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给成年人讲小孩子听的故事?

    原因很简单。

    重活一世相当于篡改游戏难度,用类似GM的先知先觉来进行游戏。对于尤墨这种没事也能给自己找麻烦的家伙而言,这不算什么,生活中到处都是乐趣。对于卢伟这种天资过人且不爱惹麻烦的家伙而言,会造成满级后无所事事的状况发生,容易心生厌倦。

    尤其是欧冠已经到手,国家队荣誉又不是那么在乎的情况下,很容易让前进的脚步放缓,动力越来越小,甚至不进反退,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还没到来,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最常见的解决办法是换地图,不过曼联对于尤墨而言意义非凡,伦敦到曼彻斯特同样方便快捷。他既然选择阿森纳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卢伟于情于理都没办法说走就走。

    何况弗格森也不可能卖!

    如此一来,提前打打预防针就变得很有必要。

    最终效果还不错,听完故事后郑睫居然哭了,卢伟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当然,前者只是附带效果,后者才是真正目的。

    “忽然觉得长生不老也不是件好事!”

    过了好一会,郑睫总算擦干了眼泪,开始感慨。

    卢伟依然没说话,只是把目光转了回来,一脸爱怜地瞧着梨花带雨的家伙。

    一如六年前,那个脆弱敏*感的小姑娘。

    其实已经没什么以前的影子了,从里到外透着一股时尚女性的味儿。只是骨子里的倔强还在,眉眼中依稀可见。

    “谁说不是呢。”尤墨倒是一脸坦然,没把自己当灯泡,“心爱的人都已经老了,走了,心里装满了回忆,心跳会变得的越来越慢。”

    “难怪那些仙人要杜绝七情六欲!”郑睫主动走了过来,坐到卢伟怀里,“要不然怎能长生不老?”

    “所以说呢。”尤墨叹了口气,起身,伸了个长懒腰,“只羡鸳鸯不羡仙呐!”

    “还有......”郑睫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眨了眨眼睛,“儿女绕膝之乐!”

    “哟!”尤墨的直觉不是盖的,一听便知有情况,“有喜了?”

    “哪有!”郑睫猛眨眼睛,余光乱瞟。

    “哦哦......”尤墨心领神会,也不拆穿,自顾自地满屋子乱走,“你们这屋子收拾的到挺干净,就是缺了点热闹劲儿,回头有时间了,我让兰管家带着悠佳过来住上一段时间。”

    “就一个也热闹不起来!”郑睫说罢又有些犹豫,定了定神,试着问道:“想什么呢,半天不说话?”

    卢伟总算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咳嗽了两声,才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娃就是来找优越感的,你陪他聊了半天都没听出来?”

    郑睫一听起了疑心,眼睛一瞪,“别乱摸我家东西,洗手了没!”

    {“小气,还能摸坏不成!”尤墨果然听话,说不乱摸就不乱摸,径直走到冰箱前面,打开了研究,“吃的东西倒也不少,就是太多肉,饮食搭配不合理呀!”

    “废话!蔬菜当然要吃新鲜的,哪能一直放冰箱里!”郑睫说罢,瞧着那货正在埋头研究,于是搂住卢伟的脖子,亲了一个。

    又压低声音说道:“真没想到,讲给小孩子听的故事居然也会让成年人动容!”

    卢伟笑了笑,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

    “用心种下的种子,开花结果的可能性总是会比较高一点。”

    ......

    曼彻斯特的周末并不精彩,两场比赛都打成了平局。

    考虑到三天以后就是欧冠半决赛第一回合,榜首两强不约而同地派出了轮换阵容出战。

    阿森纳的老爷车阵容发挥出色,上半场占据了绝对优势,但在曼城将士们顽强的抵抗下没能收获进球。下半场开始没多久,一次有些争议的判罚中,老将帕洛尔两黄变一红被罚出场。

    10打11的情况下,温格没有选择冒险,瞧着局面依然平稳,一直等到70分钟才开始着手换人。

    结果看到胜利希望的曼城队越战越勇,场上形势彻底逆转!

    最终尤墨与维尔托德的替补上场都没能帮助球队打破僵局,0:0的比分从头到尾没变过。

    相比之下,曼联与斯托克城的比赛踢的要热闹的多。

    红魔的板凳席上不缺大将,只是他们的对手在昴首挺进足总杯决赛之后,状态好的出奇,客城居然守的滴水不漏,攻的风生水起!

