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格通过经验得出的结论没有错,重压之后必有反弹。但在如何应对上,给出的办法不多,甚至严格来说,是与进攻中的调整相冲突的。

    比如充分利用场地宽度,比如两个边卫积极插上,都会暴露身后的空当,都需要两名实力并不出众的中卫到处补锅。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被忽略了。

    马赛队的上半场体力消耗很大,如果想实现绝地反击的目标,利用中场休息积攒起来的体能发动快攻是必然的选择。否则等到体力消耗怠尽的时候,即使压力骤减,也很难展开连续的攻势。

    这一点尤墨也没有预料到。

    在战术这一块,他的能力还无法达到卢伟那种层次,比赛中考虑更多的是自家状况,对于对手的分析判断不够深入。

    于是交战双方像是约定好一般,下半场比赛一开始,都在进攻中投入了巨大兵力,机会多的让人目不暇接!

    进球很快到来。

    比赛第49分钟,阿森纳进攻未果,皮球解围出了禁区,早有准备的马赛球员迅速出动,潮水般涌过半场,向对手还未来及布置好的防线涌去!

    尤墨与维埃拉这对双保险一向以覆盖面积大著称,这次却在对手让人眼花缭乱的短传配合前失去了用武之地,阿森纳防线迅速暴露在密集火力之下!

    两名中卫见状不妙开始且战且退,努力守住要害。两人的应对没有错,但很可惜,原本就不适合出任中卫拍档的两人,在彼此陌生了一段时间后,危机来临时只顾着观察对手的位置了!

    交叉换位!

    这种简单粗暴,却又屡试不爽的进攻手段,带乱了阿森纳的防守,禁区内空当大露!

    莱曼的奋力扑救没能改变什么,0:1的比分让原本热闹无比的看台陷入了一片沉默。

    阿森纳球员也集体沉默了。

    丢球是所有人的锅,按理说没必要气馁,抓紧时间追回来就是。可围攻了这么久都不见收获,对手仅有的几次进攻就完成了致命一击,带来的伤害实在太大,像把利剑一般,穿透了原本热血沸腾的心。

    这可是一场定生死的欧冠淘汰赛,如果在9万人的注视下痛失好局,倒在十六强战,后果不亚于上赛季的最后崩盘!

    “真他么的背!”

    莱曼从球网中捡起皮球,转身一个大脚踢了出去。

    “我的错!”维埃拉的声音有些沉闷,仿佛嗓子眼里梗着块东西一般,需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说出话来,“大家不要急,机会有的是!”

    稀稀拉拉的声音陆续响起,夹杂着主教练的安慰,让所有人度过了难熬的一分多钟。

    尤墨一直站着没动,凝视着对方球门。

    他在这次防守中由于位置靠前没能贡献多大力量,虽然奋力回追,但最后皮球入网时,他才刚刚跑到禁区。瞧着比分已经被改写,他便默默地转过头,像个路人一样,陷入在自己的世界里。

    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人打扰他,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摄像机镜头曾在他身上一扫而过,但没有留下特写,也没有把写满怀念的眼神纪录下来。

    比赛重新开始的哨声惊醒了他,于是摇摇头,伸了个懒腰。

    ......

    突如其来的丢球提醒了所有阿森纳人,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谨慎了不少。时间还早,他们保持了足够的耐心,不过很快,像刺猬一样回缩的对手让他们陷入了两难选择。

    出于对防线的保护,两名边后卫不敢助攻的太深太频,但若没有他们帮忙拉开场地宽度,密集防守带来的影响让缺乏小快灵的中前场运转不畅,陷入了进攻便秘状态。

    上半场有士气支撑,战术上的缺陷得到了弥补,现在全队都没有从丢球带来的打击中走出,水平发挥自然高下立判。

    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内,局面依然占优的阿森纳队没有创造出几次像样的机会,仿佛失去了锐气一般,只有几脚不痛不痒的射门让温布利大球场响起一片叹息。

    对于观众来说,这样的发挥实在难言满意。

    竞技体育不可能只看过程,数据再光鲜,万年老二也不值得追随。对于他们这些尚未与球队建立深厚感情的球迷来说,阿森纳之前的表现就像烟花一样,绚烂过后也就淡了,留不下让人津津乐道的回忆。

    耳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来弱,场边的温格不再意气风发。

    眉头紧皱,双拳握紧,目光来回逡巡,努力寻找着答案。

    答案在哪里?

