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永贝里断然不会答应过来小住。

    先是诊断,通过临床检查确认状况后,开始制定康复计划,顺便交待注意事项。接下来是治疗,除了已经体验过的针灸,还有时间超过半小时的推拿,最后还要在临睡前敷上药膏。

    仅仅一天下来,尤墨在他身上就花了足有三个小时!

    这对于一个身兼数职,忙到手脚不分的家伙而言,实在是太奢侈了!

    但是又该怎么拒绝呢?

    永贝里有些犯愁。

    他很清楚尤墨是个什么样性格的家伙,也非常清楚球队目前的状况。在复出遥遥无期的时候,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康复训练影响对方的状态,更不想在这种节骨眼上拖全队的后腿!

    第二天一大早,家中厨房里。

    “在这还习惯吗?”

    江晓兰笑着打完招呼,开始把准备好的早点一样一样地往餐桌上放。

    “挺好的,比公寓楼舒服多了。”永贝里被她麻利的动作吸引住了目光,瞧着瞧着,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没有保姆或者佣人来帮你们分担一些家务呢?”

    “不用啊,家里这么多劳动力,又不是个个都有工作要忙,哪儿需要外人帮忙嘛。”江晓兰笑着说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又补充道:“人都有惰性,要是把力所能及的事情都交给别人来做,身体会上锈的!”

    这样的理论让永贝里觉得好奇,于是皱了皱眉头说道:“不会吧,可以通过锻炼来保持身体状态嘛,家务活这种事情又多又杂.......”

    没说完就被好奇的声音打断了,“咦,大清早在这聊的很开心嘛!”

    两人转过头,稍稍有些尴尬地看着来人。

    这忽然一下从难得见面的朋友变成了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饮食男女,角色转变起来难免有些生硬。

    还好,来的不是长辈。

    王*丹笑着说罢,不等两人解释,捂嘴打了个哈欠道:“墨墨昨天睡的晚,这会还没起床。老同志们锻炼去了,回来自己解决,咱们先吃。”

    说完,又想起一事来,于是转头问道:“你家那位呢,不用早起上学吗?”

    永贝里脸上尴尬之色再现,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她不睡到时间不肯起来,每天早上都跟打仗一样。”

    说罢又有些好奇,转头问道:“你不但要上学,还要带宝宝,每天起这么早给大家准备早餐,身体能吃的消吗?”

    江晓兰笑了起来,声音不无自豪,“年轻嘛,当然要给自己压力多一些才行。不然的话,很容易因为物质条件的巨大改变迷失方向,找不到继续向前的动力!”

    听了这话,永贝里刚想夸奖几句,王*丹阴阳怪气的声音抢在了前面。

    “瞧见没,这是有竞争对手的缘故!”

    “嗯?”永贝里一楞,瞪大了眼睛。

    老实说,对于眼前这个状况复杂的大家庭,他与女友还是做了一定心理准备的。对于那些有可能会招致不快的话题,两人都会小心翼翼地避开。

    结果没想到,还不到24小时就有难题找上门来了。

    该怎么回答?

    继续就事论事,还是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她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像竞争对手那样,时刻处于对抗状态?

    “生气了哈,丹姐!”

    江晓兰头也不抬地继续忙碌,但说出的话却让永贝里松了口气。

    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就会拿生气来威胁我!”王*丹嘿嘿笑了两声,转头,得意地眨眨眼睛道:“像不像小孩子过家家?”

    永贝里也笑,旋又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那真的让人羡慕呢!”

    这话一出口,两女同时一楞,对望了一眼后,都笑了。

    “旁观者清,这话不假。”“看不出来啊,弗雷德里克!”

    “看不出来什么?”尤墨的声音由远及近,飘了过来。

    “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本事呗!”王*丹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哈哈哈,简直让人惊叹!”永贝里心情大好。

    “丹姐欺负我!”江晓兰忙不迭地告状。

    面对这种场面,尤墨驾轻就熟。

    “大家捧场是给我面子,吃香喝辣是应该的,我先去解决内务问题,大家吃好喝好,吃好喝好!”

