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分在第80分钟时被替补上场的博格坎普一脚远射锁定,所有阿森纳人因此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比赛本身谈不上精彩,但所有看完整个过程的人们都很清楚,这支球队用最小的代价解决了对手!

    状况明摆着。

    即使实力差距明显,已经奋斗到半决赛的西布朗也会竭尽全力去拼得一场胜利。这种情况下针尖对麦芒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阿森纳可没有把足总杯当成重要目标,也没必要因为这样一场比赛而消耗甚巨。

    这种情况下抓对手失误是最有效的战斗方式,尽管场面看上去平平淡淡,实实在在的结果让很多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有戏,绝对有戏!

    而第二天晚上的另一场足总杯半决赛结束后,这场比赛的价值才真正体现出来。

    曼联主场0:1负于斯托克城队,无缘决赛!

    冷门迭爆一向是足总杯的传统,这一次也不例外。

    考虑到三天后就将是客场对阵切尔西的关键战役,弗格森雪藏了大部分主力,甚至连最近表现不错的姚厦,都坐在了替补席上,俨然在为下一场比赛留力。

    结果没想到,纸面实力仍然高于对手的曼联队,或许是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接下来的强强对话一般,心有余而力不足地输掉了比赛!

    如此一来,阿森纳的足总杯决赛对手成了斯托克城队。考虑到两支球队的实力差距,以及温格布大球场的主场氛围加成,这项历史悠久的杯赛已经被枪迷们视为囊中之物了。

    其实两支球队在赛季的两回合较量中均战成了1:1,对于一场定胜负的决赛而言,这种想法显然有些一厢情愿。不过球迷可管不了那么多,媒体也适时出来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阿森纳轻松拿下关键战役,足总杯提前入库!”

    “一报还一报,曼联拱手让贤!”

    “弗格森因为轮换犯下大错,卫冕之途戛然而止!”

    “阿森纳迅速走出低谷,未来可期!”

    诸如此类的评论占据了各大媒体的版面,包括曼彻斯特媒体在内,都在叹息声中把目光投向了下一轮联赛。

    曼联客场对阵切尔西,阿森纳主场迎接谢菲联的挑战。

    两场比赛的难度压根不能同日而语,于是仿佛一夜之间,两支球队的状况完全颠倒,一切都开始往有利于兵工厂的方向发展。

    世事如此无常,就连老司机们都感慨良多。

    “大牌耍甩的溜,佩服,佩服!”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与您老相比还差一个身位!”

    周六下午五点过,卢伟与姚厦例行过来串门,聊没几句就开始相互诋毁。

    两支球队的比赛都是周日且同时开球,不过阿森纳队踢完这一场,三天后就是客战尤文图斯的关键战役,曼联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则在十天后举行,算是拥有了充分的休息调整时间。

    两相一对比,谁是亲生谁是后养一目了然。

    好在阿森纳将士们早已习惯如此,没有特殊照顾也不会影响心情,更不会眼红竞争对手的待遇。

    “还差一个身位?那第一是谁?”姚厦一脸好奇,忍不住问道。

    “第一空着呢,你可以努力奋斗一下。”尤墨压低声音,循循善诱。

    “呃......”姚厦果断卡住,直挠头。

    “他说什么你都信?”卢伟一脸的不堪回首,显然勾起了前程往事。

    “是啊,我相信老大。”姚厦扭转脖子,用力点了下头。

    如此朴实的回答让两位听众顿时无语,不远处的王*丹笑的花枝乱颤,一脸得意地说道:“其实耍大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番护夫效果显著的言论一出炉,卢伟先受不了了,“小胖你听见没,耍大牌居然有理了!”

    姚厦果断点头,“我觉得老大做的对!”

    “靠!”瞧着那货笑眯眯的表情,卢伟难得爆了句粗口,“你可以放弃治疗了,中毒太深!”

    一听这话,尤墨不乐意了。

    入我教者满血复活,怎能被人如此诋毁?

    “要是输给切尔西,菊花可就保不住了!”

    ......

