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从超市买回一箱鸡蛋。当天做汤时打开一枚,发现里面的蛋清是红的。

    于是我拿着鸡蛋到超市质问,超市的负责人说要等他打电话问一下供货商了解下。

    过了会儿,他回来对我说:“我帮你问清楚了,那枚鸡蛋之所以出现红蛋清,是因母鸡怀它时犯了痔疮……”

    身为老江湖一个,温格才没兴趣无何止地满足记者们的好奇心。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其实只是为了让弟子们深入思考,通过对比来找到前进的动力。

    不过记者们可不太理会这种良苦用心,好容易听到主教练主动爆料,那不连篇累牍地报道一番,对的起头上的“无冕之王”称号吗?

    于是各种溢美之辞蜂拥而来,直接把这货捧成了劳动模范,五好青年,世纪末之花......

    于是当亨利与卢伟在这货家门前相遇的时候,一堆小报记者打了鸡血般兴奋。

    这两位其实都是应邀而来,不过前者有些忐忑,边走边琢磨“下来不妨找我”会不会有其它含义;后者有些蛋疼,下了车就东张西望看热闹,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成了最热闹的话题。

    今天是周末,球队的例行假期,两人目的虽然不同,但时间上恰好同步,最终得以在门口相遇。

    卢伟抬起手,胡乱地摆了两下,算是打招呼,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已经开口问道:“过来找他学习一趟五米远吗?”

    亨利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这泥妹的,让人怎么往下接......

    “还,还好吧,您也是过来找他,哦不,您是被他找来......”

    “我来找他还钱。”

    卢伟的回答言简意赅,瞬间就让亨利大脑短路了。

    法国人手停在半空,下巴停在胸口,画面定格了足足五秒。

    搞定了对手,卢伟施施然转身,朝记者们挥了挥手。

    “我们先进去了,待会见!”

    亨利楞楞地跟在他后面,像个瘦弱的.....黑人保镖。

    直到寒暄完毕,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法国人才恍然惊觉。

    好强的气场!

    “姚小胖表现如何?”

    尤墨先关心的是这个。

    “还行吧,比你的一趟五米差了点点,还需努力才能青出于蓝。”

    “你别拿他和贝克汉姆比,和布洛姆奎斯特比,有戏没?”

    “长相略强些。”

    “靠,卢总你受刺激了吗?”

    “你家范尼太能显摆,和我家亨利一比,简直看不下去。”

    “......”

    两人在用中文一问一答,亨利在旁边急的抓耳挠腮又不敢乱动,好在旁边有知心姐姐看出苗头了,于是欣然出列,随意找了个话题攀谈起来。

    “居然还有美女陪聊,我的呢?”卢伟啧啧感慨。

    “在喂奶。”尤墨捋袖子。

    “......”卢伟没敢乱脑补。

    “说吧,怎么个显摆法,老头子是啥意思!”尤墨扬了扬碗大的拳头。

    “荷兰人都有点自恋倾向,你家这位还有点中二,老头子挺惯着他。”卢伟有一说一,绝不多言。

    “我问老头子对姚小胖是啥态度!”尤墨气急败坏。

    “看的多,说的少,可能是在考验耐心。”

    “小胖呢?”

    “吃的多,睡的少,可能是想光宗耀祖。”

    “哦......你呢?”

    “天天给他做饭,教他英语,陪他跑步,玩游戏的时间都没了。”

    “你都多大了,还玩什么游戏!”

    “不玩游戏玩什么?难道学你......玩女人?”

    “玩女人?馨雅过来,卢叔叔要陪你玩。”

    正在热烈交谈中的两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传来,于是一起噤若寒蝉。

    王*丹满意地转过头,瞧了眼目瞪口呆的亨利。

    “没事,不用管他们,他们都没长大,不吓唬吓唬容易出去惹事!”

    听了这话,法国人一脸的将信将疑。

    “他们?没长大?”

    “是啊,看着一个个老大不小了,实际上一个比一个玩劣。唉,当姐姐辛苦啊,你不知道......”

    “姐姐?”

    “哎呀,姐弟恋嘛,这都不懂?”

