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诡异的榜首大战!

    第二天的媒体评论中,诸如此类的标题党横行,把一场不够经典但绝对刺*激的比赛描述的有些危言耸听。

    其实只是一场双方都有出色表现,也都犯下重大失误的比赛而已,每个赛季中都有数不胜数的类似状况发生,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奈何两支球队寄托了整个英超的希望,在这种关键时刻来一场激*情碰撞,任何细节都跑不过放大镜的聚焦。

    尤其是三位决定最终比分的家伙,毫无疑问地受到了媒体们的重点关照。

    首先是博斯尼奇。

    澳大利亚人的表现一直中规中矩,算不上大腿,也没怎么拖后腿。不过身为门将,最容易被人记住的就是各种奇葩失误,像这场比赛中的黄油手直接漏进门里,将注定成为职业生涯中的污点!

    尤其是在前任舒梅切尔的强烈对比下,曼联队门将这一环存在的问题瞬间超越所有话题,成为接下来的比赛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其次是姚厦。

    一直以来有关于他的评价都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把他当成了曼联的过客,以镀金为主要任务。但这粒可能决定联赛冠军归属的进球出现后,媒体们纷纷自己动手,脸打的啪啪响。

    其实短短的20分钟说明不了太大问题,接下来的比赛才是真正的考验。以弗格森的高标准严要求,能不能持续稳定的输出还是个未知数。

    当然,一仗翻身这一点他做到了,最起码不用在替补席上眼巴巴地看队友表演,掰着手指计算自己还能在这里逗留多久。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其实已经完成了阶段目标,剩下的只需稳扎稳打,坐稳主力位置,就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赛季了。

    最后是阿什利科尔。

    由于这位老兄的人气非常之高,媒体们此时分成了好几派,吵的不亦乐乎。

    力挺派认为年轻人就该勇于表现,偶尔的失误不应该被指责的一无是处。反对派认为一直以来的溢美之辞有些言过其实,所谓的天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中立者认为一场比赛而已,没什么好吵的,就当交学费了。

    阿森纳内部同样用中立者的观点来消化此事,包括主教练温格在内,都在极力劝慰,省得对方因此背上思想包袱。不过当事人显然受了刺激,比赛结束后一言不发,任何人来劝都不好使。

    只有尤墨心理清楚这是为什么,但这货才不会去刷存在感,他只想唱。

    啊,多么痛的领悟......

    他其实也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此时只能感慨世事无常,老天爷喜欢刷存在感。

    “回去查帐了没有?我凑了400万,你好歹拿个600万出来,咱们二一添作五......”

    比赛结束后当晚,尤墨在家中设宴招待两位贵客。一同前来的还有贵客们的女伴,初来乍到的赵丹妮和久未见面的郑睫。

    1:1的比分对她们来说算是皆大欢喜。

    两边都是自己人,以和为贵嘛!

    姚厦的处子进球则把这种皆大欢喜推向了高*潮,算是今晚宴会的主要话题。

    不过身为主人,尤墨没聊几句就开始跑偏。这货把已经结束的比赛扔到一边,关心起卢伟的身家来。

    结果自然遭鄙视。

    “我一大早回曼彻斯特查帐?你确认自己不是温格派来的奸细?”卢伟一脸不屑,头都懒的转过去对着他。

    “你四我六,算什么二一添作五?”郑睫蹦的老高,嗓门更是吓着小朋友。

    “四百万加六百万,天哪,一千万?!”赵丹妮捂嘴惊呼中,话音刚落,身边的姚厦提醒道:“是英镑。”

    “啊啊啊,一个亿……”

    这话一出口,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所有人都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一个亿到底能花几辈子,他们没有具体的概念,但这个数字代表着什么,他们都很清楚。

    从九六年夏天开始,两个家伙在一片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毅然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结果仅仅用了三年半时间,两人就把自己从默默无闻变成了天下皆知,把身家从零开始变成了亿万富翁,把老哥俩变成了亲情环绕,高朋满座。

    即使看着两人一步一个脚印迈上巅峰,他们依然觉得不可思议,需要用力掐一下大腿,才能清楚这不是梦!

