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同学的婚礼,主持人各种无节操,介绍新郎时:“王先生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但却把自己青春时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他的右手”

    全场爆笑,新郎一脸尴尬,主持不慌不忙假装忘词了,看下手里卡片,接着说“右手旁边的女士”

    虽然动作偏大且各领了一张黄牌,可两位主教练都没打算把肇事者换下来。

    弗格森是想在大场面下测试新人的抗压能力,温格觉得身为队长,维埃拉不至于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于是下半场比赛仍然充斥着火药味。

    尤墨倒没有迟钝到一无所知的地步,只是这货对于两人之间的过节印象很深,不觉得眼前状况有何不妥。

    其实两人是因他而起的矛盾,结果被他有意无意忽略,当成了两人的对手戏!

    0:0的比分继续维持着,双方开始调兵遣将。

    火药味让比赛变得激烈,节奏也远超普通的热身赛,因此下半场刚过了十分钟,双方都连续换了两人上来。

    卢伟被吉格斯换下,另有一名19岁的小将布罗姆维斯特换下了罗伊*基恩,出现在右前卫位置上,换下贝克汉姆的尼基*巴特被放在了后腰位置。

    换人的用意很明显。

    曼联队赖以生存的两翼齐飞效果不佳,弗格森继续重兵边路攻势,打算从两翼打开突破口!

    卢伟就不用说了,体能与对抗局限了他的上场时间,即使有不错的发挥,也无法持续整场比赛。

    尼基*巴特是个中场万金油角色,右前卫和防守型中场的活干的最多。面对阿森纳这种档次的对手,进攻能力平平的他确实难以达到主教练的要求。

    于是在换上布罗姆维斯特的时候,弗格森心中晃过了一个身影。

    据说百米速度11秒1的家伙!

    其实姚厦得以留下,是因为贝克汉姆名气太过响亮,转会传言与将帅不和愈演愈烈的缘故,结果没想到赛季还没正式开始,万人迷就受伤了。

    温格用维尔托德换下了表现平平的亨利,用科洛*图雷换下了马丁*基翁,与劳伦组成了全新中卫搭档。

    前一个换人让阿森纳球迷稍显失望,不过这仅仅是一场热身赛而已,即使对手是复仇对象,也很难让人过于苛求新人的处子秀。后一个换人纯属锻炼新人,释放出的信号也很明显。

    专注比赛!

    温格不打算拿下肇事者之一,帕特里克*维埃拉,但对于另一个脾气火爆的家伙,马丁*基翁,法国人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换上场的科洛*图雷是一周前刚刚与球队签约的科特迪瓦人,今年19岁,身高只有178,身体却异常结实。温格用了15万英镑,从阿比让含羞草买下了他。

    这么个名字稀奇古怪的俱乐部来头其实不小,奈何伦敦媒体翘首以盼了那么久,居然花这么点钱,从这么个闻未所闻的地方,买来这么个矮挫穷......

    算了,不说了,说多都是泪,看看表现再接着喷!

    比赛时间一晃已过60分钟,双方体力都有下降的情况下,曼联队的优势开始体现出来。

    与对手相比,他们的脚下技术与战术打法都谈不上优势,能在成绩上让对手抬不起头的最大原因,莫过于意志力。眼前这场比赛本来是阿森纳球员们盼望已久的复仇机会,但在真刀真枪碰撞了一小时之后,所有人才隐隐察觉到不妥的地方。

    好像,上了他们的当!

    比赛就是这样,不能专注于自身,就很容易被对手牵着鼻子走,等到察觉的时候,往往为时已晚。

    第63分钟,曼联队在左路策划了一次边路攻势,吉格斯与斯科尔斯完成撞墙配合后,带球沿边路疾进!

    面对且战且退的老将鲍尔德,威尔士人没有任何犹豫,直线冲了过去!

    这种时候最考验球员的个人能力。

    双方都毫无保留,双方也没办法有所保留,电光火石之间,一切都凭着本能在做出反应!

