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家教挺严的,非常注重礼貌,记得有次去公共厕所,进去一看发现一女的在看见我很惊慌地说这是女厕你走错了。我连忙退了出去,一想不对,忘记道歉了,于是脑子一抽又走了进去...

    仅仅一堂训练课确实创造不了奇迹,不过沙尔克04也不需要奇迹来挽救球队,他们只想找个合适的替补而已,能看到希望,就有必要留下来多观察观察。

    当然,能让他们回心转意的最大原因,还是莱曼的建议,或者说,感同身受。

    “与场上其它位置不同,对于门将来说,语言不通带来的障碍是非常大的。可以想象一下,一场激烈的比赛中,所有人的身后没有清晰的指令,没有熟悉的声音,防守时还需要观察门将的位置,失误也就在所难免了。”

    “Sui的身体条件不错,反应很快,有一定的比赛经验,可能是对这种高节奏的比赛不太适应的缘故吧,他没有真正发挥出实力来。”

    “我们不能只通过90分钟的比赛就断定一名球员的运动生涯,我觉得应该多给他点适应时间。”

    有时候就是这样,所有人众口一词的情况下,事情看起来已经板上钉钉了。如果有人及时跳出来,站在不同的角度发表些看法,所有人顿时恍然。

    所谓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能得到德甲金靴的推荐,在德国国门的眼皮子底下登场亮相,试训赛都能吸引上万人观看,这本身既是荣誉也是压力。对于年轻人来说,重压之下出现失误,水平没有发挥出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有必要一棍子打死?

    如果真是水货,时间给的越久,越会原形毕露,万一是璞玉一块呢?

    不远万里把人找来,只踢了一场比赛就让人回去,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吧?

    想到这里,沙尔克04及时转变态度也就不难理解了。

    尤墨本来只打算让李建体验一下真正的高水平训练,得到世界顶尖门将的亲自指点而已,压根没想到事情会起这样的变化。不过回过头来想想,能用这件事情让隋东谅吸取些教训,收一收傲气,也未尝不是件坏事。

    这么一想,他觉得结局还算圆满。

    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小伙伴们分头行动。

    李建留在了沙尔克04,每天与莱曼一起摸爬滚打,练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用心。隋东谅抓紧时间回国处理私人事务,顺便向部队领导汇报见闻体会。王*丹首战告捷,正忙着研究合同细节。尤墨落了个自在清闲,于是在回英国之前,先回了一趟凯泽斯劳滕。

    这货空着手,兴高采烈地跑去了,结果背着一堆礼物,哭丧着脸走了。

    没办法,好容易来一趟德国,居然不先回娘家,这让德甲红魔们情何以堪?

    凯泽斯劳滕这一年变化很大。

    赛季前备战阶段的时候,两名核心出走的他们不被任何人看好。包括贝肯鲍尔与盖德*穆勒在内,都觉得诸强都有补强的情况下,德甲红魔肯定会被越甩越远。

    赛季的开始阶段,这种预言看起来灵验了。

    三线作战的凯泽斯劳滕神奇不在,欧冠小组赛没能出线,联赛十轮仅积十五分排名第八。

    就在所有人觉得大势已去,德甲红魔神奇不在的时候,他们仿佛找到了开门钥匙一般,用一波五连胜重返联赛第一军团!

    一时间,媒体惊呼不已,“狼来了”之类的口号喊的很是唬人。

    其实明眼人也都看的出来,这支球队实力确实下降了不少,但他们赖以生存的精神力量还在,新球员顺利磨合后,球队已经开始上行了。等到欧冠出局,杯赛止步,专心联赛的情况下,他们开始连克强敌。最终他们力压勒沃库森队,以第三名的成绩取得了下赛季的欧冠门票!

    能在逆境中爆发,能用连胜彰显霸气,这支球队的灵魂显然还在。

    虽然已经换人。

    巴拉克!

