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第三十二轮联赛如期而至,阿森纳即将奔赴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与目前排名第8位的纽卡斯尔来一场较量。

    联赛还有7场比赛就将解开所有悬念,因此每一支还有心气的球队都开始加快步伐,向着目标冲刺。阿森纳自不必说,喜鹊将士们经历了一个高开低走的漫长过程之后,愈发珍惜剩下的每一场比赛。

    他们曾经一度冲到第四位,欧冠有望,后来却一路跌到了第9位,欧战都摸不着边。随着球队中的伤员陆续回归,这支球队渐渐恢复了生气,目前距离欧战区还有六分,正是不敢有任何松懈的时候。

    此番主场对阵强大的对手,他们除了尽遣主力外,战术打法也没有冒进,抱定心思要与对手来一场持久战!

    他们很清楚,阿森纳队接下来的赛程将会非常艰苦,因此这一场比赛不会拼的太凶,只要保持足够的耐心,胜利的希望将会大增。

    事实情况的确如此。

    阿森纳在这场比赛踢完后第三天,将在主场迎来足总杯半决赛的较量,对手西布朗姆维奇队虽然实力差了一截,但杯赛到了这种程度不可能不拼一下。足总杯决决赛踢完,紧接着就是联赛第三十三轮,他们的对手是身处降级区边缘的雷丁队,到时说不准又是一场恶战。

    两场比赛踢完,接下来就是堪称赛季至今分量最重的比赛——欧冠1/4决赛第二回合,客场对阵尤文图斯!

    加上眼前这场比赛,一共四场较量,需要在13天内踢完,平均三天一场!

    这种情况下没人敢冒险,稳扎稳打拿下前面三场比赛,最后在欧冠中放手一搏,这才是三线并进的最佳策略,否则很容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温格排出的首发阵容也说明了这一点。

    尤墨,皮雷,罗西基,三个家伙排排坐在板凳席上,脖子扭来扭去,目不转睛地瞧着场上。

    由于联赛没能反超曼联,温格把总足杯的重用性向前提升了一步,这三个家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成为下一场比赛以及欧冠1/4决赛的首发主力。

    对于人员捉襟见肘的阿森纳来说,一次轮换三名大将算是程度不小的轮换了,实力受影响再正常不过。于是上半场比赛在热热闹闹的拼抢中结束,双方都没有冒险,也都没有创造出很好的机会,0:0的比分算是双方水平发挥的真实体现。

    由于上一场也是在平平淡淡中结束了上半场比赛,阿森纳将士们如法炮制,下半场一开始就加快节奏,希望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结果对手显然早有预料,铁桶阵摆脱是滴水不漏,一直死守了足足15分钟,场面才恢复正常,双方你来我往战的激烈。

    必须换人了!

    温格手一挥,皮雷披挂上阵,替下了体力下降严重大卫*普拉特。

    后者已经在离队边缘了,若不是维尔托德顶了永贝里的缺,此时说不定已经另谋去处。

    瞧着跑道上生龙活虎的年轻人们,英格兰人低下了头,默然走向替补席。

    除了站在场边的温格,没人多看他一眼,甚至包括主教练在内,都只是礼节性地拍了拍后背,算是拼搏了60分钟后的嘉奖。

    谁知道有没有嫌弃呢?

    想到这里,普拉特笑着摇了摇头。

    一滴不争气的眼泪却从眼眶中涌了出来,需要赶紧低下头,才能把悲伤隐藏起来。

    才33岁啊,已经老的60分钟都坚持不下来了吗?

    “这个夏天打算去哪?”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惊讶无比。

    由于伤病影响,这个赛季他有不少时间躺在医务室里接受治疗,因此两人原本熟恁的关系变得有些陌生。现在到了赛季冲刺阶段,两人的境遇愈发天差地别,就连他自己都承认,别人的冷眼不无道理,是他自己没能力帮助球队。

    胸中那口气已经不多了,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下去。

    现在居然听到来自对方的问候,他在惊讶之余颇有些欣慰。

    不管怎样,他在这支球队里还能找到可以聊天的伙计。

    “夏天嘛,当然要好好合计一下。”普拉特眯着眼睛,笑的有些不自然,“留在这里是不可能了,去国外的话也什么意思.......大概,寻个英冠球队,看能不能发挥点作用。”

    尤墨笑着点了点头,留了个背影给他,

    就在失落爬满心房,满腹的话又将咽下时,不远处传来了浑厚的男中音。

    “既然快到终点了,要把句号划的更圆一些才对!”

