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束!

    解围出来的皮球被回防的范尼捅了一脚,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卢伟脚下!

    大禁区前顿时乱做一团!

    卢伟没有贸然一个大脚解围,皮球一到脚下就开始辗转腾挪。

    这么做倒不是逞强,而是揽责于身,保留希望的最好办法。

    曼联阵中除他之外没有小快灵的角色,小范围摆脱能力无人能出其右。大禁区前虽是危险地带,但若一个大脚向前,两秒之后皮球又将重归对手脚下。即使分边交给队友,整体阵形被压扁的情况下也难以寻觅出口,遑论个人突破杀出一条血路了。

    这两种选择对于时间不多且士气低落的曼联将士们来说,丝毫起不到提振士气的作用,身为核心,岂能让责任旁落?

    切尔西球员们同样早有准备。

    他们很清楚对方如此冒险是为了什么,不过士气正盛的他们并不担心千里之外的自家球门,他们打算将计就计,先围后抢,断下皮球后结束所有悬念!

    这种做法看起来效果不错,曼联球员虽然也有过来接应的,但在人员如此密集的地带帮不上什么忙,太过靠近反而会进一步压缩空间。

    于是在超过一亿双眼睛的注视下,那个并不高大威猛的身影像个孤独的将军一般,面对潮水般席卷过来的敌人,用疲惫不堪的身体,奋力挥舞着的武器,一次又一次击败贸然上前的家伙。

    好几次看着都要倒下或者扔掉武器了,但每一次险情出现时,仿佛会变魔术的双脚总会出现,在千钧一发之即让对手无功而返!

    没有犯规,因为没必要。

    没有人能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为所欲为,贝利不能,马拉多纳也不能,卢伟所能做的只是见缝插针,竭尽所能地护住皮球。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仿佛只为了赌一口气一般,皮球越带越偏,直奔右路边线。

    那里为何有空间?

    因为姚厦已经不管不顾,一骑绝尘而去,因为加里内维尔见状不妙往中路收缩,随时准备上前封堵。两个人都在凭直觉做出判断,只是结论恰好相反。

    瞧着皮球终于被领出了危险地带,所有曼联人松了口气。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下总算多了些选择,不用提心吊胆了。

    可就在心跳尚未回落,眼睛都不敢移开时,一直横向带球的卢伟,身体忽然向右倒去!

    惊呼声没来及响起,心中却“咯噔”一下,被阴影笼罩了。

    他的体力早就该到头了,这样死撑着有何意义呢?

    没有人知道答案,也不需要答案,因为一晃眼的功夫,向右倒去的身体倾斜到45度时,右脚已经搓在皮球右下角,完成了一记小弧线!

    恰到好处的弧线越过了切尔西球员的头顶,优雅自如地落在了姚厦脚下!

    沸腾了,所有紧张到窒息的心,顿时激动不已!

    希望还在!

    希望还在?

    随着摄像机镜头拉远,场上全景展开,激动的心迅速平静下来。

    卢伟从大禁区前带球直奔右路,虽然看起来艰难险阻,几经曲折,实际上只花了5秒不到。而姚厦不可能一上来就往前猛冲,他需要先观察,确认对方不需要支援才能开始向前加速。

    如此一来,本就回防到小禁区的他,在这5秒不到的时间里只来的及向前冲刺了二十多米,距离中线还有足足十五米远!

    虽然范尼在中路同样开始冲刺,但所有人都清楚,荷兰人没什么突破能力,此时把球交出去只能延误战机。

    孤军奋战?

    可是,他有同胞的脚下技术吗?

    没有,确实没有。

    面对第一个迎上来的切尔西队员,姚厦的选择就让人大失所望。

    皮球在第一脚就趟的有些大,以至于迎上来的切尔西球员都不用后退,直接上去破坏就行了!

    可就在斯坦福桥的蓝色海洋平静下来,球迷们安心看戏的时候,双方分出了高下!

