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支持?

    刚刚打赢一场胜利的温格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过理智告诉他,那个家伙说的没错。

    虽然他对这家俱乐部而言是无法取代的,但这不代表他能获得100%的信任。甚至严格来说,他只是股东们眼中的一枚棋子,由于作用太过特殊而让步,并非打心眼里认同他的看法。

    尤其是俱乐部由于盖球场而背负了巨额债务的情况下,他获得的支持中有很大的水分,属于典型的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作风。他毕竟是个法国人,对于传统观念很重的英国佬来说,是不受待见的外国人。即使因为球队的巨大变化而拥有了名帅光环,依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一事实。

    这让他觉得愤怒,又有些悲凉。

    没有人愿意沤心沥血地当棋子,他也没有高尚到为了情怀而放弃一切个人利益,严格点说,他对于个人名誉的要求还要更高一些,无法接受被人利用的事实。

    不过在反复咀嚼了几遍那个家伙说的话之后,他又释然了。

    他们既然在努力征服一切,那俱乐部的股东们当然也在其列,如果想当然地认为那些连专业人士都不算的富人们会无条件地支持他们,未免有些天真的不像话!

    只有在这条布满荆棘的困境中杀出一条血路,用无坚不摧的战斗力摧毁一切障碍,取得可以并肩甚至超过弗格森的成就,他才能拥有真正的光环与无上的号召力。到那时,那些指手画脚的家伙们会惊讶于他的影响力,除了心悦诚服,只有乖乖闭嘴一条路可走。

    从现在开始,以征服者的心态面对一切!

    2000年3有29日,英超第30轮联赛开打,阿森纳来到白鹿巷球场,即将与同城死敌热刺队展开一场较量。

    首发名单一出炉,看客们有些失望。

    温格雪藏了博格坎普,皮雷,亨利,尤墨,阿什利科尔这五员大将,派出了平均年龄高达27.9岁的老爷车阵容。

    这么做的用意很简单。

    三天后阿森纳就将在海布里与前来挑战的尤文图斯来一场重量级较量,由于先主后客且意大利球队出了名的不好打,第一回合的成绩至关重要。眼前这场比赛的对手虽然是同城死敌,但重要性无法相提并论,如果派出全主力阵容来一场火花四溅的德比大战,那下一场比赛还没开打,球队已然面临巨大风险!

    这其实也是球队本赛季战略重心开始转移的真实体现。

    联赛冠军对于阿森纳来说并不稀罕,难度也没有多夸张,即使本赛季错过,以后仍然有大把的机会。欧冠是一支球队晋身豪门的重要标志,对于这支实力已经足够触摸到大耳朵杯的球队来说,是需要万分珍惜的机会。

    除此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

    曼联队目前虽然以4分优势力压阿森纳一头,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除了巴塞罗那这一劲敌外,切尔西,利兹联,纽卡斯尔,这几支既有实力又有心气的球队都在接下来的赛程里等着他们。

    当然,还得在4月9日海布里的榜首大战中,先过了他们这一关再说!

    如此一来,眼前这场比赛实在无需大举投入,省得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下午3点15分,比赛在热闹的气氛中鸣哨开打。

    由于阿森纳的替补阵容一向战绩不给力,热刺球迷兴高采烈地唱起了嘲讽同城死敌的段子,各种谩骂充斥其中,完全盖住了为球队加油鼓劲的声音。这让比赛仍处于试探阶段的时候,看台上已经吵吵嚷嚷的连说话都听不清楚了。

    “靠,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

    替补席上的阿什利科尔忍不住了,回头看了一眼之后,骂了一嗓子。

    他是土生土长的英格兰人,13岁就来到阿森纳青训营。之后一路扶摇直上,还没满20岁就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英格兰未来之星,今年欧洲杯上出任国家队主力左后卫的呼声很高。

    正常人都会在这种情况下变得飘飘然,他却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用稳定的发挥帮助球队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这份表现获得了一致认可,媒体普遍认为他这份少年老成的心态比天赋更可贵,同时也成为身价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1500万英镑!

