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女儿找了男朋友,父母会有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伤感。可我弟弟自从找了女朋友,连家都不回来住了,天天岳母大人给做好吃的,各种的乐不思蜀啊。老妈45角仰望天空说:“白菜有没有拱着不知道,反正养了20多年的猪肯定是丢了。”

    时间回溯到比赛开始前,科尔尼训练基地,主教练办公室。

    训练早已结束,就连杂务缠身的帕特*莱斯都已经忙活完毕,办公桌前的温格却一直没有起身的意思。

    “您不饿吗?晚餐时间都已经过了半小时了。”

    眼看时钟即将指向六点半,英格兰老头儿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沉思中的法国人。

    温格缓缓扭过头来,先是摇了摇,后来又点了两下,开口说道:“是有点饿了,不过我打算在这儿解决,你呢,不打算陪陪我吗?”

    帕特*莱斯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又和梅兰妮吵架了?”

    “哪有,她抛下我自己参加朋友的派对去了。”温格一脸狡黠笑容,说完还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还不是因为你拒绝的缘故!”帕特*莱斯笑着直指真相,说完又不无担心道:“这样维持下去并不让人放心,你还是应该多陪陪她。”

    “以后的吧。”温格随口说罢,抬起头,瞅了眼时间,“比赛还有一个小时开始,我得先去填饱肚子。你呢,回家还是陪我?”

    “要是选择回家的话,会不会有些残忍?”帕特*莱斯大笑起来,“那个坏蛋把我到手的球票给抢走了,祝他还没进场就被人围住!”

    温格忍不住斜了他一眼,实在没搞懂笑点在哪儿。

    “好吧,祝他好运,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是啊,看着大大咧咧,他其实从来不会小瞧对手,场上场下都是。”

    “比如说?”

    “上次在健身房里,较量之前,他明知道自己拥有绝对优势,依然花了十多分钟来做准备活动。”

    “所以说呢,成功者从来不是靠偶然因素笑到最后的。”

    “是啊......这两天媒体看着消停了,不过保不准明天的比赛一结束,又要闹腾起来。”

    突然转移的话题让温格有些皱眉。

    老实说,法国人既不喜欢在媒体面前说出自己的真实打算,也不喜欢在一片异样的目光中特立独行。在他看来,媒体就是一群狼,贪利,嗜血,面目可憎,若非工作需要,他实在懒得和他们打交道。

    可惜随着尤墨的到来,整个英格兰媒体就像一群挥之不去的苍蝇一样,嗡嗡的他烦躁不安。

    “幸好他们还不知道Mo已经成为助理教练的事情,不然的话......”帕特*莱斯面露忧色,欲言又止。

    “还好吧,上赛季出现的状况应该不会重演了。”温格站起身来,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没关系,即使让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帕特*莱斯楞了一下,又很快回过神来,“是啊,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不可能毫无心理准备。”

    “我猜他是故意的!”温格笑道:“他比我更适合与媒体打交道,很清楚那些人的想法与目的。”

    “年轻人爱出风头吧?”帕特*莱斯一脸怀疑。

    “不.......”温格缓缓地摇了摇头,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我好像有些太在意媒体造成的影响了......这种在意会被球员们看在眼里,造成负面影响。或许我应该像他那样,更主动一些,而不是被动地承认事实。”

    “是啊,时代在变,年轻一代在迅速成长,思想上的变化更是让人难以理解。我快休息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呢.......”

    “你忘了,我有个新助手,他的年龄?”

