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相亲总算见到个传说中的女汉子,一起吃的牛排,她说用不惯刀叉,一直愤愤叨叨的嫌麻烦。后来实在忍不住了霸气的来了一句:“服务员!来双筷子!”在服务员解释吃牛排不好用筷子后,她又大声来了句:“一次性手套也行!

    “你能告诉我,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解决了心头大患之后,帕特*莱斯笑着问道。

    老头儿其实不是八卦,实在是被吓着之后,需要个答案来平缓心情。

    “您有没有试过,危险来临前,那种高度紧张,又高度兴奋,觉得时间流逝变慢的那种经历?”尤墨作神秘状,压低声音问道。

    “你是说,应激反应?”帕特*莱斯脸色大变,“危险状态下的应激反应?”

    尤墨点了点头。

    “噢!我的老天爷呀,你让我静一静,我得静一静......”帕特*莱斯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闭上了眼睛,不住念叨。

    能让人生阅历丰富无比的老头儿如此惊讶,事情确实不简单。

    所谓的应激反应,是指身体受到伤害,或者感受到伤害即将来临的一瞬间,通过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来达到爆发力,神经反应,身体协调性,统统远超正常水平的一种自我保护反应。

    相比于为人熟知的“激发潜能”“超越极限”,应激反应更加严苛,更接近死亡来临前的种种感知。

    在所有人看来,尤墨只是在追一个即将滚入球门的皮球而已,比赛的重要性压根不值一提。那为何会在没有任何危险的刺激下,达到应激反应的效果呢?

    这种能让人瞬间变成超人的神经反应,通常是救命用的,经常出现的话,负作用肯定不小。如果不能充分了解并加以合理运用,会不会给身体带来极大的伤害呢?

    这家伙的身体里,难道藏着一头可怕的野兽?

    “您不必太担心了,我读过医书,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

    尤墨静静等了一会,瞧着老头儿脸色正常了一些,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何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达到应激反应的程度。后来我琢磨了一下,大概是巧合吧。达到人类极限就能完成挑战的事情摆在面前,我的身体响应了召唤。”

    这货说的轻松写意,帕特*莱斯脸都要绿了。

    “如果那时出现一道两米高的障碍挡住去路,你难道会一跃而过?”

    “谁知道呢,您的假设缺乏可行性。”尤墨摇摇头,不以为然。

    “那你告诉我,下来之后有没有什么不适感觉?”帕特*莱斯使劲晃晃脑袋,想把那些疯狂的念头甩出去。

    “哪有,BOSS才让我踢了60分钟!”尤墨一脸委屈。

    虽然说的轻松,其实这货惜命的很,当晚都没敢响应王大记者的热烈召唤,让人白高兴了半天。

    身为老中医一枚,养生知识早已根深蒂固,且不说眼前这事,就是在夫妻同*房的问题上,他也比刚开始那会收敛了许多。好在两女也有心理准备,没有因此担心对方多吃多占。

    “才踢了60分钟?你知不知道,阿尔塞纳吓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帕特*莱斯现在想起仍然心有余悸,于是深呼吸了几口,才继续说道:“刚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们都不敢相信,一遍又一遍地看完慢镜头之后,还是不敢相信。但时间不等人呐,我就问他,‘您以前遇见过这种事情吗?’”

    又缓了缓,老头儿才得以继续,“他楞了足足有十多秒,才反应过来我问的是什么。于是他告诉我,他被一种很可怕的预感缠绕住了,眼前老是出现一些不好的画面。然后他一脸惊慌地问我,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软弱的一面,只能安慰他说‘要不把他换下来吧,刚好我们有问题要问他,顺便一起问了’。”

    “结果把你换下来之后,我刚准备问你,他又把我拉住了,说先别打扰你,让你好好休息。”

    “能把BOSS吓成这样,我真不知道该不该佩服你!”

    尤墨听的喜笑颜开,没心没肺道:“BOSS是年龄大了,受不了那种刺激,他大概是担心我冲刺完之后,心脏病发作,倒地不起吧?”

