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的比分像一盆凉水一样,把满心欢喜的切尔西人浇了个透心凉。

    要知道,这可是一场争冠队伍之间的六分战,在比赛的最后一分钟把到手的三分变成了一分,并且拱手送给对手一分,等于是痛失三分!

    这对于赛前被寄予厚望的切尔西队来说,无疑是件需要有人背锅的事情。

    其实从全场比赛来看,双方的发挥都可圈可点,算是一场高水准的强强对话。如果非要找个家伙出来背锅,那被换下场时无视队友教练,扬长而去的阿内尔卡算是个合适的人选。

    他毕竟是前身价世界第一的超一流球员,在这场巅峰对决中的表现显然没有达到昔日水准。虽然有诸多因素影响了他的发挥,但耍个性必然会招来非议,背锅也算情理之中。

    破坏更衣室气氛,影响队伍团结嘛,这种合理YY最受好奇党欢迎了!

    于是比赛一结束,有关于切尔西的评论中充斥着对伊布的各种赞美,以及对阿内尔卡的各种指责。

    这种鲜明的对比其实才是最容易破坏更衣室气氛的行为,不过对于失望的球迷而言,先把这胸口这股闷气出了再说,会有何影响不是他们需要操心的事情。

    其实对于切尔西队来说,客场拿到一分完全是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没有欧战影响的他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只要稳定发挥,夺冠的希望并不在榜首两强之下。奈何这种节骨眼上阿内尔卡旧病复发,不但招来漫天非议,还给队友教练留下了恶劣的印象。

    像他这种有前科的家伙,原本就容易被人戴着有色眼镜仔细打量。在低调回归英超,加盟昔日老东家的同城对手后,仅仅一场比赛过去,“本性难改”四个大字已经牢牢地扣在了脑袋上,短期内想要去除是不太可能了。

    这对于一直挂着“雇佣军”名号的切尔西队来说,无疑是件忙中添乱的事情。拉涅利的补锅本领再强,也很难在这种情况下驾驭住手下这帮桀骜不逊的家伙们。

    从这一点来说,尤墨的主动挑衅收到了不错的效果,算是花小钱办大事的经典之作。

    不过这些手段属于暗战,效果再好也需要保密,否则只能引起无尽的撕逼扯皮,没完没了。身为受害者,阿内尔卡也是有苦没处说,真要找个记者来谈谈当时发生了什么,或许会给人留下更恶劣的印象。

    一句“又见面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握手致意,怎么就心虚成这样?

    难道是有心理阴影?

    难怪在皇马也混不下去!

    除此之外,伊布的挑衅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反而进一步激发了胸中傲气,目中无人的作风更上一层楼。

    总之,切尔西经此一战后表面上看来一切正常,实则大伤元气,更衣室受影响的程度不亚于曼联的飞靴门事件。

    阿森纳这边也不全是好消息。

    罗西基又.......伤了。

    其实还是老问题,肌肉拉伤而已,引起的原因不用说也知道,复出过于仓促,踢的太过卖力导致的。

    好在欧冠淘汰赛的下一回合是主场比赛,不用担心博格坎普的恐飞症影响。只是年纪轻轻就这样反复出现伤病影响,捷克人的大好前途难免蒙上阴影。温格的调兵遣将同样会受到影响,无米之炊的窘境人尽可见。

    这样一场比赛结束,尤墨当之无愧地成了全场最佳,在第二天的媒体评论中收获好评如潮。

    一场比赛留下两次经典镜头,这种事情堪比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与世纪进球。能在时隔十五年之后重现江湖,而且两次镜头都是毫无争议的巅峰之作,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以至于其它人的优异表现被统统忽略,连篇累牍都是他的各种丰功伟绩。

