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意见?

    真的假的?

    显然只是开玩笑而已。

    不过开玩笑归开玩笑,夫妇俩经历过创业的最艰难阶段,很清楚挣大钱有多难。

    头脑,勇气,自制力,三者缺一不可。即使有运气与才华相助,一路上依然会有大大小小的坑在不断地制造障碍。

    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尤其是年少轻狂的阶段,袋中多金必然会引来狂蜂浪蝶,狐朋狗友。如果不能保持清楚冷静的头脑,面对无处不在的诱*惑时难免会沉溺享乐,把未竞的事业丢在一边。

    这种状况在商场同样屡见不鲜。

    改革浪潮愈刮愈烈的九零年代,赚钱机会无处不在,只要胆子大肯下功夫,第一桶金不难赚到。

    可赚到之后呢?

    大部分人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开始享乐至上。还有为数不少变得自信心膨胀,不再一步一个脚印向前。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够保持清醒,在花团锦簇中依然走的踏实。

    他们很清楚高处不胜寒意味着什么,因此总能在危机来临前做好准备;他们善于利用一切资源,不会小瞧任何对手,因此在机遇来临时经常能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这让他们前进的步伐又快又稳,渐渐成了别人只能仰视的存在。

    “自古英雄出少年哪,了不起,了不起!”

    李明伦边念叨边摇头,转身走开。周海霞一改往日作风,拉着女儿的手聊了起来。

    虽然李娟对钱比较缺乏概念,但这么大一笔投资需要征求她的意见才能付诸实施,心里感觉还是蛮舒服的。

    心情好,聊起天来自然放的开,没说几句就点头承认:两人确实没断,只是在等合适的机会来让他们点头答应。

    这么坦诚的态度让周海霞发不起火来,聊着聊着反而感慨良多。

    她这些年和丈夫一起创业吃了不少苦,也没少受些窝囊气,钱权二字在心中算是烙下了印记。她很担心女儿走自己的老路,身为女人却干着男人的活,扛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重担,一刻也不敢停歇。

    李娟当然明白父母心中的疙瘩在哪拧着,听着唠叨也没有不耐烦,反而一再劝慰,让他们注意身体,别太操劳了。

    面对这么懂事体贴的小棉袄,周海霞没有一味诉苦,话音一转,直言自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让女儿还不到十三岁就独自在外,体会不到亲情的温暖。

    母女俩说着说着居然抹起了眼泪,把闲聊变成了家庭伦理剧。

    聊到最后,周海霞也没忘正事。

    “你们俩的事情,我们不想过多干涉,该说的都已经说过,反复强调只能招来反感。你反正也打算去读书了,那我和你爸也就不再逼你去相亲,大学里有聊的来的不妨多接触接触,算是开阔眼界吧。”

    临了,又补充了一句,“他那边要是钱不够,我和你爸还是能支援个百儿八十万的。”

    听了这话,李娟想笑又不敢,不笑又憋的慌,好容易才绷住了,一本正经地说道:“妈你放心,我会转告给他的。”

    周海霞却很认真,一五一十地说道:“现在有你的名气做后盾,咱家公司中标的机会多了不少。不过我们也很清楚,吃老本是不会有长远发展的,抓住机遇才能做大做强.......”

    这些生意经李娟不太感兴趣,没听完就好言安慰道:“嗯嗯,我知道你们创业不容易,守业更不容易。现在下岗失业的那么多,你们能给那么多人再就业机会,养活那么多家人,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周海霞笑了起来,神情颇有些欣然开怀。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旁人的经验可以拿来借鉴,但不能照抄,否则会变懒。我跟你爸这一路上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现在总算能有条小船,可以撑起一片天了。”

    “你也一样,现在接触的层面比过去高了很多,形形色色的都是些人精,一个比一个有本事。想要走的稳,不能眼红心急,不能光看别人怎样,更不能光听别人怎么说。”

    “静下心来看看自己,想一想什么是最擅长的,什么是最想要的,什么是现在能做好的。只有看清楚自己,才能找准努力的方向,不至于在人生的转折点上犯一些想当然的错误。”

    “娟儿加油,妈妈永远支持你!”

