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高兴的太早不是好事。

    0:0的时候阿森纳队还有些不在状态,皮球一过半场就开始减速,慢悠悠地倒脚偏多。0:1的比分像一剂强心针一样,瞬间激起了他们的战斗欲*望,都不用后卫们帮忙,光是前场紧逼就让博尔顿手忙脚乱,不是被断就是匆忙一个大脚解围。

    这样表现注定要付出代价。

    上半场还没结束,阿森纳已经在左路打开了绿色通道,阿什利科尔边路突破后一脚准确到位的横传球,给了抢前点的亨利轻松破门的机会!

    1:1!

    个人联赛第18球!

    追平伊布,距离范尼只差一球!

    下半时易边再战,阿森纳攻势不减,对手的换人调整都没能改变颓势,比赛只进行了十分钟不到,比分再次被改写!

    这次换成了右路,博格坎普与维尔托德连续的配合之后,由前者送出一脚直塞。亨利小角度推射远角被守门员奋力扑出,跟上的维尔托德补射破门!

    2:1!

    个人联赛第15球!

    追平尤墨,射手榜上并列第四!

    瞧着小伙伴们都已经开胡,莱曼兴奋完毕又有些不乐意。

    “喂,这样的表现你可要落后了!”

    “别吵,我在想事情!”

    “靠,你难道忘了那个点球?”

    “都领先了我上去凑什么热闹?”

    “锁定胜局啊,笨!”

    “他们自己就能搞定,不用我帮忙。”

    “......”

    莱曼一时有些语塞。

    上一场比赛他虽然不在场上,但那种明明已经准备接受现实,却又被活生生的奇迹给击败的感觉,实在太过震撼,让他无比期待再次重逢的那一刻。

    不过他也非常清楚,当超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那样的奇迹要是能屡屡上演,大概所有人都会疯掉。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希望这货能在射手榜上同样高歌猛进,掀翻压在头顶的范尼,伊布,欧文。

    这场对阵弱旅的比赛正是缩小差距的好机会,他从比赛一开始就无比期待这货在进攻中发威,头顶脚踢来个帽子戏法什么的。

    结果等啊等,等来一个送给对手点球的家伙,等啊等,等来一个把锅甩给队友,声称不用自己帮忙的家伙.......

    这样的脑回路实在让他理解不能,于是只能用“天才都是些怪物”来安慰自己,继续专心看队友们表演。

    结果确实没有悬念。

    第77分钟,替补上阵的罗西基再次送出精准传球,维尔托德右肋部直插禁区,不停球,一脚低射破门!

    3:1!

    个人联赛第16球!

    追平欧文,射手榜上并列第三!

    然后......没有然后了,直到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尤墨依然呆在一亩三分地里晃悠。整场比赛不但没有亮点,送点带来的话题性仅次于表现出色的亨利与维尔托德,成了对比鲜明的反面教材。

    这给了看他不顺眼的家伙们久违的好机会,不少人言之凿凿地认为,这货在连续的高光表现后进入了低谷期,接下来的比赛中会成为球队不稳定的一环。

    瞧着个别媒体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王大记者不乐意了。

    周日上午尤墨去参加了个签售会,下午三点过才回来,刚想倒头补上一觉,娘俩的对话让他瞬间无语。

    “馨雅长大了可别学爸爸,要像妈妈一样厉害,什么人都不敢欺负!”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能不能问点有营养的问题,一天到晚就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总说我欺负妹妹......”

    “呃,你现在是老大,没人敢欺负你。等上了幼儿园,别的小朋友比你大,比你坏,欺负你的时候,怎么办?”

    “怎么办?”

    “拿眼睛瞪他们,看,像妈妈这样!敢动手的话,就推他们,告诉老师也行!”

    “我不想上幼儿园......”

    “没出息!就像你爸一样,被人欺负了只会当缩头乌龟!”

    “乌龟,哈哈,爸爸是乌龟!”

    尤墨忍无可忍,起身下地准备冤有头债有主。

    不过口号喊的可不怎么响亮。

    “乌龟有什么不好,没耐心啥也干不好!”

