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最后一天,晚七点过,海布里球场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这场比赛重要性毋庸置疑,话题也多的数不过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场货真价实的巅峰决战。

    只可惜阿森纳目前的状况并不让人乐观。

    永贝里的长期缺阵,博格坎普的恐飞症影响,罗西基的仓促复出,以及三天前那场欧冠淘汰赛带来的体力影响,都给这样一场重头戏增添了些负面影响。赛前各种预测中,看好阿森纳全取三分的不到三成,切尔西则达到四成以上。

    但是相比于之前对阵曼联那场榜首大战来说,一边倒的看衰已经少了很多。

    其实对于蓝军切尔西来说,这同样是一场复仇之战。

    两队上一回合在斯坦福桥的交锋中,有关于买买买更符合潮流,还是自立更生才是长久之道的讨论,成了比赛胜负的重要筹码。结果占据天时地利的切尔西队痛失好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一骑绝尘而去,留下一地嘲讽唾骂让他们无地自容。

    这次在海布里的巅峰对决,成了他们为自己证名的绝佳机会,除了取胜,别无选择!

    至于阿内尔卡与旧主的私人恩怨,老实说,他们并未放在心上,也无意为其撑腰。

    这种态度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实际上这正是竞技体育残酷一面的真实体现!

    谁让你身价不涨反跌,从豪门狼狈逃离呢?

    球队既不是养老院,也不是收容所,任何人想要在更衣室里占据一席之地,都得拿出相匹配的实力来。否则名气再大也只是个空架子,没有号召力不说,能不被人排挤就算不错了。

    尤其是像切尔西这种大牌球星聚集的土豪球队,更衣室里更是水深似海,各方势力之间的博弈能把初来乍到的新人折腾的晕头转向!

    好在大敌当前,复仇才是第一要务,有阿内尔卡吸引对方火力也是件好事,说不定还能取得奇兵效果。这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暂时的默契,让他们场下貌合神离,场上团结一致。

    “又见面了。”

    两队球员逐一握手示意时,尤墨笑着握住了阿内尔卡的手。

    还没用力,法国人已经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挣扎起来,“你,你,你要干什么?”

    “打个招呼而已,干嘛这么激动。”尤墨松手转头,丢了一句话给他,“欢迎来到海布里。”

    短暂的互动原本不应该引起轰动,但这场聚集了上亿关注目光的比赛中,摄像机镜头是无孔不入的。就在两人握手的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清楚了真相。

    天呐,这是兔子遇见了猎人吧?

    切尔西球员也有不少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只是在看清楚真相后,压根没有为其出头的想法产生。由于他们与阿内尔卡一点也不熟,而且不但不熟,倒是从江湖传言中听到不少有关于这位刺头儿的种种不利传言。这让他们乐于当个旁观者,想看看当年那出著名更衣室事件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唯一不爽的可能只有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了。

    瑞典人的狂傲与年龄无关,与环境无关,与对手无关,只要触及到那条敏*感的心理防线,立即就会显露无遗。

    这次是因为对手太狂,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欺负他的队友!

    “海布里真他么的小啊!”伊布握紧了伸过来的手,开始发力,嘴里也不闲着,“就像你的眼睛一样,稍微离远一些,就看不清楚藏在哪了!”

    前一句只是普通的挑衅,后一句明显带有人身攻击的味道了。听清楚之后,阿森纳球员齐齐脚步一顿,眼神不善地瞧了过来。

    结果让他们哭笑不得。

    “能看清楚球门在哪就行。”尤墨好整以暇地站定了,仿佛被紧紧握住的手没有痛感一样,悠闲自在地说道:“就像瑞典一样,虽然小,但你能无视它吗?”

