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生气了!

    比赛结束后他在摄像机镜头的密切注视下径直走向更衣室,目不斜视的神情让人印象深刻。就连温格也没想到一贯笑容可掬的家伙会骤然变脸,与对方教练握手之后一转身,他已经留了个背影给所有人。

    确切说,是他从未如此表达过内心的愤怒,于是引发的轰动足以覆盖第二天有关这场比赛的大部分报道。

    真假姑且不论,后果显而易见。

    由于曼联本轮主场轻取布莱克本,榜首与第二的分差再次拉至三分。阿森纳虽然净胜球多出来四个,但连续两场把到手的三分变成一分后,士气已经明显跌落,接下来的比赛难言乐观。

    而且与上一场有些运气的进球不同,这一场尤墨的发挥堪称神级,坦克碾压式的进球视觉冲击力十足,已经提前锁定了本轮最佳入球!

    这样出色的表现居然又被挥霍一空,真是泥人也要气的七窍生烟!

    问题出在哪里?

    很明显,阿森纳的老毛病又犯了!

    这支球队才华横溢,无论多么强大的对手都无法完全压制住他们,可一旦形势大好,或者胜利来的太过容易,漫不经心的态度往往会随之出现,一不小心就毁掉所有胜利果实!

    一个漫长的赛季中,联赛足足有38轮比赛,杯赛少说也有个十几场,数量如此众多的情况下,1:0是最经济实惠的比分,往往占据最终夺冠球队的1/3左右。像阿森纳所犯的这种错误,正是夺冠大忌,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表现。

    由于这个赛季他们一路保持不败,三线作战的情况依然发挥稳定,三项重要赛事中均保持着不小的夺冠希望。这在某种程度上放大了他们的自信,场面大优时踢的不够谨慎,如果运气也不在他们这边,最终的结果往往会像一盆冷水一般,浇醒所有充满幻想的脑袋。

    可浇醒了之后呢?

    过不多久再次重演?

    或者说这种骨子里的问题没办法杜绝?

    连续经历了两次失望之旅后,没人敢言乐观,甚至包括很多铁杆粉丝在内,这一次都站在了尤墨这边,发声支持他,表示理解他的心情,也很清楚他这不是耍大牌,而是好胜心的体现。

    “一场被搞砸的晚宴。”

    马丁*泰勒在专栏中写道:“看起来32场不败华丽的让人目眩神迷,但在连续经历了两次最后时刻痛失好局的比赛之后,多达13场的平局大大降低了含金量。让人怀疑这支球队即使能保持赛季不败,也难以掀翻曼联的统治。”

    “其实32场70分也是个能拿冠军的成绩,可惜没有办法,他们的竞争对手拿分效率更高。竞技体育就是这样,一分都足以让整个赛季的努力化为泡影,何况三分!”

    “Mo用一种颇具震撼力的个人表演解决了对手,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队友们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表现葬送了他的努力。如果这种情况下依然笑着声称自己不介意,那才是真正的纵容!”

    “很高兴看到他把愤怒表达出来,对于这支球队来说是件好事,至少在本赛季剩下的比赛中,他们应该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当然,也有站出来幸灾乐祸,觉得阿森纳要完蛋的。

    大英主帅格伦*霍德尔已经很久没出来蹦哒了,这一次算是逮着机会,需要好好刷一下存在感,才能出出胸口的恶气。

    “......赛季进行如此关键的阶段,先是公然激化矛盾,导致俱乐部上上下下都在承受巨大压力,接下来用一种彰显自我的方式,把丢球责任推给队友。”

    “毫无疑问,他成了焦点,吸引了足够多的关注,身价再次看涨!”

    “可对于球队,俱乐部呢?”

    “一个如此不安定的因素,持续给所有人制造麻烦的家伙,是怎么成为一名助理教练的?”

    这样的观点获得了不少英格兰老古董们的支持,尤其是那些一直看尤墨不顺眼的家伙,更是趁机大放厥词,声称如果再不采取行动,阿森纳这个赛季将毁于一旦!

    采取什么行动?

    收回权力?

    严加管教?

