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带着傻儿子参观自家工厂,他指着一条生产线对儿子说:“这是非常先进的生产线,整猪进去,香肠出来!“傻儿子突发灵感地问道:“有没有最先进的生产线,香肠进去,整猪出来?“富豪气急败坏地骂道:“有,那是你妈!

    遗憾吗?

    当然遗憾!

    没有人能不遗憾,即使是普通人,缺乏好胜心的家伙,同样会留恋风光无限的时刻,同样会期待闪耀全场的一瞬间!

    “遗憾的话,下来不妨找我。”

    尤墨没有振臂高呼着出现在众人面前,随意地扔了一句话之后,伸着懒腰,朝目标走去。

    亨利攥紧了拳头,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

    脖子不够粗壮,肩膀也并不宽,与对手相比,差距不止一个级别。

    可为什么会觉得他肯定会赢呢?

    真是奇怪!

    “你该不会觉得,他真的能赢吧?”

    仿佛看出来身边家伙的念头一般,帕特*莱斯一脸惊讶地问道。

    “嗯。”亨利用力点了点头,目光仍然没有挪开。

    “他,呃,虽然也是你们的助理教练,但我不得不告诉你......”帕特*莱斯说着说着突然卡住了,舌头打结的同时,脑袋里涌上一股奇异的感觉。

    那个家伙,好像还真没有说到做不到的时候!

    难道这一次依然如此?

    老头儿使劲摇了摇头,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眼神交锋的两个家伙。

    两个家伙距离越来越近,山雨欲来的气氛渐渐弥漫,观众开始屏住呼吸。

    “我来了,快挑衅我!”尤墨不等对方开口,先提醒道。

    咳嗽声顿时大作,此起彼伏,好一会才消停下来。

    “靠,我为什么要挑衅你,不是你挑战我吗?”

    莱曼在心中比了好几个中指。

    刚才还很燃好不好?

    一秒就能把画风全部扭转,真是猪一样的对手!

    “温格先生,您好像没和他说清楚!”尤墨扭头告状。

    “你已经是我的助理了,别在意这种小细节!”温格扭头看天花板。

    “哈哈哈,认清现实吧,你已经没有撒娇的权力了!”莱曼洋洋得意。

    两名听众一头黑线,拿眼睛斜他的心情都木有了。

    “我有点冷,您呢?”尤墨抱住双臂,团在胸前。

    “我?我像不像幼稚园园长?”温格一阵气苦。

    围观群众已经完全从最开始的气氛中走出,开始嘻嘻哈哈。

    “怎么样,他的形象恶化了不少吧!”帕特*莱斯洋洋得意。

    “还,还好吧,我觉得他很搞笑........”亨利确实有些失望,不过还好,有些东西已经留在心里了。

    “这不算什么,你和他打交道越多,原有的印象就会破坏的越严重,到了最后,大概只留下一点点痕迹了!”帕特*莱斯不无感慨。

    “是什么?”

    “再困难的事情,也要笑着面对!”

    听了这话,小小的失望顿时无影无踪,亨利觉得自己又燃了起来。

    不过......

    “扯淡结束,是时候分个高低了!”温格高声宣布完毕,所有人的注意力方才集中过来。

    “赢了他我有什么好处?”两个家伙异口同声地问道。

    咳嗽声再度响起,温格握紧了拳头在空中挥舞。

    “你们两个家伙,动不动就‘好处,好处’,知不知道荣誉的价值!在这么多人面前,击败对手,证明自己的能力,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

    与此同时,两个家伙头碰头,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BOSS是没想好还是舍不得掏腰包?”

    “我说是前者,你信吗?”

    “你和我说实话,要不要我让你?”

    “让我?还得我掏腰包吧,算了!”

    温格听的忍无可忍,终于爆发。

    “你们两人的国家,拥有悠久的历史,拥有让人敬仰的文化,拥有完美的哲学思想!而你们两个呢,舞台已经搭好,观众已经等的不耐烦,你们居然还在讨价还价,居然还在讨论作弊的可能.......”

