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球是个半高球,尤文球员急着解围,动作力量不大,速度却快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尤墨没有任何动作,因为对方已经完成了动作,他若伸脚去挡,毫无疑问会带倒对手,会被吹犯规。他就像舍身堵枪眼的敢死队员一般,没有任何保护,只是绷紧了身体,挡在了对手与皮球前面。

    于是一声闷响过后,尤文图斯球员来不及也根本没想到要往回收的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他的腹部!

    接下来,两个人同时后退,踉跄了几步才站住。

    皮球已经不知去向!

    欢呼声很快响起,尤墨却没有任何庆祝的力气,只看了一眼就仿佛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

    于是干脆坐下,躺下,蜷成了个虾米。

    冷汗直落下来,眯眯着的眼睛终于合上,唯有大口呼吸的嘴,在诉说着之前那一幕有多辛苦。

    瞬间把肌肉绷紧,像块石头一样挡住尖利的脚尖,需要集中身体里的全部力量,才能避免受到严重的伤害。

    他伤不起,却不想后退,于是他挑战极限,试着看看能不能在狂奔了四十米之后,依然坚若磐石。

    最终他成功了,只是剩下的比赛,怕是没办法坚持了。

    其实他还能站起,休息休息还能跑的动,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这样的状态对于不允许出任何差错的高水准较量来说,属于拖累全队的存在。

    他坐在担架上下到场边的时候,居然面对着镜头挥了挥手,笑了起来。

    看清楚这一幕,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向那些人宣战,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不可替代。

    确实不可替代。

    阿森纳能把对手调*戏的像猴一样,却始终无法把皮球送入网窝。他们就像是一群掌握了高深理论的学者一般,在实战中用尽各种方法,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他的存在极为另类,就像从山中林间下来,初临人世的异类一般,拥有强壮无比的身体,奇特的思维方式,以及强悍的嗅觉,强大的本能反应。

    他似乎生来就懂得如何破门得分一般,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他都能用最直接了当的方式完成任务,无论被动主动,不管哪个部位,也不管有无危险。

    在职业足球越来越程式化,球员特点渐渐向团队型靠拢的时代,他的破坏力是无与伦比的,只要合理使用,球队的上限将会非常惊人!

    “居然还能笑出来,你吓死我们了,知不知道!”

    帕特*莱斯跟着担架在走,看清楚刚才的一幕后,忍不住念叨起来。“即使状况不那么有利,也不用这么不顾身体吧。那些人的存在是很可恶,但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你可不能再这么冒险了.......”

    “哪有。”尤墨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回道:“只是不想让家人担心。”

    “呃......”帕特*莱斯卡住,好一会才喃喃自语道:“是的,没有什么比家人更重要的了。”

    “嗯,回头帮我打个电话给家里。”尤墨勉强睁开眼睛,扭头看了一眼正在激烈进行中的比赛,“还有这里的状况,第一时间告诉我。”

    “哈哈哈......”

    帕特*莱斯大笑起来,笑声在与球员通道里回荡,听起来有些沧桑。

    “如果被扳平,或者输了,你会怎样?”

    面对这样的问题,尤墨笑的很灿烂。

    “我会告诉他们,挑战又升级了,大家争取玩的开心一点。”

    .....

    帕特*莱斯的担心很有道理。

    尤文图斯无法接受大好局面付诸流水,更不能接受对手就这么气势如虹地拿下比赛。在常规时间还有足足十分钟的情况下,他们抓住尤墨因伤下场的机会,频频利用特雷泽盖的制空能力发起冲击,在阿里森纳禁区里掀起腥风血雨!

    关键时刻温格没有头脑发热,除了对位换上马丁*基翁外,维埃拉及时回撤成了禁区里的高点。阿森纳队长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他利用自己强悍的身体素质,在球门前筑起了一道钢铁防线,除了高点争夺中屡屡建功外,舍身堵枪眼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除了他之外,莱曼的发挥同样可圈可点。德国人的顽强神经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发挥了巨大作用,好几次眼看着皮球呼啸着直飞门里,所有人只能祈祷的时候,总会有一双巨掌横空出世,将皮球拒之门外!