    “这只是首付,后面最少还得一千多万英镑。”

    王*丹幽幽开口,意在提醒,却引发了更加热烈的感慨,一时间客厅成了怀旧所,所有人成了游客,所有值得回忆的瞬间都被拿来细细品味一番。

    身为当事人,尤墨与卢伟却没兴趣参与其中,为了不煞风景,两人换了个地儿,继续之前的话题。

    豪尔赫*门德斯的工作效率值得称道,24小时还不到就传回了消息。

    对方开价3000万英镑,预计成交价在2500万左右!

    这个数字比预计稍稍低了一些,但对方要求至少1000万英镑的首付,否则另寻他人。

    这样的要求很正常。

    首付多少代表对方诚意,太低会让后续还款的压力增大,能否及时到帐成疑。尤其是眼前这种存在不小风险的交易,一旦阿森纳重演上赛季的崩盘式收尾,那股份跌价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到时候很容易扯皮赖帐。

    眼前这场比赛同样验证了这种担心。

    大好局面下把到手的三分变成了一分,并且拱手送给压在身上的竞争对手一分,一来一去就是三分!

    这样的结果显然不能让人满意,随之而来的影响也肯定会波及深远。

    与之恰恰相反,如果比赛输了,两队分差拉大至4分,那球队下一阶段肯定会以欧冠为重,联赛尽力就可以。平局代表着旧有秩序依然存在,想要打破就得发力,不然即使曼联犯错丢分,阿森纳拿不下来比赛依然白搭。

    如此一来,联赛这条战线上需要投入的精力只多不少,对于阵容单薄的兵工厂来说会是个两难选择。

    “郑睫没意见?”尤墨说着说着,突然岔开了话题。

    “没,她觉得这么做很霸气,符合竞技精神。”卢伟回答的有些平淡,“受人摆布的感觉她比我们更印象深刻。”

    “靠,隔着网子也这么凶悍?”尤墨稍稍感叹了一下,又问道:“她家人呢?”

    “没问。”卢伟的回答一贯简洁。

    “呃,这么大的事情,还是你亲自向她家人解释一下比较好。”

    “知道,回头查了帐和他们说一下。”

    “为啥你比我有钱?”

    “也不看看你养了多少张嘴。”

    “呃......”

    “国内那张嘴别忘了。”

    “知道。”

    ......

    国内其实早就炸锅了。

    曼联有多强,去年就已经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个赛季他们依然坚挺,各条战线高歌猛进,已经快触及终点了。如此夸张的战绩背后,是强大的实力撑腰,在国内这个丞待开发的足球市场中他们人气极高,即使没有卢伟与姚厦的存在,依然会成为很多球迷的首选目标。

    尤其是能收看到英超直播的两广及川中地区,毫无疑问地成了红魔在国内的大本营,据说今年夏天就将来一场热热闹闹的曼联亚洲行。

    阿森纳能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这个赛季中保持31场联赛不败,欧冠1/4决赛第一回合逆转尤文图斯,带来的影响同样震撼人心。

    这支球队的风格在英超独树一帜,快速流畅的传切配合与灵活细腻的脚下技术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球队中的大牌明星数量并不亚于竞争对手曼联队,若不是家底太薄,成绩难言稳定的话,同样会是大多数球迷的绝佳选择。

    尤墨的存在则为这支球队增添了神秘色彩,即使看不到直播,文字描写透露出的张力依然让人欲罢不能。

    两支球队在这种情况下来一场激*情碰撞,国内球迷中引发的关注堪称地震海啸。而姚厦的横空出世则进一步点燃了他们的热情,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川中到处可见激烈的争论,充满YY的幻想,以及对未来的期盼。

    外面的世界太大,舞台太耀眼,国内这一亩三分地对于充满幻想的年轻人来说实在不够看。只有把目光投向更高更强的舞台,他们才能真正体会到竞技精神的精髓所在。

    前进,永无止尽!

