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队内气氛果然大不如昨。

    队员们其实还好,都能从职业观点来看转会这种事情。温格不是个能藏住心事的人,外界施加的巨大压力或许还能坦然受之,自己人的内部矛盾显然绷紧了他的神经,情绪也变得急躁易怒。

    脸色更不用说,一整天都阴沉着。

    BOSS处于这种状态,员工们自然少说话多做事,用忙碌来转移让人不适的感觉。

    中午休息的时候尤墨没回家,主动找帕特*莱斯了解了一下情况。

    结果比想象中还要糟糕一些。

    绅士风度这种东西并不能掩盖骨子里的骄纵,尤其是觉得威严被挑战的时候,骤然而来的愤怒会淹没理智,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这次是一位叫史密斯夫人的俱乐部股东,在得知温格疑似主动爆料后,第二天一大早就怒气冲冲地来到俱乐部,在主教练办公室里大吵大闹,扬言要联合股东们把力挺法国人的俱乐部副主席大卫*邓恩赶出董事会!

    不得不说,这招釜底抽薪干的漂亮。

    大卫*邓恩对温格有知遇之恩,转会运作上的执行能力一流,俱乐部内外的影响力也非同小可。如果真如这位史密斯夫人所言,要联合其它股东造反,随之而来的震荡显然会波及甚远。

    主教练的权利来自于俱乐部高层,想要获得大多数的支持,朝中有人非常重要。否则即使战绩出色,也只是个打工者,无法拥有相匹配的话语权。史密斯夫人看准了温格与阿森纳之间的感情,也很清楚法国人的作用是无法替代的。她于是迂回前进,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对方,达到自己的目的。

    结果可想而知。

    以温格的个性,不可能撕破脸皮与女人争吵辩论,即使心中愤怒,也没办法找地儿说理去。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媒体既然已经探出了风声,不可能遮掩什么。于是争吵演变成谈条件,早有预谋的史密斯夫人耍够了威风之后,给出了条件。

    这桩转会作废!

    这样的条件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可温格能答应吗?

    不答应的话,会不会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撕逼大战,直至矛盾无法调和,弄的一地鸡毛?

    转会权对于主教练而言至关重要,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让转会权旁落,不再由主教练一手拍板。

    如此一来,温格不但进退两难,还把大卫*邓恩拖下了水,不得不出面斡旋此事。

    “看来最近有得忙喽!”

    尤墨耐心听完之后,扔了这么一句给帕特*莱斯。

    其实以这货的个性,俱乐部高层之间的矛盾他是不打算掺和的,但这一次矛盾源头在自己身上,让温格独自承受的话未免有些甩锅的嫌疑。

    晚上,家中。

    “欢迎,欢迎!”

    王*丹脸上笑靥如花,声音里不无羡慕,“主持人是我的梦想,您一定要留点经验心得下来!”

    “谢谢,谢谢!”

    马丁*泰勒一边客套着,一边往里走,还没走到客厅,就瞧见两个小小姑娘颠儿颠儿地跑过来,一左一右地抱住了他的腿。

    “礼物!礼物!”大的这么喊。

    “爷爷!爷爷!”小的这么喊。

    还好马丁*泰勒主持人当惯了,救场算是职业技能。

    左手往兜里一伸,掏出个精美的ZIPPO打火机,右手往兜里一掏,拿出个漂亮的瑞士军刀,两样东西交给两位小主,才算过了关。

    “实在不好意思,家里最近客人多,她们疯惯了.......”王大记者捂脸羞愧中,声音讷讷的。

    “哈哈,想不到我居然这么受欢迎!”马丁*泰勒反倒很得意,抬手与迎面走来的尤墨打招呼,“好久不见!”

    “很是想念!”这货在社交礼仪方面一向马马虎虎,这次却很周到,握完手之后还主动上前介绍,“我的家庭成员组成比较复杂,写成一本小说绰绰有余,您不会真的感兴趣吧?”