    这是天空体育给出的估价,对于一名后卫来说算是天价,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英超转会市场的水涨船高。

    阿森纳负责球员转会的两位大佬不会忽略潜在风险,目前已经把续约和涨薪摆上了桌面,只等当事人签字表态了。

    他原本打算直接签字搞定此事的,结果与他正处于热恋中的女友谢莉尔出声劝阻,并给他介绍了一名专业经纪人用以替换原本的启蒙教练,准备赛季结束后再来谈这件事。

    这让他心中有些不安,觉得愧对身边这些队友,以及教练席上一路栽培他的温格与帕特*莱斯。

    眼前这种行为同样也是心中不安的体现,不过没人瞧的出来。

    包括尤墨在内,都没有瞧出端倪来。

    “跟他们较真,你的嗓门不够大。”

    听清楚这货在说什么之后,替补席顿时笑声一片。

    德比大战没能上场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件心情愉快的事情,尤其是这种漫天咒骂响彻耳边的情况下,心中不窝火是不可能的。身为球员,与球迷置气确实有点LOW,不过要是能用场上表现来让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们住嘴,也是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是啊,不过,你的嗓门听起来够大,要不你试试?”阿什利科尔讪笑着,语气不太自然。

    “我老了,得注意保护嗓子......”尤墨没有让他下不来台,话音一转道:“可惜大卫*贝克汉姆与维多利亚*贝克汉姆不在英格兰了,不然两个家伙刚好成为你们的目标,各自领域都能一决高下。”

    “嗯?”

    所有人同时竖起了耳朵,想从这番信息量很大的话中找到满足好奇心的内容。

    阿什利科尔同样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释然了,笑着回道:“是啊,他们红透了整个欧洲,我们还没有征服英格兰。”

    “是的,我们还没有征服英格兰。”

    话音一落,好奇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人坐正了,目不转睛地看起比赛来。

    只是偶尔得空的时候,会用余光瞧向那两个同样年轻的脸庞。

    年轻的脸上有洒脱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

    比赛相当激烈,各种身体接触让人时而捏一把汗,时而激动难耐,时而愤怒不已。

    这本是德比大战的基本元素,却让所有阿森纳人心焦不已。

    没办法,伤不起啊伤不起!

    即使温格雪藏了五名主力,场上仍然还有过半的主力面临着肉搏战的风险,一旦出现难以弥补的伤害,球队接下来的关键战役还怎么踢?

    热刺队心知肚明这一点,在主场哨的支持下肆无忌惮地制造身体冲撞,并屡屡从中获益。

    这种踢法上不得台面,效果却好的出奇。

    足球始终是一项以身体对抗为基础的运动,如果对抗双方身体差距不大,那技战术将成为决定比赛胜负的关键。如果两者差距过大,或者因为某种原因导致对抗中某一方总是吃亏,比赛就会像成年队VS青年队一样,技战术的差距被蛮横的身体冲撞掩盖,体现不出双方的真实水平。

    好在阿森纳阵中仍有硬汉!

    维埃拉!

    这位全能型后腰是典型的黑又硬,场上覆盖面积之大远非常人可比。这场比赛是他的复仇之战,有胸中一口气憋着,场上表现自然强横。

    有他站在后防线前一夫当关,热刺队即使能在其它对抗中占到便宜,但真正想通过优势来制造威胁时,万夫莫开之勇让他们屡屡无功而返!

    这是身为队长的职责,也是从身为男人的真正考验。

    上一次他没有过关,这一次他卷土重来!

    时间在喧嚣的气氛中迅速溜走,阿森纳场面依然不占优,球门却稳如泰山,门将莱曼经受的考验仅仅是几脚不痛不痒的远射!

    这让兴致勃勃的球迷们有些失望,于是谩骂声中夹杂着嘘声,开始漫无目的地响起,尽情宣泄着欲求不满的情绪。

    其实阿森纳的进攻同样受阻,已经在射手榜上超越尤墨的维尔托德算是遇见了对手。

    索尔*坎贝尔!

