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看完了狐狸与葡萄的故事,有谁知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是什么意思吗?

    小明:这我知道,前几天老师在饭馆相亲泡汤了,没人爱,今天又要告诉我,我和小红的早恋是不好的,这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再次干起了中卫的活儿,尤墨只觉得神清气爽!

    其实也不能怪这货没出息,实在是今天失误太多,怎么踢都找不到感觉。

    虽然中卫与后腰距离最近,经常会有位置互换,相互帮衬,但只有真正的师出有名,才能体会到那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感觉。

    简单点说,就是在拿球之前,拥有充足的观察时间;做动作时,拥有充足的调整时间;传球时,拥有充足的容错率!

    尤其是眼前这种对手实力偏弱的比赛,后卫们拿球时面临的压力并不大,只要失误不算夸张,反应还算及时,即使出点问题也完全有弥补的时间。

    其实温格让他踢中卫完全是为了补漏,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看重的是他强悍的一对一防守能力。结果却在无心之间拯救了他的这场比赛,让他从束手束脚变成了如鱼得水。

    比赛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博尔顿队看似越战越勇,实际上久攻不下后心态已经有些着急。包括他们的主教练在内,都不觉得对手的中卫换来换去有何用处,于是长传冲吊的更急,更猛。

    却不料三十年河东转河西,这下撞在了铁板上!

    这货行走江湖多年,身高看着不显眼,空战能力在长人林立的德甲都无人敢小瞧,放在英超依然鹤立鸡群。而且与中锋抢点不同,中卫先天拥有位置优势,只要落点判断准确,身体控制能力到位,第一落点基本没有悬念!

    用“基本”不用“根本”,是因为这货身后还有个对手。

    廷斯*莱曼!

    对手的长传球不可能每次都把落点控制的很好,于是莱曼的德语经常会在尤墨身后响起,仔细听的话,会有种洋洋得意的味道跑出来。

    其实德国人的小心谨慎也算师出有名,毕竟这货上次踢中卫还是半年前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突然心血来潮,整个夭蛾子啥的。

    事实上这种担心有些多余。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可没把自己当成组织型中卫,带球推进什么的交给维埃拉就好,压根没有出风头的意思。于是从比赛第67分钟他出现在中卫位置上开始,一直踢到了第86分钟,整整20分钟时间里,之前四处漏风的阿森纳防线忽然变得固若金汤起来!

    “真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

    稍显安静的锐步球场内,温格从场边返身坐下,双手托腮,一声不吭地瞧着场上。法国人心中还是很得意的,不过一球领先的优势实在不让人放心,现在就喜形于色未免过早。帕特*莱斯却不用装深沉,瞧着主教练已经在板凳上坐踏实了,立即出声感慨起来。

    老头儿是真心实意,一点没有捧臭脚的意思,法国人却一脸嫌弃。

    “之前踢的那么糟糕,这下算是扯平了。”

    “嘿嘿嘿......”帕特*莱斯瞅了眼言不由衷的主教练,心领神会道:“是啊,要不是您仍然信任他,把他的位置挪到后面,哪儿会有现在这副双赢的局面!”

    “嗯......”温格点了点头,面部表情还是很受用的,“还不错,他的表现值得这份信任。”

    “德甲出身嘛,纪律性比其它联赛要好的多......”帕特*莱斯啧啧感慨了一番,忽然想起一事来,于是面带苦笑,轻轻摇头。

    温格用余光扫到了老伙计的异常情绪,刚要开口,自己也想到了。

    “去把蒂埃里叫来!”

    等到亨利上场的时候,常规比赛时间已经只有3分钟了。法国小将心跳还算平稳,脸上既没有肩负重任的凝重,也没有打酱油般的无所谓。

    实际情况却一点也不乐观。

    他的主要竞争对手,西尔万*维尔托德,两场联赛进了三个球,枪杆子热的发烫。这种状况下,主教练把他放在板凳上再正常不过,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表现配不上首发。

    可他已经22岁了,已经有过一次豪门失意的经历,他不想再重蹈覆辙,他也没有时间再庸庸碌碌下去!

