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悬念?

    不可能!

    只是决赛无名局罢了。

    两支球队本赛季的目标出奇地一致,都把欧冠当成了心仪对象,渴望在5月28日的法兰西体育场捧起圣伯莱德杯,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不过曼联是想成为欧冠改制后第一支成功卫冕的球队,阿森纳则想打破俱乐部的历史纪录,为自己的豪门霸业画上点睛之笔。

    有这样的宏伟目标在不远处等着,国内联赛自然需要放一放,保持足够的竞争力即可。

    于是赛前被热炒的榜首大战并没有想象中的火花四溅,两支球队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保守策略,无论战术还是用人,都以和为贵,寄希望于平淡中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

    这样的比赛虽然不够刺激,但每一支渴望笑到最后的球队,都需要经历很多场这样的比赛。只有少犯错并把握住为数不多的机会,胜利女神的微笑才会在终点处等着他们。

    曼联其实最擅长这种比赛。

    他们的防线堪称一流,球员们的比赛经验也足以媲美任何一支顶级球队,在场面僵持的情况下,他们极少主动犯错送给对方机会,也常常能凭着顽强的意志在比赛最后时刻完成绝杀。

    此番客场作战,他们没有用强龙压倒地头蛇的姿态来挑起战争,防守反击的策略从一开始就能看的很清楚。

    与他们相比,阿森纳在难看的比赛中很少笑到最后,尤其是尤墨来到这支球队以前,这样的比赛简直被枪迷们深恶痛绝!

    场面难看,结果尴尬,不看还好,看了想吐!

    好在今时不同往日,随着赛季不败的目标越来越近,球迷们完全可以接受一场稍显平淡的比赛,只要不犯愚蠢的错误就行。

    有这样的整体气氛做支撑,两支球队踢的都比较放松,场面看似激烈,实际上大家都在收着踢,颇有默契一般,你来我往一板一眼。

    其实相比于曼联,阿森纳的状况更加险恶一些,别的不说,就最近的俱乐部高层与球员之间的摩擦都足以让球队陷入持久震荡。这种状况下收着踢是为了长远打算,否则连续两场恶战下来,主力球员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温格在赛前布置时也明确提及这一点,反复强调了防守的重用性,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两支球队接下来的赛程都不轻松,三线作战的他们将在两个多月内完成足足十三场比赛!

    如此密集的赛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巨大考验,能保持稳定发挥的球队才能笑到最后。如果因为一场比赛而押上所有赌注,最终很可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弗格森意识到这一点并做出相应的安排并不奇怪,温格这一次算是颠覆了以往理想主义的形象,颇有些现实主义的味道。

    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看来上半场即将以0:0结束了。”

    现场解说席上,马丁*泰勒与安迪格雷有些意兴阑珊。

    就像无比期待的周末大餐成了路边快餐一般,两人的激*情在平滑的局面下被一点一点地消耗怠尽,到了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声音都有点有气无力。

    “是的,一场水平很高但缺乏激*情的比赛,看来两队之前的消耗都不小。”

    “没错,球员不是机器,即使保持一周一场的频率,身体状态依然会出现起伏。尤其是一场恶战过后,身体与心理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不知道你注意没有,两支球队的主教练,都仿佛对这种状况早有预料。”

    “的确如此,他们的神情都很轻松,仿佛正在进行的是一场热身赛,而不是决定联赛冠军归属的榜首大战!”

    “好吧,你的比喻虽然有点夸张,但实际上可能就是这么回事!”

    “温格呢?能甘心在主场收获一场平淡的0:0吗?”

    “我觉得比花费巨大代价拿下三分更好一些。”

    “这样的选择与他以往的风格并不一致,是因为球队的状况不允许他冒险吗?”

    “应该不是,主动作出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很大!”

    “为什么?”