    瞧着母亲斑白的鬓角,听着暖心的话,李娟忍不住哽咽起来。

    好一会,才能握紧拳头,拍着胸口,把想说的用力表达出来。

    “我知道眼前的荣誉会过去,生活会变得的平淡,想要超越以前的成就非常困难。我也很清楚,自己除了踢球之外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如果不继续努力,老本很快就会被吃光。”

    “他已经挣了一个亿,我还在过去的功劳本上睡大觉,这样下去只会差距越来越大。”

    “所以呢,从现在开始,世界冠军这种头衔已经被我扔掉了!”

    “我要重新开始,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

    不一样的人生?

    尤墨也有同样的感觉。

    上辈子他年轻时活的还算潇洒,30一过就开始急转直下,房奴车奴的体验还没结束,生儿育女又成了头等大事。真正让男人挺直腰杆的事业,反而成了避风港,让他一闲下来就喜欢回忆过去,畅想存在于想象中的人生。

    如果从休闲娱乐的角度来看,这辈子他活的其实还不如上辈子。好在人生的精彩并不在于兜里有钱时能玩出花来,事业上大大小小的成就一样能填满这一路的回忆。

    现在,又是个转折点了。

    从决定买下俱乐部股份那一刻起,他的身份已经完成了褪变,人生目标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球员毕竟只是过客,阿布那样的老板才是真正的主人!

    想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光会赚钱还不够,商场一样是战场!

    当然,在目前情况下还是低调一些更好,包括主教练温格在内,怕是没人能接受一个集球员,教练,俱乐部股东,三者于一体的家伙存在。

    何况他只有20岁,即便都是自己挣的钱,即便是家人,也难免会担心这样的投资决定会不会有些鲁莽。

    面对这种担心,他从不会努力解释什么,他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阅历,都有自己的经验判断,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何况能被轻易说服的家伙,也不值得费尽口舌去说服。

    只有带领球队拿下一个又一个冠军,让阿森纳这面旗帜在金元浪潮的冲击下屹立不倒,才能坐稳豪门之位,顺便坐实自己的主人身份。到那时根本不用他说什么,都会有人掘地三尺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说服那些活在过去的家伙。

    是的,没什么不可能,只有想不到!

    “卢伟怎么比你还有钱?”

    周末的联赛开始前,门德斯发回消息,说已经谈妥了。

    2400万英镑!

    分三期付款,首付1000万,后续每年700万,两年内交割完毕!

    这比原先预计的3000万英镑少了1/5,即使需要付给经纪人100万英镑的费用,也节约了一大笔银子。

    何况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

    价格谈妥,掏钱买单的时候到了。尤墨既然说了二一添作五,那400万的老家底都拿出来显然还不够,于是卢伟出的600万里就有了100万的借款,于是这货一朝回到解放前,又成了大负翁。

    “他那个脑袋......”尤墨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袋,很是摇头。

    卢总么,外号已经说明一切!

    “难道他还有别的生财门路?”王*丹好奇心顿起,一双杏眼里满是小星星在打转。

    “他只是懒,不然哪天把曼联买下来我都不奇怪。”尤墨摇头说罢,一声长叹。

    与这货上辈子的寻常人生相比,卢伟的上辈子就精彩多了。

    大学还没毕业,他就从游戏里掘了一桶金,然后走上了创业的不归路。与尤墨毕业后老老实实地行医治病不同,卢伟的想法与才华一样超前,在国内对于网络游戏一片声讨的时候就意识到这将会是个难得的机遇。

    于是他用自己的赚的钱与多年游戏中攒下的人脉,网罗来几个当时在国内没什么容身之地的游戏高手,成立了开发国产游戏的工作室。

    最开始这些人出于热情,用极高的效率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一年时间就拿出了当时在国内堪称顶尖的游戏创意。不过这些人和卢伟一样,虽然才华横溢,但一个个都不是成功的商人,结果导致原本可以卖个高价的东西只卖了个白菜价,堪堪够他们再奋斗一年。

