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一经发表,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这份集感染力,爆发力,尖锐程度于一身的独家专访,严格说来就是一篇战斗檄文!

    这份战书拿在最具号召力的家伙手里,像一把利剑一般,目标直指俱乐部高层,引爆了原本不在公众视野范围内的矛盾。

    冠军与风格,体面,到底孰轻孰重!

    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很有限,黄金阶段更是短短几年,有谁不想在巅峰时期收获满满,捧着一堆重量级冠军退役?

    阿森纳这些水平一流的球员们,任何一支球队都求之若渴,如果俱乐部不能展现对冠军的追求与决心,岂不逼他们做两难选择?

    在这种节骨眼上,居然有人闹的球队无法安心备战,到底是何居心?

    “内斗严重,阿森纳高层居然为了一已私利干涉球队正常训练!”

    “Mo力挺温格,炮轰俱乐部高层,直指他们坐享其成!”

    “建球场到底牺牲了什么?球员的切身利益还是股东们的钱袋?”

    “金元时代已经来临,阿森纳的股东们还活在乌托邦里!”

    “大战在即,谁输谁赢?”

    谁输谁赢?

    第二天一大早,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科尔尼训练基地的所有工作人员目光闪躲,言辞推托。

    记者们早有所料,于是目标锁定在基地的停车场,准备逮一个是一个。

    由于他们的人数太多,阵仗太大,原本不符合规定的事情成了法不责众的集体行动。阿森纳员工有些进退两难,只能上报请示俱乐部高层。

    高层现在哪有时间应付记者,紧急商量对策来进行危机公关才是要紧事!

    不过所有人似乎都忘了,今天晚上还有一场重要性无与伦比的较量,球队目前处于休息调整状态,记者们聚拢在训练基地其实没多大意思。

    等啊等,盼啊盼,一直到上午九点过,才有一辆奔驰迈巴赫缓缓驶入停车场。

    记者们顿时激动无比。

    没想到正主儿居然会现身!

    车门打开,先下来一个。记者们的话筒忙不迭地伸了过去,不过还没等对方开口,嗡嗡的议论声压倒了准备好的问题。

    弗雷德里克*永贝里?

    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咦,都在等我吗?”

    尤墨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仿佛拥有强大的磁力一般,瞬间吸走了永贝里身边的铁屑。

    问题也一起被吸了过来,由于人数太多,吵吵嚷嚷的让人听不清楚究竟问的是什么。

    这货却很有耐心,也不说话,一脸平静地等待他们自己维持好秩序。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吧,场面总算不再混乱,人群中有个年龄颇大的提出建议,让他自己点名。

    “谢谢。”尤墨点了点头,随手拿过伸到面前的一个话筒,不紧不慢地说道:“其实你们追逐独家新闻的脚步,与我们渴望冠军的心一样,都是职业素养的体现,都是值得尊敬的作法。”

    这话一出口立马引起一片惊叹。

    不为别的,就为这份包容天下的胸襟气度!

    真正的强者从不会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相反,他们非常尊重对手的努力,也不会忽略身边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存在。

    他们身为记者,很多时候不被人欢迎,甚至因为抗拒心理而处处作对,把彼此之间的关系对立起来。其实记者也是人,同样会有利益取舍,感情向背,得不到对方尊重的情况下,不可能打心眼里尊重对方。

    现在,他们感受到那份尊重了,于是浮躁的心顿时平静下来,看往他的眼神变得清晰明亮。

    “其实要说的在专访中我已经说过,今天来这里是为了陪同弗雷德里克去完成一项检查。不过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随便点几个问题好了。”

    话音一落,不少人的目光转过,寻找了一下刚才被冷落的瑞典人。

    永贝里并未走远,静静地站在圈外。

    “您第一个?”

    尤墨右臂伸出,手掌向上摊开,指向面前一位年龄不大的记者。不过对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一般楞楞地瞧着他,这货于是笑了笑,声音变得轻松愉快,“您确认没有问题吗?”

    “呃,是,是我吗?”