    不过还好,这货身上本来就话题多多,比赛最后时刻的关键进球又是昨日重现,于是报道虽多,看客们却不觉得审美疲劳。

    唯一可惜的是,踢完这场比赛,他又得重回中卫位置,想再次看见他用各种武器破门估计要等很长时间了。那些一直盯着射手榜的痴心球迷们,则一厢情愿地发起了倡议,想让温格改变主意,用他和亨利踢双前锋。

    其实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头重脚轻的阵容意味着什么。在联赛进入竞争最激烈的阶段,在欧冠进入你死我活的淘汰赛阶段,稳定才是第一要务,只有进攻没有防守的球队将会跌的头破血流。

    如果温格真的从善如流,在这种原则性问题上犯了错误,那所有的阿森纳球迷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还好法国人清醒理智,听说永贝里正在尤墨家中进行秘密训练后,比赛结束的第二天上午就跑来看稀奇。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手法太娴熟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也不像个还不满20周岁的职业足球运动员该有的能力!

    温格起了疑心,于是直截了当地问道:“是时候告诉我真相了,说吧,你是不是从火星来的?”

    尤墨对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一向头痛,闻言立即一本正经地反驳道:“大家都是太阳之子,何必分地球人火星人?”

    温格果断咳嗽起来,好一会才捂着胸口找一边看笑话的王*丹评理,“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奇怪吗,他才多大,怎么能懂这么多,怎么能这么熟练?”

    王大记者笑靥如花,“奇怪啊,他13岁时我就认识了,当时就觉得奇怪!”

    温格一听顿时来劲,瞧着那货还在忙碌,于是朝王*丹使了个眼色,自己先往客厅里走去。

    以王大记者的聪明伶俐劲儿,怎会不知主教练大人心里惦记什么。

    过了一会,客厅里。

    温格没客套两句就直入主题,“讲讲看,他在那些球队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也和现在一样吗?”

    王*丹也不卖关子,答案张口就来,“差不多吧,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开始,第一件让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他为了队友,独自一人去找一群混混的麻烦!”

    “一,一群混混?”温格惊讶的合不拢嘴,“他对自己的身手就这么有信心?那时他才多大,是不知道危险才这么干的吧?”

    王*丹秀眉微蹙,轻轻摇了摇头,“不,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用战术,各种战术,包括心理战术,来个个击破对手,而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冲上去......”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温格脸上讶色更重,“心理战术?和混混打架用上心理战术?天呐,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王*丹一脸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反正最终结果是他一个人击败了四个同年龄的家伙,还把一个大他十多岁的混混踢的不省人事,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温格再次发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揪住了重点,“他想要的东西?”

    王*丹稍稍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是的,当时球队里有人买通球员下黑脚,想废了他兄弟,自己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

    “噢,明白了。”

    温格的智商果然不是盖的,一听就知道对方在顾虑什么了。

    更衣室矛盾这种东西哪儿都有,剧本也并不局限于一种套路。不过对于主教练来说,普遍还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安分守己,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问题。

    像尤墨那种孤胆英雄的行为,说难听点就是鲁莽之举,搞不好能把自己的职业生涯给搭进去。

    作为长者,多半不会待见这种行为。

    温格如果没有经历这么多让他心服口服的事情,当然也不会例外。

    现在嘛……

    “放心吧,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他的过去,省的老是被他的行为吓到或者气坏!”

    一听这话,王*丹顿时释怀,“想不到您这么开明!难怪年轻人都喜欢和您打交道!”