    确实,如果阿森纳顺利拿下保级队谢菲联,曼联输给切尔西,那净胜球的优势就将决定榜首宝座花落谁家。于是稳固了足足十三轮的位置再次动摇起来,弗格森的球队即将面临严峻考验!

    卢伟身为球队核心,发挥好坏将成为比赛的重要看点,说成决定性因素其实也不为过。

    周日下午3点,斯坦福桥。

    蓝色海洋里只有一小片红色没有被吞没,但想在惊涛骇浪中掀起波澜已经不太可能,唯一的希望是球场上那十一个红色的身影。

    切尔西目前排名第三,距离身前的阿森纳还有5分差距,距离榜首还有八分,理论上来说还有一线夺冠希望。

    前提是拿下眼前这场比赛!

    当然,面前这块硬骨头要是被他们啃下,温格做梦都要笑醒。

    其实对于一支单赛季投入1.2亿英镑,最终结果很可能一无所获的球队来说,排名第一与排名第十的对手都是必须战胜的对手,否则看台上的大BOSS一怒之下难保不会有人遭殃。

    由于赛季目标仅剩联赛冠军,切尔西目前兵多将广且不存在体力问题。相比之下曼联刚刚折戟足总杯半决赛,之前对阵阿森纳的表现也让人难言满意,于是赛前的各种预测中,卫冕冠军已然落了下风。

    弗格森心知肚明这一点,排兵布阵上稳字当先,双后腰基恩与巴特镇守中路,吉格斯与斯科尔斯分居两翼,卢伟与范尼一前一后。四名后卫是加里内维尔,费迪南德,斯塔姆,西尔维斯特。门将问题上老头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信任博斯尼奇。

    不信任也没办法,上赛季引入的法国国门巴特兹原本是买来接班一代传奇舒梅切尔的,结果这位仁兄显然犯了水土不服的毛病,一来就各种黄油手让人心惊胆战。这赛季更倒霉,训练时腰伤发作,一躺就是一个多月,现在刚复出,哪敢派上场救急。

    第三门将就更不用说了,眼前这种大场面哪是一个没有顶级联赛经验的19岁小菜鸟能HOLD住的。

    好在四名后卫都是比较靠谱的老同志,博斯尼奇只要不再重演对阵阿森纳时的奇葩失误就行。

    “再不加油,要被你兄弟赶上了!”

    走出球员通道的时候,弗格森手搭卢伟肩膀,笑着恐吓,“还有,如果鲁德拿了金靴,别人会为你的公平竞争精神感到钦佩。要是让兹拉坦后来居上拿下,你和你兄弟会很没面子哦!”

    这话虽有调侃的味道,但说的也是实情。

    自从尤墨扬言要给范尼点苦头尝尝之后,荷兰人的进球效率果然一落千丈,五轮下来只有一球进帐。如果球队战绩出色也就罢了,多点开花反而更有威胁。可惜曼联这段时间的表现实在让人难言满意,媒体即使慑于老头儿的淫威不敢乱讲话,私下里还是会有不少传言满天飞。

    眼前这场比赛吸引的关注目光数以亿计,考虑到弟子的形象问题,弗格森不得不提醒一下。

    除此之外,这场比赛是曼联剩下的联赛中分量最足的一场,同时也是射手榜上长期分列一二位的家伙正面较量的最佳战场。考虑到对手的主场氛围加成,范尼的处境显然落了下风,如果身后没有强有力的支援,曼联头号球星的风头会被切尔西当家射手掩盖,对于接下来的比赛造成影响也很正常。

    毕竟对于射手而言,信心是非常重要的素质,越是大场面越是如此。

    那些闹球荒的锋线杀手们,除了运气作祟外,机会来临时信心强弱一望即知。因此有人能轻松捅破窗户纸,有些始终徘徊在窗户外,急的抓肝挠心。

    范尼在弗格森的下一个五年计划中战术地位非同小可,如果高开低走完这个赛季,接下来的战略部署也会受影响。

    “昨天和那个家伙聊天,和您的语气一模一样。”卢伟笑着摇了摇头,“甚至连内容都一样。”

    弗格森稍稍一愣,也笑了起来,“他还没拿过联赛冠军,居然一点都不担心这个赛季的努力又白费吗?”