    后防线上有这两人存在,阿森纳堪堪保住一球领先优势,直至终场哨声响起。

    确认胜利到手后,温格激动异常。

    事件的风波虽然因为尤墨的建议而起,但他身为主教练,不可能把责任推给弟子。于是在矛盾激化,俱乐部股东肆无忌惮地骂上门来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不想给弟子们造成额外影响。

    结果他能忍,有人不能忍!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但不能忍,居然用一种激烈到你死我活的方式,把矛盾公开化,丝毫不留斡旋的余地!

    这么做会引起怎样的后果他自认难以看清,但其中透露出的坚定支持以及发自心底的信任,让他心生不安,觉得有付所托。

    眼前这场比赛,既是球队能否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关键战役,又是身为弱势方向强权挑战的主战场。尤墨身处舆论的议论中心,聚光灯的焦点之下,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得出各种各样的结论来。

    还好,拥有一颗大心脏的家伙顶住了压力,用一种铁血战士般的表现帮助球队逆转了比分。

    如果球队在最后时刻没能顶住压力,把到手的胜利变成平局甚至为一回合比赛挖下大坑,那整支球队又将陷入上赛季末的怪圈,最后崩盘看起来板上钉钉!

    不怕对手强大,就怕队友太坑。这样一句话用在需要团队合作的竞技体育中再合适不过,在球队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时,其它人的表现同样至关重要!

    还好,还好......

    “下回合见。”

    安切洛蒂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被握住的手传来一阵温暖。只是声音里透出的一股强大自信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让他情不自禁地睁大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眼对手。

    平静,内敛,即使胸口有座火山,脸上依然笑若春风。

    这或许正是他所欠缺的素质,在对手身上出现有些讽刺。好在他是胜利者,可以昴首挺胸地面对任何挑战。

    “下回合见!”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他的队伍受到了不少赞扬,也有不少担心与质疑。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他的声音底气十足,言谈话语中不乏风趣幽默,引来阵阵笑声。

    他以前不喜欢与媒体打交道,觉得那种虚与委蛇让人浑身不舒服。现在他才明白,竞技的世界里真正的强者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反倒是那些自命清高的家伙,最后只能落个孤军作战的下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收获落井下石。

    这并不是相互利用,而是利益法则在发挥作用,看不起它并不代表自己有多高尚,反而彰显了性格中的弱点!

    他的肩膀上承载了太多期望,所以他不能只活在自己的理想国度里,他需要更多的思考与尝试,来为可能的困难做好准备,而不是被动地在困难面前左支右绌,甚至束手无策!

    “您今天给人的感觉真不一样。”

    新闻发布会结束的时候,与他一同前行的莱曼忍不住感慨出声。

    德国人拿到了今天的本场最佳,算是加盟阿森纳一年多以来的最大褒奖。能在尤文图斯堪称世界前三的攻击火力下保住胜利果实,“好门将抵半支球队”这种说法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你也一样。”温格一脸严肃,“除了让人惊叹的发挥,还有让人心理踏实的强大气场。”

    “别这么夸我,会不好意思的......”莱曼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在向某个家伙学习,看看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说完不忘补充道:“虽然我马上就30岁了,但相比于您来说还很年轻,对不对?”

    “呃.......”温格干咳了两声,声音里有点无奈,“好吧,30岁对于门将来说仍然有不小的提升空间。看来Mo与你的场上交流让你得到了启发?”

    莱曼点点头,收了笑容,“一直以来我都不想扮演后防领袖的角色,觉得那样会让自己束手束脚。现在我才明白,所谓的领袖并不是平时很少说话也不笑,需要经常绷起脸教训人的存在。”

    停顿了下,德国人的声音变得怅然,“要是能早几年遇见他,或许我现在已经超越了那个该死的家伙。”

    听了这番话,温格笑了起来。

    “现在也不迟!”

