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已经进入中场休息了,发生在十分钟之前的那一幕仍然被看台上的所有人津津乐道。

    观众就是这样,他们掏钱来现场看球,守在电视机前熬夜看球,为的是就是亲身经历那些经典时刻。

    与从前那些进攻方疯狂表演,防守方背景布一样晕头转向的情景相比,这一次的经典时刻虽然与进球无关,但在观赏性上远远超出了单边表演所带来的震撼!

    两个人,同一个动作,同一个目标,分秒不差,甚至连击球部位都近乎对称!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简直跟12码线上的点球来的一样轻松自如!

    “真没想到,这个叫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家伙这么厉害!”

    “射手榜上仅次于鲁德*范尼斯特鲁伊的家伙,当然厉害!”

    “不一样,我看过他们的比赛,风格完全不同!”

    “是的,切尔西的这个大个子球员球风飘逸,想象力十足,而且身体条件很夸张,柔韧性超乎想象!”

    “嗯,从这些特点来说,他与Mo是同一类球员,都是那种非体系出身,踢球有点随心所欲的类型!”

    “好可惜啊,Mo现在只能踢中卫。”

    可惜吗?

    好像有点,不过......

    “都踢前锋的话,刚才那一幕大概这辈子都看不到!”

    王*丹笑着说罢,看了眼高悬天上的记分牌,又有些着急,“他们在上半场的机会比我们多,体力占优的情况下,下半场看来也不好打?”

    “是啊,谁说不是呢!”永贝里面色有些凝重,微一点头道:“他们的战术很有效,防守层次布置的很好,托马斯*罗西基的作用被限制住了。”

    王*丹一听这话顿时着急,“那比赛如果就这么踢下去,输的可能性很大?”

    永贝里抿紧了嘴,眉头不展,“是的,需要做出变化才能在进攻中威胁到对手。否则一味指望防守来解决问题的话,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变化?踢的更冒险一些吗?”

    “大概吧......”

    永贝里的语气不太确定。

    温格的心情同样纠结。

    阿森纳能够坚守到现在,防守中的兵力投入至关重要,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切尔西对罗西基的研究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层层布置的防守像铁链一样,束缚住了捷克人的手脚!

    任何人都很难凭借个人能力从这样的防守中杀出一条血路,何况是伤势初愈,需要通过比赛找状态的19岁小将。因此下半场如果想在进攻中做文章,大胆压上是必然的选择,否则只能眼瞅着时间迅速流逝,体力迅速下降,最终落入攻不上去,守不下来的泥潭!

    可一旦大举压上,原本就不够稳固的防守肯定会变得漏洞百出,或许还没有威胁到对方球门,自家后院已经不保!

    怎么办?

    “大家的努力效果不错。”

    更衣室里有些安静,温格的声音忽然响起的时候,不少人都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主教练来了。

    这样一场比赛中的精神消耗非常大,尤其是在防守的时候,大脑需要不停地跟随对手高速转动,身体更是一刻不敢停歇。

    所谓的“巅峰对决”就是这样,能在非人类的考验下坚持到最后,胜利女神的微笑才会出现在终点处。

    对于眼前这支刚刚劳师远征的阿森纳队来说,难度比对手更上了一个档次!

    “可惜对手早有准备,把我们的进攻降低到了不足以威胁到球门的程度。”

    “这让比赛的胜负天平向他们那一方开始倾斜,如果不做出改变,很难让最终结果符合我们的预期。”

    “至于如何改变,你们可能也都清楚。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如果不做出改变,输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做出改变,同样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这种状况下,你们的选择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所有人的答案不假思索。

    声音震的天花板都嗡嗡作响。

    “上,干掉他们!”

    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简单。

    站着死也是死,跪着死也是死,为何不选择体面一点的死法?

    道理一说通,所有人的侥幸心理荡然无存,即使胜利的希望依然渺茫,也不会有任何动摇!

