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罚?

    确认是点球后,亨利结结实实地楞了一下,才转过头,探询的目光瞧过来瞧过去。

    尤墨竖了个大拇指回敬,接着开始摇头。温格同样犹豫了一下,最终却点了点头。阿森纳球员们都没有表示异议,包括第二点球手维埃拉在内,都笑着扬起了拳头,准备迎接一场大胜。

    唯有莱曼心里依然有些愤愤不平,觉得这些家伙忽略了点什么。不过就事论事,耿直的德国人也没什么异议,同样觉得为了竞争金靴而破坏别人的帽子戏法不是件有风度的事情。

    于是亨利站在了十二码前,准备主罚这个对比赛来说没什么影响,对他来说却意义非凡的点球。

    看台上的观众同样没有多想,他们屏住呼吸盯着皮球,期待它能破门而入,为他们心中最佳新人的首个帽子戏法画上完美的句号。

    就在所有人放松心情,准备欣赏一次难得的锦上添花时,意外情况发生了。

    不中!

    点球被对方门将一个侧扑拒之门外!

    巨大的叹息声随即响起,不等声音回落,比赛结束的哨声迅速吹响,只留下一地凌乱。

    亨利抱着脑袋,不敢回头,楞楞地瞧着球门。他的队友们倒没有这么失态,维埃拉还上前安慰了几句,其它人也很快从失望中走出,开始讨论这场已经结束的比赛。

    尤墨伸了个懒腰,准备往场下走,结果不出所料,身后传来了踢门柱的声音。

    还有愤愤不平的德语抱怨。

    “真他娘的见鬼了!”

    “没有强大的心脏,干嘛要逞能?”

    “为什么不能像上次一样?”

    “可恶啊,明明可以轻松追上那些家伙,偏偏要这样浪费机会!”

    尤墨没理那货,自顾自地走向场边。

    帕特*莱斯迎了上来,一脸遗憾,“有些可惜,蒂埃里射出的皮球太正了。可能是他太想完成帽子戏法了吧,迫切的心情干扰了他。”

    说完,老头儿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起这货来。

    尤墨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对方讨论的事情上。

    “明天晚上有时间吗?要是BOSS有空的话,也一起叫上?”

    “呃.......”帕特*莱斯顿时卡住,用力咳嗽了两声才点点头道:“好吧,你不怕麻烦那就.......”

    还没说完尤墨就转过脑袋,挥了挥手,径直朝温格所在的位置走走。

    法国人刚和对方主教练握完手,一转头的功夫,发现来人是谁后,稍稍楞了一下,“找我吗?”

    “是的,明晚有空吗?请您和莱斯大叔到我家吃饭。”尤墨懒洋洋地说罢,开始脱身上的球衣。

    迎面走来的南安普顿球员顿时笑容满面,输球的阴影一扫而空。

    温格楞楞地看着两人交换完球衣后又随意聊了几句,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为何要请我们吃饭?”

    “莱斯大叔帮了我的忙。”尤墨耐心解释,“他让我明白,如果想帮助别人的话,得先确认别人需要帮忙才行,否则会干扰别人的计划,影响别人的心情,说不定还会把事情弄糟。”

    “哦......”温格拉长声音应了一声,旋又问道:“意思是说,在金靴争夺上,你不需要蒂埃里的帮助?”

    尤墨笑了起来,转过头,眼睛眯眯着,瞧往球场中央,那个一脸懊恼的家伙。

    “如果是他自己制造的点球,就不用了。”

    ......

    一场原本有些平淡的比赛,因为亨利最后时刻错失帽子戏法而蒙上了话题色彩。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有关于这个点球是不是该由尤墨来主罚,成了很多球迷津津乐道的话题。

    其实如果点球罚进的话,这样的话题很难热起来,奈何墨菲定律再次作祟,很多人夸完亨利的高光表现后话锋一转,质疑起他的心理素质来。由于性格原因,他给人的印象确实不够霸气,于是这样的论调一出炉,立即得到了一片认可,个别人言之凿凿地认为球队的点球不能再交给他主罚了。

    阿森纳与尤文图斯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将在十天后进行,介于对手是亨利的老东家,不少人表示担心,觉得法国人会受点球不进的影响。

    这种事情同样在主教练的考虑范围内。

    温格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大力赞扬了得意弟子的表现,声称点球不进只是过于追求角度所致,任何球星都有罚丢的时候。错失帽子戏法虽然可惜,但能在英超处子赛季就贡献20+的入球,已经无法再挑剔什么。

    相比之下当事人的态度却让媒体们抓住了蛛丝马迹。

    亨利在接受采访时一脸沮丧,神情中不无懊悔之意。不过在被问到会不会因此影响下一阶段的比赛时,法国人的态度倒很坚定。

    不会因为复仇心切乱了节奏!