    这话一出口,伊布顿时没了较劲的心气,手一松,晃着脑袋,大摇大摆地往本方半场走去。

    剧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阿内尔卡原本兴奋的眼神逐渐暗淡下来。

    在这支球队中他的处境有些尴尬,即使心里不爽,他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没有高调的资本。甚至就连他那一贯张扬的哥哥,都一再告诫他,切尔西是目前唯一的选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能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

    而眼前这场比赛,是他证明自己的绝佳时机,至于打脸复仇什么的,真不是现在能奢望的目标。

    可就在他放低了姿态,一切以胜利为目标时,在这支球队中呼风唤雨的家伙站了出来,要为他出头!

    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只可惜幸福来的突然,走的更快,他还没来及畅想一下未来,冷水已经当头浇下!

    “FxxK!”

    他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句,抬起头,绷紧脸,若无其事地看着四周,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与物。

    耳边迅速响起了谩骂声,让他有些愤怒。

    这帮狗娘养的!

    要你们好看!

    .....

    “靠,为什么啊?”

    比赛已经开始,莱曼依然不依不挠。

    在德国人心目中,尤墨是个有仇必报,没事也能拉满仇恨的家伙。尤其让人记忆犹新的是一周前对阵西汉姆联的那场比赛,那货在原本可以轻松赢下的时候,偏偏要去挑衅对手,最终把比赛变成了激*情碰撞的复仇之战,赢的惊险之极!

    这样一个面对敌人时浑身带刺的家伙,怎么会在被挑衅甚至被歧视性语言攻击的时候,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化干戈为玉帛?

    莱曼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什么为什么!守好你的门!”

    尤墨的大嗓门毫不给面子,但熟悉这两个货的家伙都很清楚,这是属于他们的交流方式。

    严格说来,在这支球队中除了莱曼之外,几乎没人能用这种方式与他交流了。

    “不说出来你会憋的难受,相信我!”

    德国人灵机一动,用起了德语。

    尤墨依然头也不回。

    “自己想啊,有那么困难吗?”

    这样的回答让莱曼那张老脸有些挂不住,好在比赛已经开始趋于白热化,不允许分心了,于是德国人收拾心情,专注于眼前的比赛。

    与此同时,看台上的两位观众在看比赛之余没少交流。

    虽说平局的可能性比较大,但足球比赛的魅力就在于胜负的不可预知性。身为观众的最大乐趣,就是把不可预知性与自己观察到的细节联系起来,得出必然的结论。

    “注意到没有,赛前握手示意时,他们之间好像有交流!”

    王*丹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一脸兴奋。

    她老人家自从全方位接触球员开始,就把关注点放在了比赛的各种细节上。这让她的探索欲*望空前强烈,屡战屡胜或者屡战屡败。

    “是啊,尼古拉对于阿森纳来说是非常特殊的存在,直到现在依然有人在讨论,如果那时没有离开阿森纳,他会不会达到更高的层次,与球队一起获得更高的荣誉。”

    永贝里不无感慨地说罢,用力捶了一下腿。

    这样一场焦点大战中只能作壁上观,对于任何有心气的家伙而言都是种痛苦的煎熬,瑞典人也不例外。

    “你猜他们会交流些什么?”王*丹置若罔闻,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呃,大概,打个招呼?”永贝里挠了挠头,有些卡壳。

    王*丹歪着脑袋想了想,顿时觉得没劲,“看来是了,要是挑衅的话不会这么快就散场。”

    “挑衅?”永贝里摇头,“对于这场比赛来说,那么干并不明智!”

    “为什么?”

    永贝里笑了笑,手中拳头暗暗握紧。

    “想要以弱胜强,保持冷静的头脑与兴奋的身体同样重要。”

    ......

    上半时比赛在激烈的中场争夺中迅速过半,双方都没能创造出不进比进还难的那种机会。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两队的战术布置。

    阿森纳队的思路很明确,他们没有一上来通过强攻来确立优势,而是稳扎稳打,争取以最小的消耗换取最大的收成。他们很清楚,这场比赛越往后越艰难,过早过大的体力消耗会把比赛变成一边倒的屠杀!

    切尔西同样不敢大意,这毕竟是对方的主场,反客为主的结果很可能被快速反击造成致命伤害!