    “喂!”

    莱曼的大嗓门吆喝起来,声音里不无焦虑,“这么搞下去效率太低了!”

    尤墨正在往回跑,准备迎接对方的门将的大脚长传,听到德国人的提醒后,不紧不慢地回了一句,“别吵,你打扰到BOSS的思路了!”

    “靠!”莱曼一口老血上涌,当时就想喷他一脸,后来考虑了下后果,放弃了,嚷嚷道:“我知道时间还早,但你想过没有,比赛越往后咱们能用的办法就越少,不早一点改变的话,很难把带刺的玫瑰给折下来!”

    这番话之清新脱俗超出了尤墨的想象,以至于百忙之中也要抽空表扬两句,“你再这样诗兴大发的话,我可要不理你了!”

    莱曼果断咳嗽起来,瞧着皮球又飞往对方半场了,于是扭头瞅了眼主教练。

    结果可想而知。

    温格皱紧的眉头丝毫没有松开,整个人像老僧入定一般,直直地看着场上。

    “老实说,你今天是不是有点心不在焉?”

    又一次进攻无果后,莱曼眼睛一转,开始迂回前进。

    听了这话,正在奔跑中的家伙脚步突然一滞,整个人都慢了下来。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继续活跃在球场的每个角落。

    莱曼瞧的仔细,没敢继续打扰他,默默等待答案。

    过了一会。

    “是啊。”尤墨的大嗓门没什么顾忌,“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到以前,你说我是不是老了?”

    这话一出口,原本无心插嘴的阿森纳球员们都忍不住了。

    “呃,谁有镜子,我要看看自己的真实年龄!”皮雷甩了下头发,第一个出声凑热闹。

    “不用看了,你比我年轻!”维尔托德一扭苦瓜脸,恨恨地往地上吐了把口水。

    “难怪老是拒绝我,原来你的心已经不再年轻!”阿什利科尔一脸惊讶地说罢,捂住了自己的嘴。

    “哇,原来是这样吗?”博格坎普都忍不住转头,问了一嗓子。

    “靠,原来是这样!”莱曼的狮吼功把对手都吓了一跳,不过德国人真不是故意的,“阿什利科尔你为什么要缠着他?谢莉尔都不要了吗?”

    如此劲爆的话题一出炉,正在进行中的比赛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气氛里,所有阿森纳球员都强忍着笑,默默等待答案。

    就连场边的温格那张扑克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约莫过了两分钟,久违的声音终于响起。

    雄厚有力,中气十足。

    “BOSS要拿着棍子冲上来了,还不好好干活!”

    世事往往如此。

    面临困境甚至绝境的时候,焦虑的情绪只会把状况变得更加糟糕。与之恰恰相反,轻松的态度再加上幽默的语言,很容易就转移了所有注意力,把难啃的硬骨头当成了餐后甜点。

    这一次也不例外。

    其实马赛队在顶住一波又一波迅猛的攻势之后,体力早已接近透支了。如果对手仍然一板一眼地用套路来进攻,他们或许能凭着胸口一股气坚持下去,可当对手突然像换了一群人一样,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他们只能被牵着鼻子走,在左支右绌中漏洞百出。

    解决问题的钥匙其实就这么简单。

    放下包袱,放松心情,在专注中释放才华!

    扳平比分的进球出现在比赛第73分钟。

    阿森纳从右路发起攻势,一直在进攻组织中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的家伙,像是玩疯了一般,从队友脚下接到皮球的那一刻起,就化身为一堵移动的墙壁,在人群中来回冲撞,很快就搅的一片人仰马翻!

    皮球并没有一直在他脚下,接应的博格坎普与维尔托德承担了大部分的转移任务。由于空间狭小,身体接触频繁,两人原本有些跌跌撞撞,但在这货强悍的身体掩护下,稀里糊涂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右路大禁区外,维尔托德小弧线传中!