    从纠结到决绝,温格是在转瞬之间做出的决定,不过在此之前,两个家伙的对话给了他足够的灵感。

    “哎,你说,这么踢下去咱们的下半场比赛是不是有点悬?”

    正在往球员通道走的时候,莱曼搂住尤墨的肩膀,用德语大大咧咧地问道。

    这两个货最大的特点就是心大,属于典型的天塌下来先砸死个高的那种类型。考虑到队友的承受能力有限,他们还是习惯性地用秘密武器交谈,结果一不小心就忽略了身后不远处的主教练。

    “是啊,切尔西的防线在英超算是顶尖水平了,尤其是那个看起来脸嫩26号球员约翰*特里,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踢前锋实在可惜!”

    “靠,你在刺激我吗?”

    “说真的,你等着瞧吧,或许他能成为在我之后英超进球最多的后卫!”

    “你不是在开玩笑?”

    “骗你干嘛?他和我一届,参加过那年的世少赛,当时我就看好他了,像托马斯一样!”

    一听这话,莱曼只能点头称是,继续问道:“要不要告诉BOSS一声,反正继续死守赢面也不大,还不如压出去拼个你死我活?”

    尤墨摇了摇头。

    “要说你去说,我这人胆子小,万一没猜中BOSS的想法,说出来挨骂岂不冤枉?”

    “胆子小.......”

    ......

    统一了想法,下半场比赛顿时变得好看起来。

    强强对话就是这样,都选择稳固防守伺机反击的话,中场乱战成了比赛的主旋律,虽然看上去激烈,实际上双方的球门都很安全,比分更是难得有变化。可一旦其中的一方率先改变,宁愿玉碎也不求瓦全,那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腥风血雨!

    第49分钟,阿什利科尔高速启动,套边,下底成功,一脚准确到位的传中找到了中路包抄的亨利!

    法国人用并不擅长的头球吓出了切尔西人一身冷汗,皮球最终擦着横梁出了底线!

    第56分钟,卷土重来的阿森纳将士们在右路完成了连续的精妙配合,获得队友支持的罗西基在肋部送出一脚直塞,亨利的劲射被门将用腿挡出!

    连续的高光表现让全场球迷齐齐高*潮,欢呼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仿佛胜利近在眼前一般,尽情倘佯在收获的喜悦之中。

    只可惜现实像一瓢冷水一样,浇透了他们的心。

    第65分钟,切尔西获得脚球机会,被尤墨大力推崇的约翰*特里果然没有让他看走眼,前点高高跃起头球一蹭,皮球擦框入网!

    1:0!

    阿森纳强攻未果,切尔西领先了!

    这次角球防守中,尤墨身处伊布和阿内尔卡中间,谨防这两个身高185以上的家伙浑水摸鱼。结果防的了初一防不了十五,禁区中高点多多的切尔西队用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攻击手段完成了致命一击!

    全场叹息声中,莱曼的大嗓门率先响起。

    声音并不沮丧,用的也不是德语。

    “有没有那么乌鸦嘴?别不敢瞧我,转过头来让我看看你的表情!”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楞,回过神来的时候,尤墨已经转过了脑袋,四目相对了。

    表情非常一本正经。

    “靠,什么叫乌鸦嘴你懂不懂?贝利那种才是!”

    莱曼顿时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睛的,“我不管,你挖的坑你自己填!”

    尤墨欣然点头,潇洒转身。

    “进个球而已,加把劲儿的事。”

    欣赏完一场二人转,阿森纳球员们的心情顿时不一样了。

    虽然还是没搞懂两人在胡扯什么,但最后一句话中的含义没有人听不出来。

    的确,在之前的几次进攻中,他们距离破门得分只差毫厘,实在没必要因为预料之中的丢球而沮丧不已!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们放下了心事,将胜负抛在了脑后。

    接下来的比赛中,因为领先而更趋于保守的切尔西被围住了猛攻,体力已经接近极限的阿森纳球员们个个超人附体,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仿佛有用不完的体力!