    “帮帮我,帕特,只有你出面才合适!”

    第二天一大早,帕特*莱斯就接到了温格的电话。

    听着听着,一口老血上涌,当时就淡定不能了。

    你们惹的祸让我去擦屁股?

    有没有天理了!

    不过转念一想,老头儿也就释然了。

    除了他,真没有别的合适人选!

    两小时后,尤墨家中,健身房。

    帕特*莱斯还是第一次参观这里,身为专业人士,他不但没挑毛病,反而赞不绝口,声称终于发现了这货的大秘密,需要公布于众云云。

    尤墨的反应还算正常,不过脸上淡淡的,也没开玩笑。

    两人于是一个边说边察颜观色,一个边听边练,颇有默契地磨蹭了半小时之后,帕特*莱斯忍不住了。

    好歹给个痛快话,大家时间都很宝贵好不好!

    “你一上午不干别的,一直泡在这里吗?”

    老头儿可不是鲁莽之人,即使需要切入主题也会寻找合适的台阶。

    结果还不错。

    “等会去看比赛录像。”尤墨的神情依然缺乏感情色彩,与以往作风不太一样。

    “哦?之前结束的比赛还是下一场的对手?”帕特*莱斯开始拾级而上。

    “都有。”尤墨说罢,从单杠上落下,随口问道:“这就准备去了,您也来吗?”

    “当然!”帕特*莱斯眉毛忍不住动了动,面部肌肉依然绷紧。

    “那走吧,我去冲个澡就来。”尤墨拿起毛巾擦了擦汗,边说边往门外走,“我房间里,电脑上有资料。”

    十分钟后。

    偌大的房间只有一老一少两人,比赛录像被调成了静音模式,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只有电脑机箱里的风扇在嗡嗡作响。王*丹原本打算凑热闹的,结果瞧着自家男人脸色不善就没敢乱提要求,乖乖地带着女儿去隔壁串门了。

    上半场比赛没啥好说的,于是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播放模式也被中途加快了不少。

    下半场一开始,帕特*莱斯就问道:“中场休息你不在更衣室里,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尤墨摇了摇头,声音依旧平淡,“您也不在吧,看来是温格先生告诉您,让您来解释一下原因?”

    “呃,呃,是,是的!”帕特*莱斯老脸微红,用力咳嗽了两声,说道:“似曾相识的状况发生时,球员们有些兴奋过头了,他们像是突然学会了克敌制胜的妙招一样,纷纷怂恿阿尔赛纳。”

    尤墨听的哭笑不得,只能问道:“后来呢?”

    “后来你也瞧见了,他们一上来就加快节奏,想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结果没想到对手早有准备,守住了。”帕特*莱斯越说声音越小,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儿。

    尤墨没有强人所难,随口问道:“是不是在他们看来,这种先收着踢再突然爆发的感觉会比较爽?”

    “呃,是的,他们是这么认为的。”帕特*莱斯点了点头,又解释道:“可能是没有这种刻意为之的经历吧,他们把比赛当成了游戏,产生了戏耍对手的念头。”

    如此坦诚的回答让尤墨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声音也缓和下来,“足球是游戏,比赛不是。”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脸色严肃起来,“是的,比赛不是。那些轻视对手的家伙终究会付出代价,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尤墨点了点头,没说话,目光变得更加专注。

    比赛的进度条继续前行,两人的交流稍多了一些。由于注意力转移,帕特*莱斯直到这时才回过味来,心中惊讶不已。

    人不在都能脑补出画面,这是何等强大的思维能力!

    难怪看他踢球时总会出现一些既让人意外,又合情合理的选择,原来这一切都建立在冷静的头脑中!

    真正的杀手,从不依赖手中的武器吗?

    “这粒进球很漂亮,能告诉我你在接球时的想法吗?”帕特*莱斯手指屏幕,笑了起来。

    尤墨想了想,缓缓说道:“以前在射门时注意力更集中在皮球上,顺便用直觉感知对手与球门的状况。现在我把对手当成球门,即使不能直接破门得分,也要在较量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选择。”

    “意思是说,你在过人之前是没有任何计划的?”帕特*莱斯有些惊讶,“可这次连续突破看起来非常流畅,实在不像是仓促之中的选择!”