    他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尤其是亲眼目睹了这支球队更衣室的种种氛围之后,他更加确信自己这一步迈对了方向。但氛围有了,环境有了,他的表现呢?

    赛季开始前的约定呢?

    难道只能在替补席上等待竞争对手表现不佳?

    万一等了大半个赛季也没等来,那他岂不成了个笑话?

    对了,那个让他无比振奋的家伙,已经忘了最初的约定吗?

    ......

    带了太多的疑问上场,效果自然显著。

    比赛第89分钟,第91分钟,接连错过两次机会后,亨利抱住了脑袋,一片茫然。

    时间不等人,对手更不会停下来欣赏他这个失败者。博尔顿队迅速发动反击,所有人潮水般汹涌过境,直逼禁区!

    阿森纳队还算准备充分,除了前场孤鬼游魂般的家伙之外,所有人且战且退,层层布防,终于在大禁区前挡住了对手的攻势。不料,对手像是突然开窍了一般,界外球开出之后,连续几脚让人眼花缭乱的传球迅速打开了局面,攻势再度潮涌而来!

    如果换成比赛的其它时间里,博尔顿队可能不会突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但在阿森纳队接连错失良机后,一股强烈的爆冷预感笼罩了他们,让他们变得无所不能!

    一道,两道,三道,连续三道防线被突破之后,禁区里已经变得混乱不堪,所有人眼中只有那蹦跳着的黑白精灵!

    黑白相间的家伙确实像个精灵一样,在双方的誓死拼杀中调皮地蹦来跳去,始终在大禁区与球门中间晃悠!

    所有人已经站了起来,欣赏这让人热血沸腾,或者心惊胆战的最后悬念!

    射门!挡出!

    传中!挡出!

    再射!挡出......等等,手球了吗?

    原本安静的看台顿时喧哗起来,叫嚷声充斥了整座球场,以至于裁判的哨声有没有响起都成了悬念!

    好在皮球已经出了边线,所有人于是转头,看着一直被忽略的家伙。

    主裁判迅速摇了摇头,右手前平举,坐了个界外球的手势!

    博尔顿球员顿时怒火中烧,他们迅速围拢过来,群情激愤地连嚷嚷带比划,完全忽略了快要走到终点的时间,一心只想讨个说法!

    瞧着面前一张张愤怒到变形的脸,主裁判感受到了威胁,于是哨声连响,中断了比赛。刚好经过这番折腾,现场大屏幕有了缓冲时间,可以慢镜头回放了。

    不少人暂时停止了叫嚷,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屏幕上,面对眼前拔脚欲射的家伙,尤墨冲了上去。连续的混乱造成了攻防体系失效,所有人都在凭着本能做出动作,这两人也不例外。射门球员眼中只有球门,封堵的家伙眼中只有皮球。

    双方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所以都快的不可思议,慢镜头下仍然一晃而过。好在慢镜头回放通常都会多角度,反复回放,于是所有人继续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大屏幕。

    换了个角度之后,一切了然!

    由于是后发,面对对手的下意识动作,再快也不可能先至。当皮球飞到尤墨身旁的时候,已经是个半高球了,位置刚好在腰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那种。

    这种球最难处理。

    先不说球速,单就是高度就让人头痛无比。

    用头,得先大幅弯腰,用脚,得先拉开距离,用手......用手当然是最合适的,可惜这不是橄榄球。

    上一场化身超人的家伙,这一次又故伎重演了吗?

    看起来好像没有,不过,真的没有?

    他的第一反应是用头,结果刚压低了肩膀,就知道不对,时间来不及!于是上半身就势逆时针旋转30度,右腿抬起,内收,旋转,小腿上扬,直至外脚背靠近脚后跟处撞上皮球!

    全部动作快的超乎想象,没有慢镜头支持根本看不清楚那一瞬间他干了什么,甚至连主裁判都只是看到他的胳膊没有离开身体而已,压根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挡出了皮球!