    ……

    比赛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媒体自然需要大书特书一番,来继续之前的热门话题。

    尤其是话题中心的家伙,毫无疑问地成了头条人物,各种追捧让人应接不暇。

    “为什么又是他?因为他有着强大无比的心脏!”

    “又一场拼出来的胜利,真正的战士即使不在场上,精神也足以笼罩球场的每个角落!”

    “堪称伟大的瞬间,价值千金的进球,温布利的荣耀时刻!”

    追捧虽然并不见得都是真心,但包括对手在内,都没有忽略他的作用,纷纷给予了高度评价。

    安切洛蒂的言论最有代表性。

    “......他有着非常强大的直觉,总能比其它人更早嗅出危险来临前的气息。他的比赛风格可能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但我找不出可以拿来对比的对象,或许在以前的足球比赛中会有这样的球员存在。”

    “那时候没有完善的青训系统,成年队的训练也没有现在这么细致。于是球员们的个人风格被最大限度地保留,比赛中经常会出现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场景。”

    “职业足球已经发展到了数据时代,看起来衡量一名球员更直观了,实际上球员们也会被数据干扰,逐渐失去直觉,变得缺乏想象力。”

    “Mo的存在提醒了我们,足球就是一项把皮球送入对方大门的游戏,过于复杂的过程会让人迷失方向。”

    评价完尤墨的表现,有关于阿森纳高层的消息也被神通广大的媒体扒了个底朝天。

    贝拉*史密斯夫人,这位据说是贵族后裔的中年女子,有一位富商老公。在1991年阿森纳获得联赛冠军的时候,夫妇俩通过收购完成了9%的俱乐部股份持有,进入董事会成了一名大股东。

    这次事件爆发后,史密斯夫人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不止媒体球迷对她口诛笔伐,俱乐部其他股东同样翻脸不认人,恨不得把上赛季崩盘的黑锅都让她背牢!

    这种情况下死攥住股权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虽然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她仍然可以继续自己的大股东身份,但很明显,俱乐部的所有事务都已经不会再考虑她的意见。其它大股东甚至会处处挖抗来逼她出局,来给某些人洗白自己的机会。

    于是出局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股权转让成了个烫手山芋。

    谁都知道阿森纳现在欠了一屁股债,俱乐部的新球场计划面临不小的风险。如果球队不能在剩下的比赛中继续高歌猛进,那花了大钱到手的股份很可能面临贬值的危险!

    尤其是球队中身价最高的家伙公然造反,俱乐部高层面临剧烈震荡的情况下,接盘的时机实在让人难言满意。

    甚至更夸张一些,破产的风险也不是存在于想象中的危言耸听!

    继续高歌猛进的难度有多大,稍一分析就能得出结论。

    这场艰苦卓绝的比赛结束后五天,与曼联的榜首大战就将拉开帷幕,两队目前相差只有一分,看起来悬念足够,实际上从阵容厚度一分析,阿森纳面临的状况就乐观不起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周后的欧冠1/4决赛第二回合。

    尤文图斯有多强,从比赛的最后十分钟就可以略见一斑,如果换成主场作战,阿森纳1球的领先优势实在让人难以放心。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客场进球,1:0结束第二回合较量的话,他们就将昴首挺进四强!

    如此一来,上赛季最后阶段的崩盘很难说不会重演!

    其实涉及到上千万英镑的股权转让不是个小事情,拖一拖,直到确认这支球队依然在各项锦标中保持竞争力再来谈也未尝不可,只是价格上或许会有所变化。

    当然,对于史密斯夫人来说,此时心情会变得非常纠结。

    球队赢球,手中股份看涨,但心中愈发不爽。球队输球,心情愉快了,股份会跌的一塌胡涂。

    这种情况下还不如早点抛出去,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有谁愿意在风险颇大的情况下毫掷千金,买下她手中的股份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