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追求自由的心

 热门推荐:
    比赛进入了让人窒息的绝杀时间,现场气氛趋于白热化,所有人的心情随着黑白相见的精灵起舞,忽高忽低,忽明忽暗。

    就在埃弗顿队离胜利的曙光越来越近,即将在四万人的呐喊声中昂首走下赛场的时候,屡屡错失良机的对手阵中,站出来一位面无表情的杀手。

    他的存在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仿佛天生就是个美梦破坏者一般,他的现身让所有火热的心一凉到底,呼吸都困难了!

    比赛第92分钟,距离结束还有2分钟不到的时候,埃弗顿队进攻未果,皮球被解围出了禁区。亨利在对手的干扰下勉强伸了一脚,把皮球捅给了不远处的维埃拉。

    阿森纳队长眼疾脚快,人堆中并不急着突出重围,大长腿一横,身体一侧,再一扣,对方的双人夹抢已经被拒之门外!

    罗西基的身影迅速出现在不远处,接到皮球后稍一停顿,再迅速启动,一个轻巧的斜线变向就摆脱了猛冲上来的对手!

    亨利见状松了口气,转身,开始冲刺!

    这样一场比赛中,他的不在状态人尽可见。或许每一个敏*感细腻,好胜心与自尊心同样强烈的心里,都会非常介意自己的形象。他们可以接受自己表现不佳,但无法接受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像他这种经历过失意的家伙,很容易陷入对完美的追求与烦恼中,搞丢原本的节奏。

    他知道对方不会责怪他,也不会往心里去。只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觉得自己不够大度,把原本可以两全其美的事情,变成了一已私利。更可恶的是,他居然没能顶住压力,关键时刻脚软!

    这让他无颜面对,整个人陷入沮丧与焦虑之中。而这场比赛的表现不佳,又进一步验证了他那脆弱的心理素质,甚至让他开始怀疑自己,觉得之前的经历不太真实!

    现在到了最后时刻,或许只有一次进攻机会了,他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一般,努力拖动疲惫的双腿,想抓住那根救命的稻草。

    不料,刚刚跑过中线,皮球已经离他而去!

    罗西基中路晃开对手,右脚外脚背,弧线球穿越!

    一股无力感深深笼罩了他,让他情不自禁地放缓了脚步,转头,想看看谁是传球目标。

    怎么会?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一切。

    尤墨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一般,高速滑翔中的身体轻盈无比,左腿蹬地起跳,双臂伸展,右腿高抬,叨中空中飞舞的猎物,再一起轻轻落下。

    接下来,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红色身影已经化身为一只猎豹,带着呼啸的杀气,向对手阵地猛冲过去!

    其实已经没有阵地了,罗西基那让人匪夷所思的视野与脚法穿透了整条防线,尤墨需要面对的只是最后一名中卫与犹豫不决的门将。不过遥远的距离让这次进攻看起来犀利有余,后劲不足。

    比赛已经踢了九十分钟有余,还有人能从后场起飞,用自己的极限速度冲刺60米甚至更多吗?

    所有阿森纳人都不乐观。

    在他们看来,除了体力上的巨大考验,脚下技术同样不遑多让。

    长距离带球冲刺中,步点与触球轻重及部位能否保持完美节奏非常重要。步子太大,皮球的速度会跟不上,只能越趟越大。击球部位不准,前进的方向就得不断修正,速度无法发挥不说,很容易把皮球带离自己的控制范围,拱手让给对手。

    尤墨自从加盟这支球队开始,脚下技术就成了几乎所有阿森纳人最介意的地方。别说长途奔袭了,禁区前带球晃过对手射门这种前锋的基本功,他都不让人满意,数量夸张的破门得分里,也极少有过完对手之后完成的。

    这让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这货向前猛趟,用不知还有多少的体力,与对手,与时间赛跑!

    摄像机镜头紧紧跟随着他,与他齐头并进的对手同样如此。就在两人即将完成贴身,激烈的身体碰撞马上就要把一切都变成未知数的时候,原本笔直向前的皮球被迅速抬起的右脚向内一碰,原本速度已经加到极限的身体猛然向前一蹿!

