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自己在这样一场比赛中位置前移,尤墨稍感惊讶。不过很快,他就把杂念扔在一边,安心备战去了。

    这货一向如此,从不会因为队友挖坑而愤怒不已,反倒会觉得是个不错的挑战。

    当然,心大不代表盲目乐观,该做的准备工作他从来不会落下。

    这种赛前准备原本是卢伟最擅长的东西,两人在一支球队时他只需坐享其成就可以。现在则需要亲力亲为,从战术布置到人员安排,从对手到天气,逐一分析思考,最终得出结论。

    对于眼前这场比赛,他的结论是温格的战术过于冒险,存在防线被爆的风险。

    原因很简单。

    马丁*基翁在失去主力位置后,并没有通过训练中的稳定表现来赢得所有人的信任,火爆的脾气也没有随着年龄增长消失不见。在这样一场赛前被热炒,现场气氛热烈的比赛中,久疏战阵的英格兰老将发挥成疑。

    马赛队如果有自知之名,不会把赌注押在火花四溅的对攻上,稳固防守,伺机反击是必然的选择。如此一来,两名回追速度都不够快的中卫会成为突破口,只需派上一名速度型前锋,就足以把阿森纳的防线搅的一塌糊涂!

    虽说两粒客场进球有一定优势,但在比赛胜负面前都是浮云,念念不忘于第一回合赢得的优势,只能留下祸端在第二回合中。

    至于球队的进攻问题,目前来看依然存在,不会因为一场对阵弱旅的大胜而得到圆满解决。

    这毕竟是一场生死大战,绝境中的球队所爆发出的能量,压根不能用老眼光来衡量!

    分析到这里,不利因素足以把悬念上升到很高的层次了。这对于一场被外界认为十拿九稳的比赛来说,是对比鲜明的内外行之分,也是温格在大优局面下经常会犯的错误。

    习惯性地通过进攻拿下比赛,而不是通过防守让对手无路可走!

    要知道,马赛队在客场必须要进球才能有机会晋级下一轮比赛。如果两边都按兵不动,0:0的比分保持半场或者一个小时,那最先着急的必然是他们,最后时刻只能全军出击奋力一搏。

    届时阿森纳想拉开了互爆防线也行,继续稳固防守快速反击也没问题,效率都不会比开场强攻来的低。相反,如果没能先取得进球反而被对手偷袭一个,那着急的就成了阿森纳队,除了继续围攻对手,别无其它选择。

    如此一来,胜负难测!

    2000年3月10日,晚7点30分,温布利大球场。

    长哨响起,大幕拉开,又一场决战摆在阿森纳将士面前。

    不过对于此时的他们来说,生死决战的意味并不浓厚,意气风发的感觉更多一些。仿佛被主教练的乐观情绪感染了一般,他们找到了第一次把这里当成主场的那种感觉,甫一开场,就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快速穿插跑位频频制造机会。

    这种短传渗透是阿森纳赖以成名的绝技,也是双冠王赛季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技术流体现,代表着这支球队的风格追求。可惜由于人员变动,更衣室矛盾频发,上赛季的他们很少能踢出酣畅淋漓的标志性比赛,反倒因为尤墨的存在,屡屡使用并不擅长的力量冲击型踢法。

    在补充了大量新鲜血液之后,这种让人目眩的进攻方式开始重出江湖,并且随着罗西基的到来更上一层楼。可惜捷克人只踢了四场就处于修理状态,至少要等两周后才能上场比赛。

    不过尽管如此,通过上一场比赛找到的感觉依然存留在阿森纳球员身上,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助威声中,尽情地释放着他们的进攻才华。

    在这种凌厉的攻势下,马赛队即使全员回防也很难阻止对手,频频拉响的门前警报让比赛似乎从一开始就结束了。

    真结束了吗?