    德甲的第二个赛季,身为中场球员的他,用12粒入球,11次助攻,带领球队逆流而上,让所有人心生恍惚,以为上赛季那支神奇的球队又回来了。

    如此亮眼的发挥自然引来了一堆狼群,夏季转会窗口还没打开时,球队就已经接到一堆报价了,至于私底下的接触更是不计其数。

    切尔西也是其中一家。

    同样以第三名的成绩获得欧冠资格后,阿布拉莫维奇迅速高调入主斯坦福桥,随后披露的一系列数字震惊了整个足坛!

    1.5亿英镑完成收购还不算完,新赛季这支球队将会有超过1亿英镑的转会预算!

    1亿英镑是个什么概念?

    以当前的球员转会世界纪录,2250万英镑来算,切尔西在新赛季最少可以转入五名世界顶尖球星!

    那些以“一年一巨星”为豪门标志的俱乐部们,只能甘拜下风了。

    狼来了也罢,金元风暴也罢,谁也不能阻挡俄罗斯人的卢布,在这世纪之交漫天飞舞。

    当然,有些球员只要砸钱就能买来,有些没那么简单。

    前有尤墨,后有巴拉克,阿布在连碰了两个钉子后,难免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得出让他皱眉的结论。

    其实严格来说两人都不是非卖品,但此一时,彼一时,阿森纳是看到了前者背后的巨大市场,凯泽斯劳滕是今非昔比,不用通过出售核心球员来维持俱乐部生存。

    从德国回来之后,第二天尤墨就接到了丹妮娅的电话。王*丹还没回来,江晓兰不喜欢那种场合,他索性关二爷附体,拎着两拳头就单刀赴会去了。

    他很清楚阿布找他的原因。

    两人在此之前关系一直不错,此时却面临着转折点。尤其是巴拉克的态度表明后,俄罗斯人难免会把帐算到他头上。

    其实他压根没问巴拉克有关于转会的事情,是德国人自己觉得有必要告诉他,才和盘托出了自己的真正想法。

    现在的凯泽斯劳滕招牌已经打响,接下来再维持个几年,球队就能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他从这里起步,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帮助,不能也不会在此时选择离去。

    至少等到合同年来临,俱乐部把其它球队的报价拿到他面前时,他才会考虑下一站去哪!

    当晚,Westwood酒吧贵宾包厢。

    “欢迎欢迎,真是好久不见!”

    尤墨与丹妮娅一同出现在包厢门口的时候,招呼声不绝于耳,打量过来的目光更是络绎不绝。

    偌大的包厢里很是热闹,生熟面孔都有,不过最让他感兴趣的是其中两个。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豪尔赫*门德斯。

    前者正一脸倨傲地打量着他,后者已经起身迎了过来。

    “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很高兴能自我介绍一下......”

    门德斯的问候非常得体,满面笑容不说,身体还微微前倾,上半身躬起,俨然一副得遇贵人的作派。

    尤墨不太习惯这么谦恭的见面方式,于是语气不太友好。

    “好货卖行家,恭喜恭喜。”

    听了这话,原本还不错的气氛顿时变僵,瑞典人的英文显然只是一般,被人耳语之后才面露不善地站了起来。

    “货物?你说我是货物?”

    “嗯,看来这么说容易让人误会,那换一个。”尤墨点点头,笑容满面道:“好女大家求,有诚意者终获芳心。”

    “女人?你说我是女人?”伊布这次反应很快,人没走近,拳头就已经提了起来,“信不信我......”

    门德斯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约莫两秒,很快回过神来,转身好言相劝。房间里其它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看戏,于是纷纷过来劝和。

    阿布却静立一旁,端着酒杯的手轻轻晃动,笑而不语。

    “干嘛像个刺猬一样?”丹妮娅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有这一面,楞了好一会才挽住他往里走。

    尤墨微一点头算是认可,脸上没有任何不耐,依然挂着笑容。

    即使让人芒刺在背在目光里,包含着愤怒,好奇,妒忌......

    包厢很大,两人在角落里坐下的时候,他才开口道:“过来只是打个招呼,一会就走,待会想不想陪我聊聊天?”