    “可能从决定挖角热刺队长的那一刻起,阿尔赛纳*温格就已经改变,开始尝试更实际一些的道路选择了。”

    “是的,或许Mo的做法提醒了他,坚持风格让人钦佩,为了胜利而放下体面同样值得称赞。”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职业联赛中,能在坚持风格的基础上取得好成绩已经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如果还被条条框框约束,生活在乌托邦一般的幻想国度里,最终的失败难以避免!”

    “没错,温格的这种改变同样让人钦佩!”

    ......

    上半场没什么悬念,0:0的比分在太极推手一般的节奏中保持到哨声响起。两队球员向场下走去的时候,对望的眼神里不约而同地有些怪异,仿佛一直以来的死对头突然成了可以说话聊天的朋友一般。

    其实也没什么交流,大多数人只是对望了一眼,就结束了交流。不过有个家伙却不甘寂寞,主动找人聊起天来。

    尤墨越走越偏,都快走到曼联阵中了,他的目标是范尼,一脸郁闷的荷兰人。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不打算让我看看金靴的实力吗?”

    话里挑衅的意味浓厚,声音却像聊天一样语中带笑,范尼听罢有些皱眉,刚想开口,身边的基恩已经语气不善地还击道:“为什么要在你面前展现实力,我们是来拿走三分的,想激怒我们的话最好先考虑一下后果!”

    这话让阿森纳球员们有些皱眉,不过尤墨的声音很快响起,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想拿走三分可不容易,你们得加把劲了!”

    短暂的骚动很快平息,两队球员在通道里背道而驰,很快消失在更衣室里。

    一关上门,莱曼的大嗓门就响了起来。

    “干嘛要激怒他们,对两边都没有好处吧?”

    “激怒他们?”尤墨有些不以为然,“打个招呼而已。”

    “真的?”莱曼不上当。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的对手,不值得主动找他们麻烦。”尤墨摇了摇头,声音平淡,“我只是想看看他们的真实打算,别输的稀里糊涂的。”

    “嗯?”

    所有人同时楞住,包括推门而入的温格。

    莱曼心理素质不错,不过没注意主教练的存在,皱眉问道:“意思是说,即使你不主动挑衅,他们也不打算这么踢下去?”

    尤墨笑了起来,仿佛对方的问题非常幼稚一般,很难一本正经地回答。

    他也没注意到主教练啥时候进来的,这货背对着更衣室的门,面朝着神情怪异的队友们。

    不过即使注意到了,该说的同样会说。

    “弗格森给你最大的印象是什么?”

    “弗格森?”莱曼想了想,非常肯定的语气,“狡诈,贪婪,经常出人意料!”

    “那曼联队呢?”

    “一样!”

    “那不就完了。”

    “嗯?”

    这就完了?

    所有人还有些发呆的时候,温格的咳嗽声把他们拉回了现实。其实有不少人已经注意到主教练的存在了,不过尤墨的身份在那摆着,更衣室里给他们上上课也在权力范围之内。

    虽然感觉稍稍有些怪异。

    “说的没错,即使他们不打算倾尽全力,我们依然需要保持警惕。”

    温格用力挥了挥拳头,声音铿锵有力,“战术的存在有时是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自身实力,有时是为了引诱对手犯错,用最小的代价去换取胜利。”

    “很明显,我们更擅长前者,他们更擅长后者。”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状况是非常危险的,下半场必需加快节奏,破坏他们的计划!”

    “这可是海布里,怎么能在对手的催眠曲中昏昏欲睡!”

    声音刚落,整齐划一的吼声响起。

    “明白!”

    ......

    果然!

    弗格森的如意算盘碰上了钉子!