    十分钟后。

    “今晚就是对切尔西的比赛了,怎么样,胜算有多少?”

    尤墨刚坐下准备进餐,王*丹的问题就抛了过来。

    永贝里有些紧张,正吃着东西的嘴停了下来,竖着耳朵在听。

    “胜算嘛.......”尤墨拉长了声音,不无遗憾地说道:“不高,一点也不高。”

    “嗯?”王*丹迅速转头,敏锐地捕捉到永贝里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之色,“何以见得?”

    “平局的可能性很大。”尤墨随口说罢,立即招来一片白眼。

    就连江晓兰都撅起了嘴,轻嗔道:“就会吓唬人!”

    不过身为专业人士,永贝里的心理素质明显比两女要好的多,从最初的失望中走出后,略一思索,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丹尼斯没法上场,托马斯刚刚伤愈复出,状态很难保证。这么一来球队并没有压倒对手猛攻的实力,只能寄希望于快速反击或者阶段性强攻。”

    “是啊。”王*丹接着说道:“这么单一的战术,对手肯定早有所料。如果他们也不贸然大举压上,最终的结果就是中场缠斗,谁也不肯冒险。”

    “没错。”永贝里稍稍有些惊讶,不过思路却没受影响,声音依然流畅,“他们阵中有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和尼古拉*阿内尔卡这种顶级前锋,打起防守反击来效果肯定不错。这场比赛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对他们来说同样如此,小心谨慎是必然的选择!”

    “决赛无名局吗?”江晓兰听的豁然开朗,于是脱口而出。

    尤墨笑了起来。

    “所以呢,在这安心养伤,不用挂念太多。”

    ......

    既然是德比,媒体在营造气氛这一块自然尽心尽力,恨不得把两家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球队形容成世仇,一见面就恨不得捅刀子的那种。

    不过这次真不需要他们费尽心机地制造话题,交战双方的确有一堆看点在那等着,任何关注的目光都不会忽略。

    首当其冲的是两队目前的状况。

    由于欧冠小组没能出线,切尔西没少被人嘲讽唾骂,认为这家历史悠久的俱乐部成了有钱人的玩物,丢失了赖以生存的蓝色血统。但在真正的内行看来,这支阵容变化过于剧烈的球队,在欧冠这种强手云集的赛场上,难免会暴露出诸多问题,没能出线算是情理之中。

    要知道,足球比赛可不单单是球星之间的碰撞。尤其是强调团队合作,讲究战术的意西德传统劲旅,没有一个可以单纯凭借球星的个人发挥而轻松拿下!

    如此一来,切尔西今年的重心放在国内联赛上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包括夏天时挥舞着支票本到处买人的终级BOSS阿布在内,都把联赛冠军放在了第一位,没有把这支仓促成军的球队痴心妄想成欧洲冠军,王者之师。

    冬窗进补了阿内尔卡之后,这支只需要双线作战的球队成了联赛冠军的有力争夺者,目前积分仅仅落后榜首的曼联队5分而已,在赛季还有13轮的情况下,鹿死谁手还很难讲!

    相比之下,阿森纳虽然已经进入了欧冠淘汰赛,并且在第一回合取得了不错的结果,可单薄的阵容依然让温格头痛不已。反复出现的伤病与繁多的比赛任务制约了他们的战斗力,在这样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大战来临时,很可能成为比赛的胜负手!

    其次是私人恩怨。

    阿内尔卡是温格一手提拔培养起来的,虽然给俱乐部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但他的出走时机显然并不合适,不少人直指赛季崩盘的最大原凶就是去年冬窗转会时把他卖给了皇马!