    尤墨摇了摇头,“太快的节奏不适合我,大开大合才是我应该追求的效果。这一次算是对手大意了吧,刚好留给我完成连续突破的机会。”

    这样的答案让帕特*莱斯愈发心惊,脸色也变得更加严肃,“你的意思是说,这场比赛仍然是对手给了我们机会?”

    “是的。”尤墨脸上浮起了笑容,声音变得轻松起来,“和上一场一样,甚至连结局都一样。”

    ......

    听完老伙计的汇报,温格陷入了沉思。

    法国人是个完美主义者,骨子里的追求让他把足球变成了一桩神圣的艺术来崇拜,把球员当成了从事艺术加工的能工巧匠来培养,或多或少忽略了比赛中的其它竞技元素。

    比如心理战,比如场外因素造成的影响,比如人性中的弱点,诸如此类的因素或许并不起眼,但真正发挥作用时,影响不亚于竞技状态的好坏。

    这些东西有些时候很明显,一望即知,有些时候则隐藏很深,需要深入思考才能获得,有些时候甚至需要旁人提醒,才能恍然大悟。

    原来比赛的胜负手在这里!

    尤墨已经是英超二年级生了,所有特点,习惯,个人喜好,都已不是秘密。这让他们在与阿森纳交手时,都会把上述东西灌输给球员们,让他们形成意识,做出针对性防守。

    这种情况下吃老本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于是他主动求变,让自己在场上的作用不再那么单一,选择也变得更加多样化。由于本赛季大部分时间是在踢中卫,因此他的攻击力主要体现在定位球中,得分手段与从前相比更少了一些。这让他的对手们形成了惯性思维,即使他的位置前移,依然还是按照以前的老思路来防守。

    就像那场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一样,盯死皮耶罗,放空因扎吉,让后者不得不回撤拿球组织进攻!

    结果纽卡斯尔毫无意外地犯了经验主义错误,成了第一个刀下鬼!

    可以后呢?

    还会如此轻松自如吗?

    对手还会犯同样的错误吗?

    答案显然并不让人乐观,不过说老实话,这些提醒应该是旁观者做出的判断,是主教练与球队中的老队员该做的事情,当事人能听进去就算不错了。

    结果恰恰相反,他身为当事人居然如此清醒冷静,他们身为旁观者却陷入了狂喜之中,认为他神功大成,一统江湖指日可待!

    这种想当然危害极大,会让所有人做出错误判断,在以后的比赛中频频给他制造突破的机会。而他的对手们不可能迟钝到仍然拿老眼光来看他,肯定也会做出相应的变化,在他拿球时保持更高的警惕与更严密的看防。

    一来二去,脚下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上升势头俨然进入了死胡同,难以发挥作用不说,还会把原本流畅的进攻变得便秘,错失良机!

    “其实也不能怪大家的注意力分散,他的进球太漂亮了,有谁能想到是对手看防不严,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呢?”

    帕特*莱斯出声唤醒了沉思中的老伙计,脸上笑容若有若无,“您也知道,他在这支球队的一举一动都会吸引很多关注的目光,瞧着他的进步如此明显,大家心情有些激动也很正常。”

    说完又有些叹气,补充道:“可惜时机不对,代价超乎想象的大。甚至严格来说,有点残酷!”

    “是啊,竞技体育就是这么残酷。”温格叹了口气,“胜负的世界里成败往往是一瞬间的决定造成的,很多时候你甚至都不知道什么地方犯了错,才导致失败的。”

    “是的。”帕特*莱斯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被忧虑取代,声音透着股凝重,“告诉他们真相的话,会不会对信心造成影响?”

    温格却笑了起来。

    “球队里有不少年轻人,早一点认识到竞技体育的残酷性,总比年龄大了再犯错要好的多。”

    ......

    不防盗之后,订阅一路下跌,惨不忍睹。

    每天只有40+,这是要吃土的节奏吗?

    4000+的收藏看来只是安慰。

    醒了,彻底醒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