    两人一左一右,皮球刚好在中间。姚厦伸出的是左脚,自己的逆足脚,需要把皮球扣到右路,才能摆脱威胁。对方伸出的同样是左脚,利足脚,只需向前一捅,就能把皮球破坏出边线。

    两只脚看起来就要完成一次对脚时,他的左脚却不走寻常路,沿着最近的距离,击中皮球右下角!

    外脚背,人球分过!

    惊呼声骤然响起,一颗颗冷却的,放松的心,顿时紧张起来。

    前路依然漫长,他们拥有足够的时间,跟随着他的脚步,仔细观察。

    期待或者痛恨,从未如此集中在他身上!

    完成突破后,姚厦过了中线,面对2打3+1的局面。

    局面依然不太乐观,但相比于之前已经好的太多。至少曼联球员已经陆续跟进,在身后形成支援了,如果此时突破受阻选择回传,还能组织起阵地进攻来。

    当然,如能再次重演刚才那一幕,威胁将会成倍提升!

    这种美好的想法看起来有些不切实际。

    比赛已经进行到92分钟,他已经冲刺了足足四十多米,即使体力还有,爆发力也不足以支撑他继续完成突破了。

    其实对于一个之前还被耍的团团转的菜鸟新人来说,能不犯错直接把皮球送给对方就不错了,哪能指望他一再上演奇迹?

    仿佛要证实这种疑问一般,他的选择看起来有些趋于稳妥。

    减速,转头,观察。

    躁动的心又开始趋于平静,可没等完全落下,场上那抹红色身影像一道旋风一般,迅速越过了身前的蓝色堤坝!

    边路突破!

    全场哗然!

    甚至包括范尼在内都楞了一下,才继续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天呐,这样的节奏变化,真的是菜鸟所为?

    所有人心中都在惊呼,嘴巴却闭的紧紧的,眼睛更是一刻也不敢移开。

    还有悬念吗?

    已经到了大禁区前,自己来一脚吗?

    这种时候自己来一脚的话,没有人会怪他,即使球队失利,拱手让出榜首宝座,曼联人也不会把责任强加到他头上。

    因为他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就连对手都刮目相看了,哪能把非人类的任务强加于一名初来乍到的菜鸟头上?

    姚厦的选择,看起来又一次遂愿了。

    变向,内切!

    这样的选择毫无疑问,是打算自己来一脚了。切尔西三名防守球员中,负责拖后保护的家伙迅速迎了上来,与拼命回追的家伙一起,准备前后夹击。范尼由于速度不快反而落在了最后,身前不远处还有个盯梢的。

    可就在期待或者痛恨的心变得迫切,想在下一秒就结束这漫长的煎熬时,那一抹红的身影再次与所有人开起了玩笑!

    左脚一扣,右脚一领,冲刺,下底!

    夹抢顿时成了笑话,一前一后两名切尔西球员只能继续追。

    靠,有玩没完了?

    瞧着场上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都已经不堪重负,有些麻木了。

    唯独范尼心中却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一瞬间占据了身体,却又在一瞬间凉了下来。

    荷兰人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迁怒于他,一心想拿他来立威的。事情过去还不到一个月,他能不记前嫌,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大公无私吗?

    抱着残存一线的希望,范尼冲进了禁区。

    结果下一秒,让荷兰人百感交集的事情发生了。

    已经奔袭了足足百米,翻越了两座大山,又吸引走两道交叉火力的家伙,在底线处向右倒下,用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送出了一记小弧线!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此时也没有人关心这样的问题,所有的疑问都被暂时放在一边,目光统统集中在原本落在最后,现在却成了最幸福,也最激动的家伙身上。

    范尼没有辱没“小禁区之王”的名头,稳稳压住皮球,一记侧凌空破门!

    2:2!

    个人第23球,重夺射手榜首席!

    蓝色海洋彻底平静下来,不起眼的角落里那一抹红色却躁动起来,不用竖起耳朵,就能清楚地听见他们在激动什么。

    “Perfect!Yao,youareperfect!”

    范尼同样激动不已,进球后只是握紧拳头吼了一嗓子,就直奔底线,去寻找那个曾经很不起眼,现在却高大无比的身影。

    想和他说声“谢谢”,或者再加上“对不起”。

    ......

