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件事情......是否耿耿于怀?

    以温格在阿森纳的身份地位,除了尤墨这种胆大包天的主儿,没人敢当面提出这样的问题。

    这仿佛已经成了个禁忌话题,代表着一段沉重到让人难以释怀的过去。

    身为当事人,真的已经走出那段不堪的往事了吗?

    复仇机会近在眼前,会不会被愤火蒙蔽了双眼,忽略可能存在的问题?

    英超绝非净土一块,身处其中,会不会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而变得愤世嫉俗?

    没有人知道答案,甚至就连当事人自己,也没有办法确认。

    就像与穆里尼奥在场边的交锋一般,温格所展现出的另一面,足以颠覆以往所有温文而雅的形象!

    “我记得,你好像曾经提醒过我?”

    温格皱着眉头,静静地思考了一会,给出了似是而非的答案。

    尤墨笑了起来,一脸得意,“是啊,还因此受到惩罚,板凳上坐完了整场比赛!”

    温格果断瞪起了眼睛,只是声音中的底气并不足,“你当时的行为的确让我非常生气,因为对你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胆大妄为的阶段,我才不得不采取措施预防一下!”

    “是啊。”尤墨收了笑容,点头道:“在其位谋其职,现在我再说这番话,您大概能听进去了吧?”

    “是的。”温格长呼了一口气,坐正了身体,“你应该知道,那时在我面前夸奖阿历克斯*弗格森,等于是在故意激怒我!”

    尤墨又笑,一脸无辜状说道:“言多必失嘛,我或许应该向我兄弟学一学。”

    温格挥了挥手,苦笑满脸,“不,你是对的。比起适应能力,阿历克斯*弗格森要强的多。而我只是个遭遇挫折后只想逃离,最后又忍不住诱*惑,再次置身其中的家伙。”

    听了这话,尤墨龇牙咧嘴没个正形,“要是没有您这个对手,弗格森先生大概达不到现在的高度!”

    “嗯?”温格楞住,好一会才试探着问道:“意思是说,在上个赛季,不,包括上上个赛季,我们给予的压力,是他们完成三冠王的重要原因?”

    尤墨真心觉得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

    “任何一支能在一个赛季拿好几个冠军的球队,都是运气与实力综合作用的结果。”

    “或者说,是外部环境与内部矛盾综合作用的结果。”

    “阿森纳在您的带领下掀翻了曼联对于联赛冠军的垄断,表面上看,这是一件让阿森纳球迷振奋无比,曼联球迷沮丧无比的事情。但在有心人看来,这是个机遇,是个让球队摆脱盲目自大,重新获得向上动力的机遇!”

    “弗格森先生把握住了机遇,现在轮到您了,温格先生。”

    ......

    尤墨最不喜欢苦口婆心,为此他常常觉得自己话太多,不够冷酷,不像个杀手。他其实很清楚,说的多不代表懂的多,越想彰显自己,越容易言多必失。

    他有超出实际年龄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有这么多年来对足球领域的不懈关注,掌握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丰富资源。这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很容易吸引关注的目光,语出惊人什么的再平常不过。

    可越是这样,他越能深切地感受到,他的存在实在太BUG了,必须谨慎使用超前信息所带来的福利,尽可能地活在当下,而不是曾经的历史中。

    因为人都有惰性,即使聪明如温格,也会产生依赖性,也会情不自禁地把问题抛过来,听听他的意见再说。

    结果可想而知。

    就像吸食毒品一样,越来越上瘾!

    远的不说,近如罗西基的转会,就是个活生生的案例。

    如此一来,球队的建设,俱乐部的经营,更衣室的管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在有意无意中落在他的肩膀上。

    结果可想而知。

    刚来到这支球队时,温格率领弟子们推翻了曼联的统治,正处于意气风发的阶段,他的存在反而比较合理,给人的印象只是个言行无忌,口无遮拦的家伙。随着时间推移,球队的问题越积越多,矛盾逐渐激化,他的存在感开始逐步强化,无论场上场下,都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上赛季最后阶段的崩盘,则把这种聚焦放大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即使心里不愿意承认,所有人也都清楚明白,他在这支球队中的地位,已经超越了主教练,成为最特殊的那一个。

    可实际上他也只是个普通人,精力再充沛也不是能无限制使用的。如果所有的问题都让他一肩挑,除了球员和助理教练外,还要兼任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职务,最终除了累趴下之后摞挑子不干外,没有其它可能。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

    强如诸葛孔明也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面面俱到,事无巨细?