    这样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普拉特却转过头,拿起毛巾,捂在脸上。

    ......

    连换两人后,阿森纳的进攻有了起色。

    温格把尤墨中途换上时一般都是踢后腰,这次也不例外。面对顽强的纽卡斯尔联队,后防线的保护非常重要,否则一但落后,拼尽全力去争一分的话,还不如安安稳稳地守好自家大门,耐心等待对手犯错。

    这是下半场一开始猛攻未果后得出的结论,算是权衡利弊之后的抉择。

    当然,其中也不无想法。

    尤墨自从改踢中卫之后,运动战中的进球少了很多。由于前场组织进攻时融入程度不够,常规机会出现时很难找到他的身影。如此一来,定位球中他的作用也开始下降,不如赛季中段时那么惊艳。

    状况明摆着。

    所有人都知道这货曾经上演过定位球帽子戏法,因此在位置不错的定位球出现时,所有人高度警惕,压根不去想防下来之后如何反击,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

    这种朴实无华的态度最让人头痛,就像一个满CD的对手一样,再怎么折腾也很难一击致命。

    温格于是灵机一动,改变了原来的想法,不打算让他踢满一个赛季的中卫了。

    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

    没有人能单纯依靠定位球拿下联赛金靴,如果把这货的攻击力都押在定位球战术中,对于球队和他本人而言都是种极大的浪费。因此即使脚下技术还没有完全达标,也值得把他放出来试一试。

    省的书到用时方恨少!

    尤墨其实无所谓,对他来说踢什么位置都是件充满乐趣的事情。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还想尝试一下边前卫或者边后卫的感觉。不过这个赛季看来希望不大,球队的两个边路虽然老的老小的小,但胜在人数够多,用不着他四处救火。

    有维埃拉在,这场比赛他的任务显然更倾向于进攻,于是刚一上场,他就开始在镜头前刷存在感,屡屡用看起来颇有些另类的摆脱方式,把对手的防线搅的一团糟。

    他的摆脱过人在经历了漫长的补习之后,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看起来并不华丽,但实用性却一点也不差。

    特点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节奏变幻与身体应用。

    由于他的脚下频率不够快,摆脱过人时如果用过于复杂的动作来晃开对手,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手还没晃开,自己先脚下绊蒜了。于是他在带球面对对手时,往往先把速度与频率降下来,看准时机后突然加速,利用强悍的爆发力让对手防不胜防。

    如此一来,即使对手早有防备,他那快若闪电的第二反应依然可以在双方的身体接触中占据上风,基本上能保证在摆脱未逐的情况下不丢球。

    这种素质对于后腰来说非常重要。

    任何一名后卫都怕身边埋着定时炸弹,谁也不想刚往上压就得拼命往回追,事实证明前场断球后就地组织的反击中,进球率要比阵地战高出三倍还多!

    因此后腰拿球时往往不以突破为目的,即使摆脱成功,也很少有一条龙过下去的时候。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后场接球时极少冒险,前场有空间的时候才会一展身手。

    这一次也不例外。

    比赛第73分钟,阿森纳展开右路攻势,连续的配合之后,博格坎普送出直塞,维尔托德下底,倒三角传给大禁区边沿上的尤墨。

    由于位置比较偏且没有很好的传球点,这货毫不犹豫地右脚一扣,开始横向中路活动。

    正面防守他的喜鹊球员马上迎了上来,仿佛猜到他会继续往中路走一般,提前移动了一步卡住内线。

    谁料刚错开大半个身位,尤墨左脚一扣,不等皮球滚远,右脚一领,半边身子贴着对手,横冲直撞而去!

    一声闷响传来,对手应声倒地!

    而他只是稍微降低了些速度,皮球仍然乖乖地在两脚之间,随他继续向前!