    帕特*莱斯恨不得一个大巴掌扇飞这货。

    有这么咒自己的吗?

    “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不就是一下子变成超人,拯救了一场比赛吗,阿尔塞纳怎会如此紧张失态?”

    “后来想了一想,才明白。”

    “阴影,上赛季的阴影!”

    听了这话,尤墨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他倒不会因此担心自己的心脏出问题,只是想到自己病倒之后,球队的溃败给所有人带来的巨大伤害,难免会有些黯然神伤。

    帕特*莱斯瞧的有些不忍,于是压低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上赛季对阵巴塞罗那时,你在比赛最后时刻就像战场上的将军一样,为了守护自己的神圣职责,即使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也不会倒下!”

    顿了一顿,老头儿继续感慨,“或许也就是从那一刻起,阿尔塞纳才意识到,足球于你而言,就像生命一样,任何想要抢走胜利的家伙,都会被你当成敌人去摧毁。”

    “当然,前提是你还站在场上!”

    “好了,想要的答案我已经得到了,我得去找列文谈一谈,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心里也踏实一些。”

    尤墨点点头,神情依然有些发木,起身送老头儿离开之后,还没走回房间,王*丹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站住,跑什么跑,见到王老师还敢跑!”

    他于是站住,伸了个长懒腰,等待黏人的家伙。

    王老师三步并做两步,连蹦带跳地爬上了他的后背。

    “世风日下,师尊何在......”尤墨哼哼着往前走。

    “莱斯大叔过来干嘛,怎么不留着吃中饭?”王*丹一脸得意地扭啊扭,水蛇一样在他身上缠来绕去。

    “人准备把我送去切片研究,哪有时间在这儿吃中饭。”尤墨被撩的心痒起来,双手反扣,让背上的家伙动弹不得。

    “干嘛,今天还不能用?”王*丹立即警觉起来。

    “用,用,能用!”尤墨哭笑不得,伸手使劲拍了拍身后的****,“因为我,温格都有心理阴影了,罪过啊罪过。”

    “你不是观众,理解不了那种心情。”王*丹忽然叹了口气,软软地趴在他背上,声音幽幽地响起。

    “尤其是在关键无比的时候,你出现在皮球前面时,心脏真的会停止跳动。一次两次还好,过过就没事了。时间久了,见的多了,就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全身都会变得僵硬,汗毛都会立起来,就像......唔,高*潮的那种感觉一样!”

    画风转变的太过诡异,尤墨简直听不下去。

    和女人比直觉,他真的弱爆了!

    “看我比赛的时候,你该不会YY到那方面去吧?”

    “为什么不呢?”王*丹喘着粗气问罢,鼻腔里的哼哼声变得又黏又腻,仿佛能把空气都变得湿润起来。

    “我说呢......难怪把自己安排在比赛后!”尤墨哪儿受的了这种刺激,抬脚踹开房门,把身上的家伙扔到床*上,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

    咯咯咯的笑声放肆地响起,听的隔壁小江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们两个,能不能关一下门!”

    江晓兰单手叉腰,立在门前,恨的牙根痒痒。

    “哎呀,好久没有一起了,快来!”王*丹很是热情地朝她挥手,完全不顾自己胸前春光尽现。

    “大白天的,爸妈都在,小点声!”江晓兰压根没理她,只是咬牙切齿地瞪了一眼另一个家伙。

    “是啊,好久没一起了。”尤墨只是转头说话的功夫,好兄弟已经落入敌手。

    诱人的画面展现在眼前,空气中的味道顿时变得清晰可闻,江晓兰觉得腿有些发软,于是赶紧把门关上,大喘气着想要挪步。结果没走两步就觉得身体反应起的太过明显,某个部位蠢蠢欲动的像只刚出笼的小兽。

    “真气死个人!”江晓兰恨恨地嘟囔了一句,小步挪着身体,好容易挨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不远处隐隐传来的异样声音加重了她的胡思乱想,身体也毫不留情地告诉她,真正的渴望是什么。

    抬头瞧了眼时间,她终于坐不住了,起身,三步并做两步,把自己送往虎口。

    太坏了,这两个家伙!