    想象中的肩部冲撞根本没有发生,两个人变成了两列错身而过的赛车,在交汇之后各寻其道,随着巨大的惯性向自己的目标驶去!

    没有人能看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是自己眼睛花了,包括埃弗顿那个连人带球都没摸着边的家伙在内,都认为自己判断失误,选择了不合理的防守动作。

    没有人想停下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场地中央那个先冲刺了二十多米,再带球狂奔了三十多米,并成功摆脱防守,形成单刀的家伙。

    原本不抱希望的心里,被一股喷薄欲出的热血刺激的“嘭嘭嘭”跳个不停,呼吸变得急促,最后干脆停了下来,随着同样停止运转的大脑一起,期待着可能发生的奇迹。

    会有奇迹吗?

    当然!!!

    尤墨的脚下技术有两年巴西留学打下的底子,在德国的两年时间里实战经验突飞猛进,在来到这支球队之前,单刀的成功率已经晋身一流前锋境界!

    来到阿森纳后,虽然获得的单刀机会少的可怜,但突飞猛进的脚下技术让他在面临门将时从容自若,既不卖弄技巧,也不会往设好的圈套里钻。

    当然,那些都不重要。

    恐怖的爆发力与无解的冲刺能力,才是这样一次长奔袭中最有力的支撑,其它都只是点缀!

    大禁区内向右猛趟一步,在皮球即将脱离控制前,右脚猛蹬地面,身体像一辆铲车一般,脚前头后,铲射破门!

    绝杀,毫无争议的绝杀!

    ......

    亨利在瞧见队友控住皮球后,同样迈开大步往前跑,不过还没等他冲到禁区前五米远,皮球已经在网窝中打滚了。

    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了上来。

    无力吗?有点。

    兴奋吗?当然。

    懊悔吗?没有!

    他很清楚,对方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金靴并不存在多大难度,只是目前状况不合适而已。如果把金靴当成目标,球队的整体利益无法得到保证,战绩也会受到影响。

    因此他无需为对方感到惋惜,他只需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剩下的交给队友去完成。

    他也无须时刻挂念着如何帮助对方,那会分散他的注意力,打乱良好的节奏,影响战斗力的发挥。

    现在,做回自己!

    “太棒了,恭喜你!”

    比赛已经结束有一会了,阿森纳球员们依然兴奋的不行,他们就像刚欣赏完一场精彩比赛的球迷们一样,一个个都成了话唠,说起来没完。

    尤墨毫无疑问地成了众矢之的,问题多的开口都困难。

    其实这样一次长途奔袭中的技术含量并不高,真正让他们兴奋的,是超人般的爆发力,以及关键时刻变身超人的能力。

    这或许正是顶级与一流之间的差距,身为内行,他们激动之余又有些憧憬。

    亨利还是老样子,等到围在身边的家伙散的差不多了,才走上前去祝贺。

    “谢谢。”尤墨抬起手,与他击了个掌,“谢谢!”

    “嗯?”

    亨利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第一个谢谢很容易理解,就是客气话。第二个谢谢是在两人击掌完毕之后追加的,显然另有所指。

    会是什么?

    他的表现实在让人失望,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以他对对方的了解来看,这显然不是客气话说顺嘴的缘故,也不可能是在嘲讽他的表现。

    那到底谢他什么?

    “呃,我的表现可不合格,该我说声抱歉才对……”亨利犹豫了一下,没有转开话题,“为何要谢我?”

    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于细节的追求远超常人,既不会不懂装懂,也不会含糊其辞,一带而过。

    相比之下尤墨就大大咧咧多了,随心所欲是标志性风格。

    不过这次却有必要解释一下。

    “上一场比赛赢的那么轻松,你的功劳最大。”

    尤墨笑的眯起了眼睛,两手举起,一个竖大拇指给自己,一个给他。

    “不然哪有足够的力气跑长途?”

