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错之后往往如此。

    急于补救的心理会让本该冷静的大脑处于焦灼状态,最终导致一错再错。

    温格在最后时刻稳固防守的思路没错,但换下博格坎普直接导致球队的中路进攻基本陷入瘫痪。由于亨利在对手的双人照看下无法给中场提供援助,于是整支阿森纳队都被牢牢压制在半场,即使偶有边路突破也很快因为中路缺乏传球点而功亏一篑。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阿森纳队一贯坚持的风格是地面进攻,前锋身后如果没有影锋或者前腰来进行过渡,皮球的运转就只能交由边路进行。在一切求稳的要求下,两名边后卫不可能大幅插上助攻,于是边路进攻同样雷声大雨点小,还没有形成威胁就已经打道回府了。

    于是阿森纳的进攻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长传反击,利用亨利的速度打身后!

    只可惜马赛队早有所料,两名中卫一人贴身,一人保护,时刻谨防身后偷袭。门将同样早有准备,随着球队大举压上而位置不断前移,俨然成了门卫一个。

    如此一来,阿森纳原本压倒对手一头的优势因为战术失当而不断被蚕食,距离扳平比分仅过了五分钟,就已经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稳固防守不等于放弃中场,在对手体能消耗明显大于自己的时候,保持中场压迫比龟缩在后场防守效果要好的多。十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把希望都寄托在防守上,心理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好在放下包袱之后,所有人的心态非常平稳,注意力保持的也不错,在对手的攻势逐渐抬头的时候,他们用顽强的防守一次次将皮球拒之门外。

    时间在难熬中过去了十分钟,马赛队继续孤注一掷,用一名前锋换下了一名后卫。阿森纳没有换人,也无人可换,高悬天上的时间成了他们最大的倚仗。

    就在时间缓缓走向终点,补时即将来临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其实严格来说只是运气不佳而已,可发生这个要命的时段,实在让人怀疑是不是老天爷有意作对!

    马赛队一脚势大力沉却角度很正的远射,被禁区里的马丁*基翁抬脚一挡,形成了完美的折射!

    莱曼完全扑错了方向,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皮球在网窝里转悠。

    心都在滴血。

    他想喊,想抱起皮球踢飞它,但实在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去那么做。他只能默默地站起来,安慰队友。

    “抓紧时间,还有机会!”

    尤墨是他安慰的对象,不过这货又陷入了思考人生的蛋疼境界,第一时间居然摇了摇脑袋,没说话。

    “抓紧时间,还有机会!”

    莱曼心下顿时一凉,声音虽然用力吼出,但中气实在不足,听在耳朵里轻飘飘的。

    尤墨却像触电一般反应过来,转头吼道:“抓紧时间?你把球踢飞了搞毛!”

    “靠!你眼前出现幻觉了吧?”莱曼被吓一跳,“我可没把它踢飞!”

    皮球确实躺在球网中,距离最近的劳伦默默地捡了出来,抬脚把它踢往中圈。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不抓紧时间。

    一来是对手正在疯狂庆祝,主裁判盯着脱了上衣满场飞奔的家伙,准备掏黄牌。二来是丢球来的太过要命,需要时间来消化突如其来的噩耗。

    包括场边的温格在内,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在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真实写照着内心想法。

    不可能吧?

    怎么会这样?

    “去吧,踢前锋吧?”

    莱曼的大嗓门有了点中气,只是神情严肃的吓人,完全没有平常的活宝样儿。

    “你不来吗?”尤墨这次回应的很快,神情如常。

    “我?”莱曼楞了一下,笑了起来,“如果有定位球的机会,我当然要来。”

    “那你抢第一落点,后面的事情交给我。”

    尤墨一本正经地布置起来,仿佛存在于想象中的事情肯定会发生一般,旁若无人地继续说道:“抢远角,别想着自己攻门,用额头往中路送,能制造混乱就行......”

    莱曼听的很认真,直到对方球员已经陆续回到半场,比赛马上就要重新开始的时候,才用大嗓门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明白了!”

    阿森纳球员们一颗颗冰凉到僵硬的心,随着两人的声音渐渐跳动起来,等到哨声响起的时候,一双双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对自己,对队友,对黑白相间的精灵。

    是的,没到最后一秒,比分永远不会被锁定,胜负永远难料!

    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你所能做的,只是做好一切准备,永不放弃!

    ......

    由于大肆庆祝耽误了不少时间,90分钟一到,场边的第四官员举起了手中写着“6”的电子屏。

    温布利的看台上已经有人陆续离开了,剩下的虽然还有不少痴心未改的球迷们,在用单薄的声音期待奇迹的降临,但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失望。

    他们被赛前一片乐观的预测吊起了胃口,很难接受眼前的现实。他们与这支球队之间的感情远没有到同呼吸共命运的阶段,于是用冷眼看着处于生死关头的球员们,心中有念想,却并不强烈。也不相信奇迹会出现眼前。

    就在看台渐趋冷清,很多人掂记起回去的路上是否会堵车的时候,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幕仿佛战争电影般的镜头,让他们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屏住呼吸,心跳开始上升。

    他们看到了一支既华丽又铁血的战斗之师,在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寸土必争,用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把对手牢牢压制在前场30米区域。中线已经成了边界线,阿森纳的半场成了马赛无法逾越的禁区,就连门将莱曼都已经来到了中圈弧,像个门卫一样不时地参与到进攻中。

    这种大胆到让人发指的举动,出奇地没有引起任何议论,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瞧着对手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一股豪情涌了上来,沉寂已久的看台迅速被充满激*情的呐喊声笼罩,让人热血上涌,情难自禁。

    原本在他们看来,马赛队只需要像上半场那样死守,坚持完区区6分钟就足以笑到最后了。结果却没想到,阿森纳在绝境中爆发出的战斗力,不但牢牢地把对手压制在前场30米,而且不断地用各种方式在威胁球门!

