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签结果出炉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国际米兰无疑是最幸福的一家,抽中本菲卡的他们在各种预测中晋级概率高达85%。被小瞧的葡萄牙人并不低调,扬言要让球星云集的意甲豪门栽个大跟头,结果引来一片嘲笑。

    曼联的签运还算不错,这个赛季的巴塞罗那场内外是非不断,据说主教练范加尔已经被架空。联赛远远落后于皇马的情况下,如果欧冠再次倒在八强,下课将成必然结局。

    阿森纳的对手尤文图斯队在竞争激烈的意甲表现稳定,队中头号球星皮耶罗已经在欧冠中斩获六粒进球,与劳尔一起并列第一。这两支球队之间的直接交手要追溯到15年前,彼此之间的陌生会让比赛的不可预知性大大增加。

    皇马与拜仁的较量是八强战的最大看点,两支球队目前联赛领先优势明显,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排兵布阵上选择余地要多的多。有分析认为,这两支球队的提前相遇,无形中提高了其他球队晋级四强的几率,算是一场提前上演的决战。

    热热闹闹地争论了两天,英超联赛第二十七轮较量已经展开,阿森纳将坐镇主场面对斯托克城的挑战。

    由于三天前结束的比赛中消耗过大,温格在赛前公布首发名单时,有接近半数的主力球员进入了轮换。

    亨利,尤墨,皮雷,阿什利科尔,科洛*图雷,五个家伙在替补席上排排坐,时不时地引来摄像机镜头,对着他们来回扫荡。

    五人中亨利和科洛*图雷脸色严肃,目光专注,其它三个家伙一脸轻松,说笑不断。

    其实场上的阿森纳队并未占据多大优势,反倒是斯托克城的快节奏攻防转换颇具威胁,时不时的下底传中惊出海布里的球迷们一身冷汗。

    没办法,场上这支平均年龄高达27.8岁的老爷车启动太慢,对手已经进入状态了,他们依然攻不上去守不下来。要不是对手的实力有限,把握机会能力欠缺,场上局面会更加被动。

    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不过除了默默注视外,起身大喊大叫并不是他的一贯作风,面对眼前这种被动局面,他的办法不多,也缺了些不管不顾的匪气。

    在之前结束的那场比赛中,他的决策失误导致球队屡屡陷入被动。若不是弟子们在绝境中爆发出的能量实在惊人,他和阿森纳队都将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说不定整个赛季都会因此急转直下,最终颗粒无收。

    虽说人人都免不了犯错,但在这种节骨眼上做出错误判断,并且导致球队付出了不必要的巨大消耗,带来的影响必然会波及深远。球员们倒不会把此事挂在嘴边,只是心里难免会犯嘀咕,也很难不去假设另外一种可能。

    像曼联那样稳扎稳打,直至冠军收入囊中,会不会更稳妥一些?

    这种假设存在于心底,动摇了原本坚定的信仰,很难说会不会在特定条件下演变成一场信任危机。

    尤墨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不是不想,只是时机未到。

    任何一支球队中,主教练的权威都是必须要维护的根本,若因为一两次错误就产生动摇,更大的代价会在前方不远处等待着他们。由于这货在这支球队中扮演的角色太过特殊,这种状况下存在感越强,越容易放大错误带来的影响。

    索性先翻过这一页,有合适的机会再说。

    “听说弗雷德里克现在住在你家里?”

    皮雷依然念念不忘于之前的话题,很是怀疑身边家伙的性取向问题。

    “是啊,仅仅一个星期,他已经成了半个中国人。”尤墨不疑有它,随口就答。

    “难怪你拒绝了阿什利科尔!”皮雷惊叹道,“原来是这样!”

    “靠!”

    被名点的家伙原本想发表观点的,结果场上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同时暗骂了一句。

    比赛开始仅十二分钟,久疏战阵的老将迪克逊解围时一脚踢空,斯托克城球员坦然受下大礼,大禁区内一脚捅射破网!