    弗格森同样没有选择冒险,比赛中一度采取了防守反击战术来应对。结果双方上半场均无建树,下半场开始后没多久就各自通过任意球破门得分,然后在僵持中把1:1的比分保持到了终场。

    于是第36轮战罢,阿森纳在多赛一场的情况下依然领先曼联2分,独居榜首。

    射手榜同样没有发生变化,目前范尼仍以24粒进球傲视群雄,伊布本轮错失追赶良机,仍然以23粒紧随其后。尤墨与亨利同样如此,连续两轮没能运动战破门让看客们颇有些怀疑这支球队的状态。

    由于这货在上一轮比赛中点球没进,这一轮同样错失了任意球良机,于是一时间有关于他能否冲击金靴的话题成了赛后讨论的焦点。

    看好的人不多。

    阿森纳的联赛只有两轮了,曼联还有三轮,落后两球的情况下想要迎头赶上甚至超越,不来个帽子戏法显然没戏。

    这对于一名中后卫来说,实在有些天方夜谭。

    他们的后两轮比赛分别是客场挑战利兹联与主场收宫战对阵水晶宫,对手排名分别是第6与第11。从对手角度来分析,最后一轮比赛中把他放到中锋位置大杀四方是个好主意,可一旦考虑到这场比赛前三天是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这种想法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

    总不能指望他们第一回合大胜对手,第二回合轻松过关吧?

    何况还是先主后客,伯纳乌即使不是地狱,也足以让他们掉层皮才能回来!

    温格看起来同样没把金靴放在眼里,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说道:“我并不在意一场发挥出色的比赛中谁进的球最多,相比之下那些能在逆境中站出来扭转局面的球员,即使没有进球依然会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不过在回答有关于是否会把尤墨的位置调整一下,通过变阵来改变这两轮进攻不利的局面时,法国人玩起了心眼。

    “为什么不呢?他拥有完美的门前嗅觉,跑位与射门能力也很棒,技术还在不断进步中。如果有必要,我会把他的位置前移。”

    这话听起来确有其事,不过仔细一分析就会发现,只是烟幕弹而已。

    阿森纳的阵容单薄是个全世界都知道的问题,对手在比赛前只要稍一分析就能猜到他们的首发阵容。如果再遇到些不可逆转的情况发生,首发阵容简直毫无悬念!

    这种情况下尤墨这种攻防俱佳且能踢多个位置的家伙,就成了手里的王牌,即使不打出来,保持威摄作用也绰绰有余。

    他们的对手呢?

    会不会被烟幕弹迷惑?

    “皇马人气真高啊,据说这场比赛会有接近一万人进场为他们加油!”

    周一晚上,家中,王*丹坐在电脑前不时惊呼。

    银河舰队提前三轮锁定西甲冠军后,提前两天来到伦敦适应场地。于是这两天有关于这支球队的报道不绝于耳,那一个个星光闪耀的名字也一再被人提及,听的耳朵生茧。

    卡西利亚斯,埃尔格拉,坎波,耶罗,麦克马纳曼,劳尔,雷东多,卡洛斯,桑切斯,莫伦特斯......

    还有重回英伦的贝克汉姆!

    没能与弗格森,与曼联92班在场上兵戎相见,好事的媒体们颇有些遗憾,不过考虑到半决赛之后就是决赛,两支球队很可能在至高无上的舞台重逢时,看客们又兴奋了。

    居然会有如此充满戏剧性的结局,生活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这种想法无视了阿森纳与本菲卡的存在,温格与穆里尼奥这对冤家怕是要集体抗议了。

    这两支球队在本赛季也算大出风头,整个欧洲都为之惊叹不已。

    阿森纳不用多说,36轮联赛不败的战绩足以让人吹上很久。本菲卡是一匹彻头彻尾的黑马,主教练穆里尼奥的履历以及屡次口出狂言的举动更是为这支球队添上了许多话题色彩。

    结果在抽签出炉后,葡萄牙人一反常态,居然态度诚恳地吹捧起对手来。

    这么做的用意引发了不少猜测,不过阿森纳人打心眼里瞧不起这支手下败将,对于当年挖角奥维马斯的行为也依然被球迷们挂在嘴边。于是伦敦媒体在报道中很少提及这支球队,银河战舰中的名字才是议论的焦点。