    进球没有马上到来,换人先一步开始了。

    阿森纳还是老样子,这样的巅峰对决中几乎无人可换。切尔西则大不相同,拉涅利手一挥,阿内尔卡被替换下场,佐拉披挂上阵!

    在这样一场意义非凡的德比大战中,法国人的表现中规中矩,也算配的上身价。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阿内尔卡心里可是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最终导致下半场比赛几乎隐身。

    怒火的来源不用说也知道。

    尤墨开场时的问候让他勾起了痛苦的回忆,随着时间流逝而不能用场上表现来还击,痛苦开始成倍增长。以至于皮球到了他这儿总是有去无还,原本流畅的进攻变得乱七八糟。

    可就在球队领先,局面大好之时,他又只能接受被换下的事实,在震天的嘘声中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下场。

    这让他的愤怒无法遏制,理都没理主动示好的队友和主教练,自顾自地往更衣室走去。

    不过眼下他的心情无人理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场上。

    第77分钟,攻势愈发猛烈的阿森纳队将对手牢牢压制在半场,娴熟的传切配合让人眼花缭乱!

    亨利,皮雷,维尔托德,罗西基,格里曼迪,五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家伙,在进攻端尽情地展现自己的才华,短传渗透如同水银泄地一般,迅速让对手的阵地开始动摇!

    已经两次与进球擦肩而过的亨利,这一次没有被幸运女神视而不见,在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攻势之后,在属于他的领地上,一脚劲射破门!

    1:1!

    阿森纳的绝地反击没有让支持者失望,进球来的恰到好处,欢呼声更是响彻方圆数里!

    只可惜命运女神仿佛偏偏作对一般,空有一身武艺却没有派上用场的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在逆境中爆发了!

    切尔西的这次进攻机会是由刚上场不久的矮脚虎佐拉策划的,连续的个人突破后,阿森纳的右路防线被打开了缺口!

    皮球转移到中路的时候,伊布的身前身后都是人,看起来没有多大威胁。

    结果谁也没想到,身高达到195的瑞典人脚步灵活的让人发指,身体更是强壮的像一台虎式坦克。以至于身高体重不输于他的维埃拉都没能撼动,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对手突破了科洛*图雷的防守,倚住了上前保护的尤墨,禁区内一脚推射直挂死角!

    2:1!

    切尔西再度反超!

    这种生生凭借个人能力完成的进球,深深震撼了每一名观众。即使心里不愿意承认,他们也都很清楚,在这种非人类的家伙面前,正常的防守形同虚设,压根不能阻止对手!

    突然安静下来的海布里球场,除了疯狂庆祝的切尔西将士与为数不多的球迷,只有两个家伙还在旁若无人地交谈。

    “这怎么搞,情况有点不太妙啊?”

    莱曼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用英文。

    尤墨没有表示反对,欣然点头道:“是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听这话,莱曼顿时有些泄气,不过表面上看不出来。

    “要不你上去吧,后面交给我得了!”

    尤墨顿时大喜过望。

    “嘿嘿,就等你这句话呢!”

    简短的对话结束,所有阿森纳球员仿佛满血复活了一般,雄赳赳气昴昴地跨过了德比线,为了渺茫的目标而殊死搏斗。

    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么踢的风险有多大,但所有人更清楚,不这么踢的话,仅仅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实在难以完成扳平甚至逆转的任务!

    既然如此,何必跪着死?

    既然如此,为何不期待奇迹出现?

    既然如此,为何不主动出击,创造奇迹?

    仿佛一场大戏需要压轴表演来完成最后的高潮一般,阿森纳球员们浑然忘我,个个龙精虎猛,把对手再次牢牢压制,形成了半场攻防!

    时间在迅速流逝,他们脸上却没有任何焦虑之色,有的只是从容,只是超脱般的笑容。

    能把德比大战变成一场灵魂的洗礼,真是输了也值得!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