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1/4决赛前一天晚上,九点过,意大利都灵,一间不起眼的酒吧里。

    尤墨与亨利一前一后穿行在嘈杂的大厅里,虽然戴着墨镜,两人走路的架式依然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还没走到侍者给安排的位置上,就有一脸兴奋的酒吧女过来搭讪了。

    一黄一黑,185与188,同样健硕的身材,神秘感十足的大墨镜,这组合简直让人好奇心爆棚!

    可惜两人明显不是找乐子来的,居然直接给了50英镑小费给侍者,让他帮忙把面前这些搔首弄姿的女人一一清理出视线。中了奖的家伙先是一楞,再恍然大悟过来,卖力的很,不一会就让两人获得了宝贵的二人世界。

    女人们一开始颇为不解,听清楚侍者的意大利语后窃笑起来,纷纷扭头另寻去处。

    不一会儿,酒水小菜端了上来,两人没摘墨镜,也没有端起酒杯大口猛灌,只是偶尔地聊几句,目光环顾一圈。看起来有点像在等人,但时间已经过去好一会了,依然不见有人直奔两人而去。侍者渐渐失去了兴趣,不再竖起耳朵去听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英语交流。

    不过他没兴趣不代表别人没兴趣,走开没一会,就有个穿着颇有些前卫的年轻女子,迈着曼妙的步子,笑靥如花地走了过来。

    女子是个白人姑娘,看起来刚发现两人没多久,出于礼貌,还没走拢就开始自我介绍,“我叫凯莉,很高兴认识你们!”

    亨利显然没有任何兴趣,目光只是扫了一眼,就用意大利语说道:“这儿不欢迎任何打扰.......”

    尤墨却不等他说完,就朝对方挥了挥手,“会说英语吗?”

    “会的。”凯莉先是皱眉撅嘴,朝亨利做了个鬼脸,再笑着转头,径直坐在了尤墨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他看起来有点怪怪的,是因为被女人甩了吗?”

    “哈哈!”

    香风携着柔软的身体占领了右半边的所有空间,一股醉人的气息袭来,让人乐而忘忧。尤墨笑的很是没良心,居然也转头咬耳朵,“你可得小心一些,他现在的情绪非常不稳定!”

    “为什么?”凯莉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杯,抿了一口,“还有,你们来多久了,为什么没人像我一样过来打招呼?”

    “因为我让服务生赶走了她们。”尤墨实话实话,“你大概才来没多久吧?”

    “是啊,我刚来。”凯莉瞪大了眼睛,湛蓝色的眸子里满是疑惑,“为何我是例外?”

    听了这话,亨利同样不解地望了过来,只是神色依然暗淡,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其实在听到尤墨的建议时,他的心里就充满了疑惑。只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充斥着了他脑海,让他不愿意去想,只想有件事情能打发掉让人发疯的漫漫长夜。

    酒吧无疑是个好去处,不过他也没把第二天的比赛不当回事,因此动都没动半夜溜出去鬼混的念头。

    现在是揭晓答案的时候吗?

    “任何事情没有例外都会少了很多乐趣,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尤墨一本正经的,神色严肃的很,“人们来到酒吧,总是希望碰到一些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好借着酒劲儿让它变成生活中的点缀。或者吸引别人目光,满足自己的征服欲*望。”

    说罢,举起手中的酒杯,“我喜欢送给别人意外的感觉,因此你中奖了,有一个愿望在等着你,凯莉。”

    “Surprise?”