    丢球让人无话可说,对原本就不高的士气打击不可谓不大。

    若是对手表现出色,丢球是再所难免的事情,所有人不会因此心生埋怨。这种拱手送上大礼的行为实在难辞其咎,再大度的家伙也会觉得伤不起。

    可对方是个年逾35岁,行将退役的老将,身体状态原本就保持的不好,最近更是上场机会寥寥无几,失误简直再正常不过!

    这种情况下所有人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一个个若无其事地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等待开球。

    其实心中难免会有想法。

    既然中卫缺人那么久了,为何俱乐部迟迟不采取行动,两个转会窗口只买来科洛*图雷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青涩小将?

    上一场仓促出战的马丁*基翁同样因为缺乏上场机会而表现不佳,球队的轮换压根没起到应有的作用,谁该为此负责?

    替补阵容连英超中游球队都不如,拿什么三线作战?

    这些疑问悬在心头,打乱了正常的比赛节奏,让阿森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表现依然没有起色,压根没有主场落后时知耻而后勇,奋起直追的劲头。

    替补席上的几个家伙也有些少气懒言,一派死气沉沉的样子。

    尤墨依然没有采取行动,他还在等。

    他很清楚,危机安然度过后肯定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懈怠,这属于人之常情,过于强求会起反效果。他其实没把多少场不败看的有多重要,他的观点和弗格森一样,觉得两场平局还不如赢一场输一场来的痛快。

    在他看来,矛盾既然已经产生,一味的息事宁人不是解决的办法。等到矛盾激化,彼此观点对立明显的时候,解决的时机才算成熟,效果比防患于未燃要好的多。

    就像身体里的免疫系统一样,不经历适当的考验,难免会在危机来临时暴露出脆弱的一面。

    他可不想让自己当一名救火队员,哪儿有险情都冲在第一线。

    那是一名执行者该干的事情,既不符合他的性格,也会过度消耗他的精力。

    “呼......终于结束了。”

    上半场比赛以0:1告终,场上队员脚步迟缓地往下走的时候,替补席上的家伙们总算松了口气。

    那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球队一无是处的感觉,实在是有够憋屈的。

    “来点自娱自乐?”

    尤墨抬脚接下阿什利科尔的传球,懒洋洋地回了一句。

    “蒂埃里和科洛也在,不如二V二?”

    “好主意!”

    三言两语交待完毕,一场奇特的中场休息在海布里球场中央开始上演。

    皮雷负责传球,曼宁格守门,阿什利科尔原本应该负责防守的,奈何这家伙强烈抗议,声称自己是踢前卫出身,后卫只是客串。最终他和亨利两人进攻,科洛*图雷与尤墨这对主力中卫继续搭档。

    由于是热身性质的表演,四个家伙虽然动作有板有眼,但追求的效果更倾向于娱乐,于是各种精彩场面开始不断上演,把对面一同热身的斯托克城球员都吸引住了。

    这给到现场看球的球迷们极大的安慰,不少已经骂了半天的家伙们脸上重拾笑容,乐的前仰后合。

    在他们看来,球队表现不佳只是因为阵容厚度不够造成的,只要眼前这些家伙在场,能把可恶的斯托克城队打的找不到北!

    原本难熬的15分钟在这几人的倾情演出中很快结束,所有人都觉得意犹未尽。

    包括场上正面对抗的四个家伙在内,同样如此。

    “感觉如何?”

    尤墨擦了把汗,遥声问道。

    “不过瘾,时间太短了!”阿什利抢答完毕,转头找亨利比划,“咱们应该用脚下技术决胜负,不能给他们贴身的机会!”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了解蒂埃里。”科洛*图雷一脸憨厚笑容,“好像他的每个动作都在你的意料之中,所有的办法都不能完全摆脱你的防守!”

    听到这样的吹捧,尤墨笑的很开心,

    “他可是我的直接竞争对手,不从头到脚摸清楚可不行!”

