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二十二轮开始,阿森纳进入残酷的二月赛程。

    在这29天里,他们除了要面对利物浦与切尔西的挑战外,还要奔赴客场进行欧冠淘汰赛的第一回合比赛。

    三场比赛的难度毋庸置疑。

    先是第二十三轮客战利物浦,安菲尔德球场对于任何一支球队来说都是个难啃的硬骨头,何况两队一个第二一个第四,彼此之间的胜负对于联赛最终排名影响很大。

    与切尔西之间的强强对话虽然是在二月末,主场进行,但那时阿森纳刚刚打完欧冠淘汰赛第一回合。无论结果如何,体力上的影响肯定不小。

    马赛看起来是三个对手中最弱的一个,不过淘汰赛的性质在那摆着,任何一点疏忽大意都有可能招致灭顶之灾!

    除了这三个对手外,二月赛程里还有两场联赛一场足总杯赛,平均下来五天不到就有一场比赛,密度堪称恐怖!

    好在及时雨般的一场大胜让阿森纳队找到了开门钥匙,让他们在面对挑战时多了几分底气。

    身为开门钥匙,罗西基一战成名后在各种场合的受欢迎程度像火箭一样蹿升起来,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成了红人一枚,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小火车”“托马斯小火车”之类的尖叫声。

    甚至包括他的队友在内,都有发自内心的惊叹流露出来,很快得到一片应和。

    其实越是内行,越对这种一夜成名报以谨慎态度,按理说不应该再推波助澜了。奈何他的表现实在太神奇,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只可惜捷克人的英文水平很一般,日常交流都有些困难,遑论耳听八方,舌战群儒了。

    于是他的介绍人尤墨就成了突破口,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家伙在问同样的问题。

    “年仅十三四岁的小家伙们,天赋过人的一抓一大把,为何偏偏看重他一个?”

    这话也是实情,尤其是豪门俱乐部的青训营里,那些身材还没有充分发育的小家伙们中间,脚下技术看起来赏心悦目的不在少数,但最终的成材率却一点也不高。就像金字塔一般,底层庞大的数字决定了极高的淘汰率,几乎每提高一个年龄段,都要淘汰过半!

    从12岁开始,到18岁进入一线队,6年时间里需要经过6次筛选,最终能在豪门站稳脚跟的仅有百分之一!

    而像罗西基这种不但一战成名,而且一战成了球队核心人物的例子,实在是罕见的让人发指,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一切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什么惊人的故事。

    “天赋?不,我看人只凭感觉。”

    尤墨的回答一贯地让人云里雾里,除了真正了解这货的人们,都觉得这货又在故弄玄虚了。

    莱曼与这货的交流最多,虽然老脸被打的通红,但德国人的二杆子精神是出了名的,知错就改什么的最擅长了。于是在这一轮联赛开始前,两队并排接受摄像机检阅时,用德语问道:“说真的,你该不会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有关注他吧?”

    这场比赛是客战升班马斯旺西,对于志在夺冠的阿森纳来说难度不大。

    “你觉得我在巴西,在德国,在英国的时候,有机会去看捷克联赛吗?”

    尤墨一脸蛋疼地回答完毕,深感媒人不好当。

    球员兼教练也就罢了,再加上球探,经纪人......压力山大呀!

    听了这话,莱曼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得意洋洋地继续问道:“是啊,这么说你们这六年时间只是保持联系,没有密切关注?”

    “你告诉我怎么保持联系?葡萄牙语,德语,英语,到一个地方换一种语言,哪有闲心去学捷克语!”尤墨一脸嫌弃地说罢,跟着队伍一起与对手逐一握手。

    莱曼又受打击,不过强大的心脏很快就复苏过来,若无其事地问道:“那这么说来,你们当年只是在一场比赛中认识,后来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OK,正确答案。”尤墨果断抛弃德国人,甩开脚丫往球场中跑去。

    莱曼没好意思继续追问,挠了挠头,揪住身边的科洛*图雷问道:“听出来什么没有?”

    科特迪瓦人吓的一哆嗦,支支唔唔地说道:“德语好难懂.....”