    “懂......可是,Mo,还有We,给我的感觉都是那种,气场非常强的那种......”

    “他们喜欢吓唬小孩子,姐早都看出来了!”

    “看来我也只是个小孩子......”

    “没关系,有姐罩着你,他们不敢欺负你!”

    “等等......我其实,也没有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忽然一下就成了您的弟弟......”

    “礼物什么的都是形式,关键是一颗心,说说看,你心里有没有我?”

    正在信口开河的王大记者,忽然感受到一股春天般温暖的气息传来,于是捂住嘴,瞪了旁边两人一眼。

    两个家伙这次有把柄在手,夷然不惧。

    “说说看,你心里有没有我?”

    “没有,我心里只有姚小胖!”

    “郑睫呢,受的了你们俩的臭袜子吗?”

    “还好没在家。”

    “你打算......让她回来直接把房子给卖了?”

    “不好说,也可能买一送二。”

    “姚小胖不是挺勤快的吗?”

    “当了三年大爷,再勤快也会变懒。”

    “对了,你听说没有,我现在已经是超人了!”

    “那你还不把内*裤套在外面?”

    “丹姐不让......”

    刚准备继续信口开河,凛冽的杀气再度传来,尤墨只好讪讪止住,正色道:“把你叫过来,是有大事相商,眼下扯淡了这么久,是该进入正题了!”

    这话说的义正严词,就连听不懂的亨利都竖起了耳朵,不时用眼神打量过来。

    卢伟同样面色严肃,微一点头,用英文说道:“几时还钱?”

    “扑哧”一声之后,亨利的大眼睛很是无辜地望着对面,眼睫毛上的水滴成线,晶莹剔透。

    王*丹赶紧起身,拽了张纸巾就扑了过来,好一通忙活。

    “一会你就要挨打了!”尤墨瞧的啧啧称奇。

    “你女儿呢,先借我当人质。”卢伟起身,慌不择路。

    “跟她奶奶在院子里玩呢,你说你也是的,找我聊什么天,挨打不活该吗?”尤墨指明方向,好一通感慨。

    “信不信我先把你打一顿!”王*丹没好意思在客人面前张牙舞爪,只是出声吓唬了一番。

    话音刚落,有声音传来。

    “卢伟呢,怎么不见人了?”

    江晓兰抱着吃饱喝足的小家伙出来消食,瞧见亨利之后被吓了一小跳。

    黑人也,好黑,好黑,好黑!

    “被我打跑了。这是亨利,哦不对,应该叫蒂埃里......真不好意思,一说起这,老是想起‘亨利眼镜店’。”王*丹介绍的很是热情。

    一番客套之后,江晓兰没急着开溜,反而好奇地打量着浑身不自在的法国人。

    人都是这样,气场再弱,也喜欢欺负气场更弱的家伙。

    尤墨伸手接过尤悠佳,眼神鼓励了一番。江晓兰微一点头,鼓起勇气道:“很高兴认识你,我是Lan。”

    亨利听的热泪盈眶,立即坐端正了,字正腔圆地自我介绍了一番。

    两名围观群众顿时觉得失落,于是头碰头悄悄话。

    “能行吗,温格把他找来,这害羞的!”

    “潜力股啊,你这眼光不要太高。”

    “位置呢?也没位置呀,维尔托德踢的那么顺!”

    “也不看看对手是啥实力,赢的这么惊险。”

    “你意思是,遇见强敌的时候派他上去?”

    “送人头吗?你这逻辑......”

    “靠,刚才没打你,现在看你往哪跑!”

    虽然吼的凶巴巴,王*丹其实只是用手拧了这货胳膊一下,不过眼尖的江晓兰仍然很是不爽地瞪了她一下。

    亨利左右一打量,顿时若有所思起来。

    “小老婆就是好啊,疼你疼在心尖尖上。”王*丹酸溜溜地说道。

    “大老婆也不错,放的开。”尤墨好言安慰。

    “嘿嘿嘿......”王*丹压低声音,忍住口水,猛眨眼睛,“最近怎么了,凶的招不住!”