    喜鹊球员有些缺乏心理准备,负责保护的左中卫瞧着他已经进入了射程,也不管射门角度是否太小了些,身体一横,直接封堵了上去!

    结果自然悲催。

    右脚一扣,身体向左横移一步,俨然已经可以左脚弧线球考验门将!

    对手的右中卫果断封堵上来,可惜想象中的射门依然没有出现,仿佛过人过上瘾了一般,尤墨左脚一扣,右脚间不容发地踩在左中卫的脚伸过来之前,护在了皮球右侧!

    突破!

    全场比赛最好的机会近在眼前!

    右小腿被猛踢了一脚,不过力量在意料之中,瞬间绷紧的肌肉缓冲了猛烈的撞击,让他的身形只是晃动了一下,没有往地上趴。

    这可是对手的主场,禁区里如果摔的太夸张,没准倒吃一张黄牌!

    他像个不倒翁一般,或主动或被动,在与对手不断的身体接触中东摇西晃,始终没有倒下!

    喜鹊门将扑了上来,结局却依然没有改变。

    右脚弓,推射近角!

    1:0!

    联赛第17球,追平维尔托德,并列射手榜第三位!

    进球后这货颇有些激动,不过比起他的队友与教练们,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

    “太棒了,你怎么,你怎么能像坦克一样,横冲直撞,碾碎他们的阵地?”维尔托德激动不已,嘴唇都有些打哆嗦。

    “不得不说,你在我的眼皮底下变成了南美球员。说真的,你的进步简直神速!”皮雷同样兴奋无比,高高扬起的拳头在空中来回摇晃。

    “这种摆脱过人太狠了,我想马上回去练练肌肉!”亨利上下打量完毕,羡慕不已。

    “确实够狠的,不过我想,他们的士气大概比身体受到的伤害更大!”维埃拉笑的合不拢嘴,看着这货的目光仿佛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

    “金靴,金靴!阿什利,你的好哥们进了这么漂亮的球,居然不见你笑?”莱曼没有擅自离开把守多年的大门,转头提醒阿什利科尔。

    “好吧,我想我得加倍努力了。”英格兰小将头抬了起来,狠狠地往旁边吐了把口水。

    与此同时,替补席上。

    温格在场边很是兴奋地庆祝了一番,回座位上之后依然难掩激动之情,转头找老伙计倾诉,“简直让人不可思议,他平时都加练这些吗?”

    帕特*莱斯同样笑容满面,想了想,又有些摇头,“好像平时的练习以基本动作为主,您知道,丹尼斯可是个追求完美的家伙.......”

    话没说完,意思却明摆着,温格脸上笑容不变,“不,帕特,他今天展示的就是最基本的过人动作。依我看,他只是卡准了时机,合理利用身体,才取得了一对一中的压倒性的优势!”

    “是的,没错!”帕特*莱斯目光明亮起来,声音提高了八度,“依我看来,他把捕捉机会的能力放在了摆脱防守上,对手稍有不慎就会犯错!”

    这话让温格双眼放光,拳头再度握紧,“这么说来可以考虑一下前场球权的分配,让他更多参与到进攻中来?”

    提议听起很是不错,帕特*莱斯却浇了盆凉水给主教练。

    “我想,咱们的防线大概还离不开他,尤其是对手的快速反击配合默契的情况下。”

    这话一语成谶。

    丢球后的纽卡斯尔放下了包袱,开始全力投入进攻,阿森纳士气正盛,自然不愿回收防守以熬过剩下的20分钟。

    结果在开放式的对攻中枪手们败给了运气,亨利与维尔托德的两脚射门一次中柱,一次中框,纽卡斯尔的反击却一针见效!

    阿兰*希勒接队友长传,利用速度摆脱马丁*基翁,在比赛进行到第86分钟的时候,一脚大禁区前的世界波击穿了莱曼把守的大门!

    1:1,阿森纳再次领先后被扳平,痛失好局,到手的三分变成了一分!

    “好了,这下挑战又升级了。”

    比赛结束的时候,尤墨伸了个长懒腰,旁若无人地走回了更衣室。(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