都没有的消息,这家伙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呃,他们已经有了瑞典大个子了,干嘛还要一个.......”温格话说了一半,自己摇头了,“不不不,尼古拉与兹拉坦特点并不相同,是可以兼容的......”

    尤墨耐心听了一会,适时打断道:“从俱乐部层面来说,尼古拉如果在切尔西获得了成功,将会产生很强的示范作用。”

    温格听的又是一楞,脸色不善道:“意思是说,会让我们的球员动摇,觉得切尔西是个不错的选择?”

    “是啊。”尤墨一脸的无所谓,嘴角居然浮起了笑容,“阿布可不是玩票,他是真爱足球,真心想把自己的球队变成豪门俱乐部。”

    这样的答案让温格久久无语,亨利反倒表情轻松起来,笑着问道:“你好像对他们都非常了解?”

    尤墨起身,伸了个长懒腰,“是啊,有机会再聊,我得回家了。”

    温格虽然有满心的疑问,但在此时却不方便逐一询问,于是微一点头,目送这货离开。

    房门被关上,脚步声渐远之后,两位法国人的交谈才正式开始。

    不过刚一开始就结束了。

    “我会履行完合同的,放心吧。”

    ......

    一月末的最后一场比赛在海布里举行,阿森纳的对手是阿斯顿维拉队。

    由于两队第一回合战成了0:0,因此这场比赛开始前,看好主队全取三分的刚刚过半,压根不像一支联赛保持20轮不败的球队该有的待遇。

    没办法,20场联赛里足有8场平局,几乎占了一半,而且都是些并不强大的对手!

    这种状况意味着什么?

    遇强不弱,遇弱不强,表现不够稳定!

    任何一支球队想要笑到最后,对中下游球队都需要保持较高的胜率,单纯凭借强强对话中的分数是不足以撑完整个赛季的。

    表面上看,不败战绩让人眼馋不已,但如果一个赛季下来都是平局的话,最终得到的分数仅仅只够保级,距离夺冠差了十万八千里!

    因此多少轮不败并没有多大实际意义,远不如稳稳赢下对手全取三分来的更重要一些。

    当然,如果不败数字超过某个限度之后,所吸引的关注又另当别论了。

    下午3:15分,英超第二十一轮比赛正式打响。

    由于阿斯顿维拉的风格与阿森纳有些相向,温格没有对首发阵容做出大幅调整,尤墨继续踢中卫,维尔托德继续出任右前卫,罗西基继续替补。

    三个家伙都是最近媒体聚焦的话题人物,讨论内容虽然不同,关注点却出齐地一致。

    踢什么位置最合适?

    尤墨就不用说了,中轴线的三个位置都能踢,不过无论内行外行,都觉得这货踢中卫实在浪费攻击力,有点得不偿失。

    维尔托德是阿森纳本赛季的重大发现之一,目前以12粒进球位居射手榜第4,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应该出现在更靠近对方球门的位置。由于右后卫劳伦助攻能力平平,右前卫位置上的进攻组织任务艰巨,让他来客串的话同样有暴殄天物的嫌疑。

    罗西基初来乍到,没什么表现机会很正常。只是高昂的转会费决定了观众的耐心与胃口,如果在有限的上场机会中不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难免会引来诸多非议。温格上一场把捷克人安排在了后腰位置,效果并不理想,这一场虽然没有出现在首发阵容中,可一旦球队打不开局面,被换上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结果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上半场刚刚过半,罗西基就披挂上阵了!

    博格坎普在一次拼抢中扭伤了脚踝,无法继续坚持比赛!

    于是在三万多主场观众的注视下,罗西基瘦弱的身影寄托了所有人的希望,让人捏一把汗的同时,又忍不住隐隐期待。

    会不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嘿,托马斯小火车来了,大家难道不掌声鼓励一下吗?”

    尤墨的大嗓门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听的所有人楞了一下,才迅速拍起巴掌来。

    说实话,对这个毫无顶级联赛经验,且体重只有64公斤的小家伙,阿森纳球员们态度并不乐观。

    他们可是经历过血雨腥风的过来人,很是担心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家伙会被撞出心理阴影,还没把天赋变现就躺在病榻上缠绵了。

    当然,这种猜测只是私下里的牢骚,面子还是要给的。

    尤其是阵中大将因伤下场,士气明显受挫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新人新气象了。

    “谢谢。”

    罗西基目光环视了一圈,最终锁定在尤墨身上,笑了笑,“很有意思的外号。”

    “不客气。”

    简短的交流结束,比赛继续进行。

    第27分钟,阿森纳前场进攻未果,皮球被对手断下,发动反击。

    阿斯顿维拉球员脚下动作相当灵活,连续的摆脱与传递之后,快速反击已然成形!

    就在所有人为自家防线捏了把汗,默默祈祷运气相助时,一道红色身影突然杀出,回追速度快若闪电!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他是何时开始回追的,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正在高速带球前进的阿斯顿维拉球员脚步踉跄了一下,皮球已然不见!

    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着铲走皮球后依然刹不住身影,直往前冲了两米左右才爬起来的捷克人。

    难道这就是“托马斯小火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