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边,小明给女神表白,小明:女神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我愿意为你去死,你就和我在一起吧。女神拒绝。大师路过指点迷津:你能为她去死为什么不能选择坐牢?

    虽然同样豪取三连胜,但是看好切尔西能给曼联卫冕之路带来麻烦的并不多。原因无它,上赛季的巨大成功让红魔成了神话,依靠财力买买买出来的球队实在难以相提并论。

    实际情况呢?

    让人有些意外!

    整个上半场两队你来我往战的不可开交,除了场面五五开之外,曼联队领先还不到五分钟,切尔西就迅速还以颜色。在上半场结束前他们利用角球机会,由荷兰人吉米*哈塞尔巴因克禁区内捅射破门!

    1:1的比分将两队重新拉回了起跑线,也让赛前一边倒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不简单,这支切尔西不简单!

    看完45分钟的比赛后,不少人心中升起了疑问。

    切尔西的纸面实力毋庸置疑,可相比于对手,他们的阵容变化太大,短短时间内,如何能做到与对手平起平坐般的默契配合?

    强强对话中双方的战术执行能力最为关键,这支新近成军的球队,如何做到令行禁止,纪律严明?

    那些身价过千万的大牌球星们,进攻时自不必说,防守时同样不遗余力,是什么让他们放低姿态,为了球队整体而战?

    “好奇怪,为何完全感觉不到暴发户的味道?”

    中场哨声吹响的时候,郑睫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骤然上升,于是没话找话。常年的耳濡目染让她也成了大半个专业人士,眼光比那些懂球帝们高出不止一线,此时问出的问题颇有水准。

    自从阿布高调入主切尔西之后,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曼联,阿森纳,利物浦这些争冠军团的常备主力。因此在面对这种挥舞着支票本到处求购的对手时,他们的支持者们颇有默契地以“暴发户”相称,讥笑嘲讽的味儿十足。

    “补锅匠的嘛,有这种粘合力不足为奇。”尤墨的回答有些平淡。

    “补锅匠?你说的是他们的主教练,克劳迪奥*拉涅利?”郑睫反应很快。

    “是啊,阿布可不是玩玩而已,眼前这支球队除了花掉他大笔银子外,心血也没少费。”

    “哟,听你这么一说,外面的评论好像对他们有点不公?”

    “是啊,而且这种不公反倒成了动力,帮助这支球队实现了快速整合。”

    “嗯,我好像懂了。在很多人看来,切尔西只是有钱人的玩物,实际上是不是玩物要经过时间来检验,而不是想当然。”

    “没错,RMB玩家里面,同样有值得尊敬的对手。”

    “RMB玩家?”

    “通过买买买来拉近实力差距的对手。虽说有钱人多了去,什么样的人都有,但能依靠自己的努力,达到富可敌国这种层次的家伙,智商情商都不会比你我还低。”

    “听你这么一说,我该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你随意。对了,中场休息马上结束,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听了这话,郑睫忍不住有些发憷。

    她与卢伟的感情已经走过了六个年头,眼下也触摸到七年之痒的边缘了,生活中难免出现磕磕碰碰。其实不用尤墨提醒,她已经感受到危机来临的前奏,只是不愿意深想,只是寄希望于两人的感情基础。

    她很清楚两人之间的问题所在,迟迟下不了决心的最大原因,莫过于当年所受的屈辱。

    今天夏天她算是出了口恶气,也真正体验了一把成功者的滋味,按道理来说是该将陈年往事一笔勾销了。

    结果却没想到。

    与她相比,她身边那个家伙更耀眼,更具神秘色彩,也更容易引起人们的酸葡萄心理。于是乎,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她仍然只是个陪衬!

    怎么会这样?

    被一瓢瓢冷水浇个透心凉之后,她找到了问题所在。

    是的,运动员不是偶像明星,运动员始终要靠实力说话,要靠成绩开道!

    她只是在女子网球这么个受众很窄的领域取得了突破,而且连冠军的影子都没见着,拿什么来与身边的家伙相提并论?