    被点名的记者手忙脚乱的样子引来一片笑声,好在气氛不像一开始那么急躁了,所有人保持着耐心,笑着等待。

    “嗯,我的问题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引爆矛盾,会不会让球队整个赛季的努力打了水漂?”

    面对这样的问题,尤墨收了笑容,一脸严肃,“如果矛盾不被引爆,我们同样受到干扰,而且是那种即使心中有想法也无法表达出来的,让人愤怒的情绪干扰。我觉得现在这种方式更有利于备战,就这样。”

    听了这话,记者们倒吸一口冷气,目光变得更加炽热。

    确实,与其在压迫中默默忍受,不如撕开温情脉脉的面纱,直接宣战。这样无论结果如何,都是在为自己而战!

    没有人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没人愿意辛辛苦苦,冒着风险获得的劳动果实被他人轻松摘走。如果俱乐部高层一意孤行,置球员们的利益于不顾,一心要维护所谓的体面,那即使选择留下,也毫无归属感可言!

    “看来您对目前状况的了解程度非同一般,请问是因为感受到失望,才决定这么做的吗?”

    第二个问题听起来有些没营养,不过尤墨没有让听众失望。

    “是的,我觉得温格先生说的没错,一支球队必须要有包容不同文化的气质,才能容纳各种充满个性的球员。如果因为坎贝尔曾经是热刺队长而遭到排斥,那我同样会觉得失望。不过现在让我失望的是俱乐部里有人用这一点来攻击主教练,威胁他,如果这桩转会真的付诸实施,会让他付出代价!”

    有了之前的劲爆消息打底,这次记者们没有太过惊讶,也没有不知分寸地直接追问是谁这么嚣张跋扈。但是身为媒体人,他们很清楚这样爆料之后,输赢的筹码已经被进一步放大,基本不存在和解的可能了。

    果然是个杀手,刀一出鞘,必染血光!

    “那在你看来,球员有没有义务为俱乐部盖球场做出牺牲呢?”

    第三个问题依然不够尖锐,记者们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不再用挖坑来获得想要的答案。

    尤墨脸上笑意重现,手举起,朝外围站着的永贝里打了个招呼,口中说道:“俱乐部好比公司,球员好比员工,如果能达成理念上的一致,为了共同目标做出一定的牺牲很正常。如果不能,那每个人的具体状况不同,选择也会不一样。”

    稍事停顿了一下,声音继续响起,“更衣室对于我们来说是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就像战场上的战壕一样。我们在里面感受到温暖与力量,获得向前的动力与信念,也留下很多美好的回忆。这让我们对这支球队产生深厚的感情,很难做出离别的选择.......”

    话没有说完,现场气氛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话里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但在面临巨大诱*惑时没有做出的选择,却因为理念不合而心生离意,其中的悲凉与无奈又有谁感受不到?

    “如果你不在球队的话,我也不会和球队续约了。”

    永贝里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众人转过头,楞楞地瞧着一脸平静的瑞典人。

    声音继续响起,独角戏一般,得不到观众的回应。

    “放心吧,这样的决定不是一时冲动,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会引起怎样的后果。我只是觉得,你的努力如果被那些站在主席台上看比赛的人抹杀,那我会失去前进的方向,找不到前进的动力。”

    “与其那样,不如寻找一个新的起点,在职业生涯剩下的时间里,像你一样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在没有退役之前就当上教练,让球队烙上属于自己的印记。”

    “会很难吧,我想,不过,应该会很有趣。”

    声音终了,总算有人反应过来,把话筒递到了尤墨面前。

    这货笑了笑。

    “胜负还没有分出来就离开,等于弃权。我不会当逃兵,你呢,弗雷德里克?”

    永贝里笑着扬起了拳头。

    “当然不会!”

    ......

    随着尤墨的高调现身以及不留任何余地的表态,事件开始进一步发酵。

    状况其实明摆着。

    盖球场对于俱乐部来说属于百年大计,可对于球员来说意味着收入降低,风险变大。这种情况下想要留住顶级球员,感情牌以及理念上的契合非常重要,甚至严格来说,想留人就得有诚意,否则哪有人愿意辛辛苦苦地为他人做嫁衣裳!