    两个老头儿对望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在安静的大楼里来回转悠,成了余晖中的最后一抹点缀。

    一小时后。

    诺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两个老头儿在各自忙碌。

    温格在成堆的录像带中四处寻找,很快手里就有了收获。帕特*莱斯在投影仪前娴熟地操作着,不一会,大屏幕亮了起来。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顿时吸引了两人的全部注意力,各种信息开始迅速交汇。随着哨声响起,两人的交流渐趋停止,像观看一场无声电影一样,需要保持安静,才能体会到画面传来的强烈感染力。

    面对大屏幕上的两支球队,两人本没有情感倾向,但心里或多或少会带着些成见来看比赛。

    结果看着看着,成见不在,惊讶充斥在两双瞪大的眼睛里。

    直至45分钟结束。

    稍事点评之后,两人的结论出奇地一致。

    球队的第6轮联赛对手,让人不得安宁的吵闹邻居,切尔西队,已经用惊人的速度完成了蜕变,已经完全拥有向联赛冠军发起挑战的实力!

    这对于阵容明显存在短板的阿森纳队来说,无疑是个灾难般的消息!

    一直以来,热刺才是他们的同城死敌,切尔西虽然实力稳中有升,但两队之间并无过节,阵容单薄的蓝军也构不成真正的威胁。甚至就连上赛季0:2负于对手之后,阿森纳依然没有把邻居当成争冠对手,也谈不上高度重视。

    或许多线作战带来的压力会拖垮这支新军,但指望竞争对手自己掉链子可不是强者所为。眼下两队交手在即,更不可能指望对手主动犯错送上大礼!

    又深入点评了一番个人表现后,下半场比赛鸣哨开打。

    两人收拾心情,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

    十分钟后,温格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技术,意识,创造力,身体素质,无论哪一点摘出来,瑞典人都足以媲美他手下的任何一名球员。

    何况把它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如此一来,那句“兹拉坦不需要试训”,等于是在打他的脸!

    好在比赛没有就此结束。

    表现一直不温不火的曼联队,其中某个曾经吸引他们全部注意力,却又随着比赛进程而渐渐消失的家伙,站了出来。

    开始闪耀全场。

    第71分钟,卢伟出现在一个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位置!

    右边路!

    身为左前卫却跑到右边路,这种做法在阿森纳或许还有可能,曼联这种纪律严明的球队实在太过罕见,以至于观战的两位老头儿同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接下来,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惊人的能量开始爆发!

    卢伟先是直线冲刺,利用完美的节奏变化甩开防守后,突然变向,内切!

    面对大禁区前蜂拥而来的对手,他的脚下频率快到了不可思议,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从右路大禁区角,一直绕到了左路小禁区角!

    铁蹄踏过,人仰马翻!

    切尔西防线大乱!

    最终,急促的哨声结束了这一切。

    点球!

    罗伊*基恩操刀主罚命中,把比分扳成了2:2。随后吉格斯上场,替下了布洛姆奎斯特,卢伟出现在右前卫位置。

    换人充分体现了弗格森的战术思想。

    不拘一格,顺势而为!

    曼联队靠两翼齐飞打下江山,创造了几乎不可能逾越的三冠王奇迹。或许在外人看来,上赛季那支冠军之师战术体系完备,年龄结构合理,至少三五个赛季内,在英超的统治力无人能出其右。

    但在弗格森心中,平衡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老头儿很清楚,夺冠容易卫冕难,身居高处几乎没有秘密可言。若不能主动改变以求突破,被对手研究透彻之后,想翻身就难了。因此上赛季立下赫赫战功的“黑风双煞”被果断拆分,卢伟的使用成了重要课题。

    吉格斯的能力在那摆着,两人无论谁当谁的替补都太过奢侈。想要改变这一局面,赛场是最好的试验田,强有力的对手是最好的试验对象。

    此时卢伟主动求变,生生依靠个人能力挑翻了对手整条防线,带来的何止一粒进球?

    逆足边锋!

    与传统边锋不同,逆足边锋很少下底,他们拥有很强的内切能力,是破密集防守的秘密武器。曼联队现在高处不胜寒,英超内罕有敢拉开了于他们打对攻的,如果没有多种手段来对付密集防守,那本赛季的卫冕之途会凭生许多变数!