    于是本就动摇的心渐渐远离,她对于为人妻子所需担负的责任感到恐惧,她希望对方能体谅她,给她充足的时间来完成未了的心愿。

    结果看来是遂她心愿了。

    卢伟从未主动开口提及此事,即使她的家人偶尔说起,也会被他一笑了之。

    真的一笑了之?

    她心里很清楚,他只是为她着想,掩藏自己的真实想法罢了。

    只可惜他不是完人,他无法像他的兄弟一样包容世事。在掩藏了真实想法之后,他的心中所想更是让她猜测不到,于是两人之间误会频发,开始争吵,并且迅速上升至冷战。

    现在,她终于看清楚了现实,决定勇敢地往前迈出这一步了,但在开口之前,她难免会有些担心。

    万一对方并没有想象般惊喜交集,万一两人的关系没有因此而改善,那她的爱情是不是已经无药可医,她在他心中难道永远只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她的担心来自于女性本能,在外人看来可能有些可笑,但在她心中却成了拦路虎。

    好在还有另一个家伙。

    另一个家伙拥有一双看透人心的眼睛。

    “前三轮比赛弗格森只让他首发了一场吧,好像也没踢完90分钟,这场看来也悬。”

    尤墨压根没拿正眼瞧她,整个中场休息时一直在东张西望,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汉。

    “是啊,他的体能比上赛季进步了一些,不过在主教练看来仍然没有达到要求。”郑睫回答的同样心不在焉,眼角时不时地扫过球员通道的出口处。

    “这场首发,弗格森是打算出奇兵的,单就45分钟来看效果一般。他和范尼之间缺乏配合,默契程度还不如新近成军的对手。”尤墨继续深入分析道:“两人都是个性青年,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么踢下去估计要被吹风机伺候。”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又补充道:“哦,不对,说不定中场休息时已经被吹风机伺候过了。等会出来时,看看脸色就能知道个大差不厘。”

    “真的假的?”郑睫的注意力终于集中起来,她有点好奇,她想象不出来自家这位挨训之后会怎样。

    “范尼早就看我不顺眼,但他和我平时没什么交集,光放嘴炮不过瘾,自然需要另寻突破口。卢伟这种不屑于人情世故的货,在队上混的可能还不如新来的家伙。想想看,两人一旦起冲突,老头儿会怎样处理?”尤墨俨然一副算命先生的架式,把身边大姑娘忽悠的一楞一楞的。

    “肯定是各大五十大板!”郑睫一拍大腿,伸长脖子往球员通道出口处瞅去。

    中场休息刚好结束,球员们开始鱼贯而出,一个,两个,三个......很快,范尼那张还算端正的脸出现在视野中。

    “看吧,平时挺爱笑的家伙,这脸绷的!”尤墨啧啧点评完毕,不等对方插嘴,又指着随后出现的布洛姆奎斯特说道:“这家伙就是姚小胖的竞争对手,今天发挥的还不错,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还达不到三冠王的标准。”

    郑睫先是点了点头,刚想发表意见时注意力已经被转移,于是颇有些担心地问道:“那姚厦呢,能达到吗?”

    虽然口中形容的不堪,其实她和姚厦关系一直不错,革命友谊从六年前开始一直保存至今。现阶段两人成了川人的新希望,自然有种一荣俱荣的心理作祟。

    “要有爆发式的表现才能达到,目前阶段的平均水准还不如刚才那货。”尤墨不无惋惜地说道。

    “呀,出来了......”郑睫一声惊呼之后,没了声音。

    她很清楚地瞧见,卢伟那漫不经心的眼神毫无斗志可言,压根不像是面对强敌时该有的状态!

    “打切尔西都提不起劲,看来问题不小。”尤墨的声音干巴巴地响起,毫无感情可言。

    “那怎么办,这样下去,他的职业生涯都会受影响!”郑睫有些慌神,没注意到身边这货一脸庆幸样儿。

    “是啊,与队友闹点矛盾很正常,挨批评之后仍然是这副态度,就不是小问题了。”尤墨继续添油加醋,“换成是你当教练,会怎样处理这种家伙?”