    卢伟收了笑容,直直望着球员通道出口,眼神深邃,声音平静。

    “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机会的来临。因为对手越强大,越能让他保持冷静。”

    弗格森哈哈大笑起来。

    “那你得给他足够的压力才行!”

    “是的,

    ……

    与此同时,另一块场地上。

    帕特*莱斯与温格并排坐在教练席上,神情轻松。

    一场及时雨般的胜利,让两人对于弟子的自我调整能力平添许多信心。足总杯与联赛形势的一片大好,让这种信心变得底气十足。

    其实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在两人看来,这支球队已经完成了气质上的转变,从艺术追求者变成了真正的战士。

    就像一次长途旅行一样,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考验之后,他们在终点到来之前,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境界。

    专注认真,宠辱不惊,强大的信心与执着的信念让他们拥有了创造奇迹所需的精神力量。

    现在,一步一个脚印,去完成所有挑战!

    “我活了大半辈子才明白,赢的漂亮与赢的稳当原来区别这么大!”

    帕特*莱斯笑着说罢,手指场上,“赢的漂亮我们以前经常能做到,收获一片喝彩的同时,让我们以为这就是踢球的最大乐趣。”

    身为唯一的听众,温格没说话,一脸的若有所思。

    声音继续响起。

    “可惜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一直踢出漂亮的足球,再强大也不能。”

    “这不是努力的还不够,而是方向上出错了。”

    “因为对手在不断地研究你,速度比你的努力带来的提高要快的多!”

    “而你的状态会出现起伏,运气也会出来搞破坏,其他让人烦恼的事情始终存在。”

    “如此一来,赢的漂亮就成了奢侈品,不能也不应该成为生活中的唯一目标。”

    稍稍停顿了下,声音继续。

    “竞技的魅力不在于踢出多么漂亮的比赛,而是踢的难看或者运气不佳的时候,始终不会让人丧失信心。即使失利,也不会丢了信念,更不会迷失方向!”

    “其实比较一下荷兰足球与德国足球,就能很清楚地得出结论。”

    “一支在任何状态下都能稳定发挥的球队,远比一支时不时踢出漂亮足球的球队要强大的多!”

    听到这里,温格脸上浮起了笑容。

    一直以来,法国人正是漂亮足球的忠实信徒,追求的是艺术品一样的球场神迹。

    97至98赛季的大获成功,场内场外的交口称赞,坚定了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念头。即使上赛季收获寥寥,也没有让他产生任何动摇。

    殊不知,那个赛季的阿森纳队是因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才笑到最后的,并不是漂亮足球有多强大!

    至于对手与媒体的称赞,是建立在胜利基础上的,忽略这一点,一味沉迷于艺术追求,属于典型的本末倒置!

    竞技世界,胜者为王!

    “是啊,追求艺术容易让人忽略生活的乐趣。Mo说的对,我该把心思转移一部分到家人身上,而不是一味地让她们为我付出。”

    “哈哈,我很期待这个夏天!”帕特*莱斯笑的很夸张,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仿佛在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之后,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一般,需要敞开了大醉一场,才能忘却所有阴霾。

    “你呢,下个赛季还继续吗?”温格扭头,看着老伙计。

    熟悉的脸上放着光,眼睛里的神采前所未有的丰沛。

    声音更是中气十足。

    “当然,我想,既然觉得越活越年轻了,为何还要担心自己承受压力的能力呢?”

    这样的答案让温格笑的很开心,扑克脸上春风满面。

    “是的,工作的乐趣简直让人停不下来,对成功的渴望让我年轻了十岁还多!”

    帕特*莱斯使劲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的。

    “渴望成功是好事情,不过您要是年轻了十岁,安妮大概会觉得奇怪。”

    “奇怪什么?”

    “难道是哪个女人.......”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