    莱曼嘿嘿一笑,老鹰捉小鸡一般,揪住科洛*图雷的后脖颈往场地里走。

    边走边叮嘱:“球队跟以前不一样了,别怕出错,别老想着怎么快点解围出去......”

    ......

    确实不一样了。

    有了罗西基的串联作用,阿森纳在前场也能轻松控制住皮球。虽然控球率不代表制造威胁的能力,但对于技术流球队来说,有球在脚的感觉心里要踏实的多。

    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防守压力,至少在实力弱于自己的对手身上,不会给出太多的进攻机会。

    以攻代守!

    其实以前的那支阿森纳队同样拥有很高的控球率,不过温格所追求的是通过前场快速倒脚来制造威胁,往往传着传着会出现人球路线不统一,配合失误,最终导致被打反击。

    由于进攻中过于求快,防守时难免会出现到位率问题,既给了对手少打少的机会,也让两个边前卫的防守压力颇大。

    像维尔托德这种身体不够强壮,回追速度不够快的家伙,无论踢左前卫还是右前卫,都会出现攻守不平衡的问题,最终导致攻不上去,守不下来,整场发挥平平。

    现在这支阿森纳队能快能慢,节奏变幻无常,除了实力相当的对手外,其它球队在这种突然变换的节奏前很容易顾此失彼,自乱阵脚,拱手送上破门良机。

    虚实不定,声东击西,忽快忽慢.......这些战术变化对于球员的应变能力要求很高,战前准备与临场指挥能起的作用非常有限。

    斯旺西这支球队显然不具备与阿森纳正面抗衡的能力,虽然上一场的比赛录像给了他们还算充分的准备时间,但看录像与实际交手的差距太大,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事情。

    至于临场指挥.......这位长年在英冠混迹的主教练没什么亮点,除了大声喊叫“盯住他”之外,并无针对性的战术调整。

    能盯住他吗?

    答案让人沮丧。

    罗西基不是那种单兵爆破型球员,场上覆盖面积虽大却并不黏球,如果想要遏制他的串联作用,思路上得先行一步,知道他会往哪儿跑,会往哪儿传才行。单纯凭着眼睛看到的东西做出反应,最终结局只能是疲于奔命。

    惩罚很快到来。

    比赛第27分钟,一直在中前场悠闲倒脚的阿森纳球员们,在罗西基的指挥棒下突然加快节奏,连续的一脚传递与直塞球迅速扯开了斯旺西防线!

    阿什利科尔已经像个边前卫一样在左路半场活跃很久了,见此良机更是插上的毫无顾忌!

    加速,超车,底线处倒三角传中!

    皮雷一停一敲,横传!

    游弋到中路维尔托德不停球,一脚低射破门!

    1:0!

    还没完。

    上半场结束前,斯旺西难得的反击机会被莱曼直接没收。德国人手抛球发动快速反击!

    皮雷停稳皮球,边路突进!

    双人夹抢很快成形,不过法国人早有预料,施施然停下皮球,一脚轻搓!

    亨利****卸下皮球,回敲给罗西基,反身插上!

    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于此,斯旺西球员有些着急,不等双方的距离拉近,就势一记横铲滑了过去!

    对人不对球的动作让裁判拿起了手中的哨子,不过还没等放在嘴边,被带倒的罗西基已经迅速起身,像一道红色闪电,直插对手心脏!

    直塞!

    亨利反越位成功,赶在门将出击前一脚轻推破门!

    2:0!

    下半场比赛中,斯旺西队虽然没有放弃努力,可包括现场球迷在内,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

    比赛已经结束了。

    在找到开门钥匙后,阿森纳的实力已经更进一步,足以正面硬刚任何对手了。而他们只是英超的一个小小升班马,落后两球的情况下还指望奇迹发生的话,未免有些执迷不悟。

    在放下包袱之后,他们的下半场比赛踢的有声有色,算是给到场球迷不小的安慰。

    这支球队在英冠时以技术见长,能在竞争激烈的升级大战中笑到最后,他们的球员技术水平确实不错。即使与本场对手相比有些相形见绌,观赏性也比让人昏昏欲睡的长传冲吊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多。

    比赛最终在球迷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于3:1,算是给主队留了点面子。

    阿森纳的最后一粒进球由维埃拉远射完成,尤墨继续全场隐身。

    其实这货在后场拿球已经越来越有大将之风了,奈何这场比赛中的多半时间里皮球都在对方半场晃悠,他一个中卫也不好意思带着球往前猛冲猛打。

    甚至就连失球也与他无关。

    格里曼迪在禁区前封挡对手射门时慢了一步,皮球打在脚面上产生了折射。

    于是这货又光荣地失业了一场.......