    亨利在对手的干扰下奋力起跳,头球蹭了一下。改变轨迹的皮球飞往左路,皮雷所在区域!

    阿什利科尔的身影呼啸划过,在快要冲出底线前,如期而至的皮球让他完成了一脚高质量传中!

    身陷对手包围的亨利再度挣扎着起跳,皮球却像一枚射偏的子弹一样,从头顶呼啸而过!

    一股失望从心底涌了上来,法国人脚一软,往地上倒去。

    咦,那是什么声音?

    “嘭”的一声闷响,熟悉无比!

    进了吗?

    亨利猛地转过头,盯着球门。

    黑白相间的精灵仿佛终于回到家一般,在球网中蹦蹦跳跳。

    ......

    “典型的自由人式进球。”

    弗格森笑着端起了手中的酒杯,不无感慨道:“进攻中掩护队友,理顺线路。抢点时高速插上,与真正的前锋形成互补,完成致命一击。”

    “大概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吧。”卢伟笑着点头,同样举起了酒杯,“这场比赛他踢的有些散漫,注意力不是很集中。”

    弗格森脸上稍稍有些讶色,端到嘴边的酒杯顿住了,“这应该是他以前最擅长的比赛方式吧,你的意思是.......”

    “缺乏进步的表现。”

    “嘿嘿嘿......”弗格森笑了起来,直摇头,“你对他的要求,可真够高的!”

    卢伟也笑,小抿了一口,“阿什利科尔踢的很聪明,准备下底之前有个观察他位置的举动,这让两人的起跑几乎同步。”

    弗格森脸上讶色更甚,“是的,相比于其它人,这个英格兰小家伙踢的更聪明一些,懂得利用节奏来寻找默契。”

    说罢,又感慨,“与你的观察能力相比,或许我老了吧。”

    听了这话,卢伟一脸平静,“或许我的注意力并没有都放在他身上。”

    弗格森听的一楞,旋又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才摇头叹息道:“说真的,即使离你这么近,我依然没办法完全看透你。”

    卢伟笑了起来,目光转过,轻轻点了下头,“能轻易看透一个人是件了不起的本领,不过对您来说,缺乏挑战才是最没意思的事情。”

    “说的对!”弗格森重重地点了下头,“躺着拿冠军可不是件光荣的事情,会被人笑话,而且会让身体上锈的!”

    “嗯。”卢伟转过头,看了眼屏幕,“比赛看来并没有结束。”

    确实没有结束。

    第一回合2:2的比分在那摆着,马赛队只需要在十五分钟的时间里进一个球,就能重新夺回主动权。

    他们曾经做到过,所以他们不缺信心与方法。或许体力是制约他们发挥的瓶颈,但在这样的生死关头,所有人的潜能都会被不同程度地激发出来,成为影响比赛的重要因素。

    与背水一战的对手相比,阿森纳不可能在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候冒险打对攻。

    1:1的比分只是确保了客场进球多这种微弱的优势,一旦被对手再进一个,所有的努力极有可能都会打水漂!

    没有任何一名主教练会在这种情况下冒险,于是温格索性用凯文阿什利换下了博格坎普,尤墨的位置回撤,成了禁区里的防空塔。

    与摆好姿势准备挨打的阿森相比,马赛队没有耽误任何时间,迅速做出了战术调整。

    他们同样完成了换人,而且一换就是俩!

    在这种需要刺刀见红的时候,新鲜血液的补充非常重要,所谓的“换人如换刀”,既是战术调整,也是决心的一种体现。

    破釜沉舟!

    温格同样清楚这一点,不过常年无人可用替补席让他别无选择,眼前这种状况下只能寄希望于弟子们的抗压能力。

    考验却没有很快到来。

    时间还有,马赛队没有急着用长传冲吊来寻找机会。他们的身高不占优势,打法也不是力量冲击型,在这种需要持续施压以制造混乱的时候,他们需要先找准节奏,梳理好进攻路线,才能把攻势组织起来。否则只靠一锤子买卖的话,他们很难把握住有限的机会。

    “该谨慎的时候,阿森纳过于冒险了。”

    卢伟的声音缓缓响起,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弗格森笑着点了点头。

    “该冒险的时候,又过于谨慎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