    另一块场地上。

    尤墨在上场后不久就完成了自己的第19粒联赛入球。

    进球来的如此轻松,原因很简单。

    温格用他换下了维尔托德,顶在了最前面。谢菲联在0:2落后的情况下更是放手一搏,宁愿多丢几个也要找回些颜面。

    一来二去,进球就变得稀松平常了。

    第81分钟,维埃拉接队友传球发动长传反击,左路皮雷轻松将球卸下,敲到中路博格坎普脚下。

    荷兰人一脚直塞送往谢菲联禁区肋部,尤墨心领神会,高速插上后一脚低射破门!

    联赛第19球,赛季第24球!

    瞧见这货如此轻松地破门得分,海布里球场掀起的热浪比维尔托德打破僵局时还要夸张。

    所有人吼的是声嘶力竭,仿佛这样做能给三天后真正的决战送去祝福。

    不过某个摄像机镜头却有些煞风景,它不去理会球迷们一张张兴奋到难以自抑的脸,也不去管降级边缘挣扎的谢菲联将士们。它牢牢锁定了替补席上安静坐着的亨利,想从那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中,找到些足以吸引眼球的话题。

    “在想什么?”

    维尔托德返身坐下时,瞧见身边同胞有些奇怪的反应了,于是关心起来。

    “要回意大利了,心里有点怪怪,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情。”亨利说完了大实话,脸上终于有了笑容,“Boss太偏心了,居然不让我上场!”

    “哈哈......”维尔托德扭头看了眼教练席子上谈笑声生的两个老头儿,干笑了两声,旋又猛点头,“就是,我还想来个帽子戏法呢!”

    “这么说来......”亨利扬起了拳头,挥舞了两下,“咱们都得努力喽!”

    “就是!”维尔托德这才放心下来,得意地眨眨眼睛,“也不知道另一场比赛怎样了。”

    亨利却摇了摇头。

    “管他呢,怎样的结果对我们来说都无所谓了!”

    怎样的结果都无所谓吗?

    比赛刚一结束,就有个家伙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场边,打听起来。

    那速度,那神情,那声音,简直比之前的比赛要投入多了。

    帕特*莱斯瞧的清楚,于是一脸嫌弃。

    “你这副样子......还想让我告诉你答案?”

    尤墨只好配合着演戏,双手合什道:“拜托拜托,长这么大没求过人,为了您我豁出去了!”

    “为了我......”帕特*莱斯咳嗽起来,好一会才一脸无奈地说道:“打平了,2:2,兹拉坦两球,保罗一球,鲁德一球。”

    这样的结果显然无法满足那货,于是在他有些失望地转身离去时,老头儿又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你的两个兄弟今天是怎么了,个个都像超人一样。等着看明天的报纸吧,会让你笑的合不拢嘴。”

    “哈哈哈......”尤墨一拍大腿,仰天长笑。

    笑声召来了好奇的观众,连温格都忍不住过来凑热闹。

    瞧着身边一堆欣赏火星人的家伙,尤墨一本正经地说道:“从意大利回来之后,我请大家吃饭!”

    一听这话,人群立马炸锅,吵吵嚷嚷的声音吸引来无数目光,摄像机镜头更是如影随形,唯恐错过什么大新闻。

    结果自然大失所望。

    “真的吗,是真的吗,会有什么神秘美食?”维埃拉激动不已。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跟你说,好吃的不得了!”皮雷火上浇油。

    “为什么不是今晚?”维尔托德满脸放光。

    “今晚有节目呗......”阿什利科尔少气懒言。

    “哦,原来是这样!”莱曼后知后觉。

    帕特*莱斯显然是熟客了,听了会弟子们的议论觉得没意思,于是转头揪住想开溜的家伙,厉声说道:“等会还要去新闻发布会!”

    “不去了吧,我这一身汗,需要抓紧时间洗个澡!”尤墨挣扎了两下未遂,只能苦着个脸做受气小媳妇状。

    “不去就不去吧!”温格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脸得意笑容。

    瞧着那货如遇大赦的表情,法国人笑的愈发灿烂。

    “欠我一个人情了,要记得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