    “......”郑睫欲言又止。

    “算了,先看看下半场比赛再说吧,说不定心中憋着股劲呢。”尤墨见好就收。

    郑睫点了点头,没说话。

    哨声迅速响起,两队球员像两股洪流一般,激荡往来,交错不休。

    红与蓝,足球场上的冰与火,既是天敌,又是衡量自己的最好标杆。

    经历了势均力敌的45分钟较量之后,下半场比赛两队不再试探,直接拿出了压厢底的实力,快,尽可能的快!

    高水平较量即是如此,一切都在高速中运转,即使动作偶尔慢下来,也是为了节奏变化,最终依然要在“快”的基础上分出胜负。

    要在这样一场比赛中保持90分钟的优异发挥,体能要求极为严苛,这其实也是卢伟只能当奇兵,而不是主力的最重要原因。

    所谓的“红魔时间”里,怎么能有体力不支的家伙?

    这一场他被弗格森安排在首发位置上,原本是针对对手的右路,助攻频频的格伦*约翰逊。结果两人的几次正面较量中,他并没有完全占据上风,也没有通过传球来为队友创造直接得分机会。

    场边热身的吉格斯因为夜生活频繁,在赛前受到了来自主教练的惩罚。威尔士人原本以为自己无缘这场焦点之战了,此时却看到了上场希望,于是热身的更加卖力。

    弗格森还算坐的住,没有因为对手出人意料的高水平发挥而动容,嘴里的口香糖依然没有停歇,神采充沛的双眼转来转去,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

    可惜好景不长,下半场刚过了十分钟,已经成了斯坦福桥宠儿的家伙,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用一记石破天惊的大禁区外凌空抽射,改写了比分!

    老头儿这下坐不住了,快步走到场边之后,怒吼声响起。

    “都他么的在干什么,让一个18岁的小家伙骑在你们头上?”

    “一个个腿软了?”

    “还是被吓着了?”

    挨训的家伙们耷拉着脑袋,脚步迟缓,其中一个家伙也不例外,只是在路过某个角落的时候,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有人要给你生猴子,还不卖力点!”

    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不用抬头,他都知道对方的嘴脸。

    “翻滚吧少年,大地是你永远的归宿。”

    说完,他还是忍不住抬起了头,想看看那货在哪儿叫嚣。

    结果一抬头,他看见了一双眼睛。

    晶莹透亮,不染一丝尘埃。

    于是他明白了,于是他点了点头,于是他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

    .....

    后来发生了什么?

    就连阅人无数的阿历克斯*弗格森爵士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么的,老子的吹风机啥时候这么好用了?

    老头儿不是温格,老头儿想问就问,毫无顾忌。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不对,你必须得告诉我,不然我会睡不着觉!”

    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路上,弗格森像个孩子一样乐的手舞足蹈。

    “有人过来看我的比赛,坐在离球场最近的位置,用语言刺激我。”卢伟一本正经地回答。

    “哦?那个家伙来了?”弗格森稍稍释怀了一下,旋又皱眉,“他现在情况可不妙,是打算继续踢中卫?”

    “您这么问我,是打算让我去卧底吗?”卢伟一脸蛋疼地反问道。

    “哈哈哈,他可帮了我的大忙,我总得表示表示嘛!”弗格森举起拳头,在空中抖动了几下。

    “或许我只是灵光一现,不值得您过于期待。”卢伟不忘提醒,“可别做了亏本买卖!”

    听了这话,弗格森脸上笑容倏忽不见,下巴轻抬,“亏本买卖?你或许并不清楚这场较量的意义。”

    “请讲。”卢伟心中微微一动。

    “发挥到这种程度依然战胜不了我们,这个赛季的他们,已经不再成为我们的对手了!”

    “心理阴影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