    ......

    连续两场高光表现之后,罗西基已经成了现象级人物,即使不提阿森纳,也要把他摘出来分析一番,惊叹一番,感慨一番。

    其中最有说服力的观点依然来自马丁*泰勒。

    “不是说丹尼斯*博格坎普不够伟大,而是对目前这支阿森纳来说,前场的串联比影子前锋的直接杀伤力作用更大!”

    这种观点得到了一致认可,在奔赴安菲尔德展开一场强强对话前,传诵的人尽皆知。

    温格同样有所耳闻,不过对于主教练来说,幸福的烦恼同样是烦恼,不会因为幸福而被幸运女神格外眷顾。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同样会留下祸端,直至影响深远。

    比如即将开始的这场比赛,是派伤愈复出的博格坎普担任首发,还是继续使用俨然成了核心的罗西基?

    想来想去也没个结论出来,温格决定找个人来问问。

    结果赛前最后一堂训练课结束后,有个家伙不请自来,一见面就大倒苦水。

    “后悔死我了,早知道一股脑推给您得了,省的我场上失业,场下还要应付一堆八卦。”

    温格没笑,绷着个脸问道:“是不是觉得你的金靴计划要泡汤了,有点耐不住寂寞?”

    尤墨猛点头,直到主教练扬起了拳头,才双手一摊道:“其实我也没想到,托马斯居然这么快就成为所有人的关注焦点。他的发挥实在让人惊讶,给我的感觉像是早有准备一样。”

    温格皱了皱眉头,旋又睁大眼睛问道:“以你对他的了解都感到惊讶?”

    尤墨继续点头,没说话。

    “难道是他一直在关注我们?”温格喃喃自语道,“不对,应该是一直在关注你们......”

    这话一出口,两人同时发现线索一般,对了个眼神。

    结论很明显。

    捷克联赛的覆盖率太低,不是职业球探没人会特别留意。相比之下,尤墨与卢伟自从凯泽斯劳滕升入甲级之后,引发的关注就开始遍及整个欧洲了。罗西基身为昔日对手,保持关注很正常,当做前进动力也再正常不过。

    随着两个家伙的名气越来越大,成绩越来越出色,这种关注带来的动力愈发强劲,很难说眼前这种优异的发挥里面,没有两人的功劳在里面。

    如此一来,连续两场的优异表现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并不是昙花一现!

    确认了这一点,温格心里踏实多了。

    “本来还有些犹豫不决,现在才明白,还是心里不踏实造成的。”

    尤墨听弦知音,笑着说道:“您是在担心丹尼斯会有意见吗?”

    温格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探询的目光瞧着这货。

    尤墨没有卖关子,继续说道:“对于任何人来说,被一个小自己十岁的家伙取代的感觉都不会好,丹尼斯也不例外。”

    这样的答案让温格有些沉默,目光转开,直直地看着窗外。

    大雨又下了起来,天色已暗。

    “所以呢,我就问他,有没有兴趣退役后当个教练。”

    话音一落,温格忙不迭地转过头,瞪大眼睛瞧着这货。

    尤墨笑了笑。

    “他一开始不承认自己老了,说要踢到40岁再考虑这个问题。”

    “说着说着他又笑了,说自己的老骨头怕是撑不过35岁,现在考虑这个问题也不算早。”

    “他告诉我,其实随着年龄增长,他已经把很多东西看淡了,现在的他,更享受这项运动,而不是那些关注的目光。”

    “他说在我身上看到这支球队的未来,而托马斯的到来,只是将这种未来变得更清晰一些,快要触手可及了。”

    “所以他笑着对我说,他以后要回到阿贾克斯,去帮助那些年轻的天才们。”

    “把他们的天赋,变成真正的实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