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请我吃自助餐,同事把车开的飞快,我有点晕车,加上这几天胃不太舒服,到了地方,一下车就开始狂吐……同事来了句:吃自助餐之前把肚子控干净,高人!

    张笑瑞的动作够快,不过有人比他动作更快。

    莱曼有个严肃的问题需要找那货确认一下,于是比赛一结束就找上门来,劈头就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谁干的?”

    此时的光明球场变得萧瑟之极,人还没走完就已经关了一半灯光。时已晚上九点过,一月初的寒风迎面刮来,刀子一样削在裸露的皮肤上,让人从心底觉得发冷。

    古特曼诅咒又一次大显神威了吗?

    尤墨正45度仰望感慨中,听到问话颇有些不耐烦。

    “费话,当然知道!”

    “靠......”

    莱曼以手加额,欲哭无泪。

    苍天啊,大地啊,谁来救救老实本份的德国人吧,被忽悠惨了呀.......

    “哦.......”尤墨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转头问道:“难道你们都当真了?”

    莱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语带悲愤,“不然还能怎样,难道怀疑一个负伤下场后缠着绷带上场的家伙?”

    “嗯......”尤墨沉思了一会,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也是,共*军一向狡猾,这事不怪你们。”

    莱曼听的一头雾水,还以为错怪这货了,于是颇有些紧张地问道:“什么意思,说什么不怪我们?”

    尤墨懒的解释,挥了挥手道:“你这场踢的很有想法嘛,怎么着,找到前锋的感觉了?”

    莱曼却不依不挠,继续问道:“这事等会说,先说说为什么不怪我们!”

    尤墨叹了口气,一脸无奈,“意思是说,好人不一定都笨,坏人不一定都聪明。”

    莱曼更糊涂了,喃喃自语道:“我,好人,聪明?他,坏人,笨?不对呀.......”

    正说着,温格出现在两人身边,当头就问:“说吧,是不是私下约好了决斗时间?”

    “靠!”莱曼小声惊叹了一句,一脸景仰地瞧着那货。

    是自己错怪他了吗?

    “哪有,人在场上就跟我道歉了!”

    尤墨的回答让两位听众都很不爽,温格率先发难,“怎么可能,他的球员怎么可能心怀内疚?”

    莱曼问的更奇葩,“道歉而已,嘴皮子动一动的事情,你真的原谅他了?”

    尤墨还没说话,温格先找德国人确认状况,“真跟他道歉了?”

    “是啊。”莱曼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不过声音支支唔唔的,一看就不诚恳!”

    温格摇头,直摇头,一脸怀疑地看过来,看过去。尤墨懒得伺候这两位爷,打着哈哈就往替补席走。

    还没走拢,帕特*莱斯满面笑容地递了条毛巾过来,“辛苦了,辛苦了,大家的表现都很棒!”

    尤墨伸手接过,围在脖子上,凑近了压低声音道:“怎么样,BOSS有没打算捋起袖子和人干一仗?”

    帕特*莱斯顿时吓一跳,一脸紧张地四下望了望,搂住这货肩膀往里走,“太反常了,我还从没见过阿尔塞纳这一面!”

    尤墨才不怕龙颜震怒,听了这话居然很有闲心地瞧了眼身后。

    温格与莱曼在不远处交流着什么,注意力没有放在他们身上。

    “遇着对手了呗......您大概也知道,好人被逼急了,一样会有疯狂的一面。”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心有余悸地点点头,面部表情放松了点,“还好还好,比赛顺利拿下,以后可以不用再面对他们了!”

    尤墨咧嘴一笑,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哦。”

    帕特*莱斯顿时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瞧着他。不过还没开口,温格的声音在在背后响起。

    声音里余怒未消。

    “他们的确还有出线的可能!另外一场比赛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阿贾克斯赢了莫斯科火车头。最后一场如果输给我们,他们只要拿下三分就能出线!”