    温格一张扑克脸笑开了花,“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我肯定不是现在这种态度。他可是个心理素质比身体素质还要夸张的家伙,自然不能一概而论。”

    王*丹也笑,不过笑容浅尝辄止,声音里透着一股怀念,“或许您会奇怪,他这种水平的球员,怎么会被国家队拒之门外。”

    温格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

    “实际上是因为他答应过我们,要在凯泽斯劳滕举行一场婚礼,才与国家队的最高领导产生了分歧,最终错过了九八年的世界杯,还有今年的奥运会……”

    温格静静地听了一会,脸色渐渐严肃起来。

    “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他是个把感情置于利益之上的家伙。好的,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时间不早了,我们去那边看看。”

    说罢起身,两人来到家中专门收拾出来的一间,被临时命名为“医务室”的古怪屋子。

    屋子里没有消毒药水的味儿,一股艾叶的清香静静弥漫。按摩床上坐着的两人已经结束了针灸治疗,开始就昨天的比赛交流心得。

    瞧见主教练进来,永贝里忙不迭地起身问好,补上之前因为不敢动弹而稍欠的礼节。

    温格此行也有了解伤病恢复情况的意思,见状忙问起感受来。

    永贝里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后,让我感触最深的并不是神奇的东方医术,而是有关于运动方面的知识。”

    “就像一扇大门一样,推开之后我才发现,那些让我们痛苦不堪的受伤经历,大部分都是身体状态不足以在完成动作的同时保护自己所造成的。”

    “Mo用行动告诉我,危险动作不是受伤的原因,缺乏考验的身体才是!”

    话音已落,温格却仍然陷入在沉思中,紧绷的脸上有些许痛苦之色。

    又过了一会,法国人才回过神来,正色说道:“很好,希望这样一段经历带给你的除了痛苦之外,还有信心和勇气!”

    “放心吧,温格先生!”永贝里拳头紧握,捶了捶自己的胸口。

    当了好一会花瓶的王大记者顿时职业技能苏醒,快步上前问道:“骨折对每一位足球运动员来说,都是足以影响整个职业生涯的重大伤病。伤愈复出,重新踏上绿茵场上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失去昔日的灵气,变得非常平庸。请问永贝里先生,你是否已经找到了应对办法呢?”

    原本热血的气氛被她这么一乱入,马上变得无厘头起来,尤墨在一边捂脸羞愧中,温格则笑着看戏。

    永贝里却浑然不觉有恙,一脸严肃的说道:“是的,我听说过很多因为骨折而天赋尽失,始终达不到受伤前水准的例子。当得知自己也遭遇了同样可怕的经历后,我曾经消沉过,觉得自己本来天赋就不高,如果再这样一折腾,怕是还没到达顶峰,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停顿了一下,瑞典人的眼神变得愈发明亮,声音中气十足。

    “现在我才明白,天赋本身并不会消失,但如果因为受过伤而失去冒险精神,从此变得畏手畏脚,天赋才会真正的离我们而去!”

    “对我来说,这段受伤经历刚好让我能够停下来看看,自己这一路走来忽略了什么!”

    话音一落,职业病发作的王大记者不顾观众那异样的眼神,依然昂首挺胸问道:“在你看来,到底忽略了什么呢?”

    永贝里激动的情绪稍稍回落,扭头对听众们报以歉笑后,欣然说道:“在受伤之前我走的太快,几乎没有过渡就直接到达了自己曾经的最高目标。这让我觉得太不真实,生怕一觉醒来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我的状态也随之受到影响,变得起伏不定。”

    “Mo告诉我,这是内心不够强大,不足以发挥自身能力的体现。”

    “这次受伤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刚好是磨炼我的意志,让我拥有强大内心的机会!”

    “我会好好把握这次机会的!”

    话音一落,掌声四起,温格边拍巴掌边走过来,在永贝里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记。

    尤墨也准备过来凑热闹的,结果还没挪步,兜里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没说两句,他的脸上泛起了古怪的笑容。

    王*丹见状颇有些诧异,于是忙里偷闲问道:“谁打来的?”

    “豪尔赫*门德斯。”

    ……

    小病了一场,存稿再次告罄,求安慰……

    七月份成绩还不错,足够给儿子买个像样的生日礼物再和全家人出去吃喝玩乐一天了。在此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是你们让我动力满满!

    新的一月求各种票票,另求一名书评区管理员,欢迎小伙伴们踊跃报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