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结束于1:1,阿森纳通过换人扭转了局面,在第75分钟时利用角球扳平了比分。

    进球的是......尤墨。

    为何又是他?

    答案其实很简单。

    斯托克城原本就是阿森纳的苦主,这场对阵半主力出战的对手,他们的高举高打效果显著,无论比分还是场面都压倒对手一头。随着温格把主力陆续换上,他们非常明智地选择了收缩防守,希望通过局部人数优势来弥补个人能力上的差距,把1:0的比分保持到完场。

    尤墨第60分钟换下了凯文阿什利,亨利第66分钟换下了加尔德,原本踢中锋的维尔托德继续回归右前卫位置。三个家伙本赛季已经联手为球队贡献了50+的入球,超过10次助攻,此时同时出现在场上,威力非同小可。

    由于时间不多,自身状态也只是一般般,三人没有选择过于复杂的配合,也没有往中路人员密集的地方硬闯。他们以边路为突破口,充分利用场地宽度来实现局部优势,以点扩面,让对手的整条防线为之松动。

    最终效果还不错,第三个换人名额还没用,阿森纳的攻势已然抬头。比赛第74分钟,阿森纳在连续获得三个角球后,终于通过完美的弧线绕过了斯托克城中卫的头顶,落在了尤墨的控制范围内。

    这货坦然收下送上门的大礼包,小禁区前高高跃起,甩头一蹭,皮球直奔死角!

    进球方式看起来平平无奇,就像这支球队的状态一样无法给人留下深刻印象。1:1的比分同样无法让人满意,积分榜上曼联再次拉开了两分差距,目前已经领先了足足4分。真正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这货在射手榜上又有进帐,联赛15球再加上欧冠4球,已经逼近20大关!

    这对于一个多半比赛中以后卫身份驰骋赛场的家伙而言,是件让人叹为观止的事情。

    其实19粒进球中定位球得分占了一多半,从观赏性角度来看也不如以前那么赏心悦目,可随着球队联赛27轮不败的战绩傲视整个欧洲五大联赛,他在球场上的作用彰显无遗。

    下限的保证,不败的基石!

    任何一支球队在漫长的赛季中都会遭遇各种问题,运气不佳时爆冷输球再正常不过。所谓的XX场不败,除了某些场次的运气成分外,关键人物的关键表现至关重要。

    所有人都知道阿森纳是一支崇尚地面进攻,不擅长高空轰炸和远程发炮的球队,于是在防守时都非常注意地面渗透带来的威胁。仿佛刻意作对一般,尤墨最擅长的正是这两种既原始又直接的破门方式!

    如果他继续踢中锋,那对手可以通过人数和位置优势来切断传球路线,在威胁产生之前就扑灭危险的火苗。可这货本赛季出现在锋线的次数实在少的可怜,跑位飘忽的情况下,实在让人防不胜防!

    简单点说,就是他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球队的战术选择,在破密集防守时作用明显。

    19粒入球已经超过他的英超处子赛季所得,距离凯泽斯劳滕时期的24粒个人记录也相距不远。如果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势头,联赛金靴或许希望不大,追平乃至刷新自己的最好成绩指日可待。

    不过也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卫对于位置感的要求很高,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如果出任后腰或者干脆就踢自由人,他的运动战进球将会大大增加,对于金靴的竞争力也将大大提高!

    “一场让人有些失望的比赛。”

    马丁*泰勒在比赛结束的第一时间就更新了自己的专栏,面对这样一场不尽如人意的比赛,或许只有从上一场找原因了。

    “单薄的阵容让三线作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但没办法,豪门之路注定要面临多个战场的考验。那些只能每赛季锁定单个目标的球队,只是个搅局者而已,既没有征服一切的野心,也无法让人产生更大的期待。”

    “曼联一直是阿森纳的最佳比较对象,在多线作战上的他们经验更丰富,取得的成就也更有说服力。温格可能不爱听这些话,但没办法,单纯依靠理想主义者那一套办法,是无法达到弗格森那种境界的。”