    尤墨笑了笑,面部表情不无遗憾,“穆里尼奥的牌太烂了点,这样一场比赛输掉之后,出线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这话让温格脸色一暗,抿紧了嘴。

    一股无力感涌了上来,法国人忽然失去了聊天的心情。

    即使是一场及时雨般的胜利,也无法弥补怒火消失后的空虚感。

    帕特*莱斯见状忙说道:“是的,最后一轮比赛他们是客场,想靠气势战胜冰天雪地里的俄罗斯人,难度不亚于战胜我们!”

    “或许吧......”

    尤墨没去关心自己的主教练,转过头,看着那个面沉似水的葡萄牙人。

    穆里尼奥独自坐在教练席上,双手托腮,凝望着球场。

    那里没有球员了,观众也走的所剩无几。

    ......

    客场拿下本菲卡,欧冠两连胜锁定出线名额,这样的战绩抹去了之前的状态问题,媒体们迅速重操旧业,捧的不矣乐乎。

    人不是机器,状态问题对每一支球队来说都客观存在,拿来当成抨击的理由实在有些牵强。尤其是一场关键的胜利之后,绝大部分球队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状态下滑,两连平什么的再正常不过。

    媒体心知肚明这一点,没有犯之前的错误。

    这支球队有股魔性,不能用老眼光来打量!

    “......枪手三弹连发,光明球场陷入一片黑暗!”

    “......死亡之组率先脱围而出,阿森纳收获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

    “......残酷的圣诞赛程告一段落,兵工厂三线出击,三线收获!”

    10天踢了四场比赛,两胜两平算是中上成绩,对于一支缺兵少将的球队来说并不容易。相比之下,英超其他三强都没能在圣诞赛程中保持不败,状态问题显露无遗。

    首当其冲的是飞靴门后表现起伏不定的曼联队。

    同样踢了四场比赛的红魔前三场国内赛事表现的不错,两胜一平后继续保持一分的领先优势。最后一场欧冠比赛中,他们在客场输给了拉齐奥队,没能提前锁定出线名额。

    这对于一支志在卫冕的球队来说打击不小。

    如果最后一轮主场拿不下对手,那他们就将成为欧冠改制后第二支小组出不了线的卫冕冠军,算是用另一种方式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欧冠历史中。这种可能让英国媒体不敢报以乐观,言语间既有辛辣讽刺,又不无担心。

    阿森纳阵容太单薄,切尔西欧战缺乏经验,曼联如果用这种方式出局,那这个赛季的欧洲战场上,英超的竞争力将会大幅下挫,再也不复上赛季的风光无限。

    对于志在打造世界第一联赛的英超联盟来说,这可是个不小的打击。

    媒体与球迷们同样担心这种可能,不敢把希望都寄托在阿森纳身上。

    榜首两强在联赛中前进的脚步同时放缓,身后的追兵也没能迎头赶上。

    切尔西虽然兵多将广,但在战术氛围浓厚,风格变化多端的欧洲战场上仍然显得战战兢兢,五轮小组赛踢完仅积7分,最后一轮只有取胜才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两场联赛则一胜一败,距离第二名仍然有五分差距。

    利物浦在欧洲联盟杯中的表现不错,目前已经锁定了淘汰赛门票,国内联赛则差强人意,目前以35分排名第4。

    这两支球队在英格兰的受欢迎程度都在阿森纳之上,奈何战绩让人看不到太大希望,媒体们捧也不是,踩也不是,只好实事求是。

    于是焦点继续回到阿森纳身上。

    尤墨用疯狂的表现占据话题中心几周之后,终于消停了一段时间。媒体现在态度有所松动,自然也知高曝光率会带来的负面效应,没有把他单独摘出来说事。眼下联赛半程冠军即将决出,阿森纳的对手恰好是有两名国人的水晶宫队,于是有关于亚洲球员在欧洲赛场的表现成了热门话题,好一阵讨论。

    媒体也没有忽略十天后即将到访海布里,哦不,温布利的阿贾克斯队,以及尤墨与张笑瑞的历史渊源。

    这一次是王大记者主动报料给媒体,扯出话题的。目的是引起其它球队关注,看能不能把小胖子撸来英超。

    在她老人家看来,荷甲联赛太不上档次,即使是领头羊也只能挣扎在欧冠小组赛中,名利太薄,让人缺了点干劲。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主动报料的结果是尤墨再次成了焦点,小胖子依然被人无情遗忘......