    ……

    很少有人能在中锋位置上把单兵作战能力与团队合作精神结合的像亨利一样完美。

    阿内尔卡不能,尤墨也不能。

    这是天赋与性格相结合的产物,具有不可复制性,个人色彩浓厚。

    于是如何限制这种全能战士型中锋,成了尤墨在中卫位置上的一道难题。

    这货很清楚,随着职业足球的高速向前发展,中锋这一位置需要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复杂,在战术体系中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

    像他以前那种单纯的机会主义前锋踢法,会降低整支球队的中场控制能力,在面对同级对手时,往往只能采取防守反击战术。

    这对于球队原本战术体系的影响很大,也是上赛季阿森纳崩盘的最主要原因。如果不想重蹈覆辙,他在进攻组织中的作用必须加强,有球状态下的单兵作战能力也要随之提高。

    想要顺利完成转型任务,除了名师指点外,身边的队友是最好的榜样。

    于是亨利成了他的绝佳模板,无论比赛还是训练,亦或是家中看录像的时候,都是他的关注焦点。久而久之,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烂熟于胸。

    队内训练时两人也有直接对抗的时候,不过那时最少都是四打四,体现不出两人直接对抗时的那种效果。现在是表演性质的二V二,相互之间的了解程度决定了对抗结果,于是这货一秒化身大魔王,把亨利防的没脾气。

    不过全能战士毕竟全能,此路不通的时候另寻它途是本能反应。技术层面明显占优的两个家伙,通过漂亮的配合一样能把进攻演绎的有声有色。

    “真是没想到,咱们当初的约定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替补席上坐定的时候,亨利不无感慨。

    在法国人心中,面前这个家伙拥有神奇的魔力,之前发生的事情毫不奇怪。

    这种近乎膜拜的信任存在于很多阿森纳球员心中,若不是这货江湖地位高高在上,各种赞美能让人耳朵生出老茧。

    “是啊,计划赶不上变化。不过还好,咱们的目标看起来并不是天方夜谭,还有机会去完成。”尤墨感慨完毕,话音一转道:“马丁*泰勒可是个老江湖了,没有为难你吧?”

    亨利咧嘴一笑,黑不溜秋的脸上露了好几颗大白牙出来,“没有,在可能引起过度解读的问题上,他向我私下征求意见了。”

    说罢又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他有些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尤墨大大咧咧地打断了对方的欲言又止,扭头看了眼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稳的主教练,笑道:“成功的路上一帆风顺才值得担心,其他的都不值得。”

    “靠!”阿什利科尔果断出来抢戏,声音大而放肆,“意思是太顺利了没意思,就得让所有人窒息,咱们赢得的荣誉才能被永远记住?”

    大嗓门果然引起了温格的注意,那张著名的扑克脸上眉头深深皱起,双目混浊,眼神暗淡。

    “要是没有之前那件事,这么干风险有点大。”尤墨的声音迅速响起,虽然不大,但充足的中气很容易就竖起了所有人的耳朵。

    “哪件事情?”阿什利科尔作聆听状。

    “当然是我当助理教练这件事。”尤墨一脸的不以为然,仿佛周围的所有人都犯了失忆症一般,需要提醒一下才能继续,“不然的话,这一路上我们用的着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吗?”

    “嗯?”

    所有听众齐齐愣住。

    事情听起来很遥远,其实只过去三个月不到,实在不该这么早被人遗忘。

    难道是因为看到胜利的曙光,才变得迫切,忘记初衷了吗?

    “是啊,要不是你非要当什么助理教练,咱们的友谊要比现在纯洁的多!”

    阿什利科尔愤愤不平地说罢,果断引起一片努力压抑的笑声。

    就连温格那张愁云惨淡的脸上,都漏出了一丝微笑。

    “啧啧,纯洁的友谊……”皮雷依然念念不忘。

    尤墨的大嗓门再也忍耐不住了。

    “罗伯托,敢不敢到我家里一探究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