    他的战术策略很简单,但在这样的背景下效果非常好,差一点就让整支阿森纳在悠哉游哉的节奏中渐渐放松警惕,在关键时刻犯老毛病。

    可惜尤墨的存在把他准备好的剧本破坏的一干二净,下半场一开始,曼联队就不得不在对手疾风骤雨般的进攻中加快节奏,用勤勉的跑动来弥补技术环节上的不足。

    这种被动局面下,防守反击成了唯一的选择,而过于单一的选择必然会被对手防备,提前做好针对性布置。

    于是下半场的前15分钟时间里,阿森纳攻的让人眼花缭乱,守的对手没脾气,如果不是曼联门将博斯尼奇发挥出色,比分早已被改写!

    弗格森不敢怠慢,60分钟刚到就用完两个换人名额,寄希望于新鲜血液来改变场上被动局面。

    温格很清楚行百里者半九十意味着什么,60分钟一到就用维尔托德替下了老将帕洛尔,继续加强攻势。

    就在局面稍稳,看起来曼联队已经逃过一劫,可以喘口气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比赛第71分钟,之前发挥出色的博斯尼奇,或许是太过兴奋,或许是有些过于紧张的缘故,面对亨利一脚威胁不大的射门时犯了低级错误,居然黄油手漏进了门里!

    全场哗然!

    亨利都楞了一下才开始欣喜若狂地庆祝起来,可见这样的失误有多致命。弗格森更是气的七窍生烟,若不是已经用完两个换人名额,可能会直接把犯错的澳大利亚人换下来!

    “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天空体育的两位解说兴奋不已,仿佛期待中的周末大餐失而复得一般,高兴的简直要蹦起来。

    “弗格森气坏了,这样的失误太致命了,或许会成为整个赛季的转折点也说不定!”

    “没错,温格这次棋高一着,不等曼联队发力就加快了节奏,这样一来比赛的主动权已经被他们牢牢掌控在手中,曼联队的换人非常被动!”

    “是的,阿森纳熟悉的节奏是快速流畅的地面进攻,如果在慢节奏中失去以往熟悉的感觉,比赛将落入对手的控制!”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换人了,33号YAO替换老将巴特,弗格森打算放手一搏了!”

    ......

    看到姚小胖终于出现在场边,尤墨笑的很开心。

    这货头顶的光环太过耀眼,影响力也大的超乎想象,以至于无心之举都能给对方带来巨大压力。好在弗格森对年轻人同样抱有不错的耐心,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有被姚厦以往的表现迷惑,依然清楚明白眼前局面的关键所在。

    曼联队的防守其实没多大问题,只是进攻中过于依赖卢伟的前场组织,曾经引以为傲的两翼齐飞同时哑火。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吉格斯与斯科尔斯在连续的恶战后状态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无法在边路形成连续的爆破。另一方面是温格提前做出了针对性布置,用牺牲格里曼迪攻击力为代价,让卢伟的活跃程度下降的厉害。

    一来一去,曼联队阵地进攻失误频频,快速反击屡屡受阻,无法真正威胁到莱曼把守的大门。

    这种情况下用姚厦的速度去冲击阿森纳的左路防守,顺便解放斯科尔斯,在中路提供更多的火力输出,是破开局面的最好办法。否则只是一味高举高打的话,一对一对抗中占不到便宜的范尼会踢的更郁闷!

    荷兰人的头球不弱,身材也是典型的中锋架子,奈何对手不是正常人类,脚下移动快不说,身体对抗中兼具硬度与灵活性,经验也丰富的让人吐血三升!

    面对这种家伙,只有重心低,步频快,脚下技术出色的小快灵能占到便宜,重型坦克实在发挥不出威力。

    可惜卢伟缺乏队友支援,几乎没捞着与他一对一的机会。

    “呀,你的另一个兄弟来了,我是不是该表示表示?”

    阿什利科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听起有些洋洋得意。

    这种掌控对手的感觉实在不错,就连头脑一贯冷静的英格兰天才都有些飘飘然了。

    不过尤墨依然还是懒洋洋的,挥了挥手道:“你随意,不用给我面子。”

    阿什利科尔笑的很开心。

    “等着瞧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