    王*丹奸计得逞,窃笑着继续叫嚷,“你这刚有一场表现一般的就有人翻脸,要是连续表现不佳,还不得把你踩的缩进壳里不敢露头?”

    “表现一般?”尤墨听的不忍,“你这一般的标准也太低了点......”

    “哟!我还以为你自我感觉不错呢!”王*丹笑的合不拢嘴。

    尤墨叹了口气,在女儿的强烈要求之下开始玩人力风车。

    好一会,才幽幽开口说道:“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在状态......”

    没说完就被恨恨的声音打断了,“又不是女人!”

    “男女都一样。”

    说完,尤墨苦笑着转过目光,瞧着窗外,花园里。

    时已三月末,春天已经来了。一片嫩绿中点缀着红的粉的花儿,静静地呆在属于它们的世界里。

    一阵风吹过,宁静的角落变得热闹起来,仿佛在致敬远到而来的客人一般,轻轻舞动着身体,彼此打着招呼。

    风却没有停留,吹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想什么?”

    “以前的日子。”

    “川中?巴西?德国?”

    “都有,都是让人心情愉快的旅程。只可惜过客匆匆,还没来及好好品味旅途的风景,已经到了下一站。”

    “现在不是有时间了?”

    “哪有,还是一阵风一样,到哪儿都停不下来。”

    “停不下来就停不下来呗,攒多一点回忆,老了才不寂寞......写起回忆录也有素材,不会干巴巴的几页就完事。”

    “嗯,好建议。”

    ......

    第三十轮联赛开始前,尤墨应邀参加了一次俱乐部高层会议。

    会议的保密程度很高,内容也确实劲爆。

    关于死对头热刺的队长,索尔*坎贝尔的转会!

    两家俱乐部之间的关系紧张不是一天两天了,走正常途径肯定会被充满恶意的嘲讽堵回来。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球员本身意愿,不过难度肯定不小。

    即使许以高薪,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承受千夫所指带来的压力。即使愿意承受压力,竞技水准会不会受影响依然成疑。即使工作到位,对方点头答应,会不会临时反悔同样是个未知数.......

    不确定因素太多,俱乐部高层提出异议很正常。

    当然,这里面也不无私人情绪掺杂其中。

    阿森纳是一家股份制俱乐部,股权的大头分散在十多人手里。这些人基本都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传统观念很重,像切尔西那种把自己卖给外国富豪的行为压根不能接受。眼前这种重金挖死敌队长的行为同样不在接受范围之内,原因是吃相难看,面上无光。

    世事就是这样,一旦涉及到面子问题,人们往往会变得不太理智。尤其是球员转会这种本身就存在一定风险的事情,很容易因为面子观念作祟而持反对意见。

    温格对这种状况早有所料,态度非常坚决,副主席大卫*邓恩是主要支持者,发声力挺之余努力斡旋。尤墨被遗忘在角落里,正自得其乐地研究着手上的俱乐部资料。

    这货被叫来开会纯属上述两位大佬自做主张,因此没少被人一脸好奇地上下打量。以他的性格,能偷懒时绝不会放过机会,于是索性当个不合格的听众,有一搭没一搭地抬眼张望一圈,听几句正宗伦敦口音。

    老外们争论时情绪容易激动,即使是高层会议,也少不了拍桌子喊叫。不过这货早就有所耳闻,一屋子情绪激动的家伙压根影响不了他。

    会议持续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态度坚决到顽固的两人最终获得了胜利,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展开攻势,为夏季转会窗口提前做准备。

    但是也有条件。

    其一,私下接触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不能在还没有取得突破的时候就闹的沸沸扬扬。

    其二,如果对方狮子大开口,索要更高的薪水,那很抱歉,正在盖球场的俱乐部拿不出更多的钱。

    其三,转会如果成行,得想办法弥补俱乐部形象损失,不能让媒体无休止地抹黑。

    三个条件听起来合情合理,只是操作起来难度可想而知。

    其一,这桩转会涉及到的影响太大,当事人不可能一拍脑袋就答应下来,于是私下接触的次数肯定不少。以英格兰媒体的无孔不入,半路出岔子的可能性不小。

    其二,3万英镑的周薪在阿森纳算是很高了,在曼联切尔西看来只是中游水平。想单纯靠钱来打动对方的可能性不大,必须要有其它方面的优势以及诚意的体现。

    其三,媒体都是些白眼狼,如果球队战绩出色,赛季结束时重量级冠军收入囊中,那一切好说。如果仍然像上个赛季那样最后时刻崩盘,可想而知会受到怎样的嘲讽,尤其是这种听起来不太厚道的举动,更是会被挖苦的面无人色。