    其实双方的主教练如果换成是胆大包天那种类型的家伙,比赛的走势很可能变得难以预料。奈何温格与拉涅利都以细致谨慎闻名于江湖,大胜或者惨败都不多见。在这样一场意义重大的关键战役中,双方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保守战术,把比赛的平衡交给个人能力去打破。

    结果可想而知。

    阿内尔卡初到球队还不足两周,与队友之间的配合毫无默契而言,熟悉阿森纳战术体系的他,在切尔西的意大利战术体系中很难找准自己的定位。场上跑动虽然积极,效果却只是一般。

    他的队友给予的支持也不够。

    伊布并不是传统中锋,对于球权的支配几乎达到了前腰的普遍水准。这种能突能传能射的大个子球员需要有人帮忙打开场地宽度,吸引防守火力,可惜阿内尔卡也是独狼一个,哪儿有球往哪儿凑的那种类型,经常踢着踢着两人就扎堆了。

    这种状况属于典型的1+1<2,两人同时在场还不如只上一个更好一些。

    可拉涅利有足够的权力那么干吗?

    答案可想而知。

    这支切尔西队的终级BOSS影响力太大,他做主买下的家伙,怎么可能在没有伤病的情况下坐板凳?

    相比之下,阿森纳的发挥纯属正常。

    罗西基的火线复出给球队的中前场带来了活力,但在经历了连续的高光表现后,早有准备的对手开始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遏制捷克人的威胁制造能力。在球队整体位置靠后的情况下,颇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亨利就更不用说了,身前身后始终有对手在如影随形,决不留冲刺的空当出来。

    比赛时间在焦灼中迅速流逝,一晃已经接近30分钟了,比分依然雷打不动。

    就在双方拉锯战一般的攻防转换在规律运行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这是一次切尔西的进攻机会,伊布像往常一样早早接下皮球,开始策划进攻。

    或许是因为前面几次的配合效果都不算好的缘故,阿内尔卡这次没有凑过去要球,反而转身加速,向右路狂奔而去!

    或许是因为下意识举动的缘故,伊布的传球同样来的恰到好处,几乎顺着队友的跑位轨迹划过了一道美妙的弧线,直奔右路而去!

    阿什利科尔严阵以待,面色凝重。

    阿内尔卡难得获得一次表现机会,立马施展出浑身解数,速度加到极限不说,脚下频率快的惊人!

    科洛*图雷不敢怠慢,立即过去协防,结果刚刚跑到队友身后,皮球已经从阿什利科尔的小门中穿过!

    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两人的防守形同虚设,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门将身上!

    莱曼不孚众望,稳稳封住了近角,皮球打在双手上产生折射,飞向了禁区的另一侧!

    那儿原本有两个边跑边看的家伙,但在瞧见阿内尔卡转瞬之间突破防守,直接近角爆杆远射后,两人像触电一般同时加速,向大禁区左路跑去!

    皮球正打着旋儿向那儿落去,高度虽高,距离球门却只有十米不到!

    敏锐的嗅觉让他们同时发现了猎物,但在如何处理上两人都面临难度。

    伊布并不擅长头球,个子虽高,弹跳能力却只是一般,面对这种不规则旋转的高空球,想直接射门就不能采取正常办法!

    尤墨的头球能力没话说,不过他身后的瑞典人在两人启动时耍了点小聪明,瞧着皮球落点在两人控制范围内,果断向前推了他一把!

    于是原本最常见不过的头球争顶完全变味,两人一前一后,一背对球门,一正对球门,同时蹬地,起跳,身体后仰,大长腿甩起!

    精准的判断,强悍的身体控制力,让他们分秒不差地命中了目标!

    于是堪称奇景的一幕永远定格在摄像机镜头中,让所有观者为之惊叹,久久说不出话来!

    唯一不受影响的是莱曼。

    德国人高高跃起,摘下皮球,长舒了口气。

    “靠,这两个爱出风头的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