    现在答案揭晓,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

    包括阿森纳球员们。

    知道你这家伙动作快,可快成这样还叫人类吗?

    第一反应已经够快了,第二反应后面居然接了这么一串动作,这是动物本能吗?

    从来只听说过脚后跟传球,脚后跟射门的,脚后跟解围算是什么情况?

    这到底是中卫还是妖锋的踢法,南美街头来的吧?

    ......

    “......博尔顿踢的非常出色,给我们带来了很大麻烦。球队的防线出了点问题,于是Mo得以出现在中卫位置上。”

    赛后采访时,温格笑容满面。

    球队踢的其实并不让人满意,但现在毕竟是赛季初,新人还没有完全融入,能在客场顺利带走三分算是圆满结局了。

    “我们浪费了不少机会,因此能把1:0的比分保持到最后很不容易。他在上赛季的时候踢过一次中卫,有能力解决对手的长传威胁,所以接下来的表现算是正常发挥。”

    “至于那次解围,我没什么好说的,或许是他又一次的即兴之作吧,就像每次玩高兴之后,经常会发生的事情。”

    温格的故作神秘把记者们的胃口高高吊起,可惜法国人早有准备,尤墨仍然没有出现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

    好在有维尔托德。

    这位仁兄现在是春风得意,嘴巴自然保不住秘密。

    “......上一场比赛他让我们所有人惊讶无比,事后我们都很好奇,很想问问他原因。其实BOSS,不,温格先生也很好奇......”

    “好吧,我长话短说。”

    “......得知他每天在家中训练至少两个小时后,主教练找来了球队里力气最大的球员,和他比试。”

    “结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他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打破了球队的深蹬和卧推纪录!”

    “更可怕的是,他平时从来没在我们面前显露过,甚至连最了解他的家伙都不知情!”

    “要是我的话,有这么夸张的实力早就唯恐别人不知道了。”

    “或许这就是他能屡屡创造奇迹的原因吧。”

    维尔托德的大嘴巴点燃了全场热情,温格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接招。

    “是的,我也很吃惊,这么年轻的家伙居然能做到这种事情。”

    “你们也知道,在英格兰,尤其是伦敦这种繁华都市里,球员们面临的诱*惑数不胜数。即使自制力良好,也很难拒绝来自他人的热情邀请,更何况还有商业伙伴需要应酬,家人朋友需要陪伴。”

    “我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罗嗦的老头儿,也不希望从报纸上了解到我的球员们昨晚在哪,干了些什么。但是没办法,生活在这个时代,你必须得接受这种变化!”

    “是的,时代不同了,现在的球员们不是拿着500英镑月薪,买量二手车都要考虑很久的那些人了。”

    “所以我无法相信,那个经常会出现在头版头条的家伙,在八小时外,仍然会每天坚持两小时以上的身体训练!”

    “如同西尔万所说,这或许就是他能屡屡创造奇迹的原因吧。”

    答案让人啧啧称奇,不过记者们仍不满足,他们更关心噱头。

    和谁,在什么地方,具体过程怎样,新纪录是多少......

    温格本来不想透露细节的,但转念一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事人肯定不在乎,其它人憋着也难受,甚至连背景布都已经走出失利的阴影,勇敢面对了,他又何必遮遮掩掩?

    “他的对手是廷斯*莱曼,球队里毫无疑问的健身房冠军。”

    “刚开始的时候,两个家伙都不着调,都不愿意拿真正实力来满足我们这些观众的好奇心。好在我是主教练,这点面子他们不敢不给!”

    “真正开始比试的时候,过程完全没有悬念,甚至在比试结束之后,我们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他的极限!”

    “深蹲450磅!卧推350磅!我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一个体重只有180磅的家伙,交给我的答案!”

    “答案还不止如此。”

    “如果他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接受欢呼,或者安慰失利者,都是我们能接受的结果。但他只是笑着挥了挥手,然后转身走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