    十五分钟时间一晃而过,看的如痴如醉的观众并没有收获想象中的进球,反倒是马赛队逐渐稳住了阵脚,不再盲目解围。这支球队毕竟有着丰富的欧战经验,背水一战的情况下,士气并不缺乏,对于阿森纳的凌厉攻势也有着充足的心理准备,不至于在浑浑噩噩中溃不成军。

    虽然比分雷打不动,观众却不会因此担心什么,明显的大优局面下他们渴望看到更多的精彩镜头,进球来的晚一些就当成比赛的胜负悬念好了。

    温格脸上也没有焦虑之色,站在场边意气风发地指挥着比赛。

    想要完全去除心魔,不是一场平局能带来的,对于法国人来说,只有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才能完全去除当年所蒙受的屈辱。

    在客场的时候,阿森纳需要考虑接下来对阵切尔西的关键战役,因此踢的保守一些实属正常。而且两回合的比赛即使输了第一场,回到主场的他们依然有充足的信心拿下对手。现在这场比赛没了后顾之忧,自然需要倾尽全力进攻,把对手摁住了猛揍。

    唯一让温格有些遗憾的,是以奇兵身份出现在后腰位置的尤墨。仿佛把进球的运气都用光了一般,这货两次在禁区内与皮球擦身而过,没能真正威胁到对方球门。

    在这样一场局面大优的比赛中,进攻组织并不需要更多人参与进来,反倒是把握机会,送出致命一击上,需要有人站出来解决问题。可惜无论是左路的皮雷还是右路的维尔托德,在传跑配合上都与长期踢中卫的家伙缺了些默契,最终导致看起来不错的机会付诸流水。

    好在球队没有一直围着他转,亨利与博格坎普的表现同样优异。两人不断地用让人惊叹的脚下技术与娴熟配合撕扯着对手防线,不时送出精准传球或者颇具威胁的射门,持续考验着对手的神经。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阿森纳的射门中距离破门得分最近一次,依然来自与队友欠缺默契的家伙。

    比赛第25分钟,皮雷与亨利在左路完成精妙配合,由前者送出倒三角传中,接应的博格坎普在属于亨利的领域完成了一脚质量不错的弧线球射门!

    马赛门将如有神助,高高跃起后单手一挡,皮球被拒之门外!

    马赛后卫注意力高度集中,见状一脚解围送出了禁区。结果守在禁区外维埃拉大长腿一撩,皮球回到了右路大禁区角上!

    在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领域中,尤墨的选择简单直接,他一如既往地用最原始,也最能发挥个人能力的方式,把复杂的问题变成手起刀落的二选一!

    不停球,侧身凌空!

    呼啸的皮球闪电般划破长空,“哐”的一声闷响后,横梁救了对手一命!

    巨大的叹息声与欢呼声一同响起,听起来有些违和,不过现场气氛确实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很多人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兴奋无比地挥舞着拳头。

    这些原本中立的球迷们,正在被这样一支既让人眼花缭乱,又让人血脉贲张的球队吸引,身不由已地投入其中,随着每一次进攻热血沸腾。

    ......

    “踢的很聪明,很快就找准定位了。”

    弗格森笑着说罢,再度举起了手中酒杯。

    “已经超量了......”卢伟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拒绝,酒杯举起,小抿了一口,“这支阿森纳的传中球以地面为主,以他的特点,站在禁区里抢点有些施展不开,跑动起来又有点找不准节奏。与其如此,还不如试试远射。”

    “是啊,破密集防守哪能没有远射。”弗格森转头瞧了眼对方的脸色,大笑道:“就是嘛,你的皮肤太过白净了一些,现在看上去更像个足球运动员了!”

    卢伟顿时有些无言以对,于是手指屏幕转移话题,“他们今天踢出了一场高水平的比赛,不过对手的表现也相当顽强,看起来不像是一支法甲球队。”

    弗格森轻轻点了点头,稍一皱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这支球队由于地处法国第二大城市,经常会被人拿来与巴黎相比较,因此拥有强烈的自尊心与意志力。”

    说罢又笑,补充道:“就像曼彻斯特一样!”