    听了这话,尤墨却忽然想起一事来,于是皱眉。

    王*丹以为这货又在憋大招,于是笑着瞧他,不曾想他一开口,自己楞住了。

    “你最近在吃避*孕药吧,这样可不好,要不就去结扎,要不就继续怀一个,省的爸妈念叨。”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古怪,正在用正确姿势交谈中的两个家伙都察觉了,不时地抽空瞅了过来。

    王*丹脸色数变,最终没好意思翻脸,只是皱着眉头,一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尤墨其实也不想逼她做选择题,不过人一得意容易忘形,不做提前打算的话,惹了麻烦上身难免后悔莫及。

    随意又聊了几句,两边都有些冷场。

    身为主人,自然需要在这种情况下站出来救场。

    “最近球队气氛有些沉闷,还习惯吗?”

    尤墨一开口,江晓兰立即知趣地抱着女儿往院子里去了,王*丹本来也打算跟着去的,结果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坐回了沙发上。

    手托腮,面无表情地看着院子外面。

    亨利有些奇怪,不过自家麻烦还多着,哪有闲心操别人的家事。

    “还不错,我挺喜欢这种氛围的。要是大家太过热情的话,我可能会不太适应。”

    “实在人说实在话,我欣赏你这一点。”尤墨笑着点头,开始进入正题,“把你找来的目的,是觉得咱们既然有约定在身,那相互之间就成了最好的比较对象,加深些了解非常有必要。”

    听了这话,亨利长出了一口气。

    他这趟登门拜访其实有些唐突,换成以往多半不会成行。促成他下定决心跑一趟的,除了那场健身房较量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外,彼此状况也实在难言乐观。

    现在两人一个越踢越靠后,现阶段俨然成了主力中卫;另一个上场机会渺茫,处子球都遥不可及,遑论一赛季20+了。

    直觉告诉他,眼前这家伙不会用空口白话逗他玩,既然约定了,就会竭尽所能去完成它!

    “是的,您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助理教练。我很难克制住内心的好奇,想听听您对目前状况的看法。”

    面对法国人那双好奇的大眼睛,尤墨笑的很开心。

    “我正在新的位置上感受足球的魅力,所以现阶段不用为我操心。聊聊你自己吧,和你的两个竞争对手相比,你的优点与缺点。”

    这货的问题并不新鲜,之前划分对手的时候就有提过,现在又旧事重提,目的显然是在考验对方的观察与分析能力。

    毕竟纸上谈兵不是正道,实打实的表现才有说服力!

    “呃,优点......和西尔万相比,我的速度好像算是个优点,和兹拉坦相比......抱歉,我只看过他一场比赛,观点并不一定准确......”亨利没想到对方会来真的,仓促间开口难免有些卡壳。

    尤墨却一直微笑着没有表态,任凭法国人自由发挥。

    稍显安静的环境里,亨利越说越放松了。

    “那就继续拿西尔万来对比好了。”

    “和他相比,我的身高也算优势,但头球不是我的强项,有身体接触的时候,我的重心控制反而不如他。这一点算是大家各有所长吧,很难说是谁的优势......”

    “我觉得目前这种状况的最大原因,是我和队友之间缺乏了解以及必要的默契造成的。很多时候节奏都不合拍,难免会有反复的越位以及无效跑动!”

    流利的讲述带来了清晰的思维,法国人忽然觉得豁然开朗起来。

    “看来我在比赛中太过急于表现了,没有静下心来观察队友们的举动。对于新人来说,指望队友的主动配合是不可取的,努力找准自身定位,积极融入战术体系,才能为彼此带来积极变化!”

    尤墨依然听的笑而不言,一旁的王*丹却瞪大了眼睛。

    说实话,她并不相信这货口中的“潜力股”一说,反倒觉得温格有可能砸了火眼神探的招牌。

    在她的印象里,黑人球员都是身体素质爆棚,球商低下的主儿,与人打交道都困难,别说用逻辑思维来分析,梳理,寻路了。

    眼前这位傻大个看起来有些害羞内向,没说话先挠头,在她看来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汉,结果没想到那张憨厚的面孔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