    两个家伙听的脑袋都大了,于是相互依偎着站了起来,各自退后一步,四目相对。

    “听着,今天我要结束你‘健身房王者’的称号!”

    “快来吧,宝贝,肚子都饿了!”

    话音一落,两人动作一个比一个麻利。

    莱曼跑到练习深蹲的杠铃前,尤墨跑到练习卧推的杠铃前。

    众人看的一头雾水,温格却笑了。

    “你们两个家伙,不用为对方考虑,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画面顿时一馨,众人交口称赞。

    “廷斯太仗义了,不愿意让Mo刚成为助理教练就出丑!”

    “Mo的大腿那么粗,比深蹲肯定能赢!”

    “廷斯的下肢力量在这里也是冠军,他想给Mo留点面子,不想让双方差距太大!”

    “Mo是想让廷斯获得大家的高度认可,才故意选择了对方擅长的项目!”

    谁料答案如下。

    “赢了也没啥好处,让让他也不错!”

    温格这次不是忍无可忍了,这次直接拉黑了脸,扭头就往健身房外面走。

    面对如此傲娇的主教练,尤墨与莱曼都很无奈,两人一路小跑过去,好言软语往回劝。

    法国人原本走的就不快,后来越走越慢,直至停在了门口。

    “认真?”

    “认真!”

    扭头。

    “认真?”

    “认真!”

    于是认真。

    前戏太久的缘故,正戏开始时,所有人都有些兴致不高。

    为了增加正戏的戏份,温格眼睛一转,想了个主意。

    除了两样都比外,按举重规则来!

    法国人一宣布,气氛果然热烈了不少。

    如果只是单纯的宣布一个重量,然后举起的算赢,举不起的算输,那高*潮之前明显缺乏铺垫。除了最终那一举让人爽一下之外,其它时间难免有些无聊。

    双方都有所保留,各自要重量,那完全可以你一码,我一码,相互加价,就像互射点球一样,越往后,越让人惊心动魄!

    结果良好的愿望看来实现不了了。

    先是深蹲,尤墨直接要到了450磅,2.5倍于自身体重的重量,一次成功!

    三次失败后,莱曼脸上笑容不再。

    接下来是德国人的优势项目,卧推。

    按规则,莱曼应该先举。但由于之前胜的太过轻松,裁判员温格一脸严肃地询问完毕之后,仍然决定让尤墨先举。

    先举就先举呗,这货在一片异样的眼神中比了个数字出来。

    320磅!

    一片倒吸冷气之后,尤墨静静躺下,双手握住杠铃,深吸一口气,肌肉开始绷紧。

    当杠铃从支架上下来,直逼胸前的时候,惊呼声骤然响起,吓得帕特*莱斯赶紧双手发力拽住杠铃。

    “无效!”温格脸色冰冷。

    “我的错!”帕特*莱斯一脸歉意。

    “廷斯!”温格不为所动。

    莱曼脸色更冷。

    他以为自己拥有统治级的实力,可以尽情享受玩笑带来的乐趣,后来他才发现,他不但小瞧了对手,还高估了自己!

    450磅是他深蹲的极限,偶有成功过。眼前这种压力下,失败本不足为奇,可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

    为什么那个家伙能成功,他却不能?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为什么!!!

    320磅同样接近他的卧推极限,他告诉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结果他成功了,结果他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看见,那个忽然间面无表情的家伙,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完成了他的极限挑战!

    怎么会这样?

    莱曼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想不通的事情还在后面。

    安静无比的健身房里,杠铃重量被直接加到了350磅!

    所有人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很多人甚至闭上了眼睛,生怕一睁开的时候,躺着的家伙已经化身魔兽,将杠铃高高举起,再摔个稀巴烂!

    恐怖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在眼前,只是高高举过头顶,稳如山一样的杠铃,无声地诉说着什么。

    挑衅?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移,一声不吭地瞧着莱曼,那个面色铁青的德国人。

    莱曼没能在重压之下超越极限,三次失败之后,温格宣布胜利者是谁的声音已经无人听的进去。

    耻辱?