    “期待两队的下一回合较量。”

    曼联队这一轮比赛和阿森纳同时开球,最终结果客场2:0轻松拿下实力排名中游的埃弗顿队。

    这场胜利把两队之间的分差扩大到了4分,在对手联赛27轮不败的情况下依然保持领先优势,红魔的稳定性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尤其是前段时间爆出飞靴门事件,以及接下来的贝克汉姆出走成为现实后,不少人都认为这支球队即将面临崩盘,会被竞争对手甩远。

    结果证明弗格森的掌控力被小瞧了。

    随着卢伟的前场核心作用越来越突出,新援费迪南德的后防定海神针作用越来越明显,曼联队俨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更新换代,开始加速冲刺了!

    不过在刚刚结束的这场比赛中,有眼尖的家伙站出来挑刺了!

    “两粒进球中的第二粒看起来非常精彩,但通过慢镜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在中路完成突破后,WE没有像往常一样用一脚直塞交给范尼来解决问题,反而用一种并不常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安迪*格雷,这位天空体育的名嘴是马丁*泰勒的搭档,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曼联身上。

    “他无视了范尼的要球手势,选择了继续突破,最终依靠夸张的脚下频率完成了一次长途奔袭,自己解决了问题!”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是在用这种方式警告大嘴巴的队友?”

    身为坚定的支持者,安迪*格雷没有用更夸张的字眼来搏关注,他和老搭档一样,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主教练。

    更衣室矛盾之2.0版?

    不得不说,他的猜测确实很有可能。

    卢伟与尤墨的关系有多铁,消息灵通的英国媒体早就扒的一清二楚了。

    有夸张一些的家伙直指两人情同手足,即使不在一支球队依然保持密切联系,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

    尤墨与弗格森的私人关系是这种观点的直接证明,姚厦得以留在曼联同样因为如此。

    这么一来,范尼的嘲讽引来的争议算是把自己给漩进去了,包括曼彻斯特媒体在内,普遍观点是荷兰人说话欠考虑,现在遭报应了!

    不过身为主教练,面对这种事情有够头痛。

    两人都是球队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如果在眼前这种赛季关键阶段爆发矛盾,带来的破坏力比飞靴门夸张多了,搞不好就会让整个赛季的努力付诸东流!

    “听说最近搞很大,是打算让范尼吃亏长记性吗?”

    周末的第二十八轮联赛中,阿森纳继续坐镇主场面对南安普顿的挑战,曼联则来到北伦敦,与热刺队来一场较量。

    按惯例,卢伟与姚厦要来尤墨家中报道一下,结果一不小心凑了把热闹,皮雷与阿什利科尔都在。

    这两位仁兄是尤墨请来家中做客的,原因不用说也知道。

    这货原本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再和主教练谈谈的,不过他显然低估了队友的双商,也从另一个侧面感受了一把幸福的烦恼。

    这么多优秀的家伙环绕四周,哪能不引来一群狼?

    “我有那么无聊吗?”卢伟笑着打完招呼,随口答道,“他和你之间的相爱相杀,我掺和什么劲?”

    “靠!”尤墨身为主人,原本应该注意形象的,奈何那货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把人雷的里焦外嫩不罢休。

    于是这货只能用粗口聊表愤慨,再奋起还击,“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我很难做人,一世英名都因为你毁于一旦了!”

    这话说的也是实情。

    嘴炮这种东西用在对手身上算是心理战,可曼联对这货的意义可不仅仅是对手。

    远的不说,近在眼前的两个家伙还在其中效力呢!

    如果因为他的一句话让红魔的更衣室再度陷入震荡,那他的所作所为显然不够光明磊落,严格说来还不如穆里尼奥的心理战来的更让人信服。

    “你的一世英名早就毁于一旦了。”卢伟瞧着这货家中大客厅里的男男女女,目光最终锁定在阿什利科尔与谢丽尔身上。

    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两位看来才叫相爱相杀,怎么着,不打算掺和一脚?”