    这样的答案显然超出了足球领域,达到了文化高度,不是一般人能随意总结出来的。由此可见,苏格兰老头儿虽然没有像老对手一样以博学多才的形象示人,但在理解能力这一块毫不逊色。

    甚至严格来说,更加专注于足球的他,敏锐的洞察力决定了两人的成就高低!

    “非常有趣的比喻!”卢伟稍稍有些惊讶,微眯起眼睛道:“技术从来都不是碾压一切的保证,战术也不是。能把这两样东西揉碎在身体里,用意志力去战胜一个个对手,不败之师才得以成名。”

    “不败之师?”弗格森横了一眼过来,声音颇有些不服气,“要是有接近一半的平局,我宁可输他几场比赛!”

    卢伟笑而不语,手中酒杯晃啊晃,也不往嘴边送。

    弗格森顿时有些气馁,哼哼了两声道:“好吧,整个赛季保持不败的话......确实他么的,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听了这话,卢伟方才接过话题,“越往后越难,尤其是一个个纪录近在眼前的时候,诱*惑会大到让人无法忍受。”

    这话弗格森爱听,于是喜笑颜开道:“在我看来嘛,两场平局还不如赢一场输一场来的痛快。不过他们既然已经走在破纪录的道路上了,我不介意他们继续干下去,直到每一场比赛前都有人会谈起这个话题!”

    “好提议!”卢伟也笑,“纪录会提高信心,也会掩盖问题。当听惯了赞美之后,还能不能静下心来思考问题,会是个有趣的考验。”

    “有趣?”弗格森睁大眼睛瞧了过来,“你觉得这支阿森纳阵中,有多少能保持冷静,不被外界干扰的家伙?”

    卢伟摇了摇头,“不会很多,任何一支球队,都不会很多。”

    一听这话,弗格森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眼睛里的神采明显暗淡下来,声音里透着一股疲惫。

    “是的,不会很多。”

    ......

    0:0的比分保持到了半场结束,阿森纳完成了数据碾压。

    射门12:2,射正4:0,控球率71%:29%.......

    这样的数据与0:0的比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有些无奈。不过阿森纳球员们一个个兴致不错,高谈阔论着进了更衣室。

    温格稍稍有些皱眉,一进来就提醒道:“上半场他们被压制的厉害,下半场应该会有反弹,防线需要密切注意,不要留太大的空当在身后。”

    提醒完毕,开始讲述进攻中存在的问题。

    “两个边路的宽度利用不够,这里是温布利球场,宽度要比海布里大上十多米。在对手人员站位比较集中的情况下,横向空间的利用非常重要,否则接球队员很容易在干扰中失去对皮球的控制。”

    “两个边卫的插上助攻可以更积极一些,当然也不能完全忽略身后的危险。”

    “Mo的远射效果不错,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

    三言两语讲完,更衣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温格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旋又目光环视了一圈,点点道:“好了,就这些,大家下半场继续努力!”

    说完之后人没走,转身拿起了战术板,走到亨利面前开始讲解。

    瞧见没自己什么事了,更衣室里顿时响起了三三两两的议论声。

    由于对手被压制的厉害,中场休息时需要调整的问题不多,球员们这时谈论的多半是让人遗憾的比分。

    莱曼也不例外,转头找到尤墨,第一句话就是:“你干了什么坏事,得罪了幸运女神,不然的话那球肯定进了!”

    “让我想想.......”

    尤墨45度仰望窗外,好一会也没说出下文来。

    “你干的坏事虽然多,但这一次......”莱曼忍住笑,凑近了一本正经地问道:“是不是女朋友太多惹的祸?老天爷看不下去了?”

    听了这话,尤墨一脸的不以为然,头都没转过来。

    声音幽幽的。

    “也不知道咋回事,今天老是觉得脊背发冷,莫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

    对方不配合,莱曼顿觉无趣,“看比赛的人那么多,议论你有什么好奇怪的?”

    尤墨摇头,直摇头。

    “不,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人.......在盯着我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