    凯莉惊讶的声音即使压低了依然引来不少目光,就连亨利都一脸愕然,不知道那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尤墨的嘴角依然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只是声音一转,不像刚才那么热情了,“听好,惊喜的背后,可能同样会带来遗憾。比如说你提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要求,我没办法满足,那就只好换一个,不能再提类似的要求。比如说你低估了我的能力,然后觉得非常懊悔,但却没办法重新来过。比如说你压根不相信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不,为什么不相信?”凯莉有些激动地打断道:“你说的很对,即便是惊喜,带给所有人的结果依然不同。我得仔细想一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

    说罢,湛蓝色的眸子变得灵动起来,打量了对面几眼,又歪了下脑袋,打量了身旁几眼,然后略一停顿,目光变得坚决起来,“我的爱好是旅游,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到你们所在的国家,玩他一个月!”

    “OK,成交!”

    尤墨举起左手,虚席以待,凯莉兴奋的两眼放光,右手举起,用尽全身力气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过后,两人像是刚完成一项伟大工程的孩子一样,高兴的手舞足蹈,全身都在随着音乐有节奏地晃动。

    嘴里也不停歇。

    “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大方!”

    “因为你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第一眼我就瞧出来了!”

    “哈哈,我的工作对象是一群四五岁的宝宝,当然需要开心的笑容来吸引他们!”

    “那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万一是在逗你开心呢?”

    “如果是在逗我开心,你就不会说惊喜也会带来遗憾了。不过我还是非常好奇,难道我的笑容真那么有感染力,即使素不相识,也能给你和你的朋友带来愉快的心情?”

    “之前不能,现在可以。”

    “意思是说,你在用一种让别人惊喜的方式,来让自己获得一份好心情?”

    “既然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可以?”

    “哇,太棒了,你简直就像外星来客一样,我要被幸福砸晕了!”

    “时候不早了,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回去就可以着手准备,两天后就可以打电话给我,开始你的旅行了。”

    “......”

    瞧着两人招呼侍者买单,凯莉忽然变得沉默,目光游离着,犹豫了好一会,才勉强开口道:“其实我一开始只是好奇,觉得你们身上肯定有故事,结果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会心动吗?”尤墨笑了笑,“心动是一种非常甜蜜的感觉,即使最后没有得到,依然可以保留一份美好的回忆。”

    说罢,两人起身离去,只留下宽阔的背影与无限的遐想。

    凯莉呆呆地望着,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

    拿起手中的纸条,还没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泪水已经打湿了一片。小心翼翼地折好,又不太放心地打开,把上面的每一个数字重新抄写在另一张纸上,然后把原来那张放在胸口。

    仿佛这样做可以让心情变得平静一样,久久不愿意拿开。

    ......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姑娘,真是奇怪,你怎么一眼就能判断出来?”

    回去的路上,亨利终于打开了话匣子,“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这么逛酒吧,简直酷到让人呼吸不畅!”

    说罢,又感慨,“咱们这么晚回来,该不会挨骂吧?”

    “凭直觉猜的。”尤墨双臂举起,伸了个长懒,“才十一点,BOSS大概还没休息,有没兴趣找他聊聊?”

    “呃......”亨利果断咳嗽起来,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这种明目张胆出去鬼混的感觉,让人有种打破禁忌的快*感,对于正处烦恼中的法国人来说,像是一针兴奋剂。

    二十分钟后,球队下榻的酒店里。

    温格果然还没休息,打开门,扑面而来的酒气他眉头一皱。不过还没等他问起来,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已经主动招供了。

    这让他的怒气还没积攒起来就被担心笼罩了,于是脱口而出的不是责备,而是一声叹息。

    状况明摆着。

    亨利是个重感情的家伙,性格偏内向也没几个交心的朋友,遇上这种事情想去借酒浇愁很正常。尤墨是个重义气的家伙,性格豪爽行事不拘小节,遇上这种情况胸口一拍,两人就把第二天的比赛扔到一边去了。

    好在两人还知道大战前夜不归宿会带来怎样的破坏性影响,就是不知主动过来汇报是个什么鬼。

    炫耀吗?

    “呀,应该给BOSS带点回来的,咱们太没义气了!”