    记者们都是些不容易糊弄的主儿,听了这话表面上一片赞许,心中却不以为然。于是第二天的报道并没有因为当事人的态度而改变,似乎两粒进球还不如罚丢一粒点球带来的影响更大。

    温格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其实也不踏实。

    “哇,欢迎欢迎!”

    第二天下午五点过,家中。

    瞧见来人的数量后,王*丹笑的合不拢嘴。

    温格总算不是老哥一个了,女友和女儿手挽着手出现在家门口,脸上笑容甜的腻人。

    母女俩显然做了精心准备,除了晚妆让人眼前一亮外,带来的小礼物也让跟在女主人身后的两个小家伙兴奋异常。

    居然是手工缝制的卡通人偶!

    如果是普通的手工作品也就罢了,可她们双手奉上的礼物不但做工精美,人物形象更是栩栩如生,让人一见之下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对方自己做的。

    当然,在王*丹看来,手艺怎样没关系,这份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一问之下果然不出所料。

    母女俩花了整整一天的功夫,就为了这两个不足20公分的小玩偶!

    “他呢?”

    温格客套了几句就想闪人,结果一伸头就瞧见正走过来的永贝里了,于是问道:“恢复情况怎样了?”

    “还不错。”瑞典人笑着回了一句,开始转着圈打招呼,不过还没客套几句,就被温格拽着离开了人群。

    永贝里稍感惊讶,没出声,随着主教练直奔客厅。

    尤墨果然在这作陪,帕特*莱斯正口若悬河说的起劲,瞧见来人后顿时收声过来问候。

    彼此客套了几句,再不费话,直奔主题。

    “看来蒂埃里这段时间会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了,我有些担心他的承受能力。”

    温格皱眉说罢,探询的目光瞧了过去。

    帕特*莱斯沉默不语,永贝里一脸的若有所思。尤墨笑了笑,开口说道:“太顺利了也不是好事,经历这些有助于他的成长。”

    “嗯.......”温格点了点头,又感慨道:“下一阶段的比赛有热刺,尤文图斯,曼联,真是见了鬼,一个挨一个!”

    听了这话,永贝里立马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正准备找借口离开,尤墨却找上门来,问道:“这么热闹却没你的份,着急吗?”

    “哈哈.......”瑞典人干笑了几声,勉强说道:“看你们比赛的时候当然会着急,不过下来之后就不会了。”

    “那就好,太着急会影响状态恢复,一不小心还会引起伤势反复。”帕特*莱斯点头赞许完毕,扯回话题道:“赛程安排上咱们一向不是照顾对象,这三场比赛难度一场比一场大,需要保持良好的状态才能维持竞争力。”

    “是的。”温格额头上的皱纹又开始沟沟壑壑,声音里透着股疲惫,“所以我担心蒂埃里会受外界评论影响,把原本良好的状态搞丢。”

    这话让客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从长远来看,在一帆风顺的时候经历挫折的确对亨利的成长有帮助,但就目前而言,他这杆热的发烫的枪管要是突然哑火,球队面临的困难肯定会大的超乎想象!

    热刺是阿森纳死敌,主场作战的情况下,战斗力可想而知。尤文图斯是欧冠常客,彼此陌生且先主后客的情况下,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曼联已经从前段时间的震荡中走出,领先4分的情况下,只需保平就能牢牢守住榜首位置。

    这三场比赛将在十一天内踢完,对于阿森纳这种阵容单薄的球队而言,即使没有人因伤缺席,也很难在体能上保持良好状态。

    在这种时候如果因为外界影响而导致当家射手状态平平,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需要尽快想出对策来。

    “我找他谈谈吧,有些事情说开就没事了。”

    帕特*莱斯出声打破了沉默,温格既没点头也没摇头,仍然沉浸在思考中。永贝里看了一眼尤墨,希望能得到更好的答案,结果却一无所获。

    反倒被泼了瓢冷水。

    “蒂埃里是个闷葫芦,您得做好准备,不行的话先讲几个笑话。”

    “讲笑话?”帕特*莱斯被雷到了,嘴巴张的老大,“那我可不擅长!”