    开门的时候,她那晕乎乎的脑袋里,只留下了这么句话。

    ......

    尤墨原本只是无心之举,只是觉得喂这个的时候被另一个撞见了,总不能厚此薄彼吧。结果没想到江晓兰会去而复返,更没想到的是,疯完之后,老司机兼老中医的他,居然会威猛的两女都招架不住!

    什么情况这是?

    他觉得自己得静一静,于是倒头就睡,中午饭都没起来吃。

    两女从未体验过如此悲惨的夫妻生活。

    明明身体软的都快散架了,却还得装成没事人一样,伺候这位爷,照顾自家小公主,应付另外几位老太太,老大爷......

    好容易熬过午饭,两女破天荒地主动碰头,挤在一张床*上,商量事儿。

    当然,在正经说事儿之前,该嘲讽的还得嘲讽。

    “说说吧,你不是关门就走的嘛,怎么又回来了?”王*丹闭着眼睛,哼哼唧唧。

    她老人家疯的最厉害,结果也最悲惨,如果没有同病相怜的家伙,她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未经人事了!

    “好意思说,不是你喊我进去的吗?”江晓兰脸皮厚度虽有长进,与她相比仍然差距不小,好在这时候大家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更丢人,于是振振有词。

    “以前也喊过啊,没见你这么积极过!”王*丹伸手搭在旁边家伙的胸上,不无感慨,“三个人就是比两个人好玩!”

    江晓兰没力气打开她的手,只能恨恨地提醒道:“你别以为这是好事情,疯惯了会觉得两人的那种没意思,到头来天天想些花样折腾墨墨!”

    “切,还不是因为他心疼你,瞧着我有得用你没得用,宁愿大家一起用!”王*丹撇撇嘴,开始直入主题,“你比我读书成绩好,那你说说看,他这种情况算是正常情况吗?和昨天比赛时发生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正常情况?你居然把这当成正常情况?”江晓兰恨不得一脚把她踢下床,奈何腿都抬不起来,只能作罢。

    “嘿嘿嘿,要是正常情况,那该多好......”王*丹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别做梦了,我觉得墨墨应该去看下医生,反正有事没事做个体检总不是坏事......”江晓兰说着说着,努力睁开了眼睛,望着天花板。

    还没看清楚天花板上的纹路,一阵眩晕感涌了上来,她于是赶紧闭上眼睛。

    身为水货一枚,她即使疯的没有旁边这位厉害,身体也大感吃不消。

    “科尔尼基地就有体检室,不用你提醒,最迟明天,他肯定要被叫去体检。”王*丹仍然沉浸在幻想中无法自拔,随口说罢,又开始哼哼,“还有个抢食吃的没来呢,把人弄的食髓知味了,以后天天掂记着,不得抢破头!”

    “我先提醒你啊,娟姐可是吃了大亏的,别一来就跟她抢!”

    江晓兰说的一本正经,听的却浑身燥热,双腿得用力夹紧,才能让心中的火苗变小一些。

    可惜身上还有只不停作怪的手,让她的理智陷入崩溃边缘。

    “她自己要事业为重的嘛,怨谁?”王*丹一脸的不以为然,刚说完,就觉得对面好像有些异样,于是眼睛猛然睁开,目光如炬。

    江晓兰正在努力挣扎中,浑然不觉自己的样子有多诱人。

    “好你个小浪蹄子,嘴上说不要不要,心里很想要是吧!”王*丹这下抓住了把柄,洋洋得意起来,“哟,床单都湿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丹姐,别说了行吗,身体受不了......”江晓兰红了脸,眼睛不敢睁开,在那小声哀求。

    “嘿嘿嘿嘿.......”王*丹笑的更加得意忘形,只觉得腰也不酸了,腿也不软了,就连揉捏对方凶器的手,都变得比平时更有力了。

    “不......”江晓兰欲哭无泪。

    正折腾的起劲,房门被打开了。

    “干嘛呢,你们?”

    两女吓的一哆嗦,看清楚来人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