    听了这话,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里升起,丹妮娅觉得呼吸都变得不顺了,于是握住他胳膊的手开始用力。

    仿佛一松开,就再也抓不住了。

    “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干嘛?为什么今天的你,让我如此陌生?”

    “出去说吧,和他们打声招呼就走。”

    再度与门德斯的眼神碰撞时,尤墨稍作停留了一下。

    从葡萄牙人满是不解的目光中,他没有发现任何愤怒之色,这让他心里颇有些遗憾。

    其实每一位在自己的领域呼风唤雨的家伙,他都有心去交流一番的,这次算是例外。

    没办法,身为商人,逐利才是生存之道,任何与利益无关的情绪都应该被去除,甚至连同情心这种看似无关的东西,都要贴上利益标签才有存在价值。

    与旁边这位金主相比,温格简直就是个穷光蛋,属于捡馒头渣都不够格的那种类型。

    既然如此,何必把关系弄的温情脉脉?

    见面时言谈甚欢,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那还不如楚河汉界,各走各的道!

    半小时后,地下停车场内。

    “说吧,不给个让我满意的理由,就不放你走了!”丹妮娅的声音平静了不少,只是目光有些茫然。

    尤墨坐在副驾位置上,想伸个懒腰,结果发现空间有些窄,于是有些怀念小姑娘郑睫的大悍马。

    还是坐不惯跑车,底盘低的像是坐在地上一样。

    “新纪元开启了,何必对旧时光恋恋不舍呢?”

    “为什么?那我们之间呢,难道也像那个臭脾气家伙一样,一见面就成了仇人?”丹妮娅有些激动,一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有锐利的光芒转了过来,声音也变得尖锐许多,“你和罗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难道因为那些家伙一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不存在了吗?”

    “我才是又臭又硬的家伙。”尤墨笑了笑,声音里不无自嘲,“想想看嘛,富豪家里举行宴会,特意叫上了隔壁的穷小子,说是欣赏他的才华。”

    “后来呢?”丹妮娅听的一头雾水。

    “后来那个穷小子来了,成了上宾,被主人安排在高高的位置上。”

    “继续说啊,有什么不对劲吗?罗曼就是欣赏你的才华,私底下不止一次地向我感慨,说得到你等于得到半支球队!”

    “是吗,这么抬举我?看来还得给他最后一个忠告才行。”

    “那等会说吧,先说故事!”

    “哦,继续。后来呢,穷小子在那高谈阔论了一番,自我感觉不错。主人也很捧场,带头鼓起了掌。”

    “这没什么呀,聚会嘛,不就是大家开心地说笑?”

    “穷小子和主人都很开心,觉得遇见了知已。不过穷小子有太多东西放不下,一直没有答应换个东家。”

    “罗曼理解你啊,而且你不也说了,要拿了英超MVP再考虑转会的吗?”

    “那是将来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下,有这么一个受到主人重视,却不肯委身下嫁;宁愿高谈阔论,也不愿意付诸行动的家伙。富豪家的其它客人会怎么想?那些慕名而来的家伙,会对这穷小子怎么看?”

    “我好像有一点明白了。他们是不是觉得你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存在?”

    “不只是危险,而且会让他们觉得丢脸。”

    “嗯,他们为了名利而来,恨不得用各种手段来获得罗曼的信任。而你拥有了这一切却毫不动心,相比之下,他们恨你也不是没有道理。”

    “是的,我和他们本来就是竞争对手,即使在一支球队,也面临着获得富豪信任的竞争在里面。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用罗曼对我的信任去挑*逗他们?”

    “还是朋友啊,如果你不觉得我罗嗦的话。”尤墨笑,双手伸过头顶,“开车吧,要慢一点哦,我可是老人家了,心脏不好。”

    “去去去,这么点年纪好意思说自己是老人家!”丹妮娅一脸不忿,缓缓发动了车子,“对了,给罗曼最后的忠告是什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