    马丁*泰勒见惯不惊,笑着回答,“在德国的时候您可不像现在这般低调,是因为英格兰的媒体总给您找麻烦吗?”

    “不,我从不怕别人给我找麻烦。”尤墨笑的很开心,眼睛眯眯着,很喜庆的样子,“是因为我做了一件所有男人都会羡慕的事情,所以要保守秘密,省的招来眼红的目光。”

    “哦?”马丁*泰勒果然双眼放光,“我记得你在德国的时候曾经公开声称自己有两个女友,不过好像德国人有点缺乏娱乐精神,这么好的话题居然没有延续下去,最后只留下一堆猜测让人遗憾。”

    这话听起来不可思议,其实还真就这么回事。

    在西方人看来,有两个女友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使是名人,最多也只能引发一通热议,留下诸如花花公子之类的评论。尤其是体育界的明星们,同时与多位女性交往再平常不过,只要竞技状态不受影响,不会成为媒体大肆批判的目标。

    当然,前提是没结婚。

    西方人对婚姻的态度还是比较传统的,没结婚之前有几段风流史很正常,一旦结了婚,出轨行为必然会引发地震。像维尔托德那种被人下套留了证据的,只要女方铁了心要离婚,最终结局必然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温格都已经52岁,女儿都已经15岁了还没结婚,可想而知婚姻对于名人的约束力有多大。

    尤墨当初主动曝光自己有两位女友时,的确在凯泽斯劳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那是在三年前,他的名气还没有扩散到整个德国,遑论英格兰这种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地方。

    后来随着他与凯泽斯劳滕的表现越来越神奇,此事也就变得乏善可乘,只有一些下三滥的报纸会拿来炒作一番以搏人眼球。

    当他决定举行一场婚礼来结束自己与三个姑娘的爱情长跑时,有先见之明的雷哈格尔制止了他大事操办的想法,把参与者定在俱乐部内部,对外则不透任何消息。

    于是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年仅18岁的家伙来英国之前就已经结过婚了。

    以西方人的传统,不是很熟的情况下是不能问及婚姻状况的,而这货又一向神秘低调,到目前为止接受采访的次数非常有限,电视节目就只参加过马丁*泰勒的《英超新人类》。

    如此一来,媒体几乎一致认定,这货依然处于单身状态!

    包括国内媒体在内,都一致认为这货感情生活混乱,给年轻人竖立了坏榜样,压根没想到他已经结了婚,而且娶了三个老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国内的婚姻法在那摆着,没有人会觉得一个名人敢对着干。至于私下里养了几个女人,有几个私生子女之类的事情,就太普遍了一些,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其实以他们的认知范围,实在是想不到有人敢堂而皇之地娶三个女人当老婆,不然在凯泽斯劳滕发动人肉搜索,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不过对于体育明星来说,花边新闻什么的永远只是佐料,远不如偶像明星那么容易招来热议。于是原本可以惊爆眼球的事情被掩盖,这货也非常配合地从不带女人参加公众活动,依然维持着单身形象。

    现在被人问起,该如何回答呢?

    “如你所见,她们都是我的家人。”

    尤墨的回答依然故弄玄虚,不过马丁*泰勒知道分寸,也很清楚对方找自己过来的目的,因此一笑而过,转入正题。

    “阿森纳的经营策略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保持以前那种节奏只会被竞争对手甩下。”

    “是的,过去的时代太过美好,以至于俱乐部高层低估了眼前的困难,认为可以不失体面地成为一家豪门。”

    尤墨的回答非常直接,马丁*泰勒听完之后颇有些动容。

    俱乐部高层的态度代表着前进方向,属于球员教练无法抗拒的力量,因此主动与媒体谈论起这些并不合适,严格说来属于明着造反!

    别的不说,这份信任让他心里暖暖的,觉得一直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想温格先生大概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状况,才让你动了念头,想通过舆论来向他们施压吧?”