    结果没有悬念。

    替补上场的吉格斯不但速度了得,人球结合技术不在奥维马斯之下,高速运动中一次变向再接一次节奏变化,老将鲍尔德就力不从心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没有悬念。

    身高188的范尼禁区内力压178的科洛*图雷,在自己的处子秀中,用一粒标准的狮子甩头,证明了弗格森的眼光!

    满场沸腾的呐喊声中,老头儿从教练席一跃而起,双拳紧握,用力挥舞,仿佛这是一场欧冠决赛,进球之后就是颁奖仪式。范尼也兴奋异常,双臂张开作滑翔状,足足跑了三十米才停下来,拍着胸口不停怒吼。

    温格孤零零地站在场边,见状摇了摇头,返身坐下。

    不远处的亨利同样孤零零地坐在替补席上,表情茫然。

    虽然尤墨把伊布留给了他,把范尼留给了自己,但在其它人看来,对手不应该如此划分。

    瑞典人比他足足小了4岁,从未在五大联赛亮过相,即使被传的神乎其神,即使在季前热身赛进球如砍瓜切菜,依然不够资格挑战英超金靴奖。

    相比之下,曼联阵中这位新人与他年龄相仿,经历也大差不离,拿来比较再合适不过!

    比较......眼前这份对比,还有比较的意义吗?

    “不太适应他们的踢法吧?”

    茫然中,一个并不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亨利转过头,楞楞地看着说话者。

    博格坎普!

    上赛季最后阶段,荷兰人的对这支球队的作用仅次于尤墨,他若不受伤,至少联赛不会把到手的冠军拱手相让。新赛季开始之后,他的踝关节伤势并没有好利索,温格索性继续冷藏。

    “是,是的......”

    亨利在来到阿森纳之前可没少听说这位传奇人物的故事,也很清楚他的火爆脾气,这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他问起,难免会有些惊慌失措。

    声音嗑巴不说,头不敢抬,手不知道该往哪放。

    “别着急,会慢慢适应的。”博格坎普看的清楚,于是面无表情地说罢,目光转回场上。

    “嗯,谢谢,谢谢!”亨利顿时放松不少。

    “不过,即使是看比赛,也不能忽略对自己的要求。”

    博格坎普的声音继续响起,不冷不热,仿佛正在进行的是一堂战术课。

    “在英超赛场上,其它的对手或许没有足够的实力相抗衡,但在面对我们的时候,经常会采用这种方式,把比赛变成肉搏。”

    “如果看不清这一点,在愤怒中复仇心切,比赛就会变成这样。”

    “明白了吗?”

    听到这里,亨利用力点了点头,不过还没说话,荷兰人的声音就继续响起了。

    像是在自言自语。

    “奇怪,创造力平平也就算了,毕竟很久没踢正式比赛了。注意力好像也不太集中,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不应该问“在想什么”,应该问“想完了没有”。

    这货的脑回路与正常人不太一样,再紧张激烈的时候,走起神来依然毫无保留。同样,越让人沮丧失望的时候,他的干劲就越足!

    典型的没事找抽型人才。

    1:0领先之后,曼联队踢的更加流畅自如,进攻端不断擦出火花。阿森纳队门前鹤唳风声,数次岌岌可危。好在莱曼身手了得,高接低挡,侧扑鱼跃,堪堪保住球门不失!

    和博格坎普一样,德国人也有些弄不懂那个家伙在想什么,之前是觉得长期没踢正式比赛的缘故,后来看出端倪了。

    人在心不在!

    “喂,在搞什么名堂,时间不多了!”

    一次角球防守中,莱曼的大嗓门穿透力十足。

    阿森纳球员们第一时间把目光转向了尤墨,但是很快,不少人又扭头看了一眼维埃拉。

    法国人胸口起伏不定,面色铁青。

    和永贝里不同,莱曼是代表整个后防线在提出疑问。维埃拉身为攻防枢纽,这种状况下是要背负不少责任的。结果对方直接忽略了他的存在,目标直指另一个家伙,潜台词显而易见。

    这支球队谁说了算?