    甚至严格来说,他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其它人的成长!

    想想看,如果把让人头痛的事情都拿来征求他的意见,获得超前的看法,以及完美的解决方案,最终还有几人能够保持清醒,克制住诱*惑?

    球员们的任务比较单一,想法也比较简单。温格身为权力仅次于弗格森的主教练,需要面对的问题可想而知会有多少。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从他那儿获得灵感,找到解决方案,最终只能沦为平庸,达不到应有的高度!

    意识到这种可能性之后,他觉得有必要马上采取行动。

    于是就有了这番煽动性很强的言论。

    最终效果还不错,温格像个热血少年一般,差不多兴奋了整个晚上。但在第二天的比赛开始前,法国人脸上的平静说明了一切。

    “这是一场可以称之为复仇之战的比赛,不过在我看来,事情既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没必要因为当时的不公待遇而怀恨至今。”

    “或许你们也都明白,在竞技的世界里没有绝对的公平,甚至包括幸运女神在内,都不会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面对来自对手的各种手段,愤怒是无法避免的。因此我们不必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只需明白,这一切是考验我们能否继续成长的关卡。可以失败,允许犯错,但没必要因此怀疑自己。”

    “我们渴望公平公正的环境,但我们必须明白,公平公正是需要自己参与创造的,是不能指望规则约束的。”

    “只有强大到对手用各种手段都拿不走胜利的时候,属于我们的时代,才能真正来临!”

    “现在是为了这个目标继续努力的时候,而不是通过教训对手来获得复仇快感的时候。”

    ......

    比赛的进程如同温格突然表明的态度一般,平淡中蕴涵着向上的力量,包括比分在内,都为下一回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2!

    两度落后,两度追平,差点客场绝杀对手!

    两粒丢球证明这支球队的后防问题犹在,学费还没有交够。两次扳平证明这支球队的韧劲十足,即使缺兵少将也无法阻挡前进的脚步!

    两粒进球分别由亨利与博格坎普打进,罗西基不在的情况下,这对黄金搭档联袂贡献了一场属于他们的比赛。相比之下,尤墨的发挥只是一般,攻防两端都没有决定胜负的高光时刻。

    这货已经连续五场没能收获进球了,虽然对一名中卫来说,“进球荒”这种事情有些无厘头,但身为神奇的制造者,足足450分钟没能进球也确实有些罕见。

    好在球队表现给力,他肩膀上的担子也因为一番长谈后卸下去不少,可以轻装上阵了。

    马赛队在自己主场打出了一场高水平的比赛,攻防两端的发挥都可圈可点。如果面对一支志在复仇的球队,他们或许能笑到最后,只可惜他们的对手放下了包袱,不再耿耿于怀当年的不公对待。这让他们有力使不出,重拳打在棉花上一般,用尽手段也无法改变让人心碎的结局。

    坐拥两粒客场进球的阿森纳队,回到主场晋级的可能性大增,顺便也为三天后的北伦敦世纪德比平添了许多底气。

    自己的主场,面对排名在自己身后,没能从欧冠小组赛出线的对手,有什么理由不全取三分?

    大部分的媒体同样如此认为。

    “......没能从韦洛德罗姆球场带走三分有些可惜,不过在半只脚已经踏入欧冠八强的情况下,切尔西很难在海布里从头笑到最后!”

    “......兵工厂开启逆转模式,拉涅利和他的弟子们要小心了,领先只是暂时的!”

    “......阿内尔卡与罗西基,谁才是真正的答案?”