    尤墨也是心大,一听这话立马把之前的问题扔在一边,一脸神秘地说道,“温格与亨利的家务事我都懒得操心,这位爷的花花公子路就随他去吧。”

    “真假?”卢伟面带讶色,“要是切尔西过来挖人,你还一副随他去吧的态度?”

    “不然怎样?”尤墨一脸的不以为然,“金钱好比美女,拒绝的了一时,拒绝不了一世,就拿你来说吧,看起来清心寡欲……”

    “打住打住!”卢伟忙挥手打断这货的滔滔不绝天花乱坠,忙不迭地起身往人堆里凑去。

    客厅被王*丹临时布置成鸡尾酒派对的场地了,此时男男女女或聚拢或分散,正聊的渐入佳境。

    就连家中的老爷子老太太都耐不住寂寞,一个个打扮的既潮又时,操着一口伦敦郊区口音在那凑热闹。

    原本也该成为重要成员的永贝里反而成了奶爸,正领着两位小小姑娘四处玩耍。

    瞧见卢伟过来,一脸好奇地打了声招呼。

    “伤势恢复的怎样了?”卢伟伸手接过尤馨雅,继续问道:“这赛季还能赶上吗?”

    永贝里稍稍吃了一惊,旋又反应过来,笑道:“最近的进度快多了,顶多再过一个月就能开始正常训练!”

    卢伟轻轻点了下头,目光转过,扫了一圈,“其实在这里住着也满有意思的,说不定你以后还会惦记。”

    “呃……”永贝里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笑着目送对方离开。

    他能体会到对方话中的怀念,可越是如此,他越觉得自己太幸运,不知道该如何偿还这份厚重到心里沉甸甸的情谊。

    或许只有像他们一样优秀,才能并肩而立,以彼此为傲!

    “请你过来居然不准备一桌子中餐,真该好好批评他一顿!”

    卢伟难得笑的漏齿,说罢还手指厨房,一脸神秘地说道:“那里才是美味天堂,这里的东西太马虎了!”

    一听这话,皮雷顿时好奇心起,压低声音问道:“可以带我过去瞧瞧吗?”

    “小事一桩!”卢伟松开怀中挣扎的小小姑娘,放她去疯,“跟我来!”

    探险氛围一起,皮雷像个间谍一样,蹑手蹑脚地跟着那货往厨房移动。

    好一会,两人才先后脚到达目的地。

    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另一个世界在两人面前展开。

    各种稀奇古怪的蔬菜,肉类,菌类,装在大大小小的盘子里,码的整整齐齐。案板上的刀还在不停地工作中,随着节奏感十足的声音,一块块大小几乎一模一样的原材料开始整齐划一地出现在刀下。

    正在冒热气的锅中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不用靠近,就让人食指大动。

    皮雷真没见过这么夸张的家宴,一时忙的眼睛不够用。卢伟却自来熟的很,与江晓兰打完招呼,转头找薇拉瑞安聊天。

    “我还以为外面那些就是今晚的全部了,好在进来看了一眼,不然还得寻思怎么悄悄溜走。”

    听了这话,瑞典姑娘顿时笑的前仰后合,好容易才稳住面部肌肉,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就是付出劳动,怎么能用外面买的东西来替代呢?”

    卢伟收了笑容,竖了个大拇指给她,转头找江晓兰麻烦,“好容易来俩客人,一个做饭,一个带孩……简直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嘿嘿嘿,想不到吧?”

    江晓兰停下手中菜刀,擦了把汗,“我觉得挺好呀,不然他们老是觉得不好意思,说话客气的让人生分。”

    “嗯……”卢伟笑着拿起桌子上还没有备好的原材料,忙活了起来,“有水饺吗?”

    “当然。”

    “为什么?”

    “不然哪有家的味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