    尤墨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一拍扶手,“蒂埃里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亨利原本还小心翼翼的,瞧见主教练他老人家的神色后放下心来,笑着反驳,“回来的路上你才告诉我要来这里好不好!”

    “是哦,怪我!”尤墨又拍了下大腿,转头问道:“需要吗?我帮您跑腿!”

    温格哪有开玩笑的心情,听的直摇头,“不,不用,都快十二点了,你们快去休息吧。”

    听了这话,尤墨颇有些遗憾地起身准备离去,亨利却鼓起勇气说道:“您不用太担心我们,明天的比赛我们会拿出良好的状态。”

    温格脸色稍缓,点了下头,“这场比赛对你来说意义非凡,因此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保持专注,用正常发挥来要求自己就行。”

    “嗯,您放心,我会集中注意力在比赛本身,努力排除其它干扰的。”亨利也点头,只是胸口有些憋闷,需要深呼吸才能排除杂念。

    温格也察觉到并不让人舒服的气氛了,于是叫住正往外走的家伙,说道:“来了就走不像你的作风,喝杯茶吧,我找找看,还是你上次送我的.......”

    一听这话,尤墨也不点破,立即装模作样地捂起了脑袋,“哎呀,头是有点晕,需要来杯热茶醒醒酒!”

    亨利没那么大的胆子,见状只是伸长了脖子,看主教练在忙活什么。

    五分钟后,两杯香气腾腾的热茶摆在了沙发间的茶几上,两个家伙相视一笑,同时端了起来。

    气氛顿时活跃了不少,温格瞧着自己的劳动果实被两位得意弟子交口称赞,脸上逐渐有了笑容。

    又随意聊了几句,感慨道:“和他在一起共事,你随时都得做好出人意料的准备。”

    这话原本是温格的无心之言,亨利却听的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是的,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他在我面前表演了个魔术,让我真真切切体会到,有能力帮助别人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嗯?”温格警觉起来,一脸不善地瞪了过去,“说说吧,又干了些什么让人头痛的事情?”

    尤墨捂脸做羞愧状,“小事一桩而已,还请不要汇报给家里的母老虎。”

    温格才不会善罢甘休,扭头又问:“他不肯说实话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你呢,蒂埃里,不会这么快就被带坏了吧?”

    听了这话,亨利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摇头不是点头也不是,想了想,脸色忽然郑重起来,“是的,虽然那里看起来并不是球员们该去的地方,但我觉得自己除了心情变得不一样之外,一直以来的想法也有所改变。”

    说罢,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起酒吧里的见闻来。

    一五一十地说完之后,温格果然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不过没等面前的两个家伙开口解释,就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果然是你的一贯作风。”

    尤墨笑而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亨利情绪颇有些激动,加重了些语气说道:“我知道他这么做会有些冒险,但我觉得这正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如果您要批评他的话,请先批评我。”

    说罢,声音变得低沉下来,“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才不会去那种场合,玩到这么晚才回来。”

    “我知道,你不用太过在意。球队里的其它人,包括他以前的那些队友,朋友,如果遇到类似的事情,他都不会有所保留,都会尽可能地帮助他们!”温格沉声说完,话音一转,“其实对他来说,惹麻烦才是正常状况,事情要是一帆风顺的话,他会变得缺乏存在感!”

    “呃......”亨利楞住,疑惑的目光转向身旁。

    尤墨果断竖了个大拇指给主教练。

    “是的,对我来说,麻烦就是做菜时用的调味品,太多会干扰正常生活,太少会让生活缺了点滋味。”

    “其实我也曾经历过怕麻烦,觉得事事顺心最好不过的阶段。后来生活真正变得无趣的时候我才明白,怕麻烦是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

    “于是我从相反的角度考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如果想让自己变得强大,就很有必要适当给自己找些麻烦。”

    “你呢,蒂埃里,还会觉得生活中的麻烦是那么让人痛恨的存在吗?”

    亨利笑了起来。

    “不,当然不!”(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