    眼前的比赛仿佛成了职业队与业余队之间的较量,6分钟内就足以完成血洗!

    强烈的预感没有欺骗他们,没有等到最后一秒,比分就已经被改写了。

    第93分钟,阿森纳队左路让人眼花缭乱的配合撕开了防线,阿什利科尔带球从底线溜了进来!

    面对近在咫尺的球门,他丝毫不为所动,左脚腕一伸一抖,皮球回给了身后的亨利!

    熟悉的位置,熟悉的状态,熟悉的对手,让亨利一秒化身枪手,皮球一到脚下就变成了杀伤力十足的达姆弹,随着巴雷特狙击枪的不断瞄准,在对手的禁区前如入无人之境!

    横向突破,拉开角度,开火!

    呼啸的子弹带着强烈的旋转,刁钻的轨迹让对手只能目送着它划破球门!

    2:2!

    还没完。

    已经杀红眼的阿森纳将士们,在重新开球后完全复制了之前的战术,用一种血腥味十足的拼刺刀模式,在全场如痴如醉的呐喊声中,继续向对手发起冲锋!

    马赛将士们已经尽力了,奈何疲惫不堪的身体实在无法再次超越极限,即使知道加时赛凶多吉少,也无法在枪林弹雨中站直身体,遑论反击了。

    第95分钟,维埃拉接队友传球中路衔枚疾进,大禁区边缘吸引了三名防守队员后,转身一脚轻推,给了身后的重炮手直接轰门的机会!

    尤墨的射门从不刻意追求角度,也从不在意面前是否存在干扰。速度是他的终级武器,就像阴影中的刺客突然现身一般,刀光一闪,血花已经绽放!

    不过这一次他没能一击致命,皮球被门将奋力扑出!

    早有准备的维尔托德斜刺里杀出,脚尖一捅,3:2!

    绝杀!!!

    补时阶段,3分钟内连入两球。他们用一种向老对手致敬的方式,完成了救赎,顺便把整座温布利大球场,变成了真正的主场!

    现场观众没有让他们失望,山呼海啸般的呐喊没有因为比赛结束而停止,仿佛在欢迎归来的英雄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阿森纳球员们自发地牵起手,绕着球场转了一圈,向每一块看台上的球迷致敬。

    亨利,维尔托德,尤墨,这三个家伙的名字成了口号,随着他们的到来愈发响亮。幸福的尖叫声夹杂在欢乐的海洋里,“ILoveyou”之类的示爱方式毫无顾忌地从一张张兴奋到难以自抑的嘴里倾吐出来,如梦如幻。

    尤墨还发现了为数不少的国人,在那举着手中的国旗兴奋不已。看到他的到来,熟悉的问候顿时响起,让他难得有些百感交集。

    这一路走来,他与阿森纳一样磕磕碰碰,能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让所有人疯狂,才不枉活这一回!

    现在,尽情享受这一刻!

    ......

    “呃,居然看的我心跳加速......”

    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后,弗格森总算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顺便移开目光,看了眼身边的家伙。

    卢伟依然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儿,身体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仿佛瞌睡了一般,眼睛似闭似睁。

    “他们在重演奇迹,当然会勾起您心中的回忆。”

    “结束了,该死,怎么不多踢一会?”弗格森笑了起来,用力一拍沙发的扶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卢伟也笑,轻轻摇了摇头,“除了性格以外,您和他在某些习惯上真的很像。”

    弗格森笑的愈发灿烂,居然得意地眨了眨眼睛,“看来他对你的影响,并不弱于你对他的影响?”

    “是的。”卢伟一脸平静,“他给我改变环境的勇气,让我相信人性中善良的一面。”

    “哦?”弗格森来了兴趣,压低声音问道:“看来你在这一路上没少让人头痛,我是不是捡了个大便宜?”

    “不好说......”卢伟又摇起了头,“我在想,当时如果我去了阿森纳,他来到曼联,现在会是怎样一副状况。”

    听到这样的问题,弗格森没有笑,一脸认真地想了想,说道:“他如果来到这里,会让我更加坚定地一条路走下去。而你的到来,让我有了更高的挑战,想试试另一条路是否行的通。”

    顿了顿,老头儿继续说道:“或许你在温格手中会是一张好牌,不过很可惜,阿森纳的更衣室不会欢迎你,而你的性格又注定无法融入那种带有敌意的氛围中。如果缺乏来自主教练的秩序维护,你的存在只能激化矛盾,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听到这样的答案,卢伟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是的,就像婚姻一样,看起来合适的未必合适,看起来不合适的未必不合适。”

    弗格森伸出来手来,嘴角含笑,“难得在一起看场球,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说罢,两人一起往门口走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弗格森忽然想起一事般,沉声说道:“哦,对了,鲁德的心理年龄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成熟......”

    “知道。”卢伟出声打断了主教练的欲言又止,“没关系,缺乏敌意的环境会让人放松警惕,有点火药味总比让人乏味的比赛来的更有趣一些。”

    弗格森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是的,更衣室里只有一个声音存在的话,同样是件让人担心的事情。只有经历矛盾,挫折,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听到这样一番话,卢伟停下了脚步,“是啊,矛盾产生欲*望,欲*望产生动力,有了动力,才能保持成长的速度。”

    “所以呢。”弗格森大笑起来,“在鲁德这件事上,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他自己意识到问题,产生的动力才足以让他成熟起来!”

    卢伟笑着挥了挥手,推门而出。

    “得抓紧时间了,对手已经不等我们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