    即使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也不妨碍他们投入热情与梦想,把业余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这种投入是感情基础的源头所在,随着时间沉淀下来,变成精神家园中的大树。

    “真热闹啊,今天。”

    中午刚回到家中,李明伦就忍不住向妻子白话起来,“到处都能听到咱们川中汉子的豪言壮志,简直比娟儿她们拿了冠军还要热闹!”

    周海霞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地说道:“哪有那么夸张,还不都是你们男人家在那激动。娟儿她们拿冠军的时候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口号喊的震天响好不好!”

    “你不懂!”李明伦摇摇头,迈开步子往闺女房间走,“不一样的,娟儿她们是为国争光,姚厦卢伟尤墨他们是挣大钱,出大名,在大世界里闯荡,不是那种体制下的小打小闹!”

    “小打小闹?”李娟的声音随着门被推开飘了过来,“爸你能不能别这么小瞧人?”

    “嘿嘿嘿......”李明伦走近了摸摸女儿脑袋,声音里不无得意,“那要说起荣誉,当然还是国家队的成绩才让人信服,这一点上男足可能这辈子都赶上女足喽!”

    “赶不上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追我赶才有意思!”李娟一脸嫌弃地躲开,转身往客厅里走,“今天的报纸呢?”

    “家里电脑不是能上网吗。那上面没新闻?”李明伦把办公包里的报纸拿出来,递了过去。

    “太少,不过瘾!”李娟转身一把抢过,扬长而去。

    直到身形渐远,周海霞才拉着丈夫的胳膊往厨房里走,边走边疑惑,“奇怪,你说娟儿脑子是不是太浑了,怎么说放手就放手,一点留恋都不带的?”

    “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李明伦气不打一出来,吹胡子瞪眼的,“咱们女儿大气,懂事,能吃苦.......”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周海霞一脸鄙视,“女人能跟男人一样?”

    “呃......”李明伦卡住,用力咳嗽了几声,才一本正经地说道:“说的也是哈,娟儿好像没心没肺的太彻底了点。”

    “难道私底下有约定?”周海霞皱起了眉头,“还是一直在等我们回心转意?”

    “难怪一听说相亲就推三阻四的!”李明伦也拉下了脸,不过很快就发愁起来,“唉,谁让别人是咱们家的大恩人呢,总不至于让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吧?”

    这话说的周海霞也没了脾气,只能摇头说道:“人家在娟儿身上花了那么钱,也费了不少心思,不想放手很正常。把他换成是你,能甘心情愿,不去骚扰对方?”

    “是啊......”李明伦叹了口气,不无遗憾,“他们是从最底层一步步手拉手走到今天的,感情基础在那摆着,哪能说断就断?”

    “这么说咱们成了拆散鸳鸯的恶人了?”周海霞有些不服气,声音提高了八度,“咱们是为了女儿好,他的家业那么大,女人那么多,娟儿去了能不受欺负?”

    “也是哈,别激动,别激动.......”李明伦赶紧把厨房的门掩上,声音压低,“其实问题还是出在娟儿身上,她要是能往前迈一步,不说谈婚论嫁,就是谈个恋爱,耍个朋友,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吊着难受!”

    “嗯,有道理,咱们也不能太惯着她,下次再有合适的对象,不去也得去!”周海霞扬起了拳头,加重语气。

    “去了能怎样?”李明伦依然皱眉,直摇头,“心结打不开,别人哪能进去?”

    “哟,说的还挺有道理!”周海霞手一甩,转身走人,“****不了这个心,你行你去!”

    李明伦拦不住,只得跟着出了厨房门,嘴里念叨,“没劲,真没劲,一有困难就当甩手掌柜......”

    两人刚走到客厅门口,就听见里面颇有些惊讶的声音传来。

    “一个亿买阿森纳股份?还是首付?”

    夫妇俩顿时大眼瞪小眼,好一会才同时叹气。

    “果然跟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一个亿......够买多少块地了!”

    “这种事情居然还打电话给娟儿,是想在咱们面前炫耀吧?”

    “炫耀个啥?你仔细听,娟儿在说‘我没意见,你看着办’!”

    “啊啊啊,我有意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