    没办法,那货身上神秘色彩浓厚,媒体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兴趣十足。即使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也能从中挖掘出各种各样的信息来。

    比如刚刚结束的那场比赛中,如果让媒体知道这货究竟干了些什么,最少得连续吹上个把星期!

    “......早在德甲时期就为前队友牵线搭桥,MO果然拥有与年龄毫不相称的心胸!”

    “......画面温馨的黑历史!让雷哈格尔头疼的家伙,现在让温格幸福地烦恼着!”

    “......中国球员陆续走出国门,下届世界杯有望成黑马!”

    连续的话题让国人在英超的风采尽显,卢伟与姚厦这两个名字也没有被人忽略,拿来好一通感慨。除此之外,消息灵通的英国媒体还提到了法甲联赛的两个家伙,德甲效力的三个家伙,算是助兴。

    结果有好事者一统计,尼玛,这他娘的差不多快凑成一支球队的主力阵容了!

    门将李建,中卫尤墨,范智毅,右后卫孙寄海,左后卫暂缺,后腰李贴,张笑瑞,左前卫隋东谅,右前卫姚厦,前腰卢伟,两名前锋是李京羽和杨晨,刚好十一人!

    这样的阵容在亚洲肯定出类拔萃,在世界范围内也能排到二流位置,YY一下世界杯淘汰赛并不为过。而且上述11人的平均年龄只有22.8岁,经历两年的欧洲联赛洗礼,实力看涨很正常。

    除此之外,2002年世界杯刚好在亚洲举行,中国虽然不是主办国,但家门口的比赛肯定少不了国人的呐喊助威,算是提前享受了一把东道主的感觉。

    在这种氛围下比赛,对于他们这些远离国内球迷的家伙而言,是件久违到快要忘记滋味的感觉。

    张笑瑞就非常怀念这种感觉。

    周六下午六点过,家中。

    “呀,都长这么大了!”

    荷甲联赛已经进入了冬歇期,阿贾克斯却仍在为欧冠小组出线而忙碌。为了1200万瑞士法郎,他们把行程提前,比正常时间早了三天来到伦敦,准备四天后的生死大战。

    张笑瑞比他们还要提前一天过来,登门拜访的同时,顺便看看周末的英超联赛。

    结果一进客厅门,就被尤馨雅小姑娘抱住腿不放。

    这小姑娘是个人来疯,基因里综合了尤墨与王*丹的不甘寂寞成分,人浑胆大成分,厚脸皮成分......

    登门拜访自然不能空着手,张笑瑞是个细心的家伙,这趟过来除了带些家乡特产,还有专门给两个小姑娘买的芭比娃娃。

    结果尤馨雅嬉皮笑脸地把礼物混到手之后,就跑去炫耀去了,完全不管小胖子叔叔在夸什么。

    “哎呀,来就来嘛,带这么一大包东西!”王*丹笑的合不拢嘴,完全没有当母亲的觉悟。

    “还没吃晚饭吧?来来来,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做点!”张楠听声辩人,迅速从厨房走了出来。

    这家人刚吃完饭没一会,正在清理战场。剩菜剩饭倒是有不少,拿来待客未免有些失礼。

    这娘俩都是面子观比较重的类型,不过王*丹可没把张笑瑞当外人,听了这话笑道:“现做不如出去吃点,顺便喝酒唱歌?”

    张笑瑞稍稍楞了一下,正拿不定主意,张楠一脸兴奋地说道:“打算去哪?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地方......”

    这股兴奋劲儿让王*丹不得不打断娘亲大人,一脸怀疑地问道:“妈你该不会......也要一起去吧?”

    她其实想问“你该不会经常去吧”,话到嘴边留了三分面子。张楠自知失言,陪着笑说道:“哪有,听朋友介绍,去了两次,感觉还不错.......”

    说话间,真正的主角从楼上健身房里探出头来,笑着打起了招呼。张笑瑞脸上尴尬之色尽去,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随便吃点就行!”

    “随便吃点可不行,除了喝酒,还得唱歌!”尤墨摇头晃脑地说罢,快步走下楼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