    “为何你不亲自和他解释一下呢?”永贝里忍不住问到:“他其实非常在意你的感受,在金靴这件事上他真的没有与你竞争的意思,反倒因为错失点球懊恼不已。”

    听了这话,温格转过头来,目光里的探询意味浓厚。

    尤墨咧了咧嘴,一脸的怕麻烦。

    “明知道别人不想面对你的时候,还要出现在他面前,这种家伙实在可恶......”

    ......

    人与人不一样,相同的事情造成的影响截然不同。尤墨不知道帕特*莱斯怎么跟亨利谈的,也没主动问起此事,只是从老头儿并不轻松的表情上略知一二。

    他很清楚亨利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因此没有抱太大希望。在他看来,如果当下没有好的解决办法,那就保持耐心,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反之亦然,很多事情坏就坏在一颗迫切的心上。

    第二十九轮联赛开始前,有一场周中举行的足总杯1/4决赛,阿森纳将赴客场挑战太妃糖埃弗顿队。

    杯赛进入这个阶段,说放弃是不可能的,毕竟只有三场比赛而已,足总杯的分量也值得投入大量主力。

    即使面临一周双赛带来的风险,轻言放弃也不是温格的风格。

    最终首发名单上除了门将莱曼和左后卫阿什利科尔,以及博格坎普外,其它主力悉数登场,阵仗十足地发起了挑战。

    埃弗顿队也是一支英超老牌劲旅,只是近些年的战绩不太出色,让太妃糖这面招牌有些蒙尘。在欧战资格无望的情况下,足总杯的份量已经超过联赛,成了赛季的首要目标。这场比赛的对手虽强,他们依然没有保守,甫一开场就用积极的拼抢把战火燃烧开来。

    他们很清楚,单纯拼脚下技术会死的很惨,战术方面他们也没有多大胜算,唯有拿出拼命的架式,才能让对手胆怯,才能维持住比赛的平衡。

    上半场他们干的不错,0:0的比分在双方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的表现中雷打不动。易边再战,阿森纳索性回收阵形,打起了防守反击。

    这算是温格吸取教训后的产物,虽然看起来有些长他人志气,实际上是在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毕竟后面的比赛一场比一场难打,这要一上来就拼的火花四溅,只会给接下来的关键战役带来更大的风险。

    担心球员受伤也罢,不再执着于漂亮足球也罢,温格这一招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给比赛带来了不小的变化。

    埃弗顿队显然没有持续发动进攻的实力,他们的球员脚下技术不够细腻,在需要快节奏传切的时候,经常因为失误拱手送出球权。在对手主动回收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足够多的办法来破密集防守,反倒是大压举上后的空当每每被对手利用,造成一片慌乱。

    亨利原本最擅长利用空当发挥速度优势,今天这场比赛却不在最佳状态。连续浪费了几次机会后,场边的温格皱起了眉头,目光在场边转来转去。

    其实哪有合适人选可换!

    如果永贝里还在,维尔托德可以顶在中锋位置发挥小快灵的特点。如果博格坎普年轻个几岁,罗西基的传球将更具威胁。如果中卫位置有索尔*坎贝尔这样的大将,尤墨的一身凶器同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可惜没有如果,温格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保持耐心。

    尤墨和他一样保持着耐心,不过没有皱眉,嘴角上扬,眼角向下,弯了个弧度,仿佛正在进行的是一场表演赛。

    时间在迅速向前流逝,0:0的比分让埃弗顿队越踢越起劲。阿森纳将士们在错失良机之后有些气馁,一个个表情严肃的很。

    由于平局之后没有加时点球,将会择日重赛,这对于赛程密集的枪手们来说算是个坏消息。

    太妃糖将士们则恰恰相反。

    重赛将会在海布里举行,到时无论结杲如何,一半的门票收入是板上钉钉的事。这让他们充满了干劲,攻的生猛,守的顽强,楞是把一场强弱悬殊的比赛变成了焦灼激烈的拉锯战。

    时间一晃就到了80分钟,场面开始趋于白热化。

    面对越战越勇的对手,一直嘴角含笑的家伙终于收了笑容,眯起眼睛,瞧着距离自己遥远无比的球门。(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