    现在球员已经表态,剩下的只能是俱乐部方面的态度了。

    如果只是缺乏诚意的一通官方讲话,显然不会得到认可。至少尤墨口中那位闹的球队无法正常备战的家伙无所遁形,或主动,或被动地站出来接受舆论的洗礼,事情的走向或许才有转机。

    其实以媒体的神通广大,阿森纳高层的动向并不难掌握。但在这种非常时刻,他们也得考虑俱乐部方面的处境,贸然堵在会议室外只能招来安保人员的无情驱逐。

    好在他们着急,阿森纳高层更急。

    如果迟迟没有官方表态出炉,那俱乐部的形象损失会成倍扩大。至少在晚上的比赛开始前,必须有一份解决方案拿出来,危机公关才得以执行。如果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再来表态,不但得不到任何理解,反而会招致一片嘲讽!

    菜都凉了饭才端上来,是打算好好招待客人吗?

    球队表现出色,说明球员们心齐,同仇敌忾。球队表现平平,俱乐部高层坐实干扰备战的罪名,洗都洗不脱!

    时间仿佛成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一颗颗焦灼无比的心中渐渐变得危险。就在各种猜测越来越离谱,很多媒体已经开始断言这出大戏将以悲剧结尾时,官方声明终于出炉了。

    内容很简单,也没有指名道信地说出谁是始作俑者。不过除了言辞恳切的表示歉意之外,上面清晰地写道:俱乐部董事会将面临改组,在不久的将来会以全新的面貌,全力支持球队在各项赛事中为了冠军而战!

    潜台词很清楚。

    有人被踢出局了!

    迫于形势也好,假戏真唱也罢,这份声明一出炉,阿森纳的支持者们齐齐松了口气。

    这样的节骨眼上如果不痛不痒地表示遗憾,带来的后果真不是他们愿意看见的。

    不过这样一来,压力开始转向带头造反的家伙!

    由于比赛很快就要开始,媒体不好在这种时候还去打扰他,但状况稍一分析就不难得出结论。

    公然造反必然会带来破坏性影响,远的不说,近如眼前这场比赛,他的表现就不能低于正常水准!

    而且是放大镜下的正常水准!

    要知道,他的支持者虽多,反对者及中立态度的人们同样不在少数。如果因为造反影响了自身状态,甚至拖累全队,那黑的也能被说成白的,千夫所指的对象很可能就此转移,他成了高层内斗的替罪羊!

    虽说他可以一走了之,但背着这样的恶名,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有人掂记,成为污点般的存在!

    就像逃兵一样!

    简单点说,现在他只是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并不值得自豪。至少等到赛季结束,才能确认他是不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成为闻未所闻的,以球员身份掀翻俱乐部股东,改变高层理念的第一人!

    “不得不说,你吓死我了!”

    赛前更衣室里,维尔托德直拍胸口。

    阿森纳球员们脸色也不正常,他们的目光经常会不自觉地游离到他身上,直到确认他一脸专注地在忙碌之后,才松了口气,把目光转回。

    没有人不清楚公然造反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敢保证,目前获得舆论一片支持的他们,能在赛季结束时昴首挺胸地接受球迷们的膜拜。甚至严格来说,眼前这场比赛能否笑到最后都是个未知数!

    尤文图斯绝对是个硬骨头,最擅长的防守反击又无比适合客场作战。以阿森纳的防线水平,能抵挡住目前的欧冠最佳射手,德尔*皮耶罗的恐怖火力吗?

    即使挡住了,还有齐达内,戴维斯,因扎吉,特雷泽盖.......

    这样一支攻击线豪华到近乎奢侈的球队,会不会像摧毁豆腐渣工程一样,在客场就大开杀戒,提前扼杀两回合比赛的悬念?

    “这样就吓死你了?”

    尤墨抬起头,一脸惋惜。

    声音也是。

    “史密斯夫人只是个沉不住气的跳梁小丑,被赶出董事会再正常不过,有什么值得高兴或者担心的?”

    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愈发平静。

    “真正的对手,从来不会轻易露出破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