    由于索尔*坎贝尔没有与热刺续约且合同今年夏天就要到期,因此提前接触非常重要,否则球员一旦提前与其它球队草签了合同,那操作起来就困难多了。

    毕竟阿森纳这面招牌只对年轻人吸引力大,热刺队长的潜在下家多了去,加盟同城死敌实在不是个理智的选择。

    “怎么样,感受如何?”

    会议结束时已经上午十点过了,温格打算去健身房看看弟子们的训练,于是挥手作别了大卫*邓恩,与尤墨一同前行。

    由于会议充斥着火药味,法国人没把注意力放在这货身上,此时才得空询问一下。

    不过最终取得胜利让他心情不错,绷了一上午的扑克脸终于有了笑容。

    “还行吧。”尤墨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就是光吵不动手有点让人着急,我好几次都想捋袖子上阵了。”

    “呃......”温格果断卡住,用力咳嗽了两声道:“你不是认真的,对吗?”

    尤墨又歪着脑袋想了想,点头,“是在开玩笑,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不容易,忘了恭喜您了。”

    “谢谢。”温格脸上笑容重现,下巴微微抬起,“转会这一块,只要我和邓恩先生达成一致,成功率基本可以达到50%以上!”

    “50%?”尤墨懒洋洋地问罢,一副不太感冒的样子。

    温格见怪不怪,耐心解释道:“转会这种事情是双方俱乐部与球员之间的三方较量,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影响。有时候看起来一桩不错的转会,最终却因为不起眼的原因没能成行。”

    说罢又补充道:“就和场上比赛一样,需要充分考虑自己的能力与长处,对手的弱点与真正的想法。找准切入点再展开攻势,效果会好的多。”

    一听这话,尤墨来了兴趣,“那球员本身就是裁判喽?”

    “嗯?”温格楞住,想了想,才笑道:“是的,球员就像打分的裁判一样,哪一方表现出色,哪一方就能得到高分。不过比赛的胜负有时也会掺杂私人感情与其它因素进去,比如索尔*坎贝尔的转会,需要考虑最多的就是舆论带来的负面影响。”

    “观众的喝彩与嘘声?”尤墨继续发散思维。

    “哈哈,你的想象力真是天生的财富!”温格脸上笑容愈发灿烂,“是的,有些时候观众影响不到我们,有些时候则未必如此。尤其是那些背负着压力的球员们,为他们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非常重要。”

    听了这话,尤墨先点头再摇头,“对有些家伙来说,没有压力才要命。”

    “呃......”温格又咳嗽起来,好一会才叹息道:“是的,对你这样的家伙来说,没有压力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不知道......”尤墨想了想,摇头,“要是所有的目标都已经实现,会不会真的失去动力?”

    “你问我?”温格有些惊讶,像是从来没见过这货还有这么一面,“还是问你自己?”

    “都有。”

    面对这样的问题,温格脸色严肃起来。一直到了健身房门口,才摇了摇头道:“我所追求的东西太过完美,因此想要实现所有的目标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你的想法要现实的多,如果没有迫切的目标,恐怕会陷入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状态。”

    “好吧,同意您的观点。”尤墨伸了个长懒腰,又打了个长哈欠,眼神明亮起来,“那就给自己多找点麻烦,省的偷懒!”

    温格见状大笑起来,居然伸手在这货的后背上使劲捶了一下,“好主意,你这家伙需要的营养跟别人不一样,没有挑战的事情会让你的身体上锈!”

    尤墨坦然受之,大摇大摆地进了健身房。

    顺便丢了一句话给主教练。

    “坎贝尔的转会其实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加把劲改变一部分人的看法,获得他们真正的支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