    接下来的比赛证明了老头儿的临场指挥功力。

    切尔西球员有能力,有心气,欠磨合,对手若没有变化,那充足的赛前准备足以弥补默契上的不足。现在对手主动求变,带来的变化显然不是一两场比赛能消化的。

    何况只有20分钟不到!

    第82分钟,切尔西反击未果,曼联队发动前场快攻。罗伊*基恩左路长传转移,范尼头球摆渡,卢伟故伎重施,右路大禁区外带球开始内切!

    似曾相识的状况让切尔西防线高度警惕,横向双人包夹迅速形成,结果没等关门成功,他左脚一扣,右脚一趟,直取中路!

    大乱,再次大乱!

    上一次尚且有补救机会,这一次连犯规都来不及!

    小禁区前,一脚捅射破网!

    一粒点球,一记绝杀,这样一场万众瞩目的顶尖对决中,他的名字被无数人记在了心中。

    强!

    真他么的强!

    “难道,是因为Mo也在现场的缘故?”

    比赛结束的哨声还没有吹响的时候,原本世外高人形象的两个老头儿就绷不住了。讨论来讨论去,两人心中同时浮现了一个名字。帕特*莱斯更理性一些,想象不出如此大的改变从何而来。温格的直觉要强的多,可事情实在诡异,他也难以定论。

    “不会吧?虽说他们关系很好,可这种表现是现象级的存在,怎么会......”

    没说完就被温格打断了。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排除法果然简单粗暴,帕特*莱斯苦思冥想了一会,无奈摇头。

    温格脸上却没有一点胜利者的喜悦,反而忧心忡忡地说道:“之前我就一直担心这一点,现在不用担心了.......他爆发了,他拿出了凯泽斯劳滕时期的能力,不,还要夸张的能力!切尔西已经表现的非常顽强了,仍然被他用一已之力给击败,难道我们的防线能在这种攻击力下完好无损?”

    帕特*莱斯想安慰老伙计都无话可说。

    说什么呢?

    这里是竞技体育,是实力为尊的竞技体育,想报一箭之仇,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能熬过漫长的赛季,最终踩对手于脚下!

    没有,就只能默默咽下苦果,继续背负骂名,直至麻木,或者沦为看客。

    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

    切尔西已经足够闹心了,曼联又获得了火箭助推器,就凭阿森纳这条英超中下游防线,如何与他们抗衡?

    “我在想,Mo在现场观看这样一场比赛,会有何感想。”

    沉闷的空气被温格沙哑的声音打断,法国人苦笑满脸。

    “高兴吧,大概。”帕特*莱斯不忍再瞧,于是把目光转过,看着窗外。

    夜风吹起了窗帘,在漆黑一片中起舞。

    “是啊,我记得他还在德国的时候,就有过帮助竞争对手的事情。不知道眼前这种算不算。”温格说着说着,开始咬牙切齿,“你瞧瞧他的假期,去德国是为了以前的队友,去曼彻斯特还是因为同样原因......上我家来,到办公室找我,全部是为了别人,难道他是为了别人而活!”

    这话酸味十足,帕特*莱斯忍不住侧目而视,尝试了几次才成功勾起了对方的注意力。

    温格讪讪止住,气呼呼地站起身,甩手欲走。

    “或许在他看来,竞争对手越强,击败他们的动力也会越足吧。”

    说完,帕特*莱斯慢悠悠地站了起来,开始善后工作。老头儿边干活边念叨,旁若无人一般。

    “就像生活在恶劣环境下的动物一样,精神与肉体在危险的刺激下会变的更强大。反过来也一样,被人为保护起来的动物们,很快就失去了野生动物的强悍生命力。”

    “或许在他心中,帮别人就等于帮自己。”

    温格楞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直至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法国人才定了定神,一把抓过。

    电话是尤墨打来的。

    声音颇有些惶恐。

    “......坏了菜了,这种家伙一对一我防不住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