    热刺队长既是防线领袖,又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定海神针。防守动作虽然没有尤墨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但精准的站位,时机恰当的上抢,优势明显的身体条件,都让缺乏支援的维尔托德头痛不已,使劲浑身写数依然无法为球队敲开胜利之门。

    于是整个上半场看起来踢的热闹,双方创造出的机会却屈指可数,比分也像上了把锁一般,45分钟结束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改变的迹象。

    中场结束的哨声一响,替补席上的主力们松了口气,纷纷起身准备好好活动一下筋骨。

    尤墨也不例外,不过这货在干正事前先找到老相好,打算问点事情。

    为了保密起见,用的是德语。

    “怎么样,感觉如何?”

    “感觉?”莱曼斜了他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球迷太吵,裁判太黑,两边都在瞎折腾,忙活半天也不见射一脚!”

    尤墨耐心十足,走近了搂住德国人的肩膀,“两边的队长表现都不错,哪个给你印象深些?”

    莱曼一脸怀疑地打量了这货几眼,皱了皱眉道:“当然是他们的,自家队长本来就有这样的实力,有什么奇怪的?”

    “哦......”尤墨点点头,继续问道:“看来你也觉得球队需要买个中卫,那依你的眼光来看,热刺队长能达到要求吗?”

    “嗯?”莱曼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热刺会把队长卖给我们?”

    由于惊讶,德国人的声音有些大,别人听不懂,起身往更衣室走的温格听的清清楚楚。

    顿时有些皱眉,不过没回头,依然在迈步往前走。

    尤墨压根没注意主教练大人在干嘛,依然故我。

    “转会这种事情没什么不可能,我指的是标准,又不一定是他本人。”

    莱曼松了口气,想了想,点头道:“是的,他的防空能力和选位能力都很出色,脚下技术也完全超出队友一截,继续待在热刺这样的球队没什么意思.......”

    “行了,我知道了!”尤墨出声打断被德国人带跑偏的话题,用力推了对方一把,“祝你好运!”

    莱曼一脸不情愿地往前迈了两步,嘟囔道:“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自己的事情从来不上心,永远只关心别人......”

    十五分钟后。

    温格刚在主教练位置上坐稳就吩咐助手,“把Mo叫过来,有事情找他。”

    帕特*莱斯不疑有它,起身把尤墨叫了过来。

    这货毫不自觉,一来就咋咋唬唬地问道:“找我有事?”

    温格好容易忍住脱口而出的“废话”,换成了“当然!”,接着用德语问道:“事情需要高度保密,为何一开始就告诉原本不应该参与其中的家伙?”

    “哦......”尤墨拉长声音应了一声,表情未见波澜,“防线核心嘛,当然需要与门将拥有良好的沟通与互补,所以我提前征询一下廷斯的看法。”

    “可是这么做会让事情迅速传开,可能我们还没等展开攻势,转会就已经泡汤了!”温格语气有些不善,眉头皱的紧紧的。

    “是有这种可能。”尤墨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提前曝光,难度会提高不止一个档次。不过我觉得既然是件让他们觉得脸上无光的事情,那提前感受一下舆论的压力会不会更好些?”

    “什么意思?”温格声音中的怒气开始上涨,眼睛瞪圆了。

    尤墨笑了起来。

    “一直以来,阿森纳都是个以华丽的风格吸引球迷,用自力更生盖球场来博得广泛认可的球队。”

    “这看上去让人感觉不错,觉得这支球队非常另类,拥有强大的吸引力。”

    “可实际上呢?”

    “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成为失败的借口,我们真正需要展现的,是为了冠军不惜放下体面,用上流社会瞧不起的方式去战斗,宁愿承受舆论的指责也要补足球队缺失的一环!”

    “这种决心一直是我们所欠缺的东西,现在好容易有机会去展现,为何要偷偷摸摸地进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