    “光是大卫一个人就足以吸引来全世界的女球迷,何况温布利还不是我们真正的主场。”尤墨正在哄女儿睡觉,此时回答的颇有些漫不经心。

    这货最近在钻研点球问题,顺便还在练习任意球新战术,于是满脑子都是稀奇古怪的想法,与人聊天时经常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在提到贝克汉姆时,他的脑袋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陈年往事。

    三年了,一晃。

    “也是哈!”王*丹点了点头,颇有些感慨,“真是让人想不到,用这种方式回来。”

    “不然还能怎样?”尤墨的声音懒洋洋的,“转会切尔西或者阿森纳?”

    “不是一个档次,怎么可能嘛!”王*丹不怕打击这货,实话实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们没钱,切尔西只有钱,英超确实没有大卫的容身之地!”

    “所以说呢,竞技体育不相信眼泪,更没有人情可讲。”尤墨说完打起了哈欠,怀中的小小姑娘却瞪大了眼睛,一副你睡着了我也不睡的样子。

    “但是眼泪却能让这项运动变得更能打动人心!”王*丹颇有些不服,说着起身了过来,“怎么还不睡,都九点了,你爸明天还要早起!”

    “拿本故事书来。”尤墨挥了挥手,声音压低了哄道:“再听一个故事就睡觉觉,好吗?”

    尤馨雅点了点头,大眼睛忽闪了一下。

    十分钟后。

    “你还真投入,把自己讲的泪水涟涟的!”

    王*丹合上手里的杂志,正要关灯睡觉,不经意却有所发现,于是一脸惊奇。

    “你听我讲的故事了吗?”尤墨又打了个长哈欠,没有掩饰什么。

    “爱心树?”王*丹仰头望着天花板,仔细回忆,“不就是一颗树嘛,至于?”

    “这你就不懂了吧......”尤墨闭上了眼睛,拉长声音说道:“越是单纯的情感世界越能打动人心,人一旦变的成熟,就容易世故,即使当时很感动,一转眼也就扔在一边了。”

    “哦......”王*丹难得没有反驳,又想了想,问道:“你呢,这一路走来,从无到有,到多的数不胜数,有没有觉得已经失去了从前那种快乐?”

    听了这话,尤墨长呼了口气,笑了起来,“哪有,我这人心大,喜欢往前看,何况这些年来也没多少值得遗憾的事情,老是觉得今非昔比有点矫情。”

    “嗯,也是。”王*丹也笑,伸手扶摸着他的脸,“这方面我不如你,现在日子过的再好,也会时不时地想起当年。尤其是在广岛那段经历,那份感动,真是一辈子都没办法超越了!”

    “好吧,假装你是初恋。”尤墨拿住那只温柔的手,放在了耳朵上,“捏捏这里,有助睡眠。”

    “哟,最近睡眠不好?”王*丹一脸惊讶,手指却非常灵活地揉捏起来,“有什么心事让你睡不好觉?难道哪个女人找上门来了?”

    一听这话,尤墨还真想起件事来,于是一正经的,“前段时间去意大利的时候,陪亨利去酒吧喝酒,认识了个妹子......”

    没说完就后悔了。

    耳朵被扯的老长,能和二师兄拜把子的那种。

    五分钟后。

    “胆子挺肥呀!”王*丹心满意足地收功躺好,眉眼里都是得意,“咋不早说,好事嘛,介绍给亨利,省得他跟娱乐圈里的女人鬼混!”

    “嗯嗯,好主意!”尤墨哭丧着脸,后悔不迭,于是赶紧转移话题,“对了,现在距离你上次去看望那些家伙,过了有半年时间了没?”

    “咦,还真是!”王*丹一拍大腿坐了起来,在床头柜中一阵翻找。

    好一会,才拿着本子喃喃自语道,“有两个表现不错,一个将就。还有一个需要批评......”

    没说完就听见身边微微响起的鼾声了,于是摇了摇头,关灯躺下。

    月光洒了进来,房间的一角沐浴在淡白色的光亮中,让人忍不住叹息。

    时间,过的可真快。(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