    这时候有人走,有人留,也有人来,卢伟的态度一如既往,认准的事情不会被眼前的困难击败。后来随着《传奇》火遍全国,《魔兽世界》吸金无数,他们成功了,个个腰缠万贯,成了同龄人中人人羡慕的存在。

    到了这个阶段,真正的困难才横在面前,成了一道拆散无数团队的坎。

    卢伟的才华从来都不是凝聚力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这种时候他看到更多的是人性中的虚假与伪善。甚至包括他的婚姻在内,都没有逃过这一劫。

    最终除了银行里数目并不夸张的钱,他什么也没留下。

    这辈子他把热情都放在了足球上,老天爷也没有亏待他,一路上都有尤墨陪着他,帮他竖立各种目标,解决各种力不能及的困难,完成一个个阶段性任务,再进军下一个地图,下一个难度。

    就像游戏一样,充满了挑战与乐趣!

    不过足球显然不只是一项游戏,在牵扯到巨大利益的时候,钱的作用足以颠覆现有格局,让胜利者与失败者的身份互换,甚至能无视规则,操控对手!

    两个家伙虽然没有控制别人想法的念头,但身处金元风暴的中心,无视金钱的作用是件极度危险的事情。因此从决定到英超发展开始,赚钱这一附带产品成了重要目标,两人各展所长,各尽所能,银行帐户上的数字翻着倍往上涨。

    与尤墨这种投资理财方面没什么天赋的家伙不同,卢伟凭着超强的记忆力小试牛刀,很快就成了投资界的一匹黑马,吸金能力完全不亚于尤墨的商业价值!

    如果不是精力有限与兴趣问题存在,买下曼联真不是说笑!

    当然,如果是买下阿森纳的话,他的兴趣显然要上一个台阶!

    “有那么夸张?”

    王*丹眼中的小星星出卖了自己,声音虽大,底气却不足,“曼联的市值高达6亿英镑,以他一年100万英镑的薪水,要18年才能买下3%,成为董事会成员!”

    “是啊,这么看来,踢球也挣不了几个钱。”

    尤墨的话音一落,果断引起强烈反应,王*丹双手掐住这货脖子,恨不得摇成拨浪鼓,“挣不了几个钱,我让你挣不了几个钱......”

    尤馨雅见状大惊,过来拽住狂暴的母狮子,“妈妈”“爸爸”叫个不停。尤墨闻言大慰,垂死挣扎之际不忘手抚其头,交待后事:“爸爸就快不行了,去告诉爷爷奶奶,让他们不用担心,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什么乱七八糟的!”王*丹听不下去,果断松手,转头笑脸相迎,“乖,馨雅自己去玩,妈妈有事要问爸爸,这会正是关键时候,不许打岔!”

    把小姑娘糊弄走,也就没必要卖关子了,于是单刀直入问道:“说吧,他凭什么挣的比你还多?”

    一听这话,尤墨顿时一脸紧张,声音都颤抖了,“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比我挣的多!”

    房间里没有小电灯泡,王*丹顿时无所顾忌,右手一探,抓住个俘虏,得意洋洋地摇晃起来,“说不说都行,你随意!”

    说罢,左手在自己胸前一拉,露出个雪白的家当的出来,两指在樱桃粒上一捏,自顾自地叫的很是销魂。

    尤墨哪能受的了这种酷刑,没一会就哭丧着脸举手投降,“说,都说,我知道的都说还不行么?”

    说罢,又补充道:“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裤衩就不用说了吧?”

    “这个不用!”王*丹恨的牙根痒痒,偏偏又被好奇心占据,反抗不了答案的诱*惑,于是只能保持耐心,任凭这货言语调*戏。

    尤墨卖够了关子,一声长叹道:“卢总不光游戏打的好,对于怎么做游戏也有自己的想法。在别人看来那是贪玩,不务正业,在他眼里玩的不认真才叫不务正业。”

    “出几个点子就能挣回一大笔钱,你能做到吗?”

    这样的答案让王*丹陷入了思考,好一会才摇头叹息道:“有才的人多了去,能把才华充分发挥,且用对地方的,实在少之又少。”

    尤墨笑了起来。

    “所以呢,不要把别人想的多么神奇。这世上的确有捷径,不过不是碰运气就能找见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