    这样一个让阿森纳球迷又爱又恨的家伙,如今披上了同城争冠对手的球衣。在重回海布里的时候,难免会引起球迷们的过激反应,把原本就火爆无比的德比大战再点一把火。

    赛前接受采访时,阿内尔卡的态度并不友好。

    显然对于被皇马贱卖这件事情,他感受到了伤害。

    “......温格先生是我人生导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不过很遗憾,我没能在阿森纳取得更大的成功。皇家马德里同样不是我的归宿,切尔西才是我的家!”

    这番话让原本喜爱他的球迷彻底死了心,在这样一场比赛即将开始前,算是一刀两断的作法,对彼此来说都不是件坏事。

    在被问到与尤墨的往日恩怨时,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家伙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考虑到过度曝光对于球员状态的影响,切尔西方面没有让阿内尔卡回答更多的问题。记者们于是把目光转向另一位当事人,无比期待猛料。

    尤墨没让他们失望。

    “......尼古拉*阿内尔卡一直活在聚光灯下,这对他的成长并不好。”

    这副口气让记者们吐槽之余欣喜若狂。

    对,就是这样,就是要装B!

    “或许是一直以来太顺了吧.......他从出道开始,仅仅两年时间就已经晋身一流行列,身份更是暴涨了几十倍。这让他的自信心过于膨胀了,以为自己可以在任何一支球队获得成功。”

    听到这样的评论,记者们感动的一塌胡涂。

    对,就是这样,就是要有理有据的装B!

    “皇马的失败经历算是给他提了个醒,未尝不是好事一件。不过很可惜,现在他需要面临的环境并不比皇马好多少,现在就把切尔西当成自己的最终归宿......太早了点。”

    话音一落,新闻发布会现场差点响起欢呼声。

    妈蛋,能如此完美装B的家伙实在难得,真不愧是史上最年轻的助理教练!

    ......

    “对于尼古拉,你真是那么觉得的?”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温格的表情未见轻松,声音也透着股凝重。

    尤墨伸了个长懒腰,又捂嘴打了个吹欠,才施施然说道:“是啊,不过在记者们看来只是新闻素材,拿来吸引眼球用的。”

    温格松了口气,有些摇头,“只可惜他听不进去你的意见......就像那时一样。”

    尤墨懒洋洋地说道:“是啊,有点可惜。”

    “嗯?可惜?”温格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尤墨笑了起来,眯眯着的眼睛看起来很喜庆的样子,“对手的话,当然是越强越好,不然多没意思。”

    这话让温格果断咳嗽起来,好一会才捂着胸口,皱眉说道:“看起来你比我还要追求理想化的目标,为何我们看起来完全不同?”

    尤墨才懒的讨论这种伤脑筋的问题,于是眼珠一转,沉声道:“这场比赛的难度可不小,他们肯定会用防守反击来对付我们。一对一的话,兹拉坦的创造力,尼古拉的全面性,都会制造出巨大的麻烦。在您看来,应该怎样避免上述状况的发生?”

    温格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顿时变得口若悬河,嘴一张,话就来。

    “他们肯定会选择科洛*图雷与阿什利科尔这一侧为突破口,然后用传球调动你的位置,让你的能力派不上用场!”

    稍一停顿,底气十足的声音继续响起。

    “兹拉坦与尼古拉都是能控住皮球的家伙,一对一的状态下都没人敢说能完全防住他们,更别说二对二,三对三了。所以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努力切断两人之间的联系,压缩他们的拿球空间,尽量把他们的威胁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简单点说,就是不要把目标放在断球上,不要老想着怎样在一对一中战胜他们!”

    “比赛不是一对一,局部胜利有时很重要,有时则无关大局。他们在这样一场比赛中所能倚仗的,正是这两人的一对一突破能力,如果我们也把赌注都押在这上面,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你和莱曼要多喊,提醒他们不要冲动。”

    “对手很强大,不是单凭热血就能战胜的。我们必须依靠集体的力量来扼制对手,才能维持住比赛的平衡,把胜负交给双方的临场发挥。”

    “现在,一起去给球员们浇浇冷水。”

    话音一落,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好一会,尤墨的声音才幽幽响起。

    “浇冷水我可不擅长,煽风点火还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