    “时间走的太快,于是思考了一下人生。”

    尤墨的回答一如既往,效果却大相径庭。

    “守好自己的位置!”

    维埃拉的嗓门够大,声音沉闷,在这种情况下迅速响起,震的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

    角球已经发出,没有人还能继续观察另一个家伙的反应,只是心中的好奇实在忍不住。等到角球变成球门球的时候,所有阿森纳球员,甚至还包括几名曼联球员,都在不住地打量着尤墨。

    这货总算明白是咋回事情了。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维埃拉,不是上赛季的维埃拉!

    状况有些棘手,不过他不打算马上解决。

    后院失火可不是小事情,即使这货手眼通天,依然会面临两难局面。

    维埃拉的个人能力在那摆着,铁血气质也正是阿森纳完成逆袭的重要助力,而且法国人心性不坏,能落井下石的时候曾经断然拒绝过同胞的提议。这样的家伙不应该也不会被他排斥,遑论就此翻脸不认人。

    但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两人在更衣室最高话语权上争来夺去,带来的伤害会毁了整个赛季!

    难得的危机公关呐。

    这货边跑边感慨。

    ......

    危机公关暂时没有好办法解决,但在此时出现也给尤墨提了个醒。

    他在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小伙伴们的留洋事宜,很大程度上忽略了阿森纳面临的诸多问题。

    除了主动找亨利谈过一次外,包括永贝里在内的其它队友,他都没有和他们深入交流过。

    一开始是担心对方心存内疚,沟通起来比较困难,也容易造成误会。后来随着时间流逝,球队气氛渐趋正常的时候,他开始投身于轰轰烈烈的国脚留洋大潮中,压根没把心思放在球队上。

    尤其是从上赛季就开始被诟病的后防线,现在问题依旧。

    温格其实不是不重视防守,法国人同样赞同“冠军靠防守”这一说法,只是为了坚持一贯风格,所以在选材阶段更偏向于技术型球员。而技术与身体同样出色的家伙价格又太贵,于是阿森纳队的防线在吃完老本之后,开始连本带利的偿还了。

    今天这场比赛他们同样因此付出了代价。

    鲍尔德太老,科洛*图雷太嫩,两人先后被对手吃死的情况下,丢球再正常不过。

    这种类似于木桶理论的状况经常会在场上发生,经验丰富的对手只要发现就会揪住不放,不断积累优势,直至转化为胜势。

    以英超的平均水准来看,阿森纳目前这条防线勉强够格,可放到欧冠赛场上就不够看了!

    想到这些,尤墨难得有些摇头。

    重整河山可是件大工程,有得忙了!

    “咦,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不顶到最前面去,在想什么?”

    比赛时间已过70分钟,一次阿森纳的球门球中,维尔托德忍不住了。

    球队正落后着,所有人状态也都不好,这种时候不正是球星们力挽狂澜的时候吗?

    身为大杀器,肩负着所有人的期望,居然还停留在本方半场?

    难道他还在纠结于维埃拉吼出的那一嗓子?

    “这么踢下去,进一个丢俩的,有啥意思?”

    尤墨懒洋洋地回了一句,瞧着皮球已经起飞,身体开始迅速启动,很快就消失在维尔托德视线中。

    法国人有些楞神。

    防守?

    居然还在掂记着防守?

    个人权威都面临挑战了,不去用进球给自己增加砝码,反而专注于防守中贡献力量?

    猜不到啊,猜不到!

    或许是性格上的原因,维尔托德其实是最虚心好学的一个,别人猜不到可能会觉得丢脸,他是逮着机会张口就问。

    “帕特里克也不是故意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又一次死球的时候,法国人朝离他不远处的家伙嚷嚷。

    说是嚷嚷,其实压低了不少声音。

    “我知道,这事下来再说。今天这坑挖的有点大......你说,偶尔把自己埋上会不会也很有成就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