    尤墨原本静立一旁,此时却朝不远处的亨利挥了挥手。

    转身,大步离去。

    ......

    与粗犷的外表恰恰相反,莱曼其实是个既细腻又感性的家伙。

    在这支球队中,他对尤墨的感情最为复杂。

    最初的时候,两人只是脾气相投,聊的来而已,谈不上交情。结果正在犯愁下一站去哪儿的时候,他接到了对方的电话,于是他被打动,放弃了加盟顶级豪门的机会,毅然来到这里。

    人生有时就是这样,处于关键的转折点时,往往会因为意想不到的外力作用,而走上了一条完全没有想到的路。

    身为德国国门,沙尔克04的王者,他本不缺自信,奈何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奥利弗*卡恩,这个狮王一样的男人,成了横在他职业生涯中的拦路虎!

    因为心里有阴影,他更加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于是刚来到阿森纳的时候,他对自己不能马上发挥全部实力很是不爽,即使站在场上,他依然着急于语言障碍,愤怒于队友的糟糕表现。

    赛季的后半段,他还没能坐稳主力位置的时候,尤墨的表现开始惊艳。他坐在替补席上,看的是又高兴,又遗憾。

    等啊等,盼啊盼,机会来了,他终于能和已经神格加身的家伙同场竞技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他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巨大突破,他终于站在了欧冠四强的高度,可以拍着胸口告诉以前的伙计们。

    我,廷斯*莱曼,做到了!

    做到了吗?

    一场场比赛输掉,一个个冠军溜走的时候,他问自己。

    然后他明白了。

    与那个家伙相比,他不但渺小,还很脆弱!

    该死的假期来临时,他不敢有任何松懈,他比以往任何时候练的都要刻苦,他觉得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实在没脸见那个家伙。

    终于,他迎来了扬眉吐气的时候。

    站在门前,高接低挡,用完美的发挥,帮助球队在点球大战中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曼联队,报了一箭之仇!

    他觉得自己的心结已解,可以笑着面对那个家伙了。只可惜球队的后防线仍然四处漏风,他不得不借助于那个家伙的力量,帮助球队度过难关。

    这不又重回老路了吗?

    再憋屈,再不甘,他也不敢有任何抱怨,他只能默默等待时机,希望队友开窍,别再拖自己的后腿。

    他欠那个家伙一个,不,两个,三个冠军!他要用自己的行动,偿还这份债务!

    直到今天,他才看清楚真相。

    场上的所有表现,只是平时的冰山一角,而他倾其所有,依然只能鹤立鸡群而已。距离真正的人中龙凤,他还差的远!

    居然还有心情和那个家伙一起,搞笑逗乐?

    这脸丢的,捡都捡不起来!

    “人走了,有些话说起来刚好合适。”

    鸦雀无声的健身房里,温格看了一眼门口,缓缓说道:“我不相信他给出的理由,觉得他不可能不去应酬,每天待在家里训练自己。”

    “想想看,即使你们不主动邀请他,那些商人们,明星们,想打他主意的俱乐部们,会放过他吗?”

    “大把的钞票,漂亮的女人,让人放松心情的夜生活......换成你们,能拒绝吗?”

    “我觉得他也不能,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我安排了这一场较量。”

    “结果你们都看到了,廷斯输的无话可说,我也一样。”

    “输,总会让人心里不舒服,赢,即使是靠运气赢了对手,也一样会让人满心欢喜。”

    “可为什么,有的人是天生的赢家,有的人只能默默咽下苦果?”

    “我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告诉你们答案了。”

    “想成为赢家,八小时内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

    “相比于其它职业,这或许有些残酷,有些不公。但没有办法,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很短暂,不在此期间付出超人般的努力,就别想达到超人般的高度!”

    “好了,很抱歉占用了大家的训练时间,现在训练已经结束,大家下午不要迟到。”

    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完,温格的脸色终于和缓下来,刚准备扭头走人,一个沉闷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继续压抑着气氛。

    “赢了,可以没有奖励,输了,必须受到惩罚。尊敬的温格先生,我希望自己永远记住这场较量,因此需要来自您的惩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