    “是的,既然有人想给BOSS难堪,那我得还以颜色才行。”

    说罢,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两人其实合作次数屈指可数,但人与人之间是讲究缘分的,有没有默契压根不需要来回试探才能得出。尤其是眼前这种立场出奇一致的情况下,同一个战壕的感觉让他们只觉得痛快。

    那就不浪费时间!

    ......

    第二天,也就是欧冠四分之一决赛第一回合开始的前一天,《天空体育》在重要版面发表了独家专访。

    马丁*泰勒延续了他的一贯风格,专访没有做成简单的问与答,而是思想与理念的交流碰撞。

    没有刻意的引导,一切都顺其自然。

    “......他告诉我,对于冠军的追求,是竞技体育存在的意义。风格只是手段,如果不能带来冠军,就只能留下遗憾。总不能告诉别人,没赢他们是因为我们坚持风格,不屑于击败他们。”

    “呃......我咳嗽了好几声之后,问他,那以你的看法,是冠军能带来一切,而失败者并不值得同情?”

    “当然,他说,值得同情的是无法反抗压迫的弱者。”

    “这样的答案让我们都笑了起来,我接着问道:那冠军呢,真的能带来一切吗?为何经常能看见一支球队拿了冠军之后就开始迅速下滑,最终还不如从前呢?”

    “没错,他说,冠军能带来你想要的一切,不过还不够,一两个冠军连塞牙缝都不够,哪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

    “说完,他不忘补充道:那些拿了一两个冠军就开始忘乎所以的球队,下滑的速度会超出想象。在这一点上曼联队干的不错,现在距离创造奇迹差的不远了。”

    “我无言以对这样的答案,只能问道: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马上要开始的两场重量级较量?”

    “哪有,他使劲摇头,断然否认道:球队赢了热刺之后,主教练在接受采访时的一番话引起了很大震动。球队内部还好,俱乐部那边动静太大,吵的训练都没办法正常进行了。”

    “有这么严重吗?只是一桩存在于想象中的转会而已,我是这么觉得的。但他还是摇头,告诉我:有些人并不那么看重冠军,他们觉得盖球场很重要,维持俱乐部健康发展很重要,冠军拿不到依然可以用风格当借口,转移视线。”

    “原来是这样!我很惊讶,继续问道:那你认为呢?”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用一副我从未听过的语气缓缓说道: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很宝贵,都不想浪费在一次又一次失败的旅程里。我们既然选择阿森纳,是因为它能满足我们的梦想,能带给我们至高无上的荣耀。”

    “是的,我说,对于梦想的追求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正因为不容易实现才愈发让人奋进。”

    “没错,他说,他可以接受拼尽全力之后失败,像上个赛季那样。但是无法接受为了体面,为了坚持所谓的风格而失败。因为那样会带来破坏性的影响,毁灭一直以来的信仰!”

    “我没有接着发表观点,还在思考。他笑了起来,看起来很随意,实际上有些苦涩的笑容。”

    “他告诉我,他听帕特*莱斯先生说,温格先生曾经为弟子流下过眼泪。”

    “是吗?我很好奇。”

    “他说,温格先生是最早提出盖球场建议的人,大概是在球队取得双冠王赛季的那一年。但是真正等到新球场开始动工的时候,温格先生意识到自己可能忽略了些什么。”

    “忽略了什么?我更加好奇了。”

    “他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沉重。他说,温格先生认为,盖球场必然会导致球队在转会市场上竞争力下降,这会间接导致球队实力下降,对于冠军的竞争力随之下降。”

    “是啊,我点了点头。”

    “他忽然沉默下来,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温格先生认为,这么做等于是在降低球员们的职业生涯含金量,逼他们在冠军和对球队的感情之间做选择!”

    “我没说话,看着他。”

    “他笑了,眼睛里虽然有些晶莹剔透的东西。他说,他会努力帮助所有人实现梦想,前提是所有人和他一样,为了梦想而努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