    谁才是真正的答案?

    一向善于制造话题的英格兰媒体这次算是找准了方向。

    两人的实力都已经受过考验,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只是与各自球队的磨合时间尚短,临场发挥成疑。

    这种大场面下,还不到20岁,顶级联赛经验尚浅的罗西基会不会犯新人常见的错误?

    身穿蓝袍重回海布里,阿内尔卡能否顶住压力,发挥出当年的水准?

    两人的场上位置都是中锋身后的第二火力点,在这样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大战中,谁能成为比赛的主宰者?

    回伦敦后的第二天晚上,家中,临睡前。

    “丹尼斯还没归队吗?”

    距离德比大战还有整整48小时的时候,王*丹已经迫不及待了。

    由于恐飞症的影响,博格坎普是提前坐火车赶往马赛的,欧冠淘汰赛虽然没有因此耽误,但接下来的联赛重头戏就无能为力了。

    这也是罗西基刚刚伤愈复出就得肩扛重任的最直接原因。

    “是啊,双保险是不可能了,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就知足吧。”尤墨懒洋洋地回答完毕,打了个哈欠。

    长途旅行的影响对于比赛而言是非常致命的,尤其是一场不允许犯错的高水平较量中,注意力与体力同样重要,任何一环缺失,都有可能成为比赛的胜负手!

    这是身为职业运动员不足为外人道来的原因,却真实地存在于很多场次中,说不定就成为一生都难以磨灭的悲催经历。

    这也是职业球员们普遍精力旺盛的最大原因,不然每个月都要有那么几天受影响的话,竞技体育这碗饭怕是吃起来比黄莲还苦。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那罗西基的状态怎样?”王*丹忧心忡忡地问罢,走过来在这货身上一阵瞎摁,“怎么样,怎么样,我手艺还不错吧?”

    尤墨幸亏皮糙肉厚耐折腾,不然能哭出来,“还行吧......我还活着。”

    “靠!”王*丹一脸嫌弃,收手罢工,“好心没好报!”

    “要不用脚吧,你以前不学过舞蹈吗,练练平衡感?”尤墨说着,想起了一事,于是伸手找电话。

    王*丹奉旨踩人,正玩的高兴,发现这货的举动了,于是问道:“这么晚了还给谁打电话?”

    “永贝里......”尤墨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听着话筒那端无人响应,转头问道:“家里来两个小住的客人,不介意吧?”

    王*丹稍稍楞了一下,脸色很快恢复如常,“这个家还不都是你说了算,两个客人......八个客人过来,只要能住下,还不你一句话的事情!”

    尤墨听出来话中的酸味了,于是笑道:“后悔了么?”

    王*丹原本还没当回事,一听这话立马心中不是滋味起来,“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路是自己选的,有苦自己咽!”

    说罢,也不踩人了,楞楞地坐在一边,目光游离。

    尤墨翻身坐起,伸了个长懒腰,“就像眼前这场比赛一样,谁都希望球队能全主力应战,但偏偏有各种原因导致这种想法不能实现。”

    听了这话,王*丹又发了会呆,才缓缓地转过头,苦笑道:“我都知道,是我自己太贪心,什么都想要。但没办法,女人天生在感情上缺乏安全感,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可能让我完全踏实下来,总是会担心.......”

    话没说完就被尤墨伸手拽倒,搂入怀中。

    声音缓缓响起,宛若钟声,浑厚幽扬。

    “人活一辈子,总是会担心一些事情。”

    “小时候我们喜欢放假,老是担心作业没写完就开学了,没玩够就上课了,没攒够钱好东西就卖完了.......”

    “年龄大一些,有了暗恋的对象,就会担心自己的形象,担心自己的言行,担心对方不喜欢自己.......”

    “成年了,结婚了,担心的内容就多了去了,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同事,亲戚,朋友.......”

    “老了,担心子女,担心自己生病,担心生病了没人照顾......”

    “所以呢,没必要因为担心而惶恐不安。”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使命,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就行,其它的量力而为吧。”

    “不然活的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