    ……

    一场原本难度不大,最终却差点让密集赛程火上浇油的比赛结束后,尤墨毫无疑问地成了媒体与球迷们热议的话题人物。

    连篇累牍,无休无止。

    这一次他的表现也确实对得起头版头条。

    进球的重要性无需多言,神奇性也不遑多让。

    要知道他在比赛中踢得可是中卫,像这种一条龙直捣黄巢的事情,是中卫该干的事情吗?

    九十二分钟了还能满血冲刺,这货难道真是超人?

    一直被质疑的脚下技术进步如此明显,自由人已经神功大成了吗?

    “……让人无比期待的未来。”

    马丁*泰勒在专栏中写道:“在经历了中锋,后腰,中卫,这三个战术体系里的中轴线位置磨炼后,还不满二十周岁的MO看来已经满足成为自由人的一切条件了。”

    “这不得不说是一件让对手们头痛无比,让球迷们大饱眼福,让解说们为之疯狂的事情。”

    “与他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我们是幸运的,即使不能现场观看神奇的表演,其他途径依然可以让我们为之惊叹,并获得启发,以及向上的动力。”

    “是的,这是一个为冠军而生的家伙,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带来神奇的力量!”

    评论很是煽情,除了真心喜欢这家伙的人们,其他人实在有些起鸡皮疙瘩。不过竞技体育里最有说服力的就是这种毫无争议的胜利,他在此时受追捧再正常不过,即使眼红心烦,也没办法在这种时候跳出来唱对台戏。

    好在接下来的比赛一场比一场难度大,看他不顺眼的人们只要沉住气,睁大眼睛,不愁没机会抓小辫子。

    结果没想到,机会来的如此之快!

    仿佛为了给这些憋坏了的人们一个发泄的出口一般,第二十九轮联赛中,阿森纳因为他的倒地铲球,让对手获得了一枚宝贵的点球!

    判罚稍有争议,不过既然在对手的主场,这种先铲到球再带倒人的动作,吃到黄牌+点球实属正常。

    阿森纳球员们也没有情绪激动,虽然上半场已经踢了一多半还没开胡,他们依然不觉得落后一球是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何况是这种可判可不判的犯规,吃一次主场哨的亏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

    确认是点球后,莱曼居然很有闲心地调侃了几句,才拍着胸口站到门前,八爪鱼一样在门前晃来晃去。

    结果很是悲催。

    德国人华丽地扑反了方向,让对手轻松破门得分。

    身为众人目光焦点,尤墨的神情很是淡定,心思却飘的有点远。

    在认识卢伟之前,他由于块头大频率慢,一直踢的中卫。那时的他苦于一身武艺没处施展,于是经常在一些看起来没什么希望的时候奋力回追,用野球场上华丽到爆的横向铲球动作赢得一片喝彩或者一片倒彩。

    有时也难免因此打架。

    第一次在球场上遇到卢伟的时候,他同样施展了压箱底的绝技,结果对方在奔跑中一个轻盈的小跳,就让他的绝招变成了笑话,顺便让在场的所有人惊讶的合不拢嘴。

    他输的心服口服,也记住了这样一个瘦弱到不起眼的家伙,场上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

    结果没想到,踢球时沉默的像个影子一样的家伙,居然在结束后主动找到他,告诉他:“每个周末的中央二台有德甲和意甲比赛,如果想提高自己的话,可以去看看。”

    说完,不等他回答,又扔了一句话给他。

    “想踢得自由自在,试试前锋吧。”

    自由自在吗?

    让他心动不已。

    其实随着年龄增长,他完全能理解纪律性对一支球队有多重要,只是骨子里的追求让他宁愿被人嘲笑也要坚持踢前锋,宁愿花大量的时间在基础动作的练习上,也不再追求以前那种全场惊艳的效果。

    熬过了最艰难的阶段,他才明白那句话的含义。

    足球是一项需要创造力的运动,一旦人们失去了自由自在的想象力,这项运动就失去了魅力。

    同样,如果没有一颗追求自由的心,即使拥有